当前位置:首页 > > 拜见教主大人

891.第882章 魔高一丈

    第882章 魔高一丈

    随着长云子身死,所有人都仿佛呆在了那里。

    在场这几位,除了陆长流外,谁都没有见过楚休出手。

    虽然幻虚六境那一战被描述的极其恢宏恐怖,不过那毕竟只是其他人的描述,除了当事人,其余的人还是感觉有些夸张的成分在其中的。

    不过等到现在他们看到了楚休,赢昭等人却是觉得,那一战丝毫都不夸张,甚至还有些低调了。

    陆长流那一边已经停下了手,他收手,商天良自然也不会再进攻了。

    长云子并非是陆长流的好友,实际上以长云子那种火爆的性格,他也不会跟陆长流成为好友。

    但同为道门一脉,看到长云子死在这里,他却是仍旧有些不是滋味。

    而且还有楚休。

    在场只有陆长流是那一战的目击者,其他人用各种手段重生后肯定是自身实力大减,慢吞吞的才能修炼回来。

    结果楚休却是从来都没有按照套路出过牌,他重生之后,实力甚至要比昔日在幻虚六境时更强,而且还是强上一大截!

    最后听到楚休那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时,陆长流的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

    所幸的是陆长流并非是那种性格偏激之人,他做事温吞,什么事情有想要和稀泥,哪怕是在正魔两道之间的一些事情也是如此。

    就在这时,周围的空间却是也都开始剧烈的扭曲着,之前那些还留存的影像遗迹甚至也开始大范围的崩塌。

    在场的众人神色都是一变。

    方才楚休和长云子交手时的威能太强,怕是已经彻底搅乱了本来就脆弱的空间。

    这下好了,什么都没了,像是赫连长锋这样的,他悟性本来就不算太出众,而且也跟独孤唯我和宁玄机的武道都有些不太相合,这短短的时间内,他甚至还没感悟出什么像样的东西呢。

    不过其他人或多或少的也是有一些收获,眼看这地方已经彻底崩塌,也没有什么太有价值的东西,他们直接便拿着钥匙,将内力灌注到其中,身形撕裂虚空离去。

    空间坍塌的太厉害,速度也是极快,楚休这边也顾不得其他,连忙离去。

    只有陆长流还稍微顾及着一下长云子的尸体,叹息一声,用拂尘卷起长云子的尸体,同时也离开了外界。

    商天良和商绮虽然没办法破开虚空出去,不过有商天良这个高手在,他光凭肉身所爆发出的速度也是足够惊人了,在空间彻底坍塌之前便逃了出去。

    站在那片坍塌的空间外,商天良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道:“那小子不简单,能以真丹境便斩杀真火炼神境的,哪怕是在上古典籍的记载当中,也没有几个。

    再看看其他几人对他的态度,在外界,他应该也是大人物。

    不过我却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有破开空间的秘宝。

    若是外界之人能够彻底打开这座空间,我等便可以解脱了。”

    商天良之前一直都以为楚休他们是误入这片空间的,但听到楚休要找独孤唯我和宁玄机的遗迹时,他便有些怀疑了。

    直到楚休他们离开之时商天良才可以确定,对方并不是误入的,而是带着明确的目的性来绿都的。

    不过商天良也能够猜到,对方能够来到绿都,靠的应该不是强行打开一座门户。

    虽然现在绿都内的人都已经落魄到这种程度了,不过一些上古典籍有些聚集地还是保存的很完整的,比如商天良这一脉,他对于一些阵法等东西也有些了解。

    对方若真是有一座大阵的话,那应该是传送到一起,并且绿都就这么大,他们这些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虽然在这里没什么用,不过也能够感知到天地间的一些异动。

    所以他猜测,楚休等人身上应该有单独的秘宝,只能让一个人进入其中的那种。

    哪怕他拼了性命,杀了楚休或者是其中之一拿到这种秘宝,其实也是无用。

    商天良想要的可不光是自己出去,而是带着他的孙女,带着整个商城的人一起出去!

    商绮呆呆的站在那里,她没有她爷爷想的那么多,不过她这时却忽然想起来了什么,大喊道:“爷爷,那家伙还没有把承诺给我们的另外一半丹药给我们呢!”

    想起那堆积如山的丹药商绮便肉痛,楚休他不讲信用!

    摸了摸商绮的脑袋,商天良摇摇头道:“不用为了这种事情生气,你连生死都看得开,还看不开这种事情吗?

    你骗了他一次,他也骗了我们一次,反正没亏本。

    剩下的那些丹药也足够我们撑过这一次黑风暴了,甚至如果省着点用,下次黑风暴都可以撑过去。”

    商绮点了点头,脸上绽放出了一丝笑容来。

    这是她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笑。

    在绿都之内,笑容是十分稀缺的东西。

    当你每日里睁开眼睛都不敢保证自己能否活得过今天时,笑容就变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此时外界,他们再次出现在那片荒山之内。

    或许这地方便是整个绿都空间唯一最薄弱的点,所以他们便都从这里出来。

    吕湛泸和赫连长锋只是略显奇怪的打量了一下楚休,两个人直接转身便走。

    东齐皇室跟楚休没仇,而赫连长锋也摸不准现在楚休究竟是算隐魔一脉,还是算青龙会的人,所以他们都决定暂且不招惹楚休,只是把消息带回去,静观其变。

    花鬼婆婆娇笑了一声,靠过去道:“原来大龙首便是名动江湖的楚休啊,啧啧,楚大人可是我魔道一脉年轻一代的第一人,奴家可是仰慕已久了,不知道楚大人是否有时间跟奴家探讨一下武道呢?当然是在床上。”

    楚休瞥了花鬼婆婆一眼,直接从嘴里吐出一个字来:“滚。”

    对于花鬼婆婆,楚休其实是没什么好感的,因为他不喜欢跟精神不正常的家伙打交道,容易坏事。

    这花鬼婆婆明显就是属于精神不正常那种类型的,当初她便胆大包天到去动那些大派弟子,之前还当着长云子和陆长流的面用内丹派的禁忌功法,现在更是来撩拨楚休,精神正常的人可干不出这种事情来,她若不是实力还不错,恐怕早就被人游街示众去了。

    而且罗刹教属于明魔一脉,跟拜月教这种跟昆仑魔教没太大仇怨的明魔不同,罗刹教昔日虽然不算是昆仑魔教的附庸,但他们在昆仑魔教最为危难之时却是曾经落井下石过,屠了一个了昆仑魔教在西极荒漠的据点,夺得了一部分昆仑魔教的功法。

    这笔仇怨隐魔一脉可都还记着呢,双方的仇怨一样不小。

    看到楚休竟然是这种态度,花鬼婆婆的眼中不由得露出了一丝怒意来,不过她却也没有发作,只是冷哼一声,扭着腰走了。

    花鬼婆婆只是精神有点问题,又不是真的白痴。

    方才楚休斩杀长云子那一幕的确是有些骇人的,她也有点被吓到了,想到这里,她便有些怂了。

    这时赢白鹿却是走过来跟楚休打了一声招呼,道:“楚兄,当初听闻你跟须菩提禅院的和尚同归于尽,我还有一些惋惜。

    江湖年轻一代最为出类拔萃的人就这么死了,死的如此莫名其妙,当真是有些可惜的。

    但没想到楚兄你不光没死,竟然能够走到这一步,能跟你同一个时代,也不知道究竟是幸事,还是不幸。”

    其他人若是说这番话,或许还有些虚伪的意思在其中,但赢白鹿却是没有。

    哪怕他知道年轻一代中比他强的有很多,但他却从来都没感觉自己要比其他人差。

    他没楚休强,但他比楚休人缘好。

    他没有张承祯强,但他可是要比张承祯更受女人欢迎。

    他也没有宗玄强,但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比宗玄那只会念佛经的脑子要强多了。

    哪怕他在某个方面输给了别人,但他总可以在另外一个方面找回来,这才是天下无双的公子赢白鹿。

    楚休沉声道:“幸事或者不幸这种问题,对于每个人来说都不一样,但对于赢兄你来说,肯定是幸事的,因为你肯定也不愿意跟一帮庸人同生在一个时代。”

    赢白鹿想了想,笑道:“正是如此。”

    赢昭这时候也走了过来,不过他也没多说,只是对楚休道:“小心了,这次你的身份暴露,还杀了长云子,纯阳道门不会善罢甘休,一直想杀你的那些人,也不会善罢甘休,隐魔一脉,未必能够护得住你。”

    楚休点点头道:“多谢赢家主提点,不过我也从来没想要人护住我。”

    听到楚休这么说,赢昭也没有继续多说什么。

    这么多年来,商水赢氏一直都保持着中立的立场,若不是赢白鹿跟楚休的关系还算是不错,他也不会多说这些。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陆长流那边才带着长云子的尸体从绿都内出来。

    看着楚休,陆长流并没有恨意和恶意,他只是叹息了一声道:“冤冤相报何时了,何苦非要用杀来解决问题呢?

    你杀了长云子,只会惹来更多的麻烦,江湖又不太平了。”

    楚休淡淡道:“陆掌教,您是真正的道门高人,道家清净无为,可惜有人却喜欢在红尘浊世当中打滚,既然沾染了因果,那始终有报应那一天。

    粗俗点说,那就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从你踏入江湖的第一天开始,你既然杀了人,那就要做好被人杀的准备。

    我相信冤冤相报何时了这句话,等把对方全都杀光了,这恩怨不就了了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