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6.第778章 逼迫

    第778章 逼迫

    在楚休前往东齐之前,项隆便曾经找过他,让他前去大光明寺驻军,不过却被楚休推脱了下来,并没有当成一回事情。

    项隆想要在这个时候去撩拨大光明寺,楚休却是不想当他手中的刀。

    原本楚休以为自己去了一趟东齐,故意推脱,能把这件事情给糊弄了过去,没想到项隆竟然还在执着于去大光明寺驻军。

    极北苦寒那地方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价值,除了能惹怒大光明寺以外,对北燕朝廷,基本上没有丝毫的好处。

    就在这时,镇武堂外面又有动静传来,一名宫内的太监走进来,看到楚休,他的眼睛顿时一亮,连忙道:“楚大人,陛下可是等了你很长时间了,现在你终于从东齐回来,陛下邀请你进宫议事。”

    楚休轻轻的摇了摇头,这次怕是躲不过去了。

    所以他这边先让梅轻怜帮忙安排一下吕凤仙,自己则是跟那太监进宫。

    北燕皇宫的大殿内,楚休再次看到了项隆。

    跟上次相比,这次项隆的脸上已经出现了明显的老态,甚至气息都越加的微弱了起来。

    楚休微微挑了挑眉毛,他大概是猜到项隆为何会这般执着了。

    不是项隆老糊涂了,而是这位北燕的雄主,怕是没多长时间好活了。

    这位北燕的雄主半生戎马,用了半辈子的力量发展北燕,机关算尽,这才胜过了东齐一筹,终于将北燕发展成了能够堪比东齐的当世大国。

    不过北燕本身的底子和潜力在这里摆着,需要项隆处理的事情太多了,也太过耗费他的心血了。

    像是东齐皇帝吕浩昌,那位出了名的平庸皇帝,什么事情都不想,只需要一个‘稳’字便足够,所以反而有时间修身养性,差点把自己的儿子都熬死。

    而项隆这般劳心劳力的去耗费心血,就算是有着天材地宝的虚名,那也只是饮鸩止渴而已,作用不会太大的。

    在临死之前,为自己的后人留下一个安稳完整的北燕,这或许是项隆最后的执念了。

    此时看到楚休前来,项隆轻哼了一声道:“楚休,你是我北燕镇武堂的大都督,朕将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你,结果你却是成天往外跑,这像是什么话?”

    楚休淡淡道:“陛下这可就冤枉我了,我在外面也只是孤身一人,可并没有耽误镇武堂的事情。

    当初我跟陛下的约定是镇武堂可以帮忙镇压北燕武林,而现在北燕武林安稳平静的很,我在与不在,又有什么区别?”

    项隆冷哼道:“这些小事朕也懒得与你争论了,之前我便跟你说过,北燕要在极北苦寒之地驻军,你们镇武堂负责先打头阵,这件事情你可知道了?”

    楚休皱了皱眉头道:“陛下,大光明寺的实力你也看到了,在极北苦寒之地驻军,无异于在挑衅大光明寺,其后果,很难想象。”

    项隆沉默半晌,忽然道:“楚休,你是不是认为朕昏了头,非要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搞事情,去挑衅那帮和尚?”

    楚休没有说话,但显然,他就是这个意思。

    项隆忽然笑了一声,而后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冷声道:“朕,是北燕的皇帝,北燕万里江山,都是朕的!

    但大光明寺那帮和尚,他们的眼里没有朕,没有北燕!

    在你去东齐之前,大光明寺达摩院的一位老僧路过东临郡时,因为东临郡铁卫军上将南千里乃是魔道散修出身,在军营内拿死囚修炼魔功,他感应到了气息,便只身独闯军营,斩杀了南千里,杀伤数百北燕军士,最后飘然离去。

    在这帮和尚的眼中,他们只有自己的对错是非,他们的眼中,何曾有过朕?

    是不是哪天朕的皇宫中有人修炼魔功,他们也要杀到朕的皇宫中来?”

    听完项隆的话之后,楚休的眉头顿时一跳,他此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大光明寺那帮和尚了。

    这帮秃驴脑子是真的有坑?别的地方不够你显摆实力的,竟然还敢只身独闯北燕军营去杀人?

    说实话,这种事情若是放在楚休身上,他也一样忍不了。

    大光明寺的和尚若是有心也就罢了,朝廷还能跟对方交谈一下,双方的矛盾到底是在哪里。

    但问题是大光明寺那老和尚纯粹就是无意之举。

    对方只是感觉有人在那人命修炼魔功,那好,不管对方是不是北燕上将军,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拿死囚修炼魔功,反正就是一句话,杀了算逑。

    从这点便能够看出来,大光明寺的和尚,可是从来都没把北燕朝廷放在眼中,也难怪项隆如此愤怒了。

    只不过项隆愤怒是他的事情,楚休却没打算帮着项隆去送死。

    所以楚休直接道:“陛下,其他的事情,镇武堂都可以为你办到,但这件事情,跟找死无异。

    大光明寺方丈已经踏入了天地通玄境,万一惹怒了他,谁来抵挡?”

    项隆冷哼道:“若是事情简单,朕还找你干什么?这其中的尺度你自己拿捏,朕只要结果,不问过程!”

    楚休还想要继续说些什么,但这时陆江河却是忽然道:“小子,答应他,昔日本尊血魔堂的一处埋宝之地,就在大光明寺不远的极北苦寒之地。”

    楚休疑惑道:“你开什么玩笑?你是昆仑魔教的人,结果却是把埋宝之地放在了大光明寺周围?”

    陆江河冷笑道:“哪又怎样?以昔日我圣教的威势,只要不把东西放在大光明寺方丈的茅房里面,放在哪里不行?

    昔日独孤教主在时,大光明寺可是被吓的连山门都不敢出,本尊把埋宝之地放在那里才是足够的安全。”

    陆江河不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他,所以听到陆江河这么说,楚休只得在面上做出一副不得不屈服的表情,低声道:“遵命,陛下!”

    若是没有朝廷的命令,楚休贸然前往大光明寺附近,估计也是会被大光明寺的人怀疑的。

    如此有了朝廷这边的命令,楚休也算是多了一个借口。

    当然在表面上,他还是要做出一副无可奈何,这才答应下来的模样。

    等到楚休离去之后,一名老太监出现在项隆的身后,正是项隆的贴身太监韩公公。

    他低声道:“陛下,这位楚大人,好像很不情愿的模样,你如此逼迫他,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

    项隆冷哼道:“这帮江湖人就是这般野性难驯!

    不情愿?在朕这里可没有情愿跟不情愿,只有能做和不能做!”

    说到这里,项隆的声音忽然低了一些,叹息了一声道:“朕的时间不多了。

    北燕先天弱势,无法跟地处中原之地的东齐争锋。

    这一代哪怕是朕呕心沥血,再加上东齐吕浩昌根本就是个无能之辈,这才暂时压过东齐一头。

    不过双方的实力在那里放着,只要东齐出现一位稍微过得去的帝王来,我北燕都会出现危机。

    内忧外患,此时外患朕没有办法,但这内忧,朕却是想要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将其彻底解决!”

    韩公公无声无息的摇了摇头。

    陛下太过着急了。

    北燕的江湖力量就算是不如东齐,却也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特别是陛下还想要借刀杀人,这其实也是一步险棋。

    那楚休可并不是一柄听话的刀,魔道一脉的人,最是危险。

    之前陛下许诺那阴山派的五殃道人,让阴山派成为国教,韩公公便有些反对。

    阴山派那帮人也是魔道出身,行事阴厉,不是什么好货色。

    结果现在陛下竟然又将这楚休给引来了,这位在江湖上凶名已久,更不是什么好货色。

    当然这些事情韩公公是不会说出来的,因为没有必要。

    他只是下人,不是北燕皇族,该说的说,不该说的,那便没有开口的必要。

    况且对于项隆这种一代雄主来说,刚愎自用是肯定的,他也听不进去其他人的建议。

    而此时楚休走出皇宫后,却是一脸的阴沉之色。

    项隆还真拿他当自己的臣子了不成?竟然还敢如此逼迫他。

    镇武堂跟北燕朝廷,其实只是合作的关系而已。

    陆江河在楚休耳边嘿嘿笑道:“不用奇怪,朝廷就是这种德行,昔日我昆仑魔教在时,无论是东齐还是北燕,根本就不敢插手任何江湖事物。

    如今这北燕的皇帝老儿倒是有胆气,竟然还敢打大光明寺的主意。”

    楚休没搭理陆江河,这时五殃道人却是从皇宫的另外一边出来,看到楚休,五殃道人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道:“看来楚大人你已经被陛下委以重任了,恭喜恭喜。”

    五殃道人嘴上说着恭喜,但脸上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

    跑去跟大光明寺硬撼,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

    你楚休不是能耐吗?不是高调吗?

    这下好了,这种好事自然落到了你的头上,却没落到我头上。

    楚休没说话,只是一直盯着五殃道人看,一直看到五殃道人心中有些发毛,他才淡淡道:“你认为这是好事?你现在对我幸灾乐祸,其实笑的也是你自己。”

    五殃道人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楚休看了一眼四周道:“找个安静的地方再说话。”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