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第702章 抢人

    第702章 抢人

    袁吉现在很想抽自己嘴巴。

    他绝对是出门没看黄历,早上忘了先给自己算一卦,要不然怎么会碰到楚休?

    袁吉当然是认识楚休的,应该说是印象深刻。

    毕竟他开始修炼卜算一道这么多年,就没见过像是楚休这般诡异的人,自身的一切竟然被人给硬生生的抹了去。

    现在他逃到西楚来,就是不想掺合聂仁龙和他之间的那些破事,聂仁龙死了之后他还拍手叫好来着,没想到另外一位却是找上门来了。

    踏入道观内,楚休淡淡道:“袁吉大师,你应该认得我,是吗?”

    看着楚休,袁吉大师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楚大人,昔日的事情当真不关老道我的事情,都是那聂仁龙逼迫的。

    刀架在我的脖子上,不算,聂仁龙便要我的命,我也是不得不算啊。

    所以最后我也只是为他卜算了一次,便立刻逃到了西楚来,就是不想再助纣为虐。”

    楚休淡淡道:“但你可知,就是因为你泄漏了我的行踪,那一次可是差点要了我的性命。”

    袁吉在心里暗自不屑,你丫骗谁呢?虽然那时候他都已经不在北燕了,不过他可是知道,在那一战当中楚休根本就是在大杀特杀,直接干翻了一众前来追杀他的武者,从容离开北燕。

    不过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袁吉大师练上却是做出一副怂到家的表情,哀求道:“楚大人,我那真是无奈啊,人在江湖,人不由己,我要是不这么做,聂仁龙那伪君子不光要杀了我,更是要杀我全家的。”

    “你全家指的就是你那十几个小妾?”

    袁吉尴尬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他此时也看出来了,楚休应该是不会杀他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这里跟他废这么话,直接一刀子就能解决问题了。

    所以袁吉所幸直接道:“楚大人想要干什么直接说便是,只要是老道我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楚休有些诧异道:“你倒是挺有自知者明的。”

    袁吉苦笑道:“我们这些修炼卜算一道的人,最相信的便是因果,今日因,他日果,从昔日我为聂仁龙推算楚大人你行踪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做好了今天的准备了。

    往日里我为其他人的推演,只要算到对方最近有什么影响大的事情,都会刻意忽略,怕的就是沾染上了大因果,但今日之事,是肯定躲不过去了。

    与其挣扎,不如承受。”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你倒是看的很开,我只是想要问你一件事情而已,听说昔日你帮聂仁龙推算我时,说我是不存在的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袁吉一愣道:“我是看到有一只大手抹去了关于楚大人你的一切,不过那不是你隐魔一脉的强者作为吗?”

    楚休皱眉道:“隐魔一脉的强者所为?你什么意思?”

    袁吉道:“昔日我卜算出的那一幕的确是有些诧异,不过后来我知道了楚大人你的两个身份后,我便有了猜测,是不是隐魔一脉的强者为了遮掩你的身份,所以才动用手段,抹去了你的一切,就是为了防止像我这样的卜算师去推演你的身份。”

    楚休摇摇头道:“没有人这么做,而且能够做到遮掩天机的强者,实力又要强到什么地步?”

    袁吉迟疑道:“没人这么做?说实话,老道我也没见过这种级别的强者,不过按照我想来,若是能够达到拜月教夜韶那种级别,应该可以做到这一点。”

    楚休瞥了袁吉一眼:“隐魔一脉若是有堪比夜韶南的强者,那还用叫隐魔一脉吗?”

    想了想,楚休道:“现在我若是再让你推算我一次,你是否还能推算出什么东西来?”

    袁吉闻言面色顿时一白,连忙摇摇头道:“那位出手遮掩天机的强者实力太强了,简直高到了天上去,反噬一次老道我便要修养数个月的时间。”

    楚休淡淡道:“哦,那你是否想修养更长的时间?”

    袁吉闻言立刻正襟危坐,道:“大人请稍候,我这便开始推演。”

    说着,袁吉直接手捏印决,一股股玄奥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而出,那股力量近乎于楚休的天子望气术,但却又不是。

    虚妄模糊的天机当中,袁吉再次看到了那一只巨手,一只抹去一切的巨手,他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面色苍白无比。

    苦笑了一声,袁吉无奈道:“楚大人,还是一模一样的结果,只要我推演你的一切,必然会遭到反噬。”

    楚休扔给了袁吉一瓶丹药,皱着眉头,思虑着自己要不要把一些更加隐秘的事情告诉袁吉。

    这袁吉在卜算一道虽然不算是江湖上最顶尖的存在,不过也属于一流了。

    剩下最为顶尖的只能是大光明寺因果禅堂虚静那个级别的存在。

    以现在楚休的实力,也唯有他才能够帮自己解惑。

    但这些东西事关楚休最深处的秘密,哪怕自己用委婉的方式跟他说,不提穿越之类的事情,也是足够骇人,所以说完之后,自己用不用杀人灭口?

    那边的袁吉吞了一枚丹药,忽然打了一个冷战,正好对上楚休目露凶光的模样,他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心中忐忑不已。

    半晌之后,楚休忽然道:“袁吉大师,你是北燕之人?”

    袁吉愣了愣道:“是啊。”

    楚休淡淡道:“被逼离开家乡其实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外面哪里能有家乡好?眼下逼你离开北燕的聂仁龙已经死了,袁吉大师你大可以回北燕去,不用再顾忌其他的。”

    袁吉无所谓的摆了摆手道:“没关系,老道我在西楚呆的挺……”

    袁吉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迎上楚休那冷然的目光,最后一个好字被他硬生生吞了回去。

    楚休直接道:“我也就不卖关子了,袁吉大师,有些隐秘的事情需要请教你,不过正因为事情太过隐秘,我怕你保守不住秘密,毕竟真正能保守秘密的,只有死人。

    我但我这个人其实是很讲道理的,你帮了我,我也不忍心杀你,所以你直接加入我镇武堂麾下就是了,待遇不比你在西楚差,你在我眼皮子底下,你安心,我也放心。”

    一听这话,袁吉的面色顿时就是一变,说实话,他是真心不想跟楚休扯上什么关系。

    楚休是什么人?那可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魔道凶徒,隐魔一脉的继承人,将来也定然是魔头一个级别的人物。

    而他跟北燕朝廷联手建立的镇武堂自己也是有所耳闻,在北燕江湖也是臭名昭彰,被北燕武林所唾弃。

    自己现在虽然不算是武林正道,但却也不代表他愿意跟魔道搅在一起。

    不过袁吉大师可不敢拒绝,楚休的手,可一直都没离开他腰间的天魔舞之上!

    就在袁吉大师已经认命,准备想要答应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声冷哼道:“袁吉道兄你放心,在我龙虎山下,没人能够带走你!”

    听到这个声音,袁吉的面色先是一喜,随后就是一变。

    来人他认识,正是他在天师府的那位好友。

    但问题是,现在他都已经准备认命了你才来,这是不是晚了点?

    所以袁吉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缩在角落里面看结果。

    一名身穿白色道袍的中年道士踏入道观当中,带着一脸的怒容看着楚休。

    天师府已经封山,但封山并不代表真的就是一个道士都不能离开天师府一步。

    所以还是会有一些道士离开天师府,就在龙虎山下采买一些粮食等东西运往天师府的。

    这名道士便是天师府的执事张全宗,并不是张家嫡系,但也是天师府的武道宗师,最近便是他负责带着弟子下山采购一些粮食之类的东西。

    袁吉跟张全宗还不是武道宗师时便是好友,所以北燕那里呆不下去,他便立刻前来投奔张全宗,对方也是很够意思的直接在龙虎山下帮他建了一个道观,有着天师府的庇护,袁吉过的倒是很滋润。

    这次张全宗带着弟子下山采买,他身为武道宗师当然不会亲自负责这些事情,他只是顺便下山,在山上呆的憋闷了,去找袁吉下下棋而已,没想到却是碰上了这么一幕。

    张全宗看着楚休冷哼道:“楚休,我知道你最近在江湖上声名鹊起,但你也莫要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就算我天师府此时已经封山,但却也不是你能够随意撒野的!”

    楚休的右手握在刀柄之上,淡淡道:“笑话!袁吉大师又不是你天师府的人,他是北燕之人,眼下我想要将他带回去,有问题吗?这到底是有我问题,还是你天师府太过霸道?”

    张全宗看向袁吉大师,此时袁吉大师可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一脸的无辜之色。

    张全宗看向楚休,冷声道:“你这是带人还是抢人?我还是那句话,天师府不是你楚休能够随便撒野的地方!”

    楚休握住刀柄,沉声道:“那我若是非要带人走呢?想要拦我,让张承祯来还差不多,你,怕是不够资格!”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