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拜见教主大人

382.第380章 魔道之争

    第380章 魔道之争

    魏书涯一口道出了叶天邪的来历,这让叶天邪跟那名邪极宗的天人合一境武者神色都是一变,不过转瞬间他们便恢复了正常。

    他们那些所谓的小秘密在魏书涯这种老古董看来简直不值一提,随口就被看穿了。

    在场的众人想了想,顿时也想起来了是怎么回事。

    邪极宗从开宗立派以来就不算太强,功法也是趋向于平庸一类。

    但几百年前邪极宗却是意外得到了一桩机缘,他们挖开了一位上古强者的陵墓。

    只不过那一次闹出的动静太大,是邪极宗挖开的陵墓,结果邪极宗却是没抢到什么好东西,真正有价值的东西都被其他闻风而来的人夺走了。

    那一次邪极宗唯一得到的东西只有两样,一个是一颗血蛟的内丹,还有一门血蛟修炼的功法《血蛟心经》。

    没错,并不是人修炼的功法,而是专门给凶兽修炼的功法。

    这位上古强者实力强大无比,竟然圈养了一尊血蛟当宠物,而那血蛟意外身亡之后便只留下了一颗内丹。

    本来凶兽内丹这种东西是可以炼化的,只不过邪极宗并不擅长炼丹,更别说是血蛟内丹这种高级货,给其他人也并不放心。

    所以那一代的邪极宗掌门却是突发奇想,想要让门下的弟子吞服那血蛟内丹,将其炼化之后有了蛟龙血脉,再修炼那血蛟心经,这样一来岂不是能够造就出一名至强者来?

    结果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血蛟内丹霸道无比,根本就不是常人所能够炼化的,至于那血蛟心经更是如此了。

    人的经脉跟凶兽不同,所以才特意研究出适合凶兽修炼的功法来,反之凶兽修炼的功法人也是不可能修炼的。

    在付出了十余名邪极宗年轻武者的性命之后,邪极宗也终于知道了这种事情的不靠谱程度,便暂时将这个计划放下,不再去管。

    当初这件事情还曾经被江湖上的武者所嗤笑,认为邪极宗是穷疯了,异想天开,竟然还想要人去修炼凶兽的功法,但谁知道现在却还真让邪极宗给做成了。

    别的不说,在力量之上叶天邪便极其的骇人,别说是五气朝元境了,估计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当中都找不出来几个能跟他比肩的,毕竟那可是蛟龙之力,估计在肉身力量上,真正能够跟叶天邪硬撼的,便只有一个‘明王’宗玄了。

    此时人都已经来齐了,坐在中央一直都没动地方的悉达弥站起身来,看了看两边的众人,用略带海南口音的生涩官话沉声道:“诸位,现在人都已经来齐了,也应该商量一下这天下剑宗大会该如何去办了。

    五大剑派这是阳谋,此时在浮玉山之上,想必五大剑派的高手已经齐聚,排兵布阵就等着我们来呢。

    这件事情究竟应该如何去做,还是需要拿一个章程出来。”

    魏书涯抬了抬眼皮子,淡淡道:“五大剑派的人欺我魔道无人,想要把我魔道的脸往地上踩,我们还能怎么办?一个字:打喽。”

    旁边有人小声提醒道:“魏前辈,那是两个字。”

    魏书涯白对方一眼,一股威压袭来,方才那老态龙钟的魏书涯身上的气势顿时变得犹如刚刚睡醒的恶龙一般,骇人无比,顿时让那名武者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多嘴。

    拜月教的神巫祭山鬼也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道:“此事不用多说了,打是要打的,不过究竟应该怎么打?就这么傻愣愣的冲上去,这岂不是找死?”

    一旁的仇湘子立刻附和道:“拜月教现在乃是我魔道第一大派,教主大人的《补天心经》已经修炼到了大成,大祭司的《幻魔血神咒》更是可以咒杀同阶的武道宗师,由拜月教带领我魔道一脉进攻浮玉山,正当合适!”

    五毒教跟拜月教同在西楚苗疆之地,双方也都是明魔一脉,可以说五毒教从一开始便是以拜月教为尊的,这种时候为了拜月教摇旗呐喊也很正常。

    其他明魔一脉的人也都表示赞同,不是他们都愿意以拜月教为尊,而是对整个明魔一脉来说,只要他们能够占据主导权这便足够了。

    陆先生在一旁冷笑道:“这种事情又不是谁的实力强便要听谁的,拜月教的实力强大,那好,我们都不出手,就看拜月教一家将五大剑派解决,这岂不是更加合适?”

    仇湘子一拍桌子冷喝道:“陆晋,你别再这里抬杠!此事乃是关系到我们整个魔道颜面的大事,你少在这里胡搅蛮缠!”

    陆先生针锋相对道:“我胡搅蛮缠?我是怕有人假公济私才对!”

    随着两个人的争吵,其余明魔一脉跟隐魔一脉也都是互相争吵了起来。

    对于明魔一脉的人来说,他们明面上的实力加起来可是要比陆先生等人强多了,既然如此,此次进攻浮玉山交给他们指挥理所应当,反之才是不对劲。

    而对于隐魔一脉的武者来说,将指挥权交给明魔一脉的人他们可是很不放心的。

    在隐魔一脉看来,明魔一脉根本就是背叛者,现在再把自己交到他们的手上,这些人还会不会背叛?这点可没人说的准。

    更重要的是谁来当这个指挥者,这是一个身份面子的问题,没有人愿意屈居于认下,所以这事情便这么僵持了下来,谁也奈何不得谁。

    眼看着双方争吵不断,拜月教的山鬼一挥手,沉声道:“都别吵了!再这么吵下去,恐怕等天下剑宗大会开始,我们都吵不出一个头绪来。

    魏书涯,你们隐魔一脉的实力摆在这里,不让我拜月教来指挥这次的事情,难不成还要我整个明魔一脉都听你们的不成?

    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昔日昆仑魔教覆灭又不是我们造成的,独孤唯我死了,昆仑魔教大厦将倾,难道非要我们都为此陪葬,整个魔道彻底覆灭才算是对得起魔道一脉?

    这次五大剑派是在挑衅我整个魔道,无论是我拜月教还是整个明魔一脉,没有人敢在这种时候搞小动作,你们放心便是。”

    魏书涯抬了抬眼睛,看着山鬼淡淡道:“你直呼我的名字也就算了,魔主大人的名字也是你有资格叫的吗?

    拜月教还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就你们这幅德行,还真把自己当成是魔道第一大派了不成?

    你们拜月教继承山鬼这个称号的我认识两个,第一个因为嘴臭被天师府张家的人用雷法轰成了焦炭,第二个则是因为争夺什么蛊虫被大光明寺的和尚拍碎了脑袋。

    继承山鬼这个称号的家伙可都不怎么长寿,你若是再这么口无遮拦的没规矩,你说不定还活不过你那两个前辈呢。”

    山鬼闻言眼中露出了一抹怒色,阴沉着脸道:“魏书涯,别在这里倚老卖老,昔日你九天山那五人举旗找死,自己死了不算,还连累了一众魔道武者,你在这里跟我充什么老资格?”

    魏书涯那看似已经垂老的身体缓缓站起来,周身的气势宛若一条刚睡醒的睡狮一般,气势恐怖无比,简直就是压抑到了一个极致。

    悉达弥想要说些什么,不过他刚刚开口便又闭上了嘴,站在一旁好似跟自己没关系一般。

    山鬼冷哼了一声,说到最后还不是要动手?他在来之前其实便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

    ‘玉面天魔’魏书涯的名声的确是大,虽然山鬼口口声声说昔日九天山五大天魔是在找死,但实际上那五人振臂一呼,还当真是汇聚了无数魔道高手,也让那些正道武林看到了他们魔道的威势,不是可以轻易招惹的存在,所谓除魔卫道的口号,还是想好了再来喊。

    从那之后正道武林对于魔道的绞杀的确是放缓了许多,虽然九天山五大天魔被杀了四个,但正道武林也不是没付出代价的,谁也不想再逼出五位天魔来。

    但再大的名声那也是在二百多年前了,江湖上不是谁辈份老就应该听谁的,这是那些正道宗门的习惯。

    放在魔道这里,当然是谁拳头大就听谁的,而现在魏书涯只不过是一个已经气血衰败的老头子而已,他们拜月教的拳头才是最大的!

    山鬼的身形猛然间化作一片黑雾缭绕在整间大堂内,他身形竟然也好似鬼物一般,彻底的融入进其中,甚至就连悉达弥都无法察觉到山鬼的踪迹。

    拜月教九位神巫祭,每一位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功法传承,山鬼一脉自然也是如此。

    那些黑色的雾气当中隐约有着恶鬼哭嚎嘶吼之声响起,好似其中被拘禁了千万恶鬼一般,十分的恐怖惊悚。

    黑雾收缩,幽深的鬼气轰然爆发,向着魏书涯直接碾压而来。

    但处在那黑色鬼雾之间的魏书涯却是神色不变,他只是做出了一个动作来。

    伸出右手,向着一个方向猛的一巴掌派出,无边的魔气自他体内汹涌而出,化作一个十余丈大小的掌印,一巴掌将山鬼从那浓密的鬼雾当中扇飞了出去,直接被轰入地下,砸出了一个人形的大洞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