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拜见教主大人

205.第204章 众生百态

    第204章 众生百态

    魏九端指着那西域人模样的掌刑官道:“此人乃是关北掌刑官‘万里狂沙’楚思摩。

    眼下关中之地的掌刑官当中,论及对关中刑堂的忠心程度,谁也比不上此人,就连老夫都是如此。”

    楚休暗地里撇了魏九端一眼,你对关中刑堂还有忠心可言?

    魏九端倒是没有注意到楚休的目光,他只是沉声道:“楚思摩本来西域之地的奴隶出身,原名阿史那思摩,被贩卖到关中来当苦力。

    是昔日楚狂歌大人救了他,并且教他武功,他便也改名姓楚,加入关中刑堂。

    这异族人倒是要比中原人都懂得什么叫做忠义二字,楚狂歌大人在时,他对楚狂歌大人的命令简直可以做到赴汤蹈火,万死不辞的地步。

    而楚大人去世之前把堂主之位交给了关老爷,他也是对关老爷忠心耿耿,不顾自身利益,一切都是为了关中刑堂。”

    说到这里时,魏九端顿了顿。

    他也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跟楚思摩比,他这个关中刑堂的老人现在却是做出了损害关中刑堂利益的事情,不过魏九端却压根没打算去改。

    有些事情就算你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但也一样要去做,只因为这关乎利益。

    等魏九端踏入议事厅之后,殷伯通忽然嘿嘿怪笑了两声道:“魏九端,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听说你都老的不能管事了,关西之地被你给弄的一团糟,你们关西还能拿出人来吗?不如趁早把这个机会让给我们得了。”

    魏九端的面色一阵阴沉,他冷哼道:“殷伯通,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你在关南之地干的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还用我在这里给你宣扬一遍吗?”

    殷伯通冷笑道:“魏九端,你现在也就只能逞口舌之利而已,这掌刑官的位置你还能坐多久?等到了你卸下这个位置的时候,除非你灰溜溜的滚出关中,要不然见了面,你便该喊本官一声大人了!”

    一听这话,魏九端顿时气的双目通红,当场便要发作。

    年龄大了,即将退休,这件事情可是魏九端的死穴,在关西之地可没人敢去触碰。

    结果现在碰到了他的死对头殷伯通,对方却是毫不犹豫的拿这点嘲讽魏九端,偏偏魏九端还说不出什么话来。

    殷伯通的年龄也是不小了,但跟魏九端比还算年轻,所以就算魏九端退休了,殷伯通可是还能在这里位置上呆十多年呢。

    到时候按照关中刑堂的规矩,自己岂不是真要叫他一声大人了?这可是魏九端绝对无法忍受的!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时,燕东巡察使萧熠懒洋洋道:“我说你们二位的年龄加起来都快比整个关中刑堂都长了,一见面就在这里掐有意思吗?注意点形象好不好?还有不少小辈在这里看着呢。”

    一听这话,议事厅的人都向着萧熠看去,这厮一副懒散的模样,整个人都快要瘫到椅子上去了,这里最没形象的就是你吧?

    只不过随着萧熠发话,无论是魏九端还是殷伯通,双方都是冷哼了一声,没有再继续争吵。

    萧熠的实力乃是四个掌刑官当中最强的,势力也是最大的一个,别看他年轻,在场的几人却都要给他一个面子,他说话,还当真管用。

    不过入座之后,魏九端便低声给楚休用内力传音,恶狠狠道:“记住了,等下比试开始的时候,遇到殷伯通那老鬼手下的人给我狠狠的打!只要别杀人,废了残了都随意,我给你扛着!

    在你闭关的时候,安州巡察使蔡景胜旧伤复发,再加上他年龄也不小了,所以可能会卸任巡察使的位置。

    只要你这次把殷伯通那老鬼手下的人给我废掉,让他丢尽脸面,蔡景胜麾下安州和华州两个州府,都归你来管!”

    楚休略微诧异的看了魏九端一眼,看来这一次魏九端是真的被这殷伯通给气急了,竟然连这种话都公然说出来了。

    不过两个州府,楚休还当真有些心动,他低声道:“可是大人,等下关堂主也会前来,当着关堂主的面出手伤人,怕是不好吧?”

    魏九端冷笑了一声道:“刀剑无眼,拳脚无心。武者之间交手弄出点伤势来不是很正常吗?放心,这种事情关老爷是不会理的,关老爷在意的只是结果,只要你表现的足够出色,有实力在神兵大会上为关中刑堂争得脸面就可以了。”

    听到魏九端这么说楚休也就放心了,其实打残一个人要比杀一个人难度都大,因为要控制好力度,如果条件允许,楚休还是比较喜欢杀人的。

    而此时对面,殷伯通也在跟一名面容阴沉的青年说着什么,看到对面楚休望来的目光,他不禁对着楚休森然一笑,露出了一丝冷意来。

    过了半刻钟,关思羽带着人走进大堂内,跟在他身后的是他的夫人,那个魅惑到了极致的女人,梅轻怜。

    看到梅轻怜也出现在这里,在场这四位掌刑官却都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眼下乃是他们关中刑堂的议会,梅轻怜虽然是关思羽的夫人,但她也仅仅只是夫人而已,并没有在关中刑堂内担当任何职务,结果现在她却是出现在这里,显然是有些不合适的。

    不过不合适归不合适,这也不是什么犯忌讳的事情,在场的四人便谁都没多说什么。

    除了关思羽跟梅轻怜外,门外还走进来三人。

    其中一个是关思羽的弟子尉迟,还有一个则是一名天人合一境界的中年武者,穿着黑衣,一脸的冷峻之色,眉间还有着一道刀疤,看着就有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

    而他身边还有一名年轻人也是如此,跟他身上的气息十分的相像。

    魏九端低声传音道:“此人乃是缉刑司三头领,‘血幽屠’司铭,他跟你倒是有些类似,也是杀手组织出身,不过却不是青龙会,而是一家小型的杀手组织。

    司铭为了脱离那个杀手组织,暗中用各种手段将那一个小型的杀手组织全部屠戮殆尽,这才彻底脱离那个组织。”

    楚休闻言不由得看了那司铭一眼,这位可是要比自己狠多了。

    他脱离青龙会只不过是摆了天罪舵主一道而已,并且他还算是间接帮助天罪舵主回到青龙会总部了。

    而这位倒好,直接把所有人都给杀了,就算是彻底脱离杀手组织了。

    魏九端低声道:“记住了,缉刑司的人跟我们其他关中刑堂的人不一样,这帮人可没有一个好惹的,就比如这司铭,他可能是整个关中刑堂里面,唯一一个只会杀人,不会断案的。”

    楚休摸了摸鼻子,他倒是很想说,自己其实也是如此。

    江湖上除了武力之外,还有很多能学的东西,关中刑堂那些判断痕迹的断案手段就不说了,还有炼丹、炼器或者是阵法等等。

    这些东西以现在楚休的地位想学很简单,特别是关中刑堂的断案手法,杜广仲等人都是正统关中刑堂出身,他想学,杜广仲等人难道还敢不教他?只不过楚休是懒得学,或者说他宁肯把时间用在修炼之上。

    大部分的时候楚休处理事情的方式其实很简单,只要是能通过杀人来解决的,那他便杀人,暴力解决虽然是最没有技术含量的,但却也是最管用的。

    说来说去,这个江湖还是要靠自身的实力来说话的。

    像是那聚义庄的聂东流,楚休承认对方做人的确是有一套,城府也是够深,年纪轻轻便已经名扬江湖,他那龙虎榜第六的位置,便是靠他自己算计得来的。

    但像他这般,龙虎榜第六便已经是顶峰了,再往上,龙虎榜前五哪个不是惊才绝艳的人物?没有足够的实力,踏不上这个位置。

    此时关思羽看到众人都已经到齐了,他咳嗽了一声,瞬间原本还显得略微有些吵闹的议事厅便安静了下来。

    看着众人,关思羽沉声道:“这次藏剑山庄带头举办的神兵大会你们也应该都知道了,这几十年间,江湖上大大小小的盛会,无论是老一辈的还是年轻一辈的,我关中刑堂全都缺席了,不是我关中刑堂不想去,而是那时候我关中刑堂真的找不出来时间也找不出来人去。”

    在场的众人都是点了点头,他们也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自然是知道昔日关中刑堂的困境的。

    那时候楚狂歌刚死,关中刑堂立足不稳,关思羽初掌刑堂,不服的人也是一大堆,可以说是内忧外患了。

    直到现在,关中刑堂内部已经确立了秩序,外部也跟三国达成了协议,这才算是彻底稳定了下来。

    关思羽继续大送:“眼下我关中刑堂既然已经安稳了,那一些名声上的东西我关中刑堂也必须要去争一争了。

    这次神兵大会有着神兵为引,而且还是五大剑派之一藏剑山庄举办的,估计会吸引来不少江湖上年轻一代的俊杰,还有一些草莽当中的年轻高手前来。

    我关中刑堂这次也准备派一个人过去,能不能拿到神兵不重要,重要的是打出我关中刑堂的威风来,让其他武林势力也看一看,我关中刑堂还是后继有人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