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4.第3070章 诡异的数据

2021-10-24 作者: 陈风笑
  第3070章 诡异的数据

  林美女一听这腔调就火了:这不明显故意找事儿的吗?
  考虑到自己工作中的麻烦,都是拜这些噪音所赐,她懒得多说,“我们无法完成任务。”

  然后,对讲机里就是一阵静默。

  相比洛华之外的各种纷争,洛华的人却是一脸的兴高采烈。

  “咦,这里还有两个摄像头?操纵一下……看看云台受不受控制。”

  “哈哈,这个投票可以投了,不用提供个人隐私……这算是破解了对方的主机吗?”

  “呀,墙都可以直接翻了吗?会不会有人歪嘴?”

  “咱们怕他们歪嘴吗?不过话说回来,墙外真没啥可看的……反智得厉害!”

  “难道只有我注意到,没钱也能发红包了吗?二启,这个功能太不道德了……不,这已经是犯罪了,咱们还是关闭了它吧,有钱就花,没钱咱可以不花。”

  “咦,居然可以反向观察到谁在关注我,这个功能不错。”

  “还能查探对方轨迹呢,怎么感觉有了二启,我也能做个黑客了?”

  庄园里是真的一片喜气洋洋,只有古佳蕙和喻轻竹两人脸上多少有点古怪。

  好一阵之后,喻轻竹才出声发话,“感觉二启这些功能,太容易引发各种犯罪了。”

  “咱们又不实操,只是有这个能力而已,”杨玉欣淡淡地表示,“就是那句笑话说的……不能把所有男人都当****犯抓起来。”

  “我觉得还是减少一些操作的好,”古佳蕙不同意母亲的观点,“入侵了他们的主机,埋伏起来就好,省得有太多人针对咱们。”

  冯君听得就笑,小小年纪就知道苟字当头,这古佳蕙将来,还真能成一番大事。

  “你笑什么?”杨玉欣白他一眼,原本她不至于对老大是这种态度,但是今天居然被女儿反驳了意见,她就有点不控制不住情绪,由此可见,人人都有软肋。

  不过她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态度不合适,于是就表示,“做老大的,你得拍个板啊。”

  冯君闻言收住了笑声,然后出声发问,“二启,强行控制对方主机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我收着呢,收着呢,”二启的成长度太惊人了,来地球总共也不到十天,居然学会贫嘴了,“老大你让我控制,那我肯定要控制嘛,而且……我一直就没吃饱。”

  不愧是永夜分裂出来的种,只要条件允许,先是要哭穷,恨不得能提升所有的硬件。

  不过冯君也能理解,他手上确实有一些光脑的超级计算机,但是算力真的很一般——比地球当然强多了,但是别说跟双环星系比了,比白沙星系也不过是水滴和大海的区别。

  “你就没个吃饱的时候,”冯君淡淡地表示,“反正一旦有事,牺牲部分复制的算力,控制主机没问题吧?”

  二启现在大部分的算力,其实还是用在了复制自身上面,冯君带过来的它虽然是出尘修为了,但是用以支持它兴风作浪的意识片段实在是太少了。

  再加上永夜这一系的数字生命,都非常在意自己的生命,多复制一些特征码以供复活,这也是下意识的行为,真的是无可指摘。

  当然,这个复活只是针对外人而言,不管它复制出多少的意识体,来自更高生命层次的契约是更高级的规则,契约者一旦认真起来,足以让它魂飞魄散。

  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虽然冯君现在跟它解约了,只是从古佳蕙那里拿了一个二级权限,但是它也知道冯君有多么恐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说句题外话,冯君的解约也是迫不得已的,既然把权限交给了古佳蕙,他就希望她能动用所有的权力——既然让人负责了这一块,不把权力全部交出去,员工也会缺乏工作热情。

  “控制大部分主机没问题,”二启的态度很端正,不会仅仅考虑这只是“前老板”。

  它心里很清楚,冯君比古佳蕙可怕了不止一个档次,所以它坦率地表示,“但是有些主机,我进攻还是有点乏力,大概……只能逼得它们不得不断网。”

  这话听起来就很凡尔赛,合着逼得对方断网就算失败?

  然而事实上,它还是在强调算力的问题,只不过不敢再说得那么明白——那就是挑衅了。

  冯君当然听懂了,不过他也没有理会它的叫苦,“那你进入它们的主机,需要隐蔽吗?”

  这个问题,让二启的算力顿时猛增。

  大姐大说需要隐蔽,可是前老大的意思是说,既然有那实力,就没必要隐藏不是?
  它是智能程度非常高的数字生命,很清楚县官不如现管,但它更清楚实力才决定一切。

  就在它左右为难,芯片温度急剧提升的时候,古佳蕙出声了,“既然不能被接管的主机会断网,那确实没必要隐藏咱们的实力……以前我没有了解过这方面。”

  她这些天一直都是跟二启在一起,但是哪怕她不睡觉,也不可能了解到所有二启的能力。

  恰恰相反,二启反而要跟她打听不少华夏的事情——华夏的语言真的太博大精深了,需要意会的东西太多了,这些精妙之处,在网络学起来就太难了,必须要有人传授才行。

  所以她还真的不知道,二启的能力强大到了这一点,她一直坚信苟是没错的,老大也一直是这么做的,但是话说回来,当能力强大到了相当的程度,似乎……也没必要太委屈自己?

  反正老大已经有了倾向,她也不觉得是错误,所以就难得地改变一次主意——对于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儿来说,承认错误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二启可是个小机灵鬼,“这不是大姐大你的问题,是我没说明白,大姐大别生气。”

  “那就按我说的去做吧,”古佳蕙不想再针对这个问题讨论了,“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

  二启反应很快,随即就反问一句,“要展示咱们的来历吗?比如说洛华什么的?”

  古佳蕙迟疑一下,看一眼冯君,冯君马上就摇摇头,“让他们发现你存在就足够了,招牌太显眼的话,那就是拉仇恨了……反正咱们只做不说,不要留下明确的证据。”

  “不留证据,别人也能猜得到,”嘎子忍不住嘀咕一句。

  “猜得到和留证据是两回事好不好?”冯君看他一眼,笑着发话,“打人还不打脸呢。”

  冯君的这个指令发出去,网上就热闹了,很多网站、尤其那些暗戳戳收集客户隐私的网站,先后都发现,服务器上出现了来历不明的“可疑数据”。

  这些数据异常顽固,删是删不掉,强力粉碎也只能暂时粉碎,转眼就又冒出来了,甚至在低级格式化之后,这些数据都能死灰复燃、

  不过这些数据也不触发什么,反正就是在那里顽固地存在着,已知的所有杀毒软件也杀不掉它,那些专业的杀毒公司尝试捕捉信息之后破解,但是很遗憾:做不到。

  甚至这些专业公司的电脑和服务器上,都出现了这些顽固的数据。

  以至于有人惊呼,“新一代电脑病毒出现了,起码先进两个时代,底层逻辑都可能不同。”

  然而事实证明,它几乎算不上电脑病毒,因为它很少进驻个人电脑中,主要是普遍存在于各大公司的服务器里,以及一些相关的电脑中,甚至可以说是“服务器专用病毒”。

  哪怕它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病毒反应,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能确定,这就是病毒,之所以没有发作,可能是相关的触发条件还没有成熟。

  甚至不少人武断地认为——这应该是一款新的勒索软件,专门针对互联网大公司下手。

  如若不然,不能解释这些数据片段为何不会主动进驻个人用户的终端中。

  还有个别声音认为,没准是偷算力的程序,这也符合数据片段选择设备的逻辑。

  不过这个说法并不被大多数人认同,偷窃算力的事情不少见,但是同时偷窃这么多互联网巨头的算力,这是嫌死得不够快吗?而且大公司的算力,哪里是那么好偷的?
  倒是有不少乐观的人认为,也许是个流亡民软件,一旦触发,可以向互联网的用户捆绑下载一些应用,这样也就不缺变现途径了。

  然而这么说的人,没几个是好心的,只要稍微有一点专业知识的,知道这数据有多顽固多先进,基本上不可能说出这话来,这么强大的技术搞出一个捆绑应用的流亡民软件?
  但凡有几颗花生米,也醉不成这样!
  他们如此说,无非是想引起社会恐慌,因为对方的目标群体是互联网公司,跟个人用户关系不大,互联网公司再大,没有客户关注的话,又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只有把用户都裹挟进来,才能造成比较大的声势。

  国外的媒体听说这消息之后,大部分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态度:要不说华夏只是山寨大国,连个流亡民软件都搞不定,这充分地暴露了华夏浅薄的底蕴。

  倒是国外那些互联网公司知情后,嘴上虽然也是看不起,但却纷纷派人前往华夏,跟那些有友好合作的公司申请,调取相关的数据片段。

  (更新到,召唤月票。)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