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大数据修仙

1809.第1760章 火场噩梦

    第1760章 火场噩梦

    红姐听到这话,感到有点奇怪,“这事儿不应该问我吧?难道他们在道观布施过?”

    林四爷连忙表示,说那些游客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不清楚,不过他们已经求助过华夏大使馆了,使馆那边接了电话之后,就先是大骂:我们早就发布警告了,谁让你们不听的?

    骂归骂,但还是得去救人不是?不过那些人已经被火海包围了,因为烟雾弥漫,气流也过于紊乱,直升机不但看不清目标,更是无法降落。

    所以大使馆的意思是说,没办法,我们是在是爱莫能助了,你们还是联系一下当地同胞,看能不能想一想办法。

    其实使馆的接待人员这么回答完毕,挂了电话之后,都有点想不通,“当地同胞……奇怪,他们能把直升机开进去吗?”

    旁边就有人笑着回答了,“你先看看那是什么地方,再想一想当地……你品,你细细地品!”

    这位愣了半天之后,猛地反映了过来,“阿姆斯丹的那座道观?”

    说话的那位同事无奈地一翻白眼,“兄弟,我只是让你细细地品,没让你大声嚷嚷!”

    “懂了懂了,”这位连忙笑着点头,眼珠转一转,拿起手机来发微信。

    得了提示的同胞,马上开始联系当地同胞。

    阿姆斯丹的道观很有名,但是大家都知道,观主是个迈国白人女子,所以虽然这是华夏文化,可还真没人去想这里,正经是林四爷被人找到了。

    林四爷虽然路子比较野,但是火场里救人还是玩不转,他仔细了解一下对方说的话,隐约就猜到,也许自己应该联系道观。

    要是道观没有华夏人,他还有点头疼如何跟索菲亚沟通,但是现在红姐在,那就再好不过了——红姐比她妹妹张采歆更好打交道。

    不过红姐听完之后,也是有点无语,“大使馆都骂的人,让我们去搭救?”

    林四爷一开始还有点忐忑,不知道洛华是不是真有那么神奇,现在听她在意的是“该不该救”,而不是能不能救,心里终于明白了。

    然而,这件事里有很多不可言说的味道,林四爷虽然只是草莽龙蛇,但是年纪足够大,这些道道也很清楚,闻言只能苦笑一声,“大使馆气归气,还是想救的。”

    红姐也叹口气,“那边高兴不高兴,只是问题之一,关键是……这些人不听劝告,主动作死,值得不值得救,我们还得考虑一下,你等消息吧。”

    林四爷也明白这个道理,老话说得好,人要作死,老天都拦不住,“那你们考虑吧,对了,那边已经联系不上了,我听到的消息,也都是旅行社转述的。”

    红姐拿着相关的消息,去找冯君了。

    冯君听得也是有点无语,这一次他真的支持大使馆的主张,都发布了旅游预警,你们还要上杆子往危险区跑,先别说能不能救,救下你们这种不听话的人,让你们再回华夏捣乱?

    但是见死不救……好像也说不过去,终究是“河不亲水亲,人不亲土亲”。

    想到那些人距此不过四十公里,他终于表示,“算了,我先神识探查一下。”

    他的神识放出去,很快就锁定了一波人,那是火场中的一块空地,在公路上,一片宽百余米、长三百多米的空地上,挤着九辆车,其中还有一辆旅游大巴。

    人差不多有七八十个,以黄种人为主,看起来还算有秩序,周围一圈烧过的草地,几株小树也被砍倒了,汽车距离火场都很近——这显然是担心汽油暴炸,车上的人都已经下车了。

    照现在这个情况看,这七八十人被烧死的概率不会很大,但是周边温度实在太高了,脱水而亡的可能性客观存在,最可能的是窒息而死。

    其实已经有几个人昏迷了,不是孩子就是老人或者妇女。

    不过现场的气氛不是很和谐,七八十个人分成了五堆,似乎在相互提防着。

    只能先扩大祈雨阵了,冯君叹口气,保持着神识外放,去鼓捣祈雨阵了。

    救人与否,他还没有确定,但是先把祈雨阵的范围扩大,那是必须的,毕竟降雨还要一个过程,而圈子里的人看起来是顶不住了。

    扩大祈雨阵需要增加不少材料,灵石的消耗也会大幅提高,但是没办法,现在那圈子里,不但有黄种人,还有白种人和黑人,冯君不能使用太过灵异的手段。

    他一边修改祈雨阵,一边放出神念,去联系最大的一堆人里的带头者,“让你们再作死!”

    带头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他先是一愣,然后左右看一看,“谁在说话?”

    是华夏人就好!冯君松一口气,他可不想浪费一大堆资源,救回来一群泥轰人。

    带头的男子见没人回答,也是有点儿气儿不顺,“什么叫作死?都已经商量好了,灾难面前要先放弃偏见,努力求生存……都已经陷入绝境了,现在还内讧,嫌死得不够快吗?”

    “没人说好不好?”有人不耐烦顶他一句,却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她拿下捂在口鼻的湿巾,“我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大喊大叫……嫌氧气多吗?”

    旁边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出声了,“这么大的火,也不差这点氧气吧?”

    “你懂个屁!”带头男人狠狠瞪他一眼,“血氧浓度是什么,你知道吗?万一有机会能冲出火场,你跑到半路没氧气了……知道什么后果吗?”

    冯君听了一阵之后明白了,这个带头的男人,其实只是旅行团的一员,以前是武景消防上的,后来转业了。

    而他们被火困住,也是有点阴差阳错,旅行团原本是不会靠近火场的,但是澳洲人……怎么说呢?还就有人喜欢玩刺激的——就像迈国的追风者,喜欢追着龙卷风拍照。

    旅行团就见到了这么一群人,在火场附近拍摄,虽然是业余玩家,但是对当地道路很熟。

    尤其有说服力的是,这群人里,有十来名华夏人,他们来了之后,租了三辆车自驾游。

    大使馆发的警告,他们当然知道的,但是认识了这批拍火灾的家伙之后,架不住对方的邀请——一起吧,很安全的。

    他们并不想参加这热闹,但是也有个别人说,这是大名鼎鼎的澳洲大火呀,咱们在火场上照一张相,可不见也算是历史的见证吗?

    这话真的挺勾人的,历史参与感这种情结,谁都会有,“人过留名、雁过留声”。

    不过这三辆车也不乏小心,小心翼翼地参与了两次,还是离得远远的,结果带队的本地人直接带着他们从小路离开了,真的是要多安全有多安全。

    所以他们就劝旅行团,说离得远远的拍,并不碍事——这些人可熟悉路了,对火情也了解,你们既然来了,还不见证一下历史?

    旅游团的导游上前,跟对方沟通一下,然后回来表示,说那些人确实是本地土著,但是你们要去火场,风险是客观存在的,你们自己决定。

    这个旅游团是个高端团,导游肯定不想多事,不过旅行团的人多数表决要去远远地看一下,他也不好拦着——因为他也觉得没啥事。

    这个曾经的消防员反对过,因为他太知道水火无情了,但是别人的兴致很高,他再三叮嘱一定要小心,最后还是上路了。

    说到底,大火烧那些不动的东西容易,在四通八达的公路上,想烧到汽车,那可真不是一般的难。

    原本他们拍照拍得不错,还是在上风头,甚至还敢更贴近火场一点,不过消防员警告大家说,最好离得远点,小心风头转向。

    一语成谶,还真的风头转向了,众人被熏得乌漆嘛黑,赶紧上车跑路,还觉得挺刺激,正在车上笑呢,猛地发现……前方出现了火情!

    当地人确实是了解火情,但问题是……这是才冒出来的新的火头——事实上这次澳洲大火,火源也不是一处,而是有二十多处。

    猛地又新冒出来一个火头,意外吗?不意外,但是对这帮人来说,就太意外了!

    关键时刻,消防员站了出来,指挥大家清理出来一片隔离带,也有人说要跑,可以抄小路,但是消防员坚持在这里等——咱们先发求救信号。

    他认为大火来的时候,首先是不能紧张,要自救,抄小路……你确定小路安全?

    反正就在吵吵嚷嚷中,大家开始了自救,抄小路跑了没多远的家伙们又回来了——移动信号塔烧得没了,连联系外界都联系不上了,火情也看不到了,只能回来。

    但是陷入险境之后,大家的脾气都不是很好,推推搡搡的,动拳头的也有。

    最后是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站了出来,她是医生,她指出你们最好省点力气,哪怕是隔离带有了,但是咱们窒息而死的可能性要超过一半。

    消防员认可她的观点,表示说在大火中,窒息而死的人比被烧死的人还多。

    所以就成了现在的情况,随着一个接着一个昏厥,不用女人说,大部分人都意识到了:窒息而死的可能性恐怕会远远超过一半。

    而消防员也指出,这么大的火势,得到外界救援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但是大家千万要镇定——如果你们放弃了希望,那就彻底没指望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