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第8章 三春不打鸟

    城里来的美妞真不差钱,张口就是一人一万。

    陈飞心动,李猛也心动,就连那牛所长都咂舌不已,他带来的这群人,恐怕都是拿一万块当零花钱的主儿吧?

    “山里的野猪和黑瞎子已经很少了,很难碰的,所以我还是那句话,一人五千路费,保你们打到野鸡兔子之类的,但野猪和黑瞎子不保准,而且那都属于保护动物,打了麻烦啊!”陈飞摇头道。

    “你认为我们会有麻烦吗?”那花枝招展的女子似笑非笑道。

    陈飞就被噎了一下,人家似乎的确不会有什么麻烦,有军车和牛所长带路呢,有啥麻烦?

    沉吟片刻,陈飞还是摇摇头道:“路费还是一人五千,我们保证你们能打到兔子和野鸡,如果能找到黑瞎子或野猪,那就每人另加五千如何?”

    “行,按你说的办。”女子点点头道。

    “那就明天早上出发,晚上你们可以住我家山庄,山庄环境还不错。”陈飞还掂记着往他家拉顾客呢,要知道,这群顾客不差钱,他家也能大赚一笔。

    然而,就在他话音一落之时,女子立即摇头:“必须现在走,我们要在外露营。”

    陈飞和猛子的眉头同时皱了起来,黑天进山是大忌,别说是他们两个半大小子,就算是经验丰富的老猎手都绝对不走夜路的,因为长白山地势险峻,灌木丛特别多,最重要的是山里人都迷信,夜里会有孤魂山魅之类的出没。

    牛所长也知道山里的规距,看出了陈飞和李猛的犹豫,所以哈哈一笑道:“你们两个小崽子不用担心,咱们都说了要露营,到了黑熊岭,找个地方就安营扎寨了,晚上不走,天亮拔营!”

    “那行,出发吧。”陈飞点点头道。

    “你们不用我家里大人说一声吗?”女子好奇道。

    “不用。”陈飞摇摇头道。

    “那你上我们的车,他上牛所的车。”女子似乎有话还要问陈飞,让陈飞上她的车,虎子去牛所长的车。

    片刻后,车队开拔,目标是黑熊岭。

    由于旅游热,有通往黑熊岭的公路,不过那只不过是到景点的公路而已,所以过了十来分钟后,车队就上了泥土路,庄稼地头。

    “你还是高中生吧?叫陈小二?”女子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但却有那种居高临下,而且气场非常大。

    有一种人,非富即贵,而这女子显然就是那种富贵之人,又富又贵,从她的气质相貌上就可以看出来,这女人生长在娇惯富贵之家。

    她不会有农村孩子那种腼腆和怯场,相反却始终自信满满的样子。

    “我叫陈飞,县一中高三。”陈飞也并没有拘谨,甚至还瞄了好几眼女子那修长的白腿。

    “那牛所为什么叫你陈小二啊?”女子好奇道。

    “我经常在我家山庄打杂,别人叫着玩的。”

    “哦。”女子点点头,然后自我介绍道:“我叫曾团团,这位开车的帅哥叫刘剑。后面那几位呆会儿再给你介绍。”

    那开车的刘剑从倒车镜里看了陈飞一眼:“你进过几次山?去过几次黑熊岭?”

    “不记得多少次了。”陈飞摇头道。

    “那你独自打过什么猎物?用的工具是什么?”陈剑继续追问道。

    “没打过啥,就是跟着进山玩的。”陈飞回答的模陵两可道。

    而就在这时,突然间,车里的对讲机响了起来,里面也响起了后面车上另外一个女孩子的兴奋尖叫声:“快停车,快停下,我看到野鸡了,快停车!”

    “吱~”车队卷起烟尘,当即停了下来,同时后面几辆车上也跳下六个年青人,其中有两个手里竟然拿着双管猎,还有一个拿着复合弓和手驽的,那女孩子则什么都没拿。

    军车上的司机也跳了下来,目光犀利的扫了一眼四周。

    牛所和李猛也跳下车。

    曾团团和陈剑也挺兴奋的,因为这还没到黑熊岭呢,竟然就看到野鸡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野鸡和兔子不用进山也有的是,遍地都是的。

    “哪呢?哪呢?”一群人嚷嚷着寻找野鸡在哪。

    “进了玉米地,我看到了,一公一母,还带着一群小鸡崽儿呢,就在前面。”那看到野鸡的女子指着前面的玉米地道。

    现在的节气是五月末,正是春暖花开之时,也正是野鸡抱窝的季节。

    “走,看谁能打到。”那一群人拿着猎枪和弓箭就要进地,甚至曾团团和刘剑都准备去取武器。

    而就在这时,陈飞突然大叫了一声:“等一下,等一下啊。”他跑到了前面,拦住众人。

    “干嘛?一会跑了。”几个男子不耐烦道。

    “不能打。”陈飞摇头道。

    那几人一听就不乐意了:“为啥不能打,你家养的啊?”

    “山里的规距。”陈飞摇头道:“不打三春鸟,不吃四月鱼。”

    “握靠,你不让我们打,那还给我们引个屁的路?”其中一人骂道。

    “就是,什么不打鸟不吃鱼是你们的规距,又不是我们的。”

    “靠边。”这一群城里的年青人哪里管什么规距不规距?他们来这儿就是打猎的,几千里路呢,岂能白来一趟?

    “别拿枪口对着我,移开。”这时候,陈飞脸色变得沉了下来,眼睛也变得冰冷无比,因为其中一个人,竟然把枪口指着他,让他靠边。

    “小四,把枪口移开。”曾团团这时候扛着猎枪大步走来,她竟然换上了牛仔裤,带上了遮阳帽,由于裤子是紧腿的,所以显得她的腿特别长,陈飞目测这女人的身高恐怕有一米七十多。

    “陈小二,为什么不让打,说个理由吧。”曾团团似乎也不高兴了,你就是带路来打猎的,到头来还不让打?这算是哪门子带路的?

    陈飞沉声道:“你们把俩大的打死了,那一群小的也肯定会饿死。”

    “哦,那你说肯定让我们打到野鸡和兔子,这又怎么说?都在带孩子,难道都不打?”曾团团好奇道。

    “可以打公鸡,但不能打母的,而且现在还没进山,附近有村民,要是听到枪响,对你们影响也不好吧?”

    “老子就来打个鸡,还有个屁的影响?团姐,找这俩学生干嘛啊,咱们自已进山得了。”那之前和枪口指着陈飞的,叫小四的一脸不高兴道。

    “行了,咱们听导游的,的确影响不好,也不能太残忍,走吧,都上车,到了露营地再说,天也快黑了。”曾团团和那刘剑似乎是这群人里的组织者,只不过那刘剑从不发号施令而已,他只是幽雅的站在一侧,嘴角含着笑。

    。

    PS:路过的同学把此书加入书架呗,谢谢啦,此书一定会带给你们不一样的快-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