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有妖气客栈

578.第574章 血色

    第574章 血色

    “那叶子高呢?”黑妞又问。

    她得时刻把这厮看紧了,稍有不慎就出去勾搭别人家姑娘了。

    这祸害还是留在家里被她祸害的好,就不用给别人添麻烦了。

    白高兴停下来,望了望四周迷惑了,方才叶子高还在这儿呢,也没见他出去,难道又去找地方偷懒了?

    “这点儿你倒是要教训你家叶子高,别一天到晚就知道偷懒。”白高兴说。

    黑妞对此嗤之以鼻,“偷懒还能把钱挣了,这才是本事。”

    白高兴翻个白眼,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话说的还真对。

    “对了,那你知不知道,掌柜给我的工钱高出叶子高很多,当作勤劳的奖赏?”白高兴突然说。

    “是吗?”黑妞一怔,见白高兴点了点头,她马上四处寻找起来,“叶子高这小子跑哪儿去了?”

    在她出门寻找时,富难终于搞明白了,“哦,这样说来是太阳起早让我们也起早了,现在其实刚到辰时。”

    捋清楚的富难从柜台后面走出来,不小心被绊了一跤,接着就听见了叶子高的痛呼声。

    白高兴回头见叶子高从柜台后面坐起来。

    他向富难埋怨道:“我跟你有仇啊,每次偷懒睡个觉都被你搅黄了。”

    “你傻呀,现在才到辰时,睡懒觉需要偷?赶紧抓紧时间上去睡个回笼觉。”富难推搡着叶子高。

    “什么,辰时?”叶子高望了望外面的天空,回头指着富难问白高兴,“我们两个究竟谁傻?”

    白高兴没好气道:“半斤对八两吧。”

    “那我也是八两。”富难回头对叶子高说。

    叶子高哭笑不得,“我也是蠢,怎么就把自己和你相提并论了?”

    富难得意道:“知道你和我处于一个水平,还算你又自知之明。”

    叶子高扶额,懒得再搭理富难了,而富难也终于察觉出方才话的不对劲来,忙低着头上楼睡觉去了。

    叶子高望了望大堂,“我睡了多长时间,客人们已经都走了?”

    “对,快用晌午饭了,你快点过来帮着收拾了。”白高兴说,叶子高这才抖擞精神走过来。

    且说去外面寻找叶子高的黑妞,在牲口棚也没找到他后转悠到了后面的湖边。

    这时的湖水高涨,淹没了岸边的芦苇,距离牲口棚也不远了,估计只有一步之遥。

    黑妞喊了几句“叶子高”,无人答应后站在岸上叉腰望了望天空。

    相比初春的季节,阳光太烈了,幸好有湖面上的风吹拂,让人稍微凉快一些。

    她又望了望湖面,若日头出现异常的话,她可以钻到水里去,甚至到汪洋大海中,但百姓们就遭殃了。

    她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希望天上的阳光不要出现太多的异常。

    站立半晌,在毒辣阳光的催促下,黑妞刚要转身回去,听到了湖水的响声。

    抬眼望去,见远处有一道浪花打破湖面的平静向岸边划过来,“一条大鱼?”黑妞站住了身子。

    待离得近了以后,在扑腾的浪花中出现一条鱼尾,让黑妞更加确认自己先前的猜测。

    客栈不让吃鱼,黑妞刚决定扭头不理它,余光瞥见鱼尾前面浮出一个人头,乌黑的长发遮住了她的模样。

    “这是?”黑妞一惊。

    这时在水中挣扎的人儿也看到了岸上的黑妞,“独,独孤姑娘…”

    她喊了五个字,却仿佛用光了她所有的力气,在水中停下来,浪花也小下去。

    这声音听的耳熟,黑妞急忙向来人踏水而去。

    在走近时见来人在湖水中浮沉,人事不省,旁边湖水中还有血色。

    黑妞不敢大意,忙把水里的人儿捞起来,见她上半身为人身,下半身为鱼尾后心中已然有了答案。

    揭开覆面的长发后终于确认了她的身份——前两天刚被余生送走的鲛人大姐头。

    黑妞手上沾染了鲜血,是从大姐头胸口浸透出来的,当下顾不上别的,抱着大姐头凭空而起飞向客栈。

    “草妖,草儿你大娘,快,快救命。”在空中的黑妞大声喊道。

    正在河沟里挖草的草儿听见后缩了缩脖子,对小和尚说:“乖乖,这臭泥鳅这么大脾气,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白高兴在客栈也是奇怪,听见门口动静时,头也不回的说:“这么大的脾气,至于…”

    扭过头的白高兴不说话了,推开挡路的桌子奔过来,“这是…大姐头,发生什么事了?”

    “我在湖里救到她的,你快领人去湖边找找有没有别的鲛人。”

    黑妞又让在柜台后面发呆的叶子高快去把草儿找来。

    正好余生的师侄刀疤脸和光头他们在客栈,白高兴招呼他们去湖边了。

    叶子高则招呼正挑衅黑猫和警长两只猫的狗子去帮他寻找草儿,同时还让小白狐也跟着去。

    留下来的黑妞把鲛人放在长桌上,在外面晒太阳的柳柳找来草儿的药箱,先帮着处理她的伤口。

    伤口旁边的衣服粘在了身上,伤口周围更是被泡着不成样子了。

    黑妞皱起了眉头,有些不知所措,这时柳柳从客栈柜台后面取出一坛棪木酒递给她。

    “快,灌下去,酒里面有灵气。”柳柳说。

    黑妞依言而行,小心翼翼的掰开大姐头的嘴灌下去。

    不知道是棪木酒中的灵气真的见效这么快,还是别的原因,人事不省的大姐头“嘤咛”一声睁开了眼。

    “发生了什么事儿?”黑妞趁机问道。

    “七,七妹…”大姐头瞳孔中射出又悲又恨的眼神,鲛珠轻轻的在眼角落下,闪过一道凄凉的光泽。

    大姐头闭上双眼不说话了,不知是因为伤的原因,还是不想说太多。

    黑妞不想逼她,在帮着柳柳清理窗口的时候,顺手把鲛珠取在手中,对柳柳说俩人一人一颗。

    叶子高在外面找了半天没找到草儿,最后还是小白狐在草丛里把草儿给揪了出来。

    后退一步的小白狐不屑的瞥了狗子一眼,好像在说“就你,还狗呢?”

    “你和小和尚躲这儿做什么?”若是往常叶子高这么说肯定打趣,不过现在顾不上了,“快跟我回去,有人受伤了。”

    草儿刚才还以为叶子高来替黑妞报仇的,现在听到有伤人,立马跳起来越过叶子高向客栈跑去

    叶子高向小和尚竖起大拇指,“果然是我佛有缘的人,悟性就是好,这么小就会钻草丛了。”

    说罢他也跟了上去,留下小和尚莫名其妙的摸着脑门。

    草儿像一只兔子跳进客栈,见到桌子上躺着的鲛人后也被吓一跳,“这不是大姐头吗?”

    柳柳让开了位子,草儿站到鲛人身旁,查看伤口后道:“差一点就刺进心口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