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革宋

1211.第1211章 信仰(一)

    第1211章 信仰(一)

    皇后萧美美端着做好的夜宵送到了赵谦的书房,道不太熟,萧美美感觉有点别扭。更换住处只是成为官家的诸多变化之一,萧美美把夜宵放到赵谦桌上,赵谦有些疲惫的放下笔,拉住沉默着想离开的萧美美的手。萧美美顺势坐在赵谦身边,夫妻对视片刻,萧美美苦笑道:“官家辛苦了。”

    赵谦微微低下头,他真感觉到非常辛苦。老爹已经反复告诫过赵谦,要赵谦按照他力所能及的方式来处理国政。既然老爹如此体贴,赵谦反倒希望能够挑战一下老爹的模式。不过是半个月,赵谦觉得自己身体还行,精神上真的承受不住。

    看着赵谦的模样,萧美美心中怜惜,她劝道:“官家何必如此坚持,太上皇之所以能那样处理公务,因为太上皇乃是全才。便是如太上皇一般,到现在依旧坚持不下去了。”

    赵谦知道妻子是好意,只是知道这些却也没办法让赵谦心平气和,他感觉到了一种羞耻带来的负面情绪。沉默一阵,赵谦不甘的叹道:“我爹说见贤思齐是人类的常态,可眼见差距如天壤之别,我真的没办法心平气和的面对这些。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官家,太上皇反复讲要你实事求是。官家这等人物参加科技展示会尚且能坦然承认他得向年轻科技工作者学习,官家若是与太上皇比水利建设,太上皇也得向官家学习。些许胜负没意义。”

    “我……不是不服气,我只是没想到我竟然这么弱。”

    “其他人比官家更弱。”萧美美耐着自己的失望对丈夫说道:“官家,太上皇乃是全才,以他这般天纵之才看的清楚,他不可能建立起万世法。这个世界是由官家这样的人才组成,人才自然该有人才的制度。太上皇不觉得官家弱,而是对官家充满了信心和期待。你若是自怨自艾,岂不是辜负了官家的期待么。”

    呃!赵谦痛苦的从喉头吐出一声,却说不出什么来。老婆说的是大实话,这些话也是老爹明白说过的,认识到这些反倒让赵谦更痛苦。“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赵谦早就读过这些,当他位于大宋权力顶峰的时候,才真正明白想拥有这样的心胸是如何的艰难。

    看着眼前这个‘没用的男人’,萧美美起身离开了书房。回到卧室,萧美美心中也很焦虑。这些天她诚恳的向皇太后秦玉贞请教了身为皇后要面对的问题。皇太后重点阐述了如何面对‘没用的男人’。在陈太皇太后在世的时候,经常感叹她的儿子赵嘉仁‘不可爱’。某种意义上这也是母亲才有的矫情。她们希望自己的儿子对外聪明睿智强悍,对待母亲的时候就得各种会讨母亲欢心。萧美美完全能理解陈太皇太后的心情,赵官家这种无比坚定的人在母亲眼中一点都不可爱。反倒是赵嘉仁三兄弟里面看着最没成就的老二赵嘉礼才是最可爱的那个。

    对于皇太后秦玉贞这样有智慧的女人来说,丈夫赵嘉仁令她不满的地方只是太强悍,太高远,得费很大气力才能去理解丈夫。加上太上皇赵嘉仁是个没生活的家伙,所以和他生活在一起未免太累。这对于女人来说是很难接受的重大缺点。缺乏了家庭这个纽带,夫妻之间关系非常难处。四十年的夫妻可是让皇太后秦玉贞受了不少罪。

    赵谦就不存在生活的问题,看得出皇太后在这方面教育的很成功。但是赵谦身上就有正常人的通病,经常让人看到他‘没用男人’的一面。坦坦荡荡接受事实,发挥出自己的实力向前走不就好了么。为什么一定要求全责备呢?既然已经知道人比人得死,为何一根筋的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呢?赵官家对大宋是神一样的存在,神已经看到人类的时代开始了,人类反倒尝试去延续神的时代。男人真是没用!

    心中满是失望,萧美美就求助于睡眠。皇太后秦玉贞就告诫萧美美,一定要让自己吃好睡好才有力气面对各种不想看到的局面。如果没用的家伙靠不住,那就必须依靠自己。等赵谦回到寝室,萧美美已经安然入梦。看着妻子恬静的睡姿,赵谦突然觉得很羡慕。他方才也痛苦的反思过自己,最后得出了一个结论。他自己不仅没有能力如老爹那般闲庭信步般的解决各种问题,同样没有能力去开创该属于他的时代。老爹说过,社会中坚的特点就是‘有人教,输得起’。老爹在世的时候赵谦无疑还处于输得起的阶段,事情解决不了还能求老爹帮忙擦屁股。但是‘有人教’是赵谦现在依旧缺乏的。他到底该向谁去学习。

    躺倒在床上左思右想,赵谦决定向这个世界上最有智慧的人求助。做出了决定,赵谦觉得心情平复,没多久他也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赵谦先完成了身为官家的责任,召开了晨会。晨会上各路人马汇报了各个部会面对的问题,好在赵嘉仁从来不把晨会当做解决问题的会议,而是作为一个通气的会议。赵谦就无须解决什么,只用了解发生了什么。便是如此,赵谦也觉得压力很大。因为对农业问题感受很强烈,赵谦对分到土地的农民们普遍遇到各种经营不善的问题很是担忧。

    带着许多问题,赵谦前去求见太上皇。老爹已经搬到了另外的园林,园子还在修整,与官家住的园林有不少差距。赵谦先是内疚,很快又对老爹非常佩服。论决断力,老爹简直是跟神一样。传位的事情说干就干,毫不瞻前顾后。虽然天下震动,震动只是震动,几天内传位就已经结束。太阳继续升起,朝廷还在营运,快刀斩乱麻的行动没给任何人在其中上下其手的机会。

    走进老爹的新住处,就见房子里堆了好多运过来还没拆开的行李。老娘正指挥着人搬家具,看家具的种类样式和摆放位置,看得出老娘决心按照她的意愿布置家。见到赵谦进来,老娘只说了一句“你爹在楼上”,然后就招呼人继续摆放。

    进了老爹的书房,就见书房也大变,里面用了隔断圈出一个健身房。里面摆了不少健身器械,老爹大概是健身完了,正穿着宽松休闲的衣服坐在沙发上休息。

    父子两人没废话,直接进入正题。听完赵谦的问题,赵嘉仁答道:“现在到了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既然已经确立省,很多政策就得在不同地方搞试点。试点成功可不算完,还需要让比较符合条件的省搞。根据各省的实际情况做调整。总之,摸着石头过河,今天的垫脚石很可能就是明天的绊脚石。”

    赵谦整个人立刻精神起来,他问道:“这不是官家这几年推行的方针么?”

    “对。但是我继续做官家,定然推行不开。非得来次大变动,才能让朝廷知道时代变了,不管他们习惯不习惯乐意不乐意,就得这么干起来。”

    赵谦微微点头。他的确认为这是自己应该走的方向,只是没自信。此时老爹定调,赵谦马上觉得自己的心安下来大半。这一安心,赵谦突然哑然失笑,“哈,官家,我以为我得自己想出一套办法来,现在看真的是我多想了。”

    “我以前比你更会瞎想。”赵嘉仁叹道。他第一次转生的时候是真心想考上进士,走上层路线。那时候赵嘉仁可是用了极大精力认认真真的构架过大宋的‘新制度’,在这一世,那些曾经的努力结果都被某种程度借用。不过上一世的赵嘉仁明显不懂的一件事,最重要的不是想建立什么,而是自己能做到什么。

    “官家,我能执行好这套制度。”赵谦给老爹表了个态,“这种事情抓住实事求是就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若是分析不出,能分析到哪一步就先到哪一步。我不会一棍子打死,也不会宽大无边。”

    “说得好。你能做到的。”赵嘉仁给儿子打气。赵谦是个很出色的人,赵嘉仁对此始终抱持着肯定的态度。赵谦也许还没修炼到冷静到完全承认冷酷现实的地步,所以他可能会有时候不自量力,但是赵谦不会自作聪明。这已经远远达到保命及格线之上。至于经验和反省,对一个39岁的人来说,他在这方面还需要很多磨砺才行。

    恢复了自信,又从老爹这里得到了点拨与肯定,赵谦鼓起勇气问道:“官家,神的时代真的要结束了?”

    “从来就没有神的时代。赵谦,我的儿子。我问你,什么叫神的时代?”

    “有求必应!”赵谦率直的讲出了他的认知。

    “说得好。那么你觉得是谁有求必应?”

    赵谦一愣。老爹这暗示未免太露骨,赵谦又不是马屁精,他只迟疑了片刻就不自信的答道:“是大宋人民对官家有求必应?”

    “对。你说的非常对!我的儿子,你让我太开心了!”赵嘉仁满脸都是笑容。

    “可是这……官家是这么看的么?”

    “是的。我就是这么看的!我的儿子,你都快四十岁了,有些事情你没看到过。不过你听说过,你娘念念不忘的就是被我利用成亲的那天诓的蒲家放松警惕,她不委屈么?她委屈啊!但是她还是答应了我极度无礼的请求。我那天杀了上千号人,泉州的地面和海面都被染红了。上千号人站在哪里让我砍,我砍完也累死了。那么多人面对这样的命令,他们回应了我的请求。之后很多事情你见过,临安总投降之后,我要大权独揽。几十万人全力支持我。我北伐的时候对大家说,要把黄河堵了,让黄河改道。几十万军人一边打仗,一边堵黄河。我让工程兵们算出各种数据,要他们爬过最后那个缺口的铁链。我还记得最后那段口子,大石头扔进去转眼就被冲走了,人掉进去立刻死于非命。那些人给我讲过条件么?没有,他们对我真的是有求必应。我要废除几千年的土地私有制,人民依旧对我有求必应,几千年的制度说推翻就推翻。我能有今天,只是因为那么多人对我有求必应。我要他们赴汤蹈火,他们就去赴汤蹈火。我要他们去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他们就去做哪些匪夷所思惊世骇俗的事情。我能有今天,只是因为整个大宋都对我有求必应。我的儿子,神的时代结束了,没错。真的结束了,除非以后发生把整个大宋都卷入其中的大动荡,否则再不会有这么多人会和神一样有求必应。”

    赵谦只觉得激动到头晕目眩,按照老爹的视角看世界,这个世界是如此清晰。这才是老爹眼中的看到的世界的真相。虽然老爹以前也说过,赵谦发现自己居然只有真正当上了官家之后才能明白。很快,赵谦明白自己的眩晕是因为心脏不知何时因为这强烈的刺激而疯狂跳动,他稳住心神,感觉自己开始接受这个事实,心跳也开始逐渐恢复正常。

    “我只能靠实事求是来换取人民的支持么?”赵谦问。

    “我如果有什么与众不同的,那只是我一直认为我是人民的一员。我痛恨外国入侵,我痛恨贫穷与无知,痛恨贫穷和无知造成的愚昧与荒谬。我希望活在一个文明、富强的国家。仓廪足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如果再能摧毁那些因为阴暗私利而人为创造出的谎言,这个世界会多么美好。每个人身上都能看到他们的优点,看到人性,甚至看到人性社会化的一面。我喜欢这样的世界,这样的世界让我感觉很轻松,这样的世界能容下我的傲慢和怠惰,能容下我这个人。我的儿子,我并不强大,很多人是我根本对付不了的。我对敌人是非常残酷的,因为我对付不了很多人,所以就把他们归于敌人的行列。这样我就可以用残酷的手段消灭他们,摧毁他们。这不是因为我强大,而是因为我力量不足。”

    赵谦的脑海里瞬间闪过了很多人和很多类人,他神色严肃的说道:“我能对付的了。”

    “对。你能对付的了。因为你和他们是同一类人,所以你了解他们。我就不行。不过我最后还是要再说一次,我的儿子,你从来不认为你是人民的一员,这不好。人民支持我,是因为他们能感受到我和他们一样,我和他们是一类人。他们把自己的痛苦归罪于别人,把无法对付的人归于敌人的行列,以为试图摧毁痛苦的代表就可以获得幸福。他们比我更清楚谁是朋友谁是敌人。所以有的人可以长期欺骗一部分人,有的人可以短期欺骗所有人,却没有人可以长期欺骗所有人。即便那些谎言和基于谎言的制度再完美,人民却能实实在在感受到痛苦。如果能摧毁谎言,人民就会比你现在能看到的更伟大。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永远不要忘记人民,永远不要站在人民的对立面上。”

    “官家指的是社会化大生产和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矛盾?”赵谦清晰的提出自己的看法。

    “没错。时代变化的标志就是大宋终于进入社会化大生产了,每个人直觉的感受到了掌握资本就掌握了力量。不杀穷汉不富,没有什么能比剥夺别人劳动果实更快积累财富和资本的手段了。这对个人而言没什么好指责的,对于国家而言则是致命的。都不用在工业时代,在农业时代已经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你应该非常清楚。”

    “是。我很清楚。”赵谦只觉得信心倍增,回答的很果断,“只是我觉得父亲未免太小看自己了。”

    “我这么狷介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小看自己呢?如果没有人民的支持,我做不了恶也行不了善。我的儿子,这是我毕生唯一能确定的事情。咱们举个反面的例子,北方扫荡之时,我都没想到北方有那么多蛮夷。他们就如荒野上的羔羊一样在宋军的雷霆前面瑟瑟发抖,胡乱逃窜。但是几十年前,成吉思汗在世的时候,这些人可是世界岛上最凶悍的匪徒集团。几十年来蛮夷人口变少了么?还是他们更穷困更羸弱?那些人是更富有更强壮了。几十年来改变的是什么?成吉思汗时代,成吉思汗回应了这些人希望摆脱痛苦的期待,所以那些人对成吉思汗有求必应。正是有了如此广大的支持,才出现了空前的抢掠集团。而我们扫荡的时代,再没有人去回应他们了,他们恢复了自顾自的时代,于是被大宋人民支持的宋军消灭了。”

    赵谦微微点头。他觉得换一个角度,果然能看到世界的真实。

    “人民,唯有人民才能创造历史。”赵嘉仁虔诚的讲述着他的信仰,这是染红整个世界岛的滔天血海所证明的信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