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革宋

1210.第1210章 和平诚意(二十)

    第1210章 和平诚意(二十)

    “用这么大的事情试探别人?”赵嘉仁的疑问句中满是大大的不高兴。

    秦玉贞一眼就看出了丈夫的恼怒,连忙坐到赵嘉仁身边挽住了他的手臂柔声说道:“官家可不要生气,气到自己可不值。”

    妻子这么一撒娇,赵嘉仁也没办法再生气。他只能不快的说道:“讨论他们配不配已经毫无意义,更重要的是我凭啥要用这办法来侮辱我自己?”

    “是是是。官家消消气,若是觉得不消气,责骂我也好。”秦玉贞抓住重点,努力让赵嘉仁尽快消除不快。她和赵嘉仁成亲40年,完全了解这家伙的思路与别人是真的不一样,别人的思路是让自己开心,赵嘉仁的思路是让自己走正确的道路。

    只是皇帝退位太子登基让熟读史书的秦玉贞直接将同类事件做比较,同类事件无一例外的包含着种种毒辣或者愚蠢的阴谋与算计。赵嘉仁这一辈子从来不屑阴谋诡计,那是他尊贵体面的个性。这种完全无视他人感受的尊贵……

    秦玉贞决定迁就丈夫一下,她按捺住自己的想法,用尽可能实事求是的态度问道:“官家退位的原因只是因为身体开始衰弱么?”

    “身体只会越来越衰弱。我不可能再用以前的模式治理国家,这才是我决定退位的根本原因。原先的国家运行模式已经无以为继。”

    听着丈夫的回答,秦玉贞花去一分钟思考,突然间一阵心酸让她低下了头,双手捂住脸呜呜的哭起来。

    “喂,我还没到要死的地步,不用担心啊。”赵嘉仁连忙安慰起妻子。然而这种安慰并没啥效果,秦玉贞还是呜呜的哭。赵嘉仁虽然知道这得让妻子的伤心感觉过去,他在这里也没啥用,但是他还是不想让妻子一个人面对这些伤心。只能坐在旁边等着。

    秦玉贞哭了一阵后突然抬起头用手背擦了擦眼眶,“我想到官家为国家如此殚精竭智,就忍不住替官家感觉委屈。”

    “哈哈。这……这有什么好难受的。我爱这个国家,我真的爱这个国家。你不让我为这个国家奉献点,我才会真难受。放心,我不会违逆我自己的心情。”

    “妾身也不是那种聚敛之人,官家为国家付出那么多,妾身并不觉得不妥。只是官家之前为国家殚精竭智,把毕生所学都教给国家,让无数人能习得知识,从而摆脱了无助和彷徨,摆脱了贫困与无能。现在官家觉得自己不能再为国家效力,竟然要用传位的方法来维持国家更好营运。妾身就是替官家觉得委屈!”秦玉贞说的认真,因为这是她的真心话。经历过覆灭的危机,秦玉贞认为上到官家下到百姓都要为国家真心效力。只是赵嘉仁为国效力的程度简直骇人听闻,如此肝脑涂地的付出所换回的必然不是众人的理解,绝大多数人的反应一定如秦玉贞的反应,会直觉的认为这是一场阴谋。

    如果这真的是阴谋倒也罢了,赵嘉仁性子尊贵,秦玉贞真的相信丈夫的目的只是因为他精力衰退,已经无法全面掌控国政,所以要改变国家现在的运营模式。为国为民到如此地步,换来的只是各种质疑、猜忌,这值得么?赵嘉仁为国家做了这么多,他已经不亏欠任何人。是大宋欠了赵官家许多许多。

    “别这样,再这样的话,好好的小姑娘就不好看了。”赵嘉仁尽力安抚妻子。

    这么多年赵嘉仁在这方面也没啥进步,以前秦玉贞是哄着赵嘉仁,故意对他的话有反应。此时秦玉贞不想再迁就,她根本不搭理赵嘉仁,率直的问道:“官家做到如此地步,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这么做当然是为了我自己。”

    “付出到如此地步,你到底能得到什么?”

    “我认为你是非常不得了的人,你知道我付出到何等地步。如果天下的人都能到你我的水平,他们除了知道我是真心为国家为人民付出之外,也会真正的考虑一下我所追求的新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甚至能真正的辩论一下我所追随的信仰。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回报。就如秦始皇死了1510年,就在他死了将近1500年后,秦国的制度以及秦朝的理念真正被讨论了。我们大宋站在更高的生产力水平和社会科学水平上,对秦国以及秦朝进行了讨论。甚至一两百年之内,我们就可以对秦国乃至秦朝盖棺定论。我也不想让人民受1500年的罪,如果未来200年内,人民能站在由我开始积累的时代的更高位置上来讨论我,分析我,最后能真正给我盖棺定论。我就真正有了价值。我将会和秦始皇一样成为中国历史的道标,成为中国历史的基石,只要中华没有覆灭,我就不会覆灭。所以我做这些都是为了我自己,正因为我为了自己,我更要做到这些。”

    秦玉贞以前听过类似的话,所以她很快的应道:“官家说大宋为了一两百年大概就可以给秦始皇盖棺定论,那是因为大宋人民的水平普遍在秦始皇之上。我以为有理。但是官家的才学比秦始皇高明太多,未来真能如官家所愿么?”

    “我愿意相信人民。现在他们做不到,只是因为他们的知识和见识不足,想提高他们的见识,就得不断增加人均社会服务的投入。先得让大家能靠劳动挣钱养活自己,还得让他们受到教育,还得建立制度,让大家成为整个社会体系中的一员。不仅要教给他们知识,还得能提高他们的见识。引导大家靠掌握的知识和见识解决他们面对的各种问题,最终让大家明白学习的重要性和必须性。我们不仅要培育出天才和人才,更要培育出能让天才和人才正常大量生产出来的社会土壤。最终让每个人都能正常的成为人才,并且有机会发掘自己的天份……”

    “这……正常么?”秦玉贞质疑道。

    “不管以现在的观念觉得那样的未来正常或者不正常,那这就是我的期待。如果有朝一日我的期待能变成事实,无数的人都能正确的理解我,并且能踩在我的肩膀上,向我无力达到的高峰前进。只要想到那样的未来,我都感觉心中充满了希望。那时候我所做的一切都有了价值,真正的价值。”

    秦玉贞不太相信那样的未来,如果所有人都拥有比皇室更强的力量,感觉非常危险,非常非常危险。秦玉贞只能勉强问道:“那样的未来……永远不会堕落么?”

    “如果后世的人都不如我,我在他们眼中就只会是怪物,只会成为各种编造故事的来源。我不在乎这些人,更不会因为他们改变什么。我要做的只是做出我认为正确的选择,并且把我的理由尽可能用他们能理解的话讲出来。我以前这么做,以后也会这么做。”

    赵谦并不知道老爹已经做了决定,此时他正在家里和老婆孩子一起,询问娃们的学业,还有他们和同学之间的事情。问完了感觉没啥问题,赵谦就去休息了。睡前突然忍不住和老婆谈起要不要再生个娃什么的。

    萧美美立刻表示拒绝,三个已经让她非常吃力了。为了表示自己态度的坚定,萧美美爽快的表示,“你要是想再生,找别人去。我是不会再生了。”因为知道丈夫在男女之事上的态度,萧美美底气很足。不过说完这些之后她又有点心虚,男人在这些方面大概是靠不住的。虽然赵谦的老爹赵官家表现出对家庭异乎寻常的重视,对婚姻无比坚定的忠诚。但这是个人忠诚,从国家的角度来看,不少人是真的认为这种个人忠诚不能等同于对国家的忠诚。赵官家要是忠于国家,至少得纳七八十来个妃子,每个妃子都得给官家生下几个娃。有了三十号娃,其中一半是男娃,才能保证大宋的安泰。

    赵谦身为太子,板上钉钉的大宋皇位继承人,他对国家的忠诚已经和赵官家一样被不少人质疑啦。到底是放弃对丈夫的独占,还是承受辛苦再生几个娃。萧美美想了一阵之后睡着了。第二天还是普通的一天,赵谦上班,中午之前派人来告诉萧美美,他被赵官家叫走,因为公务不回家了。

    之后一连两天,赵谦都没回家。只是派人回来告诉萧美美,事情很忙,要萧美美好好照顾孩子。第三天一大早,萧美美被叫醒。外面是一票强力单位的人,为首的阶级章是一位少将。不过萧美美不会因为去小看大宋开封警卫团团长。如果驻扎在开封的某个军是御林军,警卫团则是御前侍卫。

    少将简短的说道:“请带上孩子一起与我们到官家住处。带几件换洗的衣物,还有正式的衣服。”

    萧美美一惊,脑子快速闪过几个念头,她声音不自觉的颤抖了,“官家出了什么事?”

    少将语气平和的说道:“我们负责请你们四口一起到官家住处,其他的奉命一律无可奉告。”

    萧美美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别人觉得皇家可以随心所欲,萧美美却知道皇家可以做出许多重大事情的决定,却是极讲规矩的地方。就如请萧美美过去,警卫团就拿着官家盖了印章的手令以及赵谦手写并且加盖印章的手令。如果没有这些,警卫团没理由对萧美美下达任何命令。就算有人说了什么,萧美美也不能越雷池一步,必须毫不犹豫的拒绝。

    但是手令在,萧美美就得服从。她很快收拾了东西,带着孩子们除了住处。门口已经有车等着,娃们上车之后还迷糊,忍不住问这么早还不到上学的时间。萧美美充分发挥了母亲的威严,一声令下就让娃们都闭了嘴。她尽力遏制住自己的心情,甚至努力放空思绪,尽可能用最镇定的状态去面对未来不可知的局面。

    车进了官家所在的园林,看到岗哨密布,却没见到任何治丧的准备。萧美美也不说话,只能等着车子到了官家的宅子前面。此处更是岗哨密布,车停下没多久,赵谦迎了出来。娃们见到老爹,都高兴的围上去。萧美美跟在后面打量着丈夫的神色。从丈夫的神色中只看到了某种说不出的困惑,萧美美有些不解。

    进了屋子,早饭已经准备好了。看到赵官家和秦皇后和往常一样出现,萧美美完全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心中再不解,萧美美依旧很正常的带着孩子和长辈一起吃饭,完全看不出她自己有什么惊讶的。

    饭后没多久,赵嘉仁就和赵谦去了会议厅。萧美美被小姑子赵若水叫走了,进了密室,赵若水神色古怪的说道:“恭喜啊,我大哥当皇帝了。”

    “什么?”萧美美觉得自己的听力好像消失了,完全没听清楚这话。不久前她正和赵官家一起吃饭,确定赵官家身体健康,更不是什么虚幻的鬼影。

    “大嫂,我爹已经传位给大哥,今天我爹召集群臣就是说这件事。等他们回来,我大哥就是皇帝了,大嫂你就是皇后啦。”

    赵若水的神色中不好说是善意或者是别的什么。然而萧美美根本不在乎,她完全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更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到了这个地步。赵谦当然会当皇帝,萧美美并不担心这件事。不过她觉得以赵嘉仁的身体状况,赵谦当皇帝只怕都得60岁了吧。在这个活过55岁就被认为是风烛残年的时代,萧美美都怀疑自己能否活着看到那一天。

    心中掀起如同海潮般的感觉,又好像什么都感觉不到。萧美美过了好一阵子,却感觉这种沉默有点尴尬。为了摆脱尴尬,她问道:“官家……不是在开玩笑吧?”

    赵嘉仁当然不是在开玩笑,这两天他已经和赵谦谈好了皇帝和太上皇之间的权力划分,太上皇执掌学社和人民院,从事意识形态建设和研究。赵谦则接过朝廷营运,权力有点类似更高级别的宰相。属于官家的军事和内政权,军队归学社,自然归官家。外交则交给了赵谦。

    赵谦并没有去争取这些权力,群臣得知消息之后的当天,赵谦立刻命令外交部给奴隶王朝发了国书,表达了和平的诚意。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