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革宋

1208.第1208章 和平诚意(十八)

    第1208章 和平诚意(十八)

    大宋340年国庆节,赵官家发布了三大公告。第一件是实施新历法。新历法称为‘阳历’。以大宋元年的阴历元旦日为阳历元旦。按照一年365天,四年一闰,4的倍数年份366天来重划12个月。1、5、7、9、12五个月每月固定31天,闰年的2月31天,其他月份每个月30天。旧历法称为阴历,节日均从阴历而来。日历上大字书写阳历,旁边的小字书写阴历作为区分。

    大宋幅员辽阔,最西部的欧罗巴行省科西嘉岛的太阳还未落山,最东部的北扶桑洲的旭日已经冉冉升起。所以通过开封观天台的那条子午线为本初子午线,一天十二时辰,二十四小时。不同地区根据本地区的昼夜制定工作时间。开封时间则为大宋所有领土上的标准时间。

    第二件则是取消行政单位中的‘路’,以省取代。省级行省单位完全实权化。宋太宗末年废道置十五路,根据大宋现在的疆土情况,共建32省与4行省。四行省包括欧罗巴行省,阿非利加行省、北扶桑行省、南扶桑行省。合称36省。建立省级行省单位的同时,还确立了学社在大宋朝廷以及官府内的地位。

    第三件则是将大宋存在很有的民间咨议模式官方化,以人口比例建立人民院。

    这样的消息传到东地中海联盟,大马士革蒙古大汗郝康立刻上书给大宋朝廷,向大宋朝廷报告郝康治下的蒙古将与大宋采取同样的历法。

    这些变化在大宋国内影响极大,对于欧罗巴行省的影响就小的多。大家关心的只是为官家60大寿准备的文艺节目能否让官家满意,实权化了36省创造出来了大量新的职务,每个人都想在这次大调整中为自己谋取更高的位置。还有些人在茶余饭后也会把郝康表现出的顺从拿来谈。

    被拿来当做谈资的郝康本人倒不在乎这些。随着新的行政划分,他拿到了新的大宋地图。大马士革朝廷的官员们与郝康一起研究了大宋地图之后也没多什么,都很赞同郝康大汗对大宋的表态。

    群臣不说什么,郝康得说。他提出了自己的期待,“忽必烈大汗曾经远征过倭国,大宋就没有这方面的打算。我希望现在和未来的蒙古能够得到同样的对待。”

    对于这么务实的期待,群臣们是真心的表示赞同。此时蒙古已经定下未来目标,就是统一蒙古,重回巴格达金帐。想完成这样的目标就需要得到大宋的首肯与默许。如果那天真的能来临,众人要考虑的则是蒙古的地位。如果大宋愿意蒙古继续存在,臣服于大宋大概是必须的条件。与其那时候谈论,不如现在早早解决。

    郝康看众人都不反对,干脆把一些细节告知了这帮跟着他东奔西走的心腹,“我已经告知大宋朝廷,愿意接受大宋册封,以后蒙古大汗子女都会去大宋留学。”有些话郝康说了,有些话郝康没敢说。他甚至希望以后自己的子孙能够和老爹郝仁和自己一样娶了大宋的女子为妻。不管是母亲包惜弱还是自己的老婆穆同学都让郝康对此非常有信心。只是这等事靠想也没用,孩子们未来会喜欢谁是个未知数,强行勒令他们往往会适得其反。也只能看命啦。

    讲完了对外政策,郝康谈起了群臣更关心的事情。“以后埃及行省将尽可能多出口长绒棉。此事关乎我们蒙古的财政,不容有失。”

    从前年开始,大宋已经在埃及试种长绒棉,获得了相当的成功,种植面积迅速扩大。棉布原本从大宋运到东地中海,现在埃及能产长绒棉,郝康当然希望蒙古能自产棉布。这方面的利益极大,搞得好就能彻底扭转蒙古财政的不利局面。

    经过一番商议,确定了埃及行省总管的人事。在大宋建省之前,大马士革蒙古已经在现在的地盘上建立起了四行省。分别是大马士革行省、耶路撒冷行省、埃及行省以及埃及行省西部的北非行省。每个行省主官为‘行省总管’,其他组织结构一如大宋。考核也走的大宋的路数。

    不仅大宋进行了行政改革,大马士革蒙古这几年在穆同学的帮助下进行了大量改革。当年元国走的是全面汉化的道路,现在大马士革蒙古走的则是全面宋化的路线。尤其是行政制度。虽然专业化程度以及人员素质都堪忧,大马士革蒙古却顽强的坚持制度建设,硬是把框架和理论给整起来。埃及行省总管虽然是个肥差,同样承担着巨大的责任。考评三年一次,最后连任一任。结束任期之后会调整任职,至于是高升还是被降级使用,就得看任期的考评与表现了。

    安排完这些,讨论的自然就轮到战争。郝康并不想在四个行省的地盘上终老一生,他希望能够打跑奴隶王朝,解决蒙古王爷,重新恢复巴格达蒙古的盛况。这几年他在大马士革也算是殚精竭智卧薪尝胆,经过大量准备之后已经重建了五万人的旗军,加上已经到位的三万东罗马盟军,越过大马士革与巴格达之间的荒漠地区发动进攻已经势在必行。

    大宋340年10月开始,奴隶王朝的首都接到大马士革蒙古军的前锋不断向西发动各种进攻的消息。这些消息让奴隶王朝苏丹很是不快,连亲自到圣地觐见的欢喜都受到不小影响。攻克巴格达之后,从奴隶王朝到圣地的道路再无阻碍。按照真神教的典籍,每一个虔诚的真神教信徒都要在有生之年抵达圣地朝圣过才能确定自己在天堂的地位。苏丹已经率领重臣贵族抵达了圣地朝圣,经过绕行与投石的步骤,确定了他们的天堂名额。让这些高贵的信徒们完全放下了对未来的担忧。再没有什么能够质疑他们灵魂的最终归宿。

    消除了精神世界的烦恼,现实世界却不让苏丹与大臣消停。苏丹陛下召开了御前会议,他本人期待能与蒙古残余达成协议,双方以现在的控制地区重划边界。大臣开口就说道:“苏丹陛下,我们迁都到巴格达吧。”

    这话让苏丹陛下的神色变得阴沉起来,这两年奴隶王朝的朝廷里面分为两派,一派认为确保了通往圣地的通道,保持现在的局面就好。另外一派则激进的多,巴格达阿巴斯王朝哈里发穆斯坦绥尔在1229年给当时的奴隶王朝的苏丹赐袍和册封。阿拔斯王朝乃是阿拉伯帝国的正统继承者,这个册封确立了奴隶王朝苏丹的法定地位。阿拔斯王朝覆灭,其他苏丹国也被蒙古一一消灭,在真神教世界中虽然还有点苏丹国,奴隶王朝相较他们拥有无可辩驳的正统性。

    看着苏丹陛下的神色,激进派大臣慷慨陈词,“请苏丹陛下继位哈里发,定都巴格达,延续阿拉伯帝国的衣钵。这才是真神教广大兄弟们的期待。”

    听到继位哈里发的建议,苏丹陛下的神色有些动摇了。苏丹在真神教历史中原本是类似总督的官职,这个词最初是阿拉伯语中的抽象名词“力量”、“治权”、“裁决权”,后来变为权力、统治。最后,它变为对一个特殊统治者的称号。凡是这种苏丹统治的地方,一般都对外号称拥有独立主权或完全主权。奴隶王朝就是这样的国家。然而苏丹通常不会自称是哈里发,也不会表示他是实际上是受到哈里发统治的。被苏丹统治的地方,无论是王朝还是国家都可以被指为“苏丹国”。

    哈里发源于阿拉伯“继承”一词,意为“代治者”、“代理人”或“继承者”。真神教有“我必定在大地上设置一个代理人”的经文。先知及其以前的众先知,即被认为是真神在大地上的代理人、代治者。先知去世后,“哈里发”被用于指称先知的继承人,即真神教信徒的领袖。后来又成为真神教阿拉伯帝国的政治、宗教领袖的称呼。

    从地方总督变成阿拉伯帝国的领袖,从宗教大学者变成宗教领袖,便是奴隶王朝的苏丹陛下此时也大大动摇。之前他在心情平和的时候仔细考虑过这个局面,考虑的结果是不要这么做。这里面牵扯很大的问题,奴隶王朝是突厥人,历代哈里发则是阿拉伯人。阿拉伯人当然能承认一个突厥人的苏丹,却未必会接受突厥人的哈里发。

    巴格达这个地方位于水陆要冲,在阿拉伯帝国控制整个两河流域与阿拉伯半岛的时代中当然是最适合的首都,此时周围强敌环伺,和奴隶王朝依山傍河,易守难攻的地势相比就难以固守。如果不能迁都巴格达,两河流域的真神教信徒更不会认同遥远‘边疆’的突厥哈里发。

    可哈里发的头衔是如此的荣光,阿拉伯帝国的正统继承者都已经覆灭,奴隶王朝又攻下了巴格达,这种诱惑对于苏丹陛下成了时时刻刻的煎熬。正在想,大臣们已经纷纷喊起来,“请苏丹陛下顺应真神的指引继位哈里发,以领导真神教兄弟。”“陛下不继位哈里发,难道就让哈里发断绝了么?”“真神教不灭,哈里发永存!”

    “你们……”苏丹陛下抬手让大臣们安静下来,他艰难的说道:“你们先安静,让我再想想。”

    “陛下当为哈里发!这何须多想。”还有大臣不依不饶的说道。

    苏丹陛下此时还能把持的住,继位哈里发就意味着要承担起巨大的责任。对整个真神教世界的责任。而且阿拔斯王朝覆灭后那帮哈里发好歹都在阿拉伯帝国的名城自立,德里这个地方以前是雅利安人的地盘,真神教并不认为婆罗门和他们是一类人。

    现在的奴隶王朝苏丹并不知道后世的雅利安人和现在的雅利安人指的大大不同。雅利安人历史上原是俄罗斯乌拉尔山脉南部草原上的一个古老民族,是世界三大古游牧民族之一。后**歪曲了雅利安人的概念,将北欧五国以及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等地区的金发碧眼的日耳曼人定义为了雅利安人的典型性状,实际上两者毫无关系,相距甚远。

    **认为古代雅利安人的典型性状,应该:长颅窄面,金发碧眼,眼间距小,智力超群,体质极佳,为世界上最为高贵的种族。实际上古代雅利安人的典型性状应为:黑发褐眸。那些阿拉伯人是闪族后裔,黑发黑眼。光是从表征上就能做出明显区分。

    之后的一个多月,来了好多从波斯地区以及阿拉伯地区来的真神教教区首领,他们见到苏丹之后都无一例外的讲述了他们教区的信众对苏丹解放者的感激与崇敬,然后请求苏丹继位哈里发,成为真神教世界的领袖与守护者。

    这些人既然能到德里,自然是被安排好的。以这帮人的习惯,他们既然能在奴隶王朝的上层的威逼利诱下做出这样的决定,自然不在意和大宋有了瓜葛。所以消息很快传到了开封。赵嘉仁听后又哈哈大笑了。让赵谦再次弄不清楚这事情到底有啥能逗得老爹这么开心。

    赵谦当然不知道突厥人与哈里发之间的关系。西元1258年,蒙古人消灭阿拉伯帝国,阿巴斯王朝灭亡。但是阿巴斯家族的哈里发在埃及马穆鲁克王朝的庇护下在开罗重建了开罗哈里发体系。不过此时的哈里发实际已沦为马穆鲁克王朝苏丹们的工具,除了在苏丹继位仪式上象征性地出现外,其他时间几乎足不出户。

    1516年,突厥人出身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消灭了埃及马穆鲁克王朝,罢黜了埃及的傀儡哈里发。至此阿巴斯哈里发才算彻底消失。后来虽然屡有人出于恭维和颂扬,称第九任苏丹赛利姆(1512~1520在位)为哈里发,但他本人也从未使用。

    18世纪,奥斯曼帝国受到西方殖民主义者的侵略和瓜分,为了联合***对付共同敌人,表明自己在***世界享有最高权威,奥斯曼皇帝又开始按旧有概念(即对全体***有控制权)使用哈里发这一称谓,并见诸正式外交文书。这一举动在阿拉伯各国中引起了极大的争议,支持与反对者都非常活跃。

    历史巨变的结果居然导致新的突厥哈里发,这奇妙的结果对赵嘉仁来说实在是有趣的是感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