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革宋

1207.第1207章 和平诚意(十七)

    第1207章 和平诚意(十七)

    拿起报纸看一看的想法只维持了一瞬,听到儿子发出微小的呼声,这个念头就从希拉的脑海里消失了。她抱起自己的娃,看着小小的嘴唇做出吸吮的模样,就解开衣襟给儿子喂奶。身为母亲的欢乐洋溢在希拉全身,让她再没有别的想法。

    在书房,帕特里克元老正在无比欢喜的与老丈人马克西米谈论着最新的大胜。十五万东罗马军团从陆路与海路进入保加利亚与罗马尼亚,当地最大的势力能征召起来的军队也不过万余人,从装备到训练都远不如东罗马军团。刚过了大宋340年元旦,东罗马军团已经消灭了反抗者,其他不愿意被消灭的势力全部臣服,与他们的家人一同前来君士坦丁堡向东罗马皇帝效忠。

    “帝国从此安泰了!”帕特里克欢喜的讲述着自己的期待。

    马克西米想到的却是战争之后的和平,“需要赶紧建立保加利亚地区与罗马尼亚地区的行省。保加利亚与罗马尼亚需要赶紧分成好几个行省才行。”

    帕特里克听了之后连连点头,“元老们也都在谈这个,这是岳父大人先提出来的吧?”

    马克西米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先提出这个观点的是提比略阁下,在东罗马帝国有意收复保加利亚与罗马尼亚之时,提比略阁下就高瞻远瞩的提出了用建立新行省的方法分割这两个地区,以达到彻底占领消化的目的。马克西米问帕特里克,“元老们怎么看这个计划?”

    “元老们都支持。只是有些人想出任信建立行省的总督,这未免太难看了。”帕特里克语气里面有些不以为然。罗马总督们的名声可是很烂的,从共和国时代开始,总督们都以剥削那些行省为能事。当年凯撒去西班牙当总督的时候留下一段话,他们来西班牙的时候,西班牙人很富有,罗马人很贫穷。等他们走的时候,罗马人满载财富,留下贫穷的西班牙。这要是在大宋,大概就是刮地三尺。

    马克西米立刻告诫自己的女婿,“西部贵族想要罗马尼亚的平原,这件事你千万不要提。谁都可以提,你不要提。”

    被老丈人说中心事,帕特里克也不遮掩,他讲述着最近的局面,“可是,我们那边的贵族们现在都上窜下跳。有人说朝廷要给军团分地。”

    “你不要信这种话。朝廷好不容易才消灭了叛乱的贵族,现在怎么可能让军团拥有土地。那些平原地区将会是帝国的新粮仓,你若是此时出来说话,立刻就会被人利用。帕特里克,只要苏伦能坐稳农业大臣的位置,很多事情以后都好办。只是早几年晚几年而已。如果你被人利用,肯定有人要对付苏伦。”

    帕特里克一惊,他本以为自己的岳父是个学者,并非是个谋略家。此时听到的却是对人事的精辟论述,这让帕特里克对岳父大大改观。不过帕特里克心里面有些泛酸,苏伦这么一个东部小贵族,突然就要一飞冲天,眼看有可能成为东罗马帝国朝廷新政中的农业大臣。自己的妻子希拉的确出生在一个学者家庭,受到很好的教育,缺的只是机会。苏伦这家伙居然也借着时代的变动一飞冲天,未来帕特里克的地位都将在苏伦之下。这样的变动……这的和旧时代完全不同。

    在行省办事处的会客厅,巴尔登女公爵正在和办事处主任杨思贤边喝茶边聊,两人正好也谈到了苏伦。巴尔登女公爵诚恳的说道:“感谢行省帮助我这位侄女婿,没有行省,这孩子也就是在家种地罢了。”

    杨从容微微一笑,“我觉得阁下才是真正有能力的人。上上一任的谢主任还担心希拉这脾气只怕是嫁不出去,没想到巴尔登-克莱修斯家族在这么短时间里面已经成为东罗马最显赫的家族同盟了。”

    女公爵微微一笑,心里面却并不高兴。没人喜欢强者关注自己的力量,但是这又无可避免。巴尔登-克莱修斯家族此时的确是东罗马帝国中极具力量的家族同盟,这个家族联盟实际控制的土地超过四十万亩,产量在东罗马位居第一。除了庞大的土地,巨大的财富,这个家族已经有帕特里克与希拉两名元老。希拉的哥哥是军团副将,此时正在大马士革蒙古那边与信真神教的奴隶王朝作战。如果胜利到来,西塞留斯将成为和异教徒作战的军团长。在罗马军团当中排名会进入前五十位。

    除了土地、商业、军团之外,在东罗马朝廷里面,苏伦有可能成为农业大臣,马克西米据说有可能成为未来的次相。因为共和国是执政官制度,在帝国时代没有执政官这个头衔。所以执政官改名为首相、次相。便是巴尔登家族这样的大贵族,也从未到达过今天的高度。

    稳定了一下心神,巴尔登女公爵诚恳的说道:“杨阁下,我这次前来拜访可不是来显摆家族的,而是想向阁下致以敬意,期待能够与行省有更多合作。”

    杨思贤很满意这样的说法,行省此时已经渡过了对东罗马的培育期,此时已经开始进入培育与收获并行的丰收阶段。合作者越强,合作诚意越真,对行省的利益越大。杨思贤答道:“我们大宋一直很愿意和文明国家友好往来。这点我想阁下已经感受到了吧。”

    巴尔登女公爵心中有些腻味,她不怎么喜欢文人,文明国家什么的在身为女性的巴尔登女公爵看来算是男人们吃饱撑了吹牛时候自行创造出来的名词而已。但是身为女性,女公爵很清楚谁是强者,强者们不喜欢被人杵逆他们的理念,不管那理念有多无聊。女公爵认真的答道:“我明白大宋的伟大,大宋并不热衷于靠征服获取利益。所以我非常愿意与大宋合作。”

    “阁下,我们认为现在东罗马最需要的就是货币,是那种可靠的货币。不管是欧罗巴交钞或者是东罗马的粮食券,或者是以后东罗马帝国会发行的钞票,都属于这种。而这种货币必须是有价值的,有抵押的。不能是那种没有本金而随意发行的东西。不知道阁下怎么看。”

    “我当然赞同阁下的看法!”女公爵立刻认真起来。什么文明国家都是狗屁,杨思贤对货币的观点才是真正有意义的东西。女公爵慨然说道:“阁下,我不相信那些誓言,不相信什么保证。到了我这个年龄,见识过太多骗局,见识过太多大话。有价值的东西才是唯一靠得住的东西,我非常认同阁下的看法。”

    “那么我们想与阁下在西部一起开设钱庄。货币方面不用担心,我们作为股东之一可以提供货币。不过有件事得先告诉阁下,我们并不想让东罗马朝廷自行发行粮食券或者别的货币。您觉得您信得过那些人么?”

    “呵呵。”女公爵干笑几声,她当然信不过朝廷。朝廷拥有的那些军团让身为地方贵族的巴尔等家族感到畏惧,她所听到的很多消息更加重了对朝廷的不信任感觉。朝廷里面没人是善男信女,那些人便是面对强大的行省也会讨价还价的发行粮食券,本该是用来购买粮食的粮食券被那帮人截留了好大一部分用于朝廷自己的私用。如果不是巴尔登家有势力,军团只怕就要给他们打白条了。而那些没有力量的卖粮者只拿到一部分粮食券,另外一部分收入则是得好几个月后才能兑现成粮食券的白条。

    “阁下对合作建设钱庄的事情有什么质疑?”杨思贤明知故问。

    “不,没有任何质疑。我愿意和行省合作。”女公爵果断答道。

    “那就好。以阁下的实力,阁下的钱庄很容易就会发财。以后的合作等到时候再谈。”

    从办事处这边出来,巴尔登女公爵只觉得天也蓝了,身体也舒适了。虽然儿媳希拉与办事处有非常紧密的关系,但是再紧密也不如自己与办事处建立直接关系更紧密。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亲自掌握才行。

    想到自己的孙子长大后有可能成为东罗马帝国最显赫家族的继承人,巴尔登女公爵心里面就很痛快。坐进马车,女公爵盘算着合作的方向。杨思贤非常明白的告诉女公爵,行省对于钱庄放高利贷完全抵触,更不会允许钱庄趁着别人财物危机的时候向这些人放他们还不起的债务,从而通过追债夺取那些人的土地。

    听着如此清晰的描述,女公爵很怀疑对面这位满口道德与正义的大宋男子到底干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如果他没干过,怎么可能对这些事情的做法如此清楚。有钱人就是通过这些营运来不断获得土地,只有冷酷的夺取穷人最后的容身之地才能建成富者的广大庄园。

    不过女公爵不准备和行省对着干,希拉的经验证明行省会给诚恳的合作者以丰厚的回报。希拉有一次就自豪的说过,如果忠诚不能获得回报,那么忠诚的意义在哪里。

    至少现阶段与行省全面合作是最好的选择,女公爵无疑去挑战行省的底线,身为强者中的一员,女公爵知道强者会对敌人施以何种残酷的手段。

    在办事处召开会议的杨思贤也向负责此事的人员做出发前的交代,“我们行省有无数的正当手段赚钱,所以我们格外不允许合作者用卑鄙的手段敛财。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大宋人,我们不是一赐乐业人!”

    办事处人员中响起一阵哄笑声,在欧罗巴待久了,大家都明白‘一赐乐业人’是指什么。在各种民间传说中,欧罗巴真正有法力的女巫施法,是需要使用一赐乐业人内脏之类的法器。连死后的内脏都具有某种魔力,可见一赐乐业人千余年来靠着自己的行为积累起了多么可怕的怨念。

    “我们一定要控制东罗马财政部,至少要完全控制东罗马的货币发行权。诸位的工作之一就是集合各方面的盟友,通过合作让他们以后支持我们。”

    “杨主任,据说朝廷给出的方案是建立东罗马联合储备委员会。就是由一系列的钱庄来决定货币发行。”

    “嗯。朝廷给出的方案就是东罗马联合储备委员会,简称东联储。我们直接下场并不好,所以我们需要东罗马兴起各个钱庄。由这些钱庄出面就好。我们并不要站到前台。而且这么做有什么不好,这帮东罗马管财政的官放到咱们大宋早就拖出去枪毙十回了!”

    说到最后,杨思贤语气中都是不屑。他原本并不指望看到能干的东罗马财政官员,但是官员若是无能之外又非常贪婪,那就不止是令人不快,更是令人厌恶甚至是恶心了。

    “东联储只怕十年内建不好。”与会的人员感叹道。

    “不用担心,咱们任期内完不成,新来的人就有可能完成。等最后完工之时,咱们的功劳不会被磨灭。记录不会骗人。诸位能来做这个项目,都是大有前途的。好好干。”

    把人员安排下去,杨思贤继续他的工作。现在行省的新目标已经转向了东地中海南部以及红海。这两个地区都能够提供大宗商品,问题在于这两个地区却不太好做出定性判断。特别是提供大量牧草的埃塞俄比亚,从历史上文化上看,这个国家历史悠久,也有些制度。甚至有自己的文字。问题在于埃塞俄比亚在面对大宗牧草贸易的态度上。

    考虑了一阵事情,杨思贤就开始批公文。批了几份,就见到《对奴隶王朝作战的意见询问》,杨思想揉揉眼,再看标题,确定自己没看错。他气呼呼的把秘书叫进来,“这份文件你是怎么分类的?!为什么不提醒我!”

    新任秘书是个年轻人,被这呵斥弄到有点委屈,他解释道:“那时候主任正在会客!”

    见秘书居然解释这样的问题,杨思贤更怒,他大声命道:“凡是和朝廷有关的公文,你见到我就要提醒!听到了么!”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