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继承两万亿

1593.第1588章 最高级别会议

    第1588章 最高级别会议

    兰德沃夫妇接受十二国警.事联盟联合调查的第二天,上午,在振北集团总部,一间装潢低奢的小办公室里,正召开着一场小规模会议。

    出席会议的,只有十一个人,但这十一个人可以说是振北集团的“层顶”!

    据传,振北集团存在七大副董,都是跟老董事长白振北打天下的忠心臣子,白振北先生莫名退归幕后,便由这七大人辅佐代理执行董事长来处理集团内外一切大小事务。

    而现在在座这十一人里,便有七位副董中的五位,包括白小升曾在集团见过的路成安、李韵元。

    余下六人,则是除南美事业部外,其他五大事业部负责人,包括索恩斯,包括蒋括。还有一人,是监.察.部的负责人温言。

    他们开会的内容,自然是关于兰德沃的。

    温言作为监.察.部一把手,还有一层“特殊”身份,他的实际地位是高于在座事业部事业总裁的,近乎跟七大副董平起平坐,只不过他时刻保持谦逊,对那些老人家甚是尊重,让人有种他跟事业总裁一级的错觉。

    作为集团内部最为特殊的一个部门一把手,温言又拿出兰德沃证据,故此在各位副董授意下,他是今天这场会议的主持者。

    温言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把关乎兰德沃核心证据中的七成,展示给众人看。

    之所以没有和盘托出所有证据,不是时间不够,而是温言刻意为之。

    一来,这些证据,已经足够给兰德沃定罪,二来,搬倒兰德沃不是目的,从来都不是,从兰德沃身上获得最大的“利”才是!

    况且,在座这五位副董中,有一位可是兰德沃贵人,一手将其提拔起来的,有他在,事情也不好做得太绝!

    在世界级大财团混久了就知道,这里就像是一方小世界。小孩子才讲对错,成人只谈利弊。

    况且,温言也不打算给自己树立一个副董级的仇敌。

    “各位领导、同仁,这就是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情况,经过监.察.部慎重考虑,我们认为兰德沃不适合继续担任南美事业部事业总裁一职,应撤销其一切职务,让兰德沃配合十二国警.事联盟进行调查,我们也会发起对他的追责程序!”温言严肃发声建议。

    此前是暂停职务,眼下要撤销。

    所谓的追责程序,就是把兰德沃送上M国法庭,由集团跟他打官司。

    以世界级财团的实力,纠集最高级别的律师团,基本上兰德沃上法庭也是有死无生。

    众人闻言,各自低声交流意见。

    温言平静等待着。

    不过,却有一人没跟任何人交流意见,而是低头慢条斯理喝咖啡。

    那是一个白人老者,有着花白的头发,脸颊轮廓有着硬实的棱角,如沟壑的皱纹都带着硬朗之风。

    他叫摩根,副董之一,也是提拔兰德沃之人。

    “大家都有什么意见,没有的话,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可以进行表决了。”慈眉善目,总是微笑的路成安开口道。

    副董之中,他算是年长的,自然比其他人更适合如此提议。

    “证据确凿,事情清晰,没什么好说的,我看可以下这撤职、追责决议。”另外一位副董李韵元,神情略带严肃道。

    这两位副董是走的比较近的,看待许多事情的意见也很相似。

    不过其他副董就没有这么爽快了。

    这里面涉及很多事,牵扯到各方平衡问题。老董事长玩起了失踪,大家都是帮着集团打江山的人,这诺大商业帝国都有大家一份,谁都不愿意让某一方实力极大削弱或是增长。

    故此,其他人沉吟起来。

    “咳。”摩根适时咳嗽了一声,撂下杯子,也引得众人看向他。

    “我倒是有两句话,不知道合不合适说。”摩根笑道。

    如此“谦虚”,都不似他的风格了。

    “老摩根,你有话尽可以说,没什么合不合适的,关起门来,这里又没有外人。”路成安笑道。

    老摩根含笑颔首,看了眼众人,方才悠悠道,“这个,兰德沃,确实有些事做的太过分了!”

    “有些事”,做的“过分”了?

    老摩根开口轻描淡写两句话,就把兰德沃罪责给削弱一大块。

    路成安不做声,李韵元也没反应,只是眼神更冷一分。

    温言含笑听着。

    其他人,像索恩斯、蒋括那更不敢呛声否定。

    “要说兰德沃这么多年,为集团所做贡献,各位也都清楚,他能成为南美区负责人,那不是谁能提拔的,是靠着他自己的实际功绩一步步走上来的,他的任职决议,各位也是毫无异议的!”

    “这人啊,越走越高,权势越来越大,许多事都身不由己,难保有些事办行差踏错。比如,为自己人去谋一些利益,各位在座事业总裁们,你们也都有一群忠实簇拥的,有时候也难保为他们做一些着想,这其实都是心照不宣的,只要不太出格,集团也是能理解的。”

    “兰德沃掌管南美区这些年,不说多出色,但总归南美区在六个事业部是排名中上的,他若真的吃空蛀空,是拿不出这种成绩吧。”

    老摩根一番述说,大有提兰德沃开脱之意。

    “老摩根,你这么说,兰德沃就无错咯。”李韵元皱眉道。

    这么洗.白,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关键是那些在座的事业总裁们听了会作何感想,这以后他们是不是有样学样,那怎么办!

    除了自己跟路成安、老摩根,另外两位副董不露分毫神色,态度成迷,这一点也让李韵元不爽。

    老董事长还在的时候,哪有这么乌烟瘴气。

    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怪不得,那位年轻代行董事长对他们七个老家伙从来都不待见。

    有他们在,这内部都变了味!

    李韵元甚至对七大副董分权都产生了抵触情绪。

    “老李啊,你听我说完可好,别急着下结论,我哪里说他无错了。”老摩根笑眯眯用中文道。

    能跟白振北打江山的人,哪个不是中文八级出身,摩根说起汉语,那可是很顺溜的。

    李韵元轻哼一声,闭了嘴。

    老摩根继续道,很严肃看着那些事业总裁们道,“十二国警.事联盟已经介入对兰德沃的调查!我们把关键证据送过去,请官.方开展专业调查不是更好,集团会等待最专业的调查结果出炉!如果兰德沃存在问题,那我们再上诉也不迟。”

    “当然,如果十二国警.事联盟的调查,都认为兰德沃不存在入狱的问题,我们就再跟兰德沃再核实,这实打实的证据也不能保证不是有人瞒天过海,借着他的手来行自己之事。我听说现在收监的凯瑟琳,也就是兰德沃妻子,可是集团重要人物,完全有能力蒙蔽兰德沃呢。”

    老摩根道,“兰德沃若只是让至亲之人给骗了,又不忍大义灭亲,我们就把这个功臣一棒子打死,是不是太过了。”

    “如果我的假设成立,兰德沃并没有入狱之罪,那我们也还是要追责他一个失察职责!最起码,把他职务解除!人嘛,可以降职到无足轻重的岗位,以观后效。这么有能力的人,要是一棒子打死,太可惜,有错误,就让他换一种方式赎罪好了!”

    老摩根提出了如此一个解决方案。

    眼下兰德沃出了事,南美区一把手的位子很可能被夺走,与其输个光,倒不如先留个人,再竭力争取留下位子。这样,损失才能降到最低!

    还有就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人才才是最重要的资源。

    有兰德沃这样能干之人,哪怕幕后出谋划策,前面摆放一个傀儡,都值了!

    这是老摩根的考虑。

    路成安、李韵元相视一眼,另外两位副董相视一眼。

    那些事业总裁们也都暗暗相视一眼。

    温言微笑沉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算计。

    老摩根并不急说服每一个人,反倒慢悠悠喝起他那杯咖啡。

    “这个,老摩根说的也有一些道理。”路成安开了口。

    若真让老摩根一方遭受彻底、沉重打击,近乎不大可能,另外两个老家伙怕也不会同意。

    各方平衡,已成一种稳定。

    有些事急不得,得靠水磨工夫,一点点蚕食。

    刚刚见到摩根提议后,那边俩位副董是没什么反对之意,路成安就知道这件事按表决算,十有八九,老摩根会得到支持。

    倒不如自己抢占主动!

    “那温言,你就把关键证据给十二国警.事联盟,由他们来追责,若是兰德沃被判入狱,那就是他活该,谁也救不了!”路成安微笑之际,语气加重。

    老摩根就如同没听到一般,继续喝咖啡。

    “好。”温言含笑点头。

    此事,便算是告一段落。

    温言紧跟着向众人道,“各位,这次兰德沃事件,虽然我们监.察.部门早有察觉,并且掌握了一定证据,不过归结还要感谢一个人,找到了重要证据。此番给我们集团造成重大损失的凯瑟琳团伙被查出来,也是归功于他的!”

    温言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看向他。

    路成安更是露出一分微笑,李韵元也目光柔和几分。

    蒋括暗暗兴奋,跟索恩斯对视一眼。

    白小升!

    温言说的,是白小升!

    此前,白小升被凯瑟琳那些人诬陷,搞得差点丢了职务,蒋括冒死帮他发声。

    此刻一朝翻转,蒋括都感觉心潮澎湃,感觉自己没有信错人。

    昨天晚上,白小升还跟他通了话,说各方稳定。

    欧洲罗家,相港几大家族,包括华夏一些企业,为了此前不当举动致歉,并且以加大投资,签署倾斜合作以此来“致歉”,明年的大中华区,会获得更大的“丰收”!

    蒋括就如同一个老农,感受这蓬勃生机,想象着明年的“收成”,连做梦都快笑醒了。

    与他同样感受的是夏侯启,那老头子今晨一大早五点就给他打电话,俩人对着电话都笑不拢嘴。

    眼下,看温言这谦虚,这全力推出白小升的姿态,蒋括也高兴开心!

    “你说的,可是白小升。”路成安笑着问道。

    “是。”温言应声道,“这次能查出问题,功劳全在他!”

    温言这回可谓是不遗余力的推白小升。

    白小升这个名字一出,全场众人神情各有一番微妙变化。

    连老摩根都动作一动,眉梢微微一挑。

    一个出现在集团不过六年,却当上大中华区执行总裁的年轻人!

    一个仅仅用两年时间,就让大中华区旧貌换新颜的小家伙!

    偏偏,他也姓白!

    便是连老摩根都留意到他的不一般,另外两位副董,也定然有类似想法。

    路成安、李韵元早见过白小升,感觉他很对胃口,自然对他印象极好!

    像白小升这种“变态”的年轻人,其实集团还有两个,一个是温言,一个是那位年轻的代行董事长。

    不过,后面两人比那白小升还要年长几岁,并且一路在集团闯出来的,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对白小升,又不过于“见怪”。

    路成安微笑颔首。

    “那个白小升,帮着咱们集团检出这么大问题,自当好好的奖励一番!再者,他在大中华区所做功绩,诸位也都是见着了!这功绩实打实的!”李韵元忽然发声,看着老摩根道,“南美区事业总裁一职马上该空下来了吧,我觉得这个年轻人,很合适!”

    这话一出,众人不免惊讶看向李韵元,连老摩根都看了过去。

    这么快,就要对权.力真空下手了吗!

    不过,老摩根没有发声反对,毕竟他刚刚“得寸”,不好“进尺”。

    “这不太合适吧。”反倒,是一位许久不开口的副董,忽然笑着道,“要说,那白小升功绩甚高,升迁一步也无可厚非,但是南美区选负责人从来都是从他们那边选的,熟悉情况嘛,空降一个过去,怕是‘水土不服’呢!”

    老摩根微笑点头,似是赞同。

    “水土不服,可以慢慢来,白小升万一整肃南美区企业,再拉出一个大中华区的高度呢,我对他是看好的。”李韵元坚持道。

    这是个机会,难得可以逼迫老摩根让步,李韵元自然不会放弃。

    而其他两位副董,并不甘愿让这块肥肉落到李韵元他们那里。

    马上,一场争论又要开始。

    正在此时,这间办公室的门,却被人轻轻叩响了两声。

    随即,更有人直接推门而入。

    如此重要会议,居然也有人敢闯?

    众人惊异看过去。

    进来之人,却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他,正是老董事长白振北的私人管家,司徒寅。

    “各位,我打搅大家一会儿,我就说一件事。”司徒寅客客气气,跟众人笑道。

    司徒寅的身份可不一般,可以说是相当特殊。

    白振北先生行踪成迷,但时不时会让他来传递一个消息,每一个皆是重要无比。

    路成安等人当即站起身。

    路成安更是笑道,“司徒老哥,是不是老董事长有消息?”

    司徒寅冲他一笑,跟众人道,“就是一个小小的任命,关于振北集团大中华区执行总裁,白小升的!”

    一言出,所有人的脸上都讶然。

    白小升,竟连那位行踪成迷的老董事长都惊动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