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继承两万亿

1460.第1455章 不容乐观?!

    第1455章 不容乐观?!

    升省国际股东大会,进入了下半场,主要议题,是选出新的执行董事。主持人照例,先讲述了一番规则。

    除了此前说的,股份可以当场自由转让,股份排名前三的大股东才能参选,郑东省卸任职务不参选等一系列规则外,主持人还说出一点特别规则。

    如果第一股东占比股份,达到或超过第二股东所持股份的百分之一百五十及以上,则视为拥有绝对控股权,再同时获得全场八成以上员工投票支持,便可直接成为升省国际执行董事。

    任何人,包括股东大会,都无权反对。

    当然,这个特别规则,许多人都认为是近乎不可能达成的。

    首先是股份,稀释之后的股份,郑东省、罗子天依旧是最多,各占百分之二十五,这样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就出去了。余下十大股东占据了百分之二十五左右的股份,新股东占据百分之十,而在场的老员工们因为股份稀释,只有百分之十五左右的股份。

    这种情况下,达到或超过第二股东所持股份的百分之一百五十及以上,就按目前郑东省、罗子天手里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计算,最少也拿到百分之三十七点五的股份,还不能算第二股东也会获得他人股份转让,那第一股东所要拿到的股份就得更高。

    试问,谁能达成!

    至于全场老员工八成以上投票的支持,或许郑东省最能轻易达成,但是,他不参选的情况下,是不可以拉票的,那样一来,就算是他带来的人,也未必会得到老员工的支持。

    毕竟,那不是郑东省本人!

    罗子天信心十足坐在台下。

    在他看来,那条规则可有可无,升省国际执行董事最终还的是要从三名候选者竞逐选出!

    这三个持股最多之人,所需要的支持票数,是按着持股量降低的。

    比如持股百分之三十,可能只需要全场五成票数就算“合格”,持股百分之二十的,可能就得获得六成以上票数支持。

    各自多出来的票数,最终进行比较,以分高下,而多出来的票数,其价值也不对等。

    简单而言,就是持股量越多,所需票数越少,溢出的票,价值也就越高。

    关于计算方面,是有一个公式的,是得到股东大会认可的,照着套就成。

    反正就是,股份所占越大,赢的几率也就越大。

    对此,罗子天信心十足。

    “下面开始,进行股份转让环节,我们会统计出股份最高的前三位。”主持人道。

    都知道,老股东带新股东进来,除了引资就是依托新股东股份,来增加自己手中股份,竞逐执行董事。

    当然,他们也可以把自己股份给新股东,推其上位。

    这都是被允许的规则。

    当然,转让后,新老股东的持股是不能低于零的。

    主持人话音未落,前排已经有人举起手,随后,那人站起身转向身后众人,“我是现在股份额第三的股东,关于竞选咱们公司执行董事的事,我弃权!”

    这人直就接放弃了。

    众人哗然。

    当然,这倒也算是明智之举。

    毕竟,接下来就是罗子天跟郑东省支持者的对决,他一没那个实力,二也不想得罪那两位,不放弃还等什么。

    对此,现场众人并无意外。

    “很有自知之明嘛。”台下,董天璐轻笑道,“就是少了几分挑战之心,缺少狼性!”

    董天秀摸着下巴,喃喃道,“那接下来,是不是就是那个罗子天,跟郑东省支持的我白兄弟之间的角逐了。”

    虽然董天璐没说太多,却也还是告诉了董天秀,罗子天是他们扶持的人。

    而白小升助阵郑东省,郑东省不能连任,自然要推出白小升。

    那这后半场会议,基本上就是这俩人一较高下。

    “没错,那你觉得谁会赢?”董天璐眼眸一转,看向董天秀,笑着问道。

    “我当然支持白小升了!”董天璐无比肯定道,又说,“郑东省可是这家公司创始人,声望极高,刚刚你也看到了,全场的老员工都争相去跟他说话,足见他声望有多强。有他支持,我想我白兄弟,赢面会更大!”

    董天璐笑了起来。

    “难道不是?”董天秀有点不安。

    往常,他姐要是露出这个笑容,那就证明,事情她十拿九稳。

    眼下,她有这么笑了,一定是知道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

    董天秀有点心里发毛。

    “你看着吧,会有惊喜的!”董天璐转眼看向白小升那个方向,笑盈盈道,“他要是觉得有把握,罗子天一定会让他有个大大的惊喜!”

    董天璐这么一说,董天秀更有点担心了。

    股份持有量第三的股东放弃,余下的前十股东,也都有自知之明,皆不吭声。

    主持人确认无虞之后,发声道,“那我们先请郑董上台,先来讲几句。”

    主持人的意思,是让郑东省做个致辞,真正的致“辞”,毕竟郑东省是公司创始人,一直都是执行董事,今天要让出位子,也理当他先发声。

    岂料,郑东省正在跟白小升咬耳朵低语,一时没有立即站起。

    那边的罗子天居然当仁不让的起身了,笑着扬声道,“看来,我们郑董现在不太方便,那由我来开个头好了。”

    他这一发声,连台上的主持人都一愣。

    台下,那些老员工惊愕之后,瞬间爆发不满情绪。

    “郑董还没发声,他急着站起来干什么!”

    “姓罗的太目中无人,居然抢郑董风头!”

    “这个人要是当了执行董事,我,我不服!”

    四下低声愤懑汇聚一处,罗子天未必没有听到,却还是笑着迈步绕出席位,直接上了台。

    郑东省抬头就看到这一幕,脸上顿时有几分愠怒,这就要起身呵斥罗子天。

    结果郑东省刚想动,就被人拉住。

    郑东省一扭头,眼见白小升对他笑着微微摇头,向台上努努嘴。

    意思是,且让罗子天先去表演好了。

    “哀兵必胜。”白小升又轻声说了四个字。

    郑东省一怔,随即明白了白小升意思。

    毕竟,他心思敏锐也超乎常人。

    什么是“哀兵必胜”,那是个成语,原意是力量相当的两军对阵,悲愤的一方获得胜利,后指因受欺侮而奋起抵抗的一方,必定能取胜。

    简言之,就是人心所向,情绪压抑到一定程度,再爆发出来,会产生惊人的战力加持。

    要换成游戏里的说法,那就是加了BUFF。

    罗子天的骄狂做派,跟郑东省受众人尊敬爱戴,眼下又虎落平阳,形成强烈对比,让全场情绪处以一种愤怒又压抑的状态,恰好吻合那个成语。

    白小升是想让郑东省蓄势。

    郑东省瞥了眼台上的罗子天,粗重喘出一口浊气,真的克制下来。

    罗子天眼看台下郑东省没有发声,似乎认怂了,顿时轻笑一下,更让人瞧着那么来气。

    甚至台下,董天秀都皱着眉头,愤愤道,“这个人也太过分了,太张狂!”

    看董天秀的反应,董天璐倒是一笑,颇为欣赏看向罗子天,“很好啊。有实力,为什么不可以张扬!从气势上打击对手,为什么不可以!我倒是觉得,罗子天没错。别忘了我们跟你那位朋友,眼下算是竞争关系,别让私人友谊,左右你的情绪。”

    董天秀闷不做声,不过依旧有点不服气。

    此前他就是看不惯他姐姐的观点,才不想进商界。

    董天璐见状,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台上,罗子天要过主持人的话筒,微笑看着台下,特别是看了眼郑东省,还有他身边的白小升。

    “由我先来,其实对你们大家是有好处的。你们想,一会儿郑董上台致了辞,宣布卸任,大家就可以散会了,不耽误时间,这多好。”罗子天还故作风趣道,“开这么枯燥的会,大家也肯定乏味了吧。”

    这话,再度引起一片愤懑低语。

    罗子天这是说自己稳赢,郑东省根本连扶持他人都不需要了,肯定会输。

    简直狂妄到家了!

    郑东省都忍不住暗暗握拳。

    他涵养再深,面对罗子天这种气人的小人,也很难平心静气。

    白小升倒是平静中带着淡淡笑意,看着台上罗子天的表演。

    “相信在场的各位,对我一定不陌生。”罗子天拿着话筒,环视台下,终于开口了,“我是罗子天,目前占有公司股份百分之二十五,是当然最大的股东,当然是暂时跟郑董一样多。不过,我相信我会有更多的股份支持!目前,郑董要让出执行董事的职务,公司里呢,对我担任执行董事的呼声,还是很高的。对此,我感谢大家的支持,也一定会带着你们走向更辉煌的明天!”

    罗子天这分明有点就职演说的意思。

    台下响起一片嘘声跟愤懑之音。

    所谓支持之声,根本就是罗子天拉拢的那票新人发出的。

    在场老员工,谁支持他啊!

    “各位大股东,现在,你们谁要把股份转给我?我会出高于市价十个点的价格收入,并且承诺后续会以原价返还股份给大家!”罗子天豪气十足道。

    其实能转给他股份的人,早就沟通好了。

    罗子天之所以还要这么说,是讲给那些中立者听的。

    “我倒要看看,你能拿到多少股份!”

    台下,郑东省皱眉,握拳低声道。

    “我愿意把我个人持有的股份,百分之九十九都转让给罗先生!”当仁不让站起来的,自然是罗子天介绍进来的新股东刘先生,那本就是他的人。

    罗子天含笑点头,还装模作样道,“那我感谢刘先生的信任跟支持!”

    随后,又有人站起来,“我愿意把我持有的半数股份,转给罗子天先生!”

    紧跟着是第三人,“我愿意把我持有股份的八成,转给罗子天先生!”

    后面这两位,都是跟罗子天为伍,共同被北风控股收买的大股东。

    如此一来,罗子天的股份一下就突破了百分之三十二!

    虽然只增长七个点,但是那些对自己钱看得很紧的大股东而言,他们本就不会轻易让渡股份,哪怕是事后“归还”。

    这种增长,已经不少了!

    郑东省默默计算了一下,自己提前打好招呼的人所能转让的股份,心里略轻松,压低声音跟白小升道,“咱们此前估算的,能拿到的股份,是公司股份的百分之三十三点五左右,比他高一点五个百分点!一会儿你跟他竞逐,咱们还是占优势的!”

    白小升不动声色,看着台上笑容意味深长,还看了这边一眼的罗子天,低低吐出一句,“还没有完呢!这家伙还有杀手锏!”

    郑东省一愣,看向罗子天。

    果不其然,罗子天把目光落在一人身上,笑眯眯问道,“周先生?”

    罗子天目光跟言语的指向性,让郑东省看过去。

    郑东省顿时一愣,双眼放大,瞳孔微缩,眼神里不敢相信。

    那位姓周的股东,正是郑东省的支持者,郑东省也跟他谈好了,从他那里先拿一些股份来。

    罗子天怎么会跟他这么说话!

    那位姓周的股东,温吞吞站起身,不忘小心地瞥了郑东省一眼,才微微扬声道,“我拿出自己二分之一的股份,转给罗先生。”

    他,二分之一的股份?

    那就是两个点!

    郑东省感觉脑子里“嗡”一声,那比自己跟他原本谈拢的还多!

    姓周的把股份让给罗子天,就不可能再让给自己了!

    此消彼长之下,罗子天那边占据全公司百分之三十四的股份。

    拥有绝对优势!

    罗子天眼看郑东省惊怒交织的神态,真想放声大笑,这一刻他只感觉稳操胜券!

    “罗先生目前股份百分之三十四!”主持人宣布。

    现场都变得有几分安静。

    “罗子天撬了郑东省的支持者,这就是他的杀手锏?”台下,董天秀也反应过来,忍不住惊问。

    “这件事带来的真正作用,是影响其他股东对郑东省的支持,毕竟谁愿意把自己的股份让给一个明显处于劣势的人。在这一刻卖股份的钱,远不如拿在手里赚得多。”董天璐笑容愉悦,“我的弟弟,看到了吧!只要你掌握绝对的实力,什么人心所向,什么深得人心,都没用!”

    董天秀不吭声了,担心看着白小升他们那边。

    罗子天得意走下台,不忘向郑东省那边挑衅看去一眼。

    一会儿的竞选演说,他想好了,凡事投他票的,一律追赠股份!

    这算是个人股份的赠予行为,谁都挑不出毛病!

    在场每个人都可以各投两人票,有钱拿,他们还拒绝自己吗!

    只要票数有了,他在股份上还占优势,就能一举获胜!

    “姓郑的,姓白的,你们拿什么跟我斗!”罗子天心情愉快。

    郑东省脸色铁青。

    情况,当真不容乐观!

    郑东省甚至暗暗捶了下大腿,感觉愤怒。其实他也可以提前重金许诺,去暗暗收购,去拆台。

    可他怕,怕谈的人不可靠,这事儿要被人抖出来,变成诋毁腾云系的把柄。

    那可就罪过大了!

    他没用这招,对方可不忌惮!

    果然老实人斗不过奸佞之辈吗!

    郑东省只感觉一阵悲愤。

    “去吧,做你该做的,余下的,我来!”白小升拍了拍郑东省肩膀,从旁安慰道。

    经由白小升的提醒,郑东省这才回过神,起身离席,迈步上台。

    台上,郑东省简明扼要、直截了当,把自己所持有的九成九的股份让给白小升。

    然后,他沉闷下台,看了不看罗子天。

    罗子天看着郑东省,倒是得意洋洋。

    随后,白小升站起身,走上了台,更微笑着看了眼罗子天。

    说来,他根本就没把罗子天当成对手,太弱。

    白小升抬头,朝着那边的董天璐看了眼,笑容从容不迫,心中默念——

    “你倒是挺厉害的,可惜,你不上阵对弈,光凭一个棋子,赢得了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