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继承两万亿

1460.第1455章 还有必要吗?

    第1455章 还有必要吗?

    白小升跟墨子岳在西装男带路下,进了那栋别墅。那别墅外面看着气派,里面也非同一般,就算对陈设、文物丝毫不懂的人,也能感觉到那里面那股扑面而来的华贵之气。

    白小升拿眼一扫,看到角落摆放瓷器,墙上挂水墨字画,就知道件件价值不菲。

    他在心里让红莲检索一番,果然,几乎每一件东西,都能跟某场拍卖会挂上钩!

    这么价值不菲的东西,本该藏于书房之类相对私密的地方,却被这么随意放在显眼之处。

    董家之豪气,足见一斑。

    “两位,请跟我来。”西装男在前面引路,白小升跟墨子岳跟在后面。

    这别墅装有电梯,乘电梯上了楼,一行人沿着走廊,还走了好久,真地方也真是够大。

    一路过去,仆从们来来往往,行色匆匆。

    那些人见到西装男,都会恭敬打声招呼,称呼是“陈管事”。

    这位陈管事,在半路还揪住一位疾行的女佣,问道,“老爷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小姐跟少爷还在那里吗?”

    便是陈管事,也感觉道气氛有点紧张,想先问一问。

    对此,白小升、墨子岳自然没阻拦,配合的停下脚步,听女佣回话。

    那女佣如实回答,“老爷现在处于昏迷状态,老夫人很着急,已经有五波医生在诊治,算上您带来的,是第六波。小姐跟少爷,半个小时前来过一次,那会儿,老爷的情况还可以,他们就离开了。现在老夫人又派人通知他们,应该很快会过来。”

    陈管事点点头,向外挥挥手,让女佣去忙自己的。

    随后,他带着白小升、墨子岳加快脚步。

    前路一转,一行人便看到宽阔的走廊里站满了人,有董家人,也有外人。

    见陈管事来了,有人迎上去,很客气道,“陈管事,老夫人说,现在老爷需要安静,所以除了您跟您请来的医生,其他人要先等在这里。”

    陈管事闻言点头,一指白小升跟墨子岳,“这两位都是医生,我现在就带他们过去。”

    那人点头,不过眼见墨子岳年轻,白小升更年轻,他眼里忍不住有点异色。

    前来的医生,不是五十多的中年,就是六七十的老者,这么年轻的两个人,真的行吗。

    特别是那个最年轻的,分明就是学生、学徒的年纪嘛。那人眼神并不信服。

    不过陈管事带来的人,他也不好多说什么,让道一旁,做了个“请”的手势。

    陈管事带着白小升、墨子岳匆匆奔往病房。

    其实,擦肩而过,白小升看出那人的眼神有异,却没有多说什么。

    事实胜于雄辩,有没有本事,到时候自然见分晓。

    一路过去,白小升嗅到这走廊里有医院那种消毒水的气味,不过极淡,似有若无。他更看到沿路房间每个房间门口都站着两名医护装扮的人,透过房门上的玻璃可见里面各式各样的仪器。

    董家这层,怕根本就是个小型医院啊!白小升惊异。

    寻常有钱人,配几个私人医生登门服务也就足够了,董家这是养了一群医护跟仪器器材,真够可以的,也足见他们那位老爷子身体状况有多不好。

    白小升看到每个房间的门上,都挂着一块牌,上写保健室,后面有“一、二、三”之类的编号。

    他微微一怔后,便明白了,不由得觉着有几分好笑。

    有钱人对风水极其讲究,风水上说,住宅太临近医院不好,更别提在家里弄出一座“小医院”。

    董家这个“医院”不对外,只对家人,被他们定义成家庭保健室,免得让老人家看着心烦。

    那些动辄百万起步的医用仪器,也就成了所谓的“保健器材”。

    墨子岳一路看过去,同样惊异,不过他对设备如此之全,却表示满意。

    身为医生,他怕最见不得,因为硬件不够导致病情延误的情况。

    最终,白小升、墨子岳在陈管事带领下,来到一个房间前。门外,有两个西装革履的大汉守着,见陈管事来便一点头,伸手帮着直接推开房门。

    陈管事请白小升两人入内。

    进去之后,白小升才发现,这是一个套间,进门是客厅,装潢并不是病房模样,许是怕影响老人家心情。

    客厅里,已经站着一群人。

    白小升目光一扫,数清楚了,八位。

    除了四个跟陈管家打扮一样的人在旁边候着,另外四位,三男一女,正相互交流着意见。

    看他们穿着,有人是正装,有人是医生服,但应该都是请来的医生,那四位年纪最小的也都近五十了。

    白小升他们的进入,引起了那些人关注,眼见这回来的是年轻人,甚至还有一个“毛头小子”,那些人顿时有点不以为然,甚至有两人收回目光,继续聊自己的。

    “陈管事。”一个与陈管事穿同款西装的男人绕过来,跟他打招呼,顺便打量白小升俩人一眼。

    “王管事。”陈管事也客气回应。

    “这两位,就是你请来的……医生?”那位王管事明面态度还算是客气,不过眼神同样有点轻佻。

    陈管事点头,刚要介绍,那王管事便微笑道,“不过,这二位,应该不大有一展身手的机会了。看到没,那边那位,天沪中心医院的司马国盈主任医师!还有我请来的中医圣手葛天青葛老先生,已经进去了。老夫人,亲自陪着!有这一西一中两位医学大家在,相信也没什么疑难杂症解决不了了!”

    说话间,这王管事还颇有几分得意。

    他提及那两人的名字时,陈管事的眼眸也不由得瞪大几分,似乎很吃惊。

    “司马国盈,天沪中心医院医学专家!”墨子岳看向那边正跟人交流的一个中年男人,喃喃道,“怪不得我看他眼熟,他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虽说那边看似是在交流病情,但那司马国盈更像是教导他人,那个人还很给面子的肃然聆听。

    “葛天青葛老先生,我也听说过,是一个很有名气的中医老先生。”墨子岳跟白小升道。

    其实不用墨子岳说,白小升在获悉那俩人名姓之际,红莲便在他脑海中将俩人信息检索出来。

    “原来这位先生,也听过两位大师的名号,那就好,那就好。只是,让两位白跑一趟。不过,老夫人说了,只要过来帮忙的大夫,每人车马费十万美金不会少,权当是请喝茶。”王管事打个哈哈。

    来就有钱!还是十万美金!

    换作他人,必然欣喜,可白小升、墨子岳毫无反应,完全无动于衷。

    “那位司马先生,专攻普外心肺、康复理疗领域,对老爷子的病只能诊治部分。葛天青老先生,更擅长调理、针灸,也只能治疗部分。怕是,不行呢!”白小升直言不讳跟墨子岳道。

    来的路上,白小升从病历分析,老人家病灶不止一个!

    那些病灶分轻重主次,而人的心肺肝脾、五脏六腑是一个整体,若是治疗次序不对,很可能出现阶段好转,但随后恶化的情况。

    白小升跟墨子岳交流过,墨子岳也是赞同这一说法的。

    现在,白小升再度提醒。

    墨子岳听得一愣,他是没想到白小升对司马国盈、葛天青俩人,比自己知道的还多。

    那王管事也是一愣,不过眼眸中涌出的却是不满之色。

    “这位先生你过分了,你居然说司马先生、葛先生不行!难道你比他们还行!”王管事声音一高,大声道。

    其实,这些董家管事都较着劲呢,都想自己请来的能人能救治老爷,那可就是大功一件。

    听王管事这么一嚷,这屋里的其他人顿时看过来,也包括那位司马国盈。

    陈管事脸色顿时一变。

    他也觉得白小升说的有点“不妥”,可没想到姓王的做的真绝,当众嚷嚷出去了!

    白小升这当众质疑专家,让人家专家颜面何存。

    果然,那边的司马国盈皱起眉头看看王管事,更在王管事指点下看向白小升。

    不过他并未动火,而是漠然摇头,略带轻蔑说出四个字,“哗众取宠。”

    旁人则更加激愤。

    “那俩个是什么人,哪家医院的,这么不懂规矩!”

    “司马先生是医学专家,拿的奖比他走过的桥都多,他也敢在这儿大放厥词!”

    “葛先生国医圣手,那在天沪都有名,一个黄口小儿也能评说他!”

    余下的医生还有管事都冷嘲热风。

    王管事得到众人发声相助,更是冷笑看着白小升两人。

    白小升有些皱眉看着这个人。

    “这位先生,他不是那个意思……”陈管事有些狼狈的低声跟众人道。

    但显然,他说的没人听。

    忽然,一声低低的咳嗽声传来,随后是一个老妇人低沉的声音,声音不大,却透着威严,更有隐隐的怒火,“外面怎么这么吵!安静些!”

    众人顿时噤声。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老太太,虽然上了年纪,但染了黑发,皮肤保养也极好,身材都不显多臃肿,身上更是有一种超然的卓越气质。

    在她身边跟着一个老头,穿着对襟短褂,灯笼裤,黑布鞋,瞅着慈眉善目,头发挽起,显得很有风范。

    “董老夫人!”

    “葛老先生!”

    众人低声敬畏称呼。

    白小升、墨子岳也因此知道了对方身份。

    那位董老夫人神色稍缓,看了众人一眼,见陈管事身边的白小升、墨子岳眼生,不免多看了一眼。

    随后,她问特意跑过去的王管事,“怎么回事啊,这么吵?”

    “是这样的老夫人,那个年轻人对司马先生跟葛先生的能力颇有微词,说他们不适合给老爷瞧病……”王管事用三言两语外加表情,绘声绘色讲述经过。

    “哦?!”董老夫人眼神微眯,看向白小升。

    白小升面对董家老夫人,神情平静,礼貌致意,态度不卑不亢。

    这个年轻人,很不一般啊!

    董家老夫人何等人物,何等目力,一眼看出白小升身上气场与众不同,不免多看两眼。

    董老夫人身边,那位葛老先生却冷哼一声,轻佻看了白小升一眼,冷笑道,“不知哪儿来的无知小辈,在此妄言!不值一哂,不值一哂!”

    那位王管事顿时赔笑,“是啊,你说陈管事找来的这俩医生,看着就太不靠谱,太年轻。就算给葛老先生当学徒,给司马先生打下手,那都得三年五载,才有资格独立行医。”

    王管事一上眼药,那边的陈管事脸色就有几分难看。

    本来,他是千辛万苦才找来的俩人,也在来的路上,在车里听到他们交流病情,他觉得这俩人就算比不上司马先生、葛老先生,但他们也是有真本事的人,怎么到王管事的嘴里,好像就是骗子一样。

    还有,这让老夫人如何看自己!

    陈管事心中不满,胆气一壮,便对董老夫人道,“老夫人,这俩位可不一般,是叶先生介绍给我的,这位墨子岳先生,可是中医世家墨家的人!还有这位小兄弟,是他推崇的人!”

    陈管事这脑子一热,便不管不顾,直接道出了墨子岳的家世。

    墨子岳脸色微变,但一言不发。

    那边的葛老先生同时脸色微变,喃喃道,“中医墨家!”

    便是他,都听过墨家之名。

    董老夫人不免看了身边葛老头一眼,她虽然不甚了解中医行业,却是个深谙人情世故之人,一眼便瞧出,那边姓墨的人来历不俗,或真有真本事。

    “也是中医?”董老夫人和声道,“不过,未必强过葛老吧。方才,葛老行针,可是让我家老爷痛楚舒缓,安然入睡,听说过一两个时辰就能醒。这位墨子岳先生,你觉得如何。”

    这么一问,墨子岳顿时有点尴尬,看看白小升,随后依旧硬着头皮跟董家老夫人道,“不瞒您,我虽然家学为中医,但我……是西医。”

    墨子岳“我是西医”四个字出口,屋里众人俱是一愣,随即用玩味的目光看着他。

    葛老爷子错愕之后,微微摇头,似乎是遗憾不已。

    “但我这位朋友是中医,他的造诣极高!甚至在我墨家都一定是拔尖那行列!”墨子岳指着白小升,认真道。

    “他?”董老夫人惊奇看着白小升。

    太年轻了,实在是太年轻了!

    中医造诣要经历岁月沉淀,每一位有真本事之人,无不是花甲,那年轻人才多大!

    葛天青亦是一脸不屑。

    连那位司马国盈都在摇头,旁人更是窸窣低语,纷纷不信。

    那位王管事更是面带冷笑,要发声嘲讽。

    “老夫人,能不能让我看看董老先生。”白小升笑道,“毕竟,我来都来了!”

    董老夫人闻言,有点迟疑,毕竟看过的医生都说过,老头子需要休息。

    “我觉得这娃娃要是会中医,那没这个必要了。”连葛老爷子直接道。

    “西医的话,那位先生也不必要了。”司马国盈指着墨子岳道。

    众人纷纷发声附和。

    董老夫人犹豫看着白小升。

    “我觉得,让他看看吧!”忽然有人发声。

    随即外面的门被推开,一男一女走了进来,正是董天璐、董天秀姐弟。

    发声之人,是董天璐。

    董天秀跟指着白小升,肯定对董家老太太道,“妈,这人,我朋友!看病,他超厉害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