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一品道门

2194.第2130章 凝练不朽符文

    第2130章 凝练不朽符文

    不朽是什么?

    当金身吸收了诛仙神祉传来的不朽妙境之后,吸收了关于诛仙不朽的诸般关窍,顿时立地明悟,陷入了顿悟状态。

    明悟不代表能够使用,当张百仁再次睁开眼时,已经是三年之后。

    “想要跨入不朽之境,却要分为三个步骤”张百仁眼中点点神光流转:“第一步便是凝聚出不朽之力!”

    毫无疑问,这一点张百仁已经做到,而且做得很好!世界之力的压力下,用不着张百仁自己多做什么,金身的极致不朽之力已经蜕变了出来。

    第二步便是锤断出不朽意志,唯有不朽意志方才能驾驭不朽之力。当然了,当单纯不朽之力其实并没有什么作用,唯有将不朽之力转化为某一种本源符文之后,才可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第三步便是不朽之身,意志不朽之后,凝练出不朽符文,方才可真真正正长生不朽,有天地灭而我不灭,混沌不磨法则不灭的伟力。

    “第二步,不朽意志!”张百仁口中嘀咕一声,然后再次陷入了闭关状态。

    当张百仁再一次醒来之时,已经是八年后,八年时间物是人非,许多事情亦会发生改变。

    张百仁端坐八年,枯坐八年,终于凝练出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枚不朽符文。

    八年千万众生的香火供奉,方才给其提供了一枚凝聚符文的资源,可见不朽符文的凝聚是何等艰难。

    “不朽!妙不可言,不朽之境有十二万九千六百道符文,我却是才刚刚起步,仅此而已!”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大内皇宫,慢慢的站起身,睁开法眼扫射,却见整个李唐国度气数紊乱,有了一丝丝风雨欲来花满楼的征兆。

    “有趣!有趣!朕足足等候了尔等八年,终于该动手了吗?”张百仁摇了摇头:“可惜,留给朕的时间不够了!命运法则的难度超乎了本座预料,想要领悟命运法则何其之难也!”

    确实是如此!

    就算这些家伙不暗中捣乱,自己也休想几十年的时间彻底领悟命运法则!

    “陛下,您出关了”武家女子瞧见独倚栏杆的张百仁,连忙走上前来恭敬一礼。

    “今日八月十三”张百仁看着天空中明月。

    空气中已经沾染了丝丝寒霜,然后就见武家女子拿着大氅披盖在张百仁背后,温柔似水的眸子瞧着张百仁。

    “陛下终于出关了,现如今李唐国度可不太平”武家女子低声道。

    “朕知晓,不过一群跳梁小丑罢了!”张百仁冷冷一笑:“传太子李弘!”

    东宫

    李弘抚摸着手中的宝剑,涟涟剑光撒过墙壁,凝练了月光,显然剑不是寻常之剑。

    “父皇已经闭关八年了”李弘低下头:“武家女子执掌朝政八年,我等嫡出子嗣,难道还及不上那妖妇?”

    “太子慎言!”玄奘摇了摇头,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不可妄自议论陛下功过,须知整个皇宫可都是在陛下的耳目之中。”

    李弘手掌一甩,宝剑化作惊鸿,刹那间射入墙壁上的剑鞘内:“时间定好了么?”

    “八月十五”玄奘点点头,捻着念珠道。

    “好!好!好!八月十五,本殿下便起兵清君侧,除了那妖妇!”李弘冷冷一笑。

    正说着话,忽然间有侍卫快步走入寝宫,对李弘道:“殿下,天子传召,令你前往养心殿面圣。”

    “出关了?”李弘闻言手指一动,眼中露出一抹惊疑:“怎么会这般巧?”

    “陛下莫要担忧,此次清君侧,集合了佛道之力,乃天下大势所趋,就算是当朝人王,也要束手納命!”玄奘却不急不缓的笑了笑,温声道:“诸位佛道高真,可从来都不会去做没把握的事情!”

    “八年了……”李弘叹息一声,快步走出寝宫,向着养心殿而去。

    “殿下!”侍卫喊了一声。

    “何事?”李弘脚步一顿。

    “臣担心武家妖妇假传圣旨,欲要谋害太子殿下”侍卫低声道。

    李弘闻言面色一凝,转身看向玄奘:“法师觉得如何?”

    玄奘慧眼睁开,观望着李唐天子龙气,过了许久后轻轻一叹:“天子确实是出关了!”

    李弘闻言了然,转身走了出去。

    养心殿中

    张百仁端坐在茶炉前,不紧不慢的摆弄着茶水,武家女子纤纤素手帮助张百仁清洗茶具,却听一阵脚步声传来,李弘走入大殿,瞧见端坐案几前,仿佛不朽神明的张百仁,心中一阵失神。

    那一刻,他在张百仁身上看到了岁月不朽,饱经风吹雨打,历经太古洪荒,自遥远的太古时空至今朝,跨越岁月时空,历经万劫不朽。

    不朽意境!

    那不经意间的一缕不朽意境,夺了李弘心神,可惜李弘不曾见过不朽强者,不知这一缕不朽意境意味着什么,否则纵使是在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起了那不该起的心思。

    “儿臣拜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李弘跪倒在地叩首。

    张百仁默然不语,只是继续摆弄着茶盏,大殿内一时间陷入了沉寂,跪倒在地的李弘身躯僵硬,一颗心逐渐沉入了谷底。

    这绝对不是正常父子见面时该有的场景!

    “起来吧!”

    过了半盏茶的时间,才听一阵幽幽叹息仿佛自天外云边传来,听在李弘耳中却犹若天籁之音,连忙迫不及待的站起身。

    “坐下,这是朕煮的六根清净茶,能去火名目,明心见性祛除贪念恶根,非十恶不赦不可挽救之徒,饮下此茶水皆可明悟本性,得见本来面目!”张百仁一双清澈的眸子不含任何神威,只是静静的看着李弘,惊得李弘连忙低下头,将茶水一饮而尽。

    茶水滚烫,但李弘却已经不知烫的滋味。

    “好茶!”茶水一饮而尽,李弘下意识夸赞了一声。

    “牛嚼牡丹,能品尝出什么滋味?”张百仁冷冷一笑,然后叹息一声,只听得茶水哗啦啦作响,又给李弘斟满:“在饮!”

    李弘闻言低下头,这回端起茶水慢慢轻啄,低下头看着水壶,不敢对视李治的眼睛:

    “父皇闭关八年,不知进境如何?”

    “略有寸进,修行到了这种地步,无不是靠水磨墨的功夫,丝毫取不得巧!”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李弘:“你已经被权柄迷了双目,须知道功才是我李家立足的根本,镇压天下的关窍所在;权柄、财富,皆为修炼道功而服务,舍本逐末终究是不得好下场。八年来你的武道修为毫无寸进,你心已经被权利蒙蔽,你该去静心修炼,驱逐了心中阴霾。”

    张百仁话语意有所指,不断敲打着李弘,他若能听明白自己话语里的含义,便代表此人还有救!

    可惜

    李弘满脑子都是权贵,都是那九五至尊之位,如何听得懂张百仁话语里的涵义?

    “是,父皇的话孩儿觉得有些道理,确实是该好好闭关,争取早日突破武道境界”李弘闻言点点头,扫了武家女子一眼,忽然道:

    “父皇闭关,理应太子监国,却不知父皇为何任凭一妇道人家骑在我李唐男儿脖子上发号施令?外族人见了只会觉得我李唐无人,叫人家耻笑!”

    李弘话语落下,大殿内一片寂静,武家女子煮茶的手掌顿住,茶水喷溅了出来。

    张百仁默然不语,过了一会才道:“此事朕自有主张,轮不到你过问!”

    李弘面红耳赤,双拳在袖子里紧握,却低下头不在开口说话。

    一盏茶水喝完,李弘猛然站起身:“父皇,儿臣尚且还有要事处理,暂且告辞!”

    李弘告辞,武家女子却忽然跪倒在地,对着张百仁叩首:“都是臣妾不好,为陛下惹出了麻烦,还望陛下莫要为难臣妾,陛下亲自主持朝政吧。”

    “呵呵,朕自有打算!”张百仁冷冷一笑,喝下了手中茶水:“果然,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

    “他自己想要寻死,没人能救得了他!”张百仁慢慢站起身,背负双手看着繁花似锦的长安城,许久后才道:“想要逼我退位,只怕尔等没有那本事;除了朕大寿将至天收之,尔等谁能决定朕的命数!”

    “砰”

    太子府

    李弘手中上好的瓷盏化作齑粉:“简直是过分,这是祖宗传下来的江山,他竟然任凭一妇人把持,置我李唐群雄于何地?置我李家男儿于何地?为了祖宗颜面,为了我李家权柄,本座纵使背负弑君、不孝的骂名,却也要与其斗争到底。他既然听不进劝告,那就莫怪我不顾念父子之情,将其自那九五至尊之位掀翻下来。”

    “殿下这回可是做好决定了?”玄奘轻轻一笑。

    “八月十五,月圆之夜,便是其丧命之时!”李弘眼眶发红,呲目欲裂。

    长安城

    灯笼已经挂满街头,大红灯笼高高挂,八月十五尚未至,却已经有了一丝丝中秋的喜悦。

    大街上车水龙马摩肩擦踵,莫不叙说着李唐几十年的繁华锦绣篇章。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