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一品道门

2137.第2075章 剑气冲霄汉,乾坤封牵牛

    第2075章 剑气冲霄汉,乾坤封牵牛

    面对陆雨的质问,张百仁默然不语。

    天人大道?

    究竟什么是天人大道,张百仁此时纵使真正踏入天人大道,却也说不出来。

    “传我法旨,令左丘无忌领使臣,前往李唐皇朝称臣,日后我涿郡归于李唐,受天子王法!”张百仁扫过诸位大臣,话语中透漏着一丝丝感慨。

    群雄漠然,不能开口,俱都是无语凝噎。

    “诸位莫要担忧,本座早就有了诸般准备,所有事情皆在我算计掌控之中”张百仁面带笑意,一双眼睛看向无尽星空,默然不语。

    “七夕……就这般放弃了?”袁天罡无奈的道。

    “呵呵!李河鼓胆敢擅自修炼我的五神御鬼大法总纲,乃自寻死路!”张百仁看向左丘无忌:“将此消息传出去。”

    “是”左丘无忌闻言恭敬一礼,随即略带迟疑道:“大都督,七夕那边……”

    “莫要管她,生死皆有天命!”张百仁缓缓站起身,拔出了一边的宝剑:

    “自我张百仁出世,还从未吃过这般大的亏!”

    话语落下,张百仁身形变淡,已经随风飘散消失在空中。

    “他去做什么?”尹轨看向诸位涿郡高手。

    众人齐齐摇头,张须驼道:“看起来,大都督可一点都不像踏入天人大道的样子。”

    “有点不对劲,老祖我怎么看这小子似乎是奔着牵牛星去的?”少阳老祖摸着下巴。

    “什么?”

    场中诸位高真俱都是变色一变,下一刻二话不说纷纷向星空追了过去。

    东海最深处

    此时龟丞相与四海龙王齐聚,却见龟丞相手中八卦流转,无尽气机聚散变幻莫测,过了许久后方才面色难看道:“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

    “如何?”东海龙王道。

    “坏消息是张百仁已经踏入天人大道”龟丞相面色难看的道。

    张百仁踏入天人大道,斩断了人性之后,便失去了道德的约束,变得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犹若这无尽苍穹寰宇,变幻莫测流转不定,难以预测。

    “好消息呢?”西海龙王道。

    “不管李世民也好,张百仁也罢,都不会活的时间太长,那个时候便是人族真空期,到那时便是我海族入侵中土神州之日”龟丞相眼中露出一抹冷然:“祖龙龙珠落在了张百仁手中,青龙王的肉身被镇封于李唐皇朝,这才是真正的大麻烦。”

    “老祖计将安出?”北海龙王道。

    “只能寻一个机会,打入中土神州,抢了祖龙的肉身与龙珠”龟丞相无奈道:“不过在那之前,要先将张百仁熬死!”

    无尽星空

    牵牛星座

    张百仁一个人脚踏星河,漫步在浩荡星空之中,一步不知跨越多少星域,几十步后牵牛星座已经近在眼前。

    “万物有灵,我知牵牛星亦有自己的灵性、意志”张百仁站在牵牛星座前,此时中土神州、神州外的九州俱都触目可见,已经出了九州结界。

    诛仙剑缓缓被其拔出,十万里星空为之凝顿。

    “你若肯收回意志,今日饶你一次,未尝不可!”张百仁看着牵牛星座。

    “轰!”

    古老、磅礴,存在了不知多少年的牵牛星座此时轰然转动,似乎察觉到了张百仁的挑衅,浩荡意志击穿星河,无尽星光绽放,向张百仁横扫而来。

    “无知者无畏!今日我便斩你意志,夺你牵牛星座主星,斩断牵牛星的因果!”张百仁面无表情,手中诛仙剑划过星空,一方星空散发出死气,被其一剑杀死。

    “我张百仁自出道以来,还从未吃过这般大亏,从未被人这般逼迫,狼狈的踏入天人大道!”张百仁诛仙剑剑光轻旋,搅碎了那浩荡无极的星河,一剑斩出因果断裂,法则崩散,刹那间牵牛星与整个星空的因果被一剑斩断,星辰之间的引力、牵引拉扯之力就此消失,整个星座化作了孤立无援的孤星,星空中残余的诛仙剑气纵横,形成了天涯海角不可跨越的屏障。

    牵牛星意志的反击被张百仁一剑斩杀,只见其手掌一伸,乾坤图被其拿捏在手中,下一刻张百仁掌中乾坤联合袖里乾坤洞开,万千法则加持于乾坤图上。

    诛仙剑下,牵牛星座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与死亡比起来,还是选择了被封印。

    一掌伸出,遮天蔽日掩盖星河,惊动了天地间的无数先天神祗,惹得不知多少大能瞩目。

    但星空中诛仙剑气惨烈的杀机,却叫人望而止步,根本就不敢靠近。

    手掌遮天蔽日,笼罩了一方星空,无数凡夫俗子就见一只手掌忽然出现在星空中,插入了牵牛星座,将那牵牛星攥起,然后天空明暗晦涩不定,牵牛星就此消失。

    “丧心病狂,大都督竟然不怕天地间因果反噬,强行出手干涉因果法则的运转,竟然封印了牵牛星!”张衡猛然抬起头,双目看向无尽星空,瞧着那遮蔽星空的大手,熟悉的剑气,惊得骇然失声。

    尹轨等人此时亦站在九州结界外,双目看着那纵横星空的剑气,双目内满是无语。

    谁能想到张百仁斩去人性之后得见本心,竟然如此嚣张霸道不可一世,就连牵牛星座亦要斩杀、封印。

    “轰隆”

    星空中惊雷滚滚,浩荡天雷伴随着星辰意志,此时仿佛引起了连锁反应一般,刹那间卷起浩荡风暴,向张百仁轰击而来,不待其反应,已经打入了其胸口。

    星空意志无视时空距离,张百仁站在星空内,根本就来不及反应,那无穷力量已经灌入其胸口。

    “世界法体,镇压!”张百仁眼睛里满是凝重,收了诛仙剑后一步迈出,跨步走入九州结界内。

    “那人便是张百仁?好霸道的剑气,纵使不朽强者,怕也要被斩灭时空,断了因果,永远封印在时空之内”

    此时九黎部落一道道人影抬起头,默默看着那走入九州内部的人影,忽然间陷入了诡异的沉寂。

    “张百仁夺我九黎泉水,夺我九黎生命之泉,此仇此恨不共戴天,纵使此瞭再厉害,但只要我等先祖复活,终有报仇雪恨的机会”有九黎一族强者咬牙切齿道。

    “果然,失去了束缚,他变得更强了”奢比尸收回目光。

    “四海那几条老泥鳅有些不安分,只怕九州结界破裂就在今朝”蓐收沉默了一会。

    “天地间有五行魔兽,张百仁收服其三,剩下那两个若被咱们吞噬,怕也能恢复到巅峰状态”玄冥冷冰冰的道:“正好趁着人族多事之秋,咱们出手夺了其余两位魔兽的本源。”

    “不错,此话在理,我赞同!”

    “我也赞同!此乃天赐良机!”

    “……”

    涿郡山下

    七夕刚刚下山,便察觉到星空中的异动,只是仿佛忽然间惊醒了一般,犹若自梦魇中苏醒过来,站在那里呆愣愣的看着星空无语。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怎么会因为一个男子,叫爹爹伤心?抛弃了涿郡的亲人?”七夕呆呆的站在了,仿佛忽然如闻晨钟暮鼓,双目中满是不敢置信,有些不敢相信这些事情是自己做下的。

    再想想那李河鼓,一介穷酸书生,为何能吸引自己?

    在自己身边才子、天骄无数,王孙贵族如猪狗,区区一李河鼓如何入其法眼?

    “七夕姑娘”

    陆雨不知何时出现在山脚下,挡住了七夕的去路。

    “姨娘……”七夕喊了一声。

    “慢来,我可不是你姨娘,咱们已经恩断义绝了”陆雨摇了摇头,在其身后左丘无忌、罗士信二人分别站立,面露感慨之色。

    “你既然不再是咱们涿郡的人,那便要将咱们涿郡的东西留下,你这一身道功,不知吞了我涿郡多少天才地宝,还请七夕姑娘将修为留下,便可下山了”陆雨轻笑。

    “这是我爹的意思?”七夕闻言面色一变。

    “不错,便是大都督的意思,这是大都督手谕!”张须驼叹息一声,手中拿着诏书走来,停在了七夕身前,将手中诏书递了过去。

    “张伯伯”七夕看着张须驼。

    张须驼叹息一声,后退一步。

    七夕拆开书信,确实是张百仁笔记、印信无疑,顿时犹若五雷轰顶:“我不信!我不信!爹爹怎么会这般待我?我要见爹爹!我要见爹爹!”

    七夕转身便要向山顶跑去。

    “一切都迟了!”左丘无忌一把扣住七夕肩膀,转身看向陆雨:“大都督说了,以溺水封印其奇经八脉,驱逐下山!”

    “七夕,你莫要怪我!”陆雨手中拿出一只玉瓶,慢慢扒开塞子,向着七夕走来。

    “我要见爹!我要见爹!”七夕眼眶含泪。

    陆雨默然,过了一会才眼中含泪道:“迟了!一切都太迟了!”

    说完话扣住七夕喉咙,手中溺水尽数灌入其口中。

    “砰”

    左丘无忌松开手,七夕烂泥一般瘫软在地,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三人。

    “走吧”陆雨叹息一声。

    左丘无忌与张须驼看了七夕一眼,无奈叹息一声,消失在了群山之

    ps:补一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