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一品道门

2006.第1949章 水陆法会

    第1949章 水陆法会

    不要去和女生讲道理,不要去和女生争论是非对错,认怂不要招惹就行了。

    就算已经成为大乘佛主的女人,也依旧是女人,法界差点被毁,根基差点被灭掉,观自在岂能没有怒火?

    虽然不曾说出来,但心中那股火气却迟迟不曾消散掉。

    张百仁动作顿住,扫了一眼公孙大娘与公孙小娘,过一会才道:“魏征遭受佛门大势反噬,活不过几日了!”

    “就这般死,便宜他了!”观自在犹自不肯罢休。

    张百仁略作沉默,方才道“眼下不宜擅动,待到水陆法会结束,我会亲自送魏征上路。既然胆敢出手,总归是要付出代价。”

    观自在闻言沉默,过一会才苦笑着道:“你知道,我并非是那种小气的人,只是这次因果实在是太大……。”

    “是极,我理解你!”张百仁表现的很贴心,心中却暗自一笑:“呵呵,女人!”

    正说着,却听一阵虚浮的脚步声自远处走来,一袭黑衣面色惨白的魏征顺着街道,径直来到客栈内,然后脚步摇晃着来到场中,对着张百仁与观自在一礼,方才气喘吁吁的坐在那里。

    “怎么?差点坏了佛门大势,你居然还有胆子来这里,莫非是想着要挑衅不成?”张百仁不温不火,笑看着对面的魏征,淡漠话语中隐藏的那一缕杀机,将场中茶盏冻结。

    “不敢,魏征自知有罪,是特来请罪的!”魏征低垂下脑袋:“无关乎个人恩怨,只是阵营不同而已,太子爷于我有恩,魏征不可不报。”

    “你已经坏了佛门大势,难道还妄想我等原谅你?”观自在忍不住出口呵斥。

    “魏征不敢!”魏征闻言苦笑,然后对着张百仁郑重的抱拳一礼,额头触地:“魏征自知死罪,不敢苟活于世间,然魏征一身修为,却不可就这般消散于天地。”

    “你待如何?”张百仁道。

    “请都督开启鬼门关,容许魏征进入阴司地府,战死在阴山战场!魏征可以死,但却决不能死的毫无价值!我修成了秩序法则,当可为阴司战场做出贡献,为我阳世赢得一线生机!”魏征使劲的咳嗽,口中殷红色血液喷出,似乎要将五脏六腑都咳嗽了出来,身子佝偻仿佛是风箱一般,趴伏在地上。

    瞧着地上的魏征,张百仁有些感慨,这是一个很规矩的人,一举一动都是规矩,甚至于其走的每一步、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上至发饰衣衫,下至鞋袜,无一不规矩。

    这是一个古板、守旧的老古董,平日里规规矩矩衣衫从不散乱的扣子,此时已经乱了。

    发丝散乱中带着一抹枯槁,黑色的衣衫不知何时渐染了点点泥浆,胸口黑色的衣衫上满是血渍。

    张百仁看着魏征,看了许久后,才开口:“你是我最看好的儒门领头羊之一,才刚刚证就阳神,便已经掌握了秩序法则。”

    “学生当年曾经听过都督讲学,对不住都督的期盼!”魏征苦笑。

    “没有道心崩塌,也算是你命大,以你现在的状况,即便去了阴司又能做什么?给你三日时间恢复修为,水陆法会后,我会亲自将你押送至阴司”张百仁摆摆手:“你退下吧。”

    “多谢大都督!”魏征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然后转身退了下去。

    瞧着魏征走远,观自在才冷冷一笑:“便宜他了!”

    “秩序法则实在难得,死掉可惜了!千古以来,能领悟出秩序法则的,寥寥无几!”张百仁看着观自在:“这也是大乘佛门的劫数,满招损谦受益,虽然佛门气数泄了,但却换得长盛不衰,源远流长,一切都值得!这买卖不亏!”

    张百仁如今身合天道,对于天地法则的运转清晰无比,魏征要去破净土法界,他没有提前感知到吗?

    未必吧!

    盛极而衰,此时的大乘佛教自天竺而来,走完通天之路气运鼎盛到了极点,若想长久就必须要将这股气势泻下来。

    张百仁的眼睛里满是法则运转,似乎朦胧中有天道在其眼底运行,无穷奥义叫观自在为之迷醉。

    “佛主,我们姐妹商量好了,这一手应该是粘!”小娘叽叽喳喳的打断了场中气氛。

    张百仁轻笑,瞧着公孙姐妹,眼中满是宠溺,过了一会才道:“就等三日后的水陆法会吧。”

    时间悠悠

    水陆法会如期而至,此时天下沸腾,各路大能纷纷向长安城赶来。

    不论佛门也好,道门也罢,各路高真、前辈真人,俱都从深山老林中钻了出来,向着长安城赶来。

    水陆法会乃修行界盛举,无数思想火花碰撞,大家在此百家争鸣教义碰撞,寻常人若能听得懂一言半语,便是一生之幸事。

    对于那些修行中人来说,好处就更是难以言述,听闻前辈高人讲道论法,对于众位修行元神、玉液还丹之辈来说,更是难得的大机缘。或许前辈高人不经意间的一句话,便是自己顿悟、突破的机缘。

    “公主,都督吩咐,此次水陆法会乃是一次大机缘,都督派遣我等接你过来,也好出去散散心!”有侍卫站在七夕身前。

    七夕闻言沉默,过了一会才道:“也罢,容我稍后收拾一番便前往。”

    “大人,请帖已经送来,佛道之争的地点已经选好”左丘无忌拿着请帖走来。

    “叫涿郡的那些修士都过来,这可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佛道精英汇聚,各位大佬登坛讲道,乃千古以来的盛举,此地集合众位大能的智慧,若能有一星半点收获,那也是不虚此行!”张百仁吩咐了一声。

    话语落下,有人已经吩咐了下去,此等盛举,身为修行界中之人,怎么会轻易错过?

    “都督,七夕公主到了”有侍卫道。

    张百仁闻言动作顿住,转身去看楼梯处,却见七夕抱着一只颜色雪白的狸猫,不紧不慢的走上楼阁,对着张百仁行了一礼,然后便一言不发的坐在一边。

    “唉!”瞧见七夕这幅表情,张百仁想要张口说什么,但却又无奈的咽了回去,眼中露出一抹感慨,过了一会才道:“出发吧。”

    论道大会的地点乃是城南,长安城南本来是有一处皇家庄园,但当年李世民与大乘佛门打赌,却是输了大乘佛门一筹,便要在此地为大乘佛门建立一座寺庙。

    寺庙的规模很大,皇家庄园的规模当然不会太小。

    待赶到此地之时,便已经是人山人海,上至阳神高真,下至寻常修行百姓,无一不随处可见。

    细数来,此地人山人海,怕不是有数万人。

    皇城禁卫在维持着秩序,此时佛道分成两个派系端坐两侧,在中间乃是一座高台,供双方斗法讲道。

    高台乃大理石铺就,上面梵文、经书文字流转,祥云仙鹤白飞,有天女撒花佛陀讲道,说不尽的豪华,道不尽的异域风情,冲击着众人的心神。

    在高台北侧坐北朝南,摆放着一排座椅,其中两位并肩而立,凌驾于众人之上,其余座椅稍微次之。

    “大都督到!”

    瞧见张百仁一行人走来,有内侍细着嗓子开始通传,然后快步走过来对张百仁恭敬一礼:“奴才顺喜,拜见大都督。”

    “退下吧”张百仁扫视全场,此时场中一片寂静,之前窃窃私语的众人,也俱都是双目紧闭,一双双眼睛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大娘、小娘有些局促,一边七夕也是略带紧张,这般大场面可不是谁都有资格成为众人中心的。

    扫视了众人一眼,张百仁拉住七夕,观自在拉住公孙姐妹,一行人径直迈步跨过红毯,向高台而去。

    张百仁便堂而皇之的坐在了那最高的席位上,对一边的侍卫道:“去,搬一些椅子,我这边人有些多,坐不下去。”

    “这……大人,所有座位皆有排序,这……不符合规矩……”管事面带难色。

    “不符合规矩?是谁的规矩?嗯?”张百仁淡淡的盯着那管事,刹那间管事汗流浃背,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狗奴才,大都督既然开金口,也是你能推拒的?速速去搬来座椅,摆放在大都督身边”房玄龄不知何时来到场中,对着内侍骂了一声,然后方才对张百仁行了一礼:“拜见都督。”

    “嗯,是你啊!范阳卢氏这笔账,暂且先记下,日后终有了结之日”张百仁不咸不淡的道。

    房玄龄闻言苦笑,只是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多谢都督给了魏征一次机会。”

    “能不能活下来,还要靠他自己!”张百仁不咸不淡道。

    “是是是,是死是活还要靠其造化,只是魏征虽然古板了一些,但绝非坏人!”房玄龄苦笑着道。

    张百仁闻言不置可否,对于房玄龄他心里还是有些认同的,至少与那些只知道压榨百姓的门阀世家不一样。

    “退下吧”张百仁不紧不慢道。

    ps:感谢盟主“楚梦瑶的梦”大佬打赏,盟主更是在是更不动了,先加一更吧……呜呜呜。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