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一品道门

2006.第1947章 踏入天道

    第1947章 踏入天道

    张百仁是什么人?

    就算魔神也要退避三舍,当朝天子也要俯首低头,已经成为了人上人,人族站在最顶端的那个人。

    可是现在,那个人竟然跪下了!

    这一跪当真是天崩地裂,惊得众人神魂摇动,心中满是骇然。

    这里是古代,就像一个皇帝给草民跪下,可能吗?

    但现在张百仁跪下了,不可能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左丘无忌泪流满面,一边陆雨等人纷纷上前,欲要将张百仁搀扶起来。

    “都督身份尊贵,在下岂能受都督一拜?都督折煞在下了!”左丘无忌感激涕零。

    张百仁摇了摇头:“修行中人,须有一颗众生平等之心,方才能成就大道。身份名利不过身外之物,舍此之外还有什么?你我之间身份平等!”

    “养不教,父之过!七夕做下的错事,我来亲自为你赔罪!”张百仁声音里满是感慨。

    此时七夕终于转过头,瞧着跪倒在地的张百仁,目光微微闪烁,然后缓缓低下了头,却是一言不发。

    叛逆时期的少女!

    纵使是修道,那也是叛逆时期的少女,乃人之天性。

    “都督,无忌尚且痴长都督几岁,岂会与七夕一个小孩子计较?下属不是那般没有度量的人!”左丘无忌红着眼睛扶起张百仁。

    “是下属,更是过命的兄弟!”张百仁拍了拍左丘无忌的肩膀,然后转身迈步来到七夕身前,瞧着低垂脑袋的七夕,默然不语。

    过了一会才道:“我此生或许会亏欠别人,但却偏偏亏欠你最多,是我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一走便是十五年。”

    七夕低垂着脑袋,眼眶含泪不语。

    轻轻抚摸了七夕的脑袋,张百仁叹息一声:“可这一切都是为了生存啊!”

    “对不起!”七夕低声道了一句。

    声音虽然微弱,但张百仁却听到了。

    “为父不会在强迫你了,你若喜欢洛阳城的老宅,我便遣人送你过去!”张百仁沉默一会,然后慢慢的转过身,背对着七夕:“日后由得她吧!只是不得有任何男子接近!”

    盯在七夕身边的人太多,各种心怀不轨的势力太多,张百仁能怎么办?

    七夕还那么年幼,她能分辨得出善恶好坏?

    眉心处

    点点殷红色鲜血浸出,染红了其眼眶鼻梁,被张百仁伸手接住。

    当初不周山气机,已经将其祖窍重创。祖龙之前破障而出,又是一次创伤了其祖窍,张百仁的眉心祖窍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不是肉体上的伤势,而是阳神中的祖窍。

    “都督……”

    “大哥……”

    瞧着那浸出的金黄色血液,众人俱都齐齐一惊,眼中露出一抹骇然。

    “无妨!不碍事!有劳诸位盯紧四海,祖龙既然复活,四海必然不会安生!”张百仁摆摆手,向着山中走去,只是背影恍惚中有些萧瑟、单薄。

    他能怎么办?

    七夕的教育,不是一时间能达成的,更不会一朝扭转过来。

    前世无数的血淋淋教训摆在那里,教育孩子靠的不是棍棒、命令,而是感动!

    唯有感动,才能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才能回头!

    “爹!!!”七夕喊了一声,眼中流出了泪水。

    “是爹对不住你,你若想要追求什么生活,尽管去就是了”张百仁身形消失在山林间,一双双眼睛落在了七夕的身上,场中一片寂静。

    “走吧”陆雨走上前来,捡起地上的包裹,拽着七夕向山下走去。

    七夕走了

    诺大的山林间,众人低头看着地上那星星点点的金黄色血液,眼中露出了一抹凝重。

    鱼俱罗蹲下身子,很仔细的看着那一滴鲜血,过了一会才道:“大都督怕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轻松。他已经修成了不死之身,按理说不该这样才对。能叫其不死之身迟迟不得愈合的,那必然是重创了本源。”

    少阳老祖手掌一伸,将那一滴血粘起来,放在鼻翼间闻了闻,然后转身随着张百仁消失的方向赶去。

    山中

    瀑布前

    张百仁盘膝坐在那里,孕养眉心祖窍,整个人似乎与世界融为一体。

    “你遭受重创了!”少阳老祖来到张百仁身后。

    “怎么说?”张百仁头也不回的道。

    少阳老祖将手掌伸在了张百仁身前,殷红色金血在流动:“看到了没有,这是本源金血,瞒不过我!”

    张百仁默然!

    “你的阳神状态很差,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是谁将你创伤成这样?”少阳老祖不解。

    “祖龙!”张百仁选择隐瞒了不周山,这可是自己关键时刻的一招大杀器。

    少阳老祖沉默,过了一会才道:“我若是你,我就立即斩去人道,踏入天道之中。唯有借助天道的力量,你才能快速恢复伤势。人道对你的压制太大,你修炼人道是吃力不讨好。而且你一缕情丝寄托于七夕的身上,你更领悟了人心天心,天心也好人心也罢,不都是你的本心吗?你又何必有那么多顾虑?”

    本心?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天空:“我在努力做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并不想做一个冷冰冰只知道修炼的怪物!”

    “人?”少阳老祖忽然笑了:“我天帝家的血脉,早就超脱于众生之上,那里还会有人这个称呼?”

    “天帝的血脉,注定了要超脱于众生之上,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少阳老祖看着张百仁:“你是我张家唯一血脉返祖之人,你的安危重于一切,你体内流淌着太阳的血脉,关乎着我张家的延续。你现在阳神遭受重创,怎生是好?”

    “魔神、天子可都在盯着你,你现在已经不再是为自己而活!你纵使是踏入天道,也可以通过本心压制,以七夕体内的情丝为牵引,将你自天心中拉出来”少阳老祖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不然凭你如今的状态,凭什么去争夺惊瑞?凭什么去荡平地府,横扫九州?”

    张百仁默然不语,少阳老祖叹息一声:“你自己考虑清楚吧。”

    少阳老祖走了!

    留下张百仁面对着瀑布不语,身前的瑶琴却是一阵杂乱。

    “天道、人道、本心!”张百仁弹弄着瑶琴,眼睛里满是散乱神光。

    虚空在不断波荡

    可见张百仁此时心绪绝对不平静。

    一阵脚步声响起,陆雨、杨汐月与华容公主联袂而来,站在了张百仁身后。

    张百仁手指轻轻敲击着瑶琴:“天道好,还是人道好?”

    “踏入天道,可以加快你的伤势恢复,你现如今已经撑不住了,在随便与人大动干戈,阳神必然爆裂!待你踏入天道,证就大罗,在借助本性与七夕体内的情丝牵引,重新踏回人道,倒也不难!”陆雨道。

    此时其眉心祖窍中祝融与共工亦是不断相劝:“小子,你这祖窍要崩塌了,可是再也承受不得任何创伤,唯有踏入天道借助天道的力量,才能在十年内恢复如初!”

    “而且大罗境界玄妙莫测,你还需领悟大罗法则,才能触及天道的真谛!领悟那一丝丝永恒的意境,不灭的法则!”共工道:“你若是有心仙道,区区人道何足道哉,舍去又能如何?”

    “女娲娘娘领悟大爱之道,爱天地众生,方才能超脱而出,人道终究是太过于狭隘,而且弊端太大……。细数人族古往今来,虽然人杰有一些,但成气候的也就不过老聃一人。便是老聃也太上忘情,斩去了人道方才能超脱而出登仙而去,你又何必执着呢?”

    张百仁闻言默然:“天道当真好过人道?”

    “踏入你便知道了!”共工摇了摇头。

    “天道人道?大罗?”张百仁抬起头看着远方的云海,过了一会才道:“那就天道吧!”

    他确实是需要借助天道的力量来修行,自己处于天道的状态,才会与天心相合,才是最强的自己。

    只要自己证就大罗,在从天道中退出来,倒也是寻常。

    张百仁手指敲击着案几,一双眼睛看向远方,两鬓处白发此时刹那间转化为黑色。

    说踏入就踏入,毫不迟疑。

    终究天道才是正道,才是万物根本。

    而且人道还厌恶自己,张百仁能怎么办?

    他若能借助人道气数疗伤,又何必选择天道?

    说到底他终究是一个人,根子还是一个人!

    不过只是踏入天道疗伤而已,自己本心尚在,一缕情丝在外,想要拉扯回来并不难。

    “踏入天道,也没有什么,我还依旧是我!只是这天地看的更清晰了!”张百仁此时放眼望去,此时心合天道,天地间法则道韵清晰可见,往日里无迹可寻的法则,此时随处可见,大白菜一般向张百仁敞开拥簇而来。

    天心共振!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天空中的法则,自己心神才刚刚踏入天道,刹那间无数法则为之迎合,欢呼共振。

    大千世界有感,万千法则交织共鸣,数不尽的道韵此时纷纷向张百仁灌注而来,洗涤着其阳神、神性,大道花沐浴于法则之下,无穷伟力为之加持。

    ps:补一更。

    昨晚看《申公豹传承》看到凌晨,困死我了,先睡一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