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一品道门

1999.第1940章 父女反目

    第1940章 父女反目

    若说普天之下有张百仁都杀不了的人,鹰王却是不敢置信。这世上没有张百仁杀不了的人,只是看其肯不肯付出代价,与值不值得罢了。

    许多事情若能靠杀解决,也就不会出现那么多烦恼。

    “目标就在这锦囊之中,就连地点都为你安排好了”陆雨指了指托盘一侧的锦囊。

    鹰王没有多说,接住托盘转身离去。

    莫说是有凤血赐下,就算是没有凤血,这件事鹰王也必然是全心全力,断没有推拒的道理。

    张百仁一双眼睛看向前方瀑布,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上的瑶琴,眼中露出一抹沉思之色。

    “蹬!”

    “蹬!”

    “蹬!”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就见左丘无忌面色阴沉的快步走来:“大都督,事情不妙啊。”

    “怎么了?”张百仁抚弄着琴弦。

    “那个书生死了”左丘无忌低声道。

    “什么?”张百仁闻言一愣,有些愕然:“鹰王动手的速度倒是快,干净利落。”

    “不是鹰王动的手”左丘无忌无奈的道。

    “什么?”张百仁闻言一愣:“不是鹰王动的手?那是谁?”

    “关键是,那书生恰巧死在了七夕公主的脚下,这才是最麻烦的”左丘无忌无奈道。

    “什么!!!”张百仁手中琴弦刹那间断裂,惊得群山鸟雀惊飞。

    “可曾看到那动手人的模样?”张百仁面色难看下来:“而且那书生不是下山了吗?怎么七夕会在场?”。

    张百仁的心中有太多疑问,一边左丘无忌摇摇头:“除了七夕公主,谁都无法知道。而且七夕公主已经向着此地赶来了,都督你还需避一避才是。”

    “不是我做的,为什么要躲避?这种事情早晚要面对!”张百仁闭上眼睛,手中琴弦续接,一曲十面埋伏,在手中缓缓弹奏而出,似乎周边山林内皆是层层伏兵。

    时间倒流

    且说房玄龄拖拽着房姓书生二人连忙下山,才出了山头五十里,房玄龄止住脚步,瞧着劫后余生瘫倒在地的房公子,面色铁青道:“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你如何回去与老祖、家主交代?”

    “能讨得一命已经是万幸,还要什么交代?我家老祖的法身都死了,要交代也是那张百仁给我等交代才是!”房公子的话语里满是怒火。

    房玄龄默然不语,他这件事和他关系不大,他也不想搀和进去。

    “我去寻陛下,你自己回去吧!”房玄龄冷冷一哼,转身便要向着山中走去。

    “啪”

    “啪”

    “啪”

    一阵阵拍掌的声音响起,却见一周身笼罩黑袍的男子慢慢走出,扫视着场中二人:“到看了一场好戏。”

    “什么人?”瞧见来人,房玄龄一颗心顿时紧绷起来。

    “之前在山中倒是看了一出好戏!”来人声音里透着几分沙哑,不紧不慢道:“小子,你的死期到了,还不速速受死!得罪了大都督,你还想走出涿郡,未免太过于天真。”

    “你是来杀我的?”房公子眼中露出一抹惊慌。

    “奉大都督之命取尔项上人头”黑影在不紧不慢的向着房公子迈步走来,眼中满是猫杀死老鼠前的戏虐。

    “大都督已经答应放我下山,怎么可以出尔反尔?”房公子此时眼中满是惊恐,瞧着越来越近的黑衣人,顿时呲目欲裂。

    “阁下想要在我面前杀人,未免太不将我放在……”房玄龄的话语顿住,他还没有来得及出手阻拦,只见房公子的人头已经抛飞,被那人影揽住,化作黑烟远去。

    “住手!!!”丛林中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呵斥。

    “混账!”房玄龄暴怒,二话不说直接向着那黑影追了过去。

    七夕之丛林中跑出来,瞧着那鲜血喷的丈许的尸体,点点殷红色血液喷溅在她的脸上,七夕有些呆滞,目光中透漏着难以置信:“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出尔反尔?”

    “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就在附近!”七夕一双眼睛漠然的扫视着周边环境,眼中满是无视一切的默然,极端冷漠的默然。

    山风吹过,左丘无忌等人讶然的出现在场中,瞧着脸上血渍流转的七夕,殷红色血渍与白皙的皮肤充满了异样冲突,强烈的诡异。

    左丘无忌忽然心中一突,一股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瞧着面色漠然的七夕,眼睛里满是苦笑。

    “呵呵!果然是你们!果然是你们!为什么不肯放过他?为什么?”七夕的眼中满是仇恨,然后转身向山中跑去。

    “公主!”左丘无忌喊了一声,然后快速冲了出去。

    山中

    张百仁背对着山路,一双眼睛看着眼前瀑布默然不语。虚空扭曲,一袭黑色衣袍的男子缓缓自虚空中走出,站在了张百仁身边。

    “原来出手的人是你,怪不得能骗过我的感知”张百仁侧身瞧着大自在天子手中那颗血肉淋漓的脑袋,眼中满是恼怒:“七夕想必也是你利用心魔诱导过去的吧?”

    “不错!我替你清除了一个障碍,你现在可还觉得满意?”大自在天子将人头抛掷于张百仁脚下,鲜血飞溅染红了瀑布。

    “为什么将七夕卷进去?”张百仁转过头,眼睛里满是冷酷。

    “因为好玩,仅此而已!”大自在天子不紧不慢道:“好大的杀机,你要杀我?”

    “我为你诛杀了此瞭,你不感谢我也就罢了,为何还想着要杀我?”大自在天子的眼中满是调笑。

    “我终于知道为何上古诸神要将你封印至无量量劫了,化自在天魔确实是讨厌至极!”张百仁指掌间雷霆闪烁,猛然插入了大自在天子胸口。

    “你竟然没有躲开?”张百仁愣了愣神。

    黑色的血液,本源血液缓缓顺着大自在天子嘴角流血,此时大自在绝对遭受了重创,但张百仁想不明白,为何大自在天子会承受自己的一击。

    但是

    他很快就明白了

    只见大自在嘴角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然后凄厉的声音传遍方圆几里:“都督,明明是你下令要下属杀了那小子,你为何对我下毒手……。”

    远方

    一道粉红色身影随风而至,站在了张百仁不远处。

    “闭嘴”

    张百仁恼羞成怒,大自在天子缓缓化作了黑烟,竟然就此消失不见。

    “果然是你!”七夕在张百仁十步外站定,瞧着地上血肉淋漓的人头,在看着灰飞烟灭的大自在天子,好一副杀人灭口的场面。

    “你怎么来了!”张百仁面色狂变,此时他是真的觉得自己被坑了,而且还被坑惨了。

    “怎么?打扰了你杀人灭口的好事?我不该来!你是不是也要将我杀之灭口?”七夕的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张百仁。

    “你这说的是哪里话,虎毒不食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张百仁发现自己此时的解释有些苍白。

    瞧着七夕白皙如玉的面颊上沾染的那点点殷红血渍,张百仁忽然心脏一抽,便要上前将那血渍擦拭掉。

    “不必再说了!”七夕摇了摇头,避开张百仁的手掌,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谁能想到,威震天下的大都督,也是言而无信之辈?”

    张百仁默然,他此时有口难辩。

    “房公子对你来说不过是随手可以碾死的蝼蚁,你为何还不肯放过他?真想不到,威震天下的大都督,竟然只有这般心胸!”七夕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眼中满是冷漠之色:“我以后不想在看到你!”

    “难道你我父女之情,还抵不过一个陌生人?”张百仁苦笑着收回手。

    “你我相识也不过一个月而已,而我与房公子相识却已经有半年之久。与他比起来,你才是陌生人才对!”七夕的目光很陌生,陌生的叫人有些心痛。

    张百仁能说什么?

    刹那间千言万语不知该如何说出口。他想去不周山吗?若非为了自己的未来,为了应付人族未来的大劫,他想妻离子散吗?

    七夕话语落下,转身离去,留下张百仁站在瀑布前,看着七夕远去的背影无语。

    他能怎么办?

    他能说什么?

    什么也说不了,只能看着七夕的背影,过了一会才苦笑着道:“言而有信?言而有信的人早就死的骨头渣子都没了!我张百仁虽然顺善天道,观天之道执天之行,但是……却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我女儿有所企图的人渣活在世上。你怨恨我也好,仇恨我也罢,这种事情都不得不做,只是过程不一样罢了!”

    不错

    过程不一样罢了!

    难道日后房公子消失七夕不会察觉到?

    以七夕的智慧不会想到?

    纵使是知晓七夕会怨恨自己,但这种事情却不得不做。

    “七夕还小,从小生在蜜罐中,不知身不由己的难处”杨汐月缓缓走出来,站在了张百仁身边。

    张百仁转身看着那浩浩荡荡的瀑布,眼中难得露出一抹疲惫,那威震天下的男子,此时终于累了。

    “我现在只想睡一觉!我很累!很累!我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我太累了!”慢慢的坐在青石上,随着喃呢话语落下,张百仁已经睡着。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