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一品道门

1941.第1882章 天下镖局

    第1882章 天下镖局

    现如今天下靖平,当然了所谓的靖平也是相对来说,西突厥损失百万青壮,灭族已经成为定局,李世民率领几十万大军前往草原,就是去秋游了。

    当然,也不乏有规避佛法东传之用意,随着现如今与张百仁真的撕破面皮,李世民对于佛法也越加厌恶起来。但怎奈有盟约在前,李世民也不好阻拦佛法东传之事,只能转战塞外,避开佛法入主长安的时间,从而挫败佛门鼎盛的气数。

    张百仁不缺时间,至少现在来说,并不缺少时间。

    此去不周,前途未卜,再出来不知要多久,能多看看中原大地的繁华景色,也是不错的。

    新年刚过,路上一片枯黄,天空中不知何时下起了鹅毛大雪。

    张百仁身披着虎皮大氅,头上戴着兔绒的帽子,整张面孔都缩在了皮帽子内,脚掌踩在吱呀~吱呀~的雪上,留下了一道道清晰的足迹。

    踏雪无痕?不存在的!张百仁没有运转道功,只是凭借肉身的力量在行走,人生在世何处不是修行?

    行也修行,坐也修行。

    至少眼下来说,张百仁的步伐看起来很稳,脚印很清晰,在这苍茫的大雪中,留下了一道道清晰的足迹。

    在其身边,张须驼背着由麻布缠起来的射日弓,身上一件熊皮紧紧的裹住身子,头上戴着一件斗笠,将整个脑袋都遮掩了起来。

    斗笠是上好的蛟龙皮制作,可以御风避寒,所有寒风靠近斗笠寸许,便会刹那间消散无踪。

    “有点意思!”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抹怪笑,忽然抬起头看向了远方:“想不到这大过年的还有人出门。”

    马蹄声在雪地里奔走飞溅,惹得张百仁眼中露出了一道道怪异之色。

    “大都督道法已经融入了骨子里,那一伙人至少在五十里外,马蹄声这般急促,想来是有要紧的事办”张须驼道:“大都督,你若想磨练心性,便要克制住不能施展道法,将自己看成是一个普通人。”

    “可我已经不再是普通人了,再想将自己的心境化作普通人,谈何容易?”张百仁摇了摇头,二人继续在寒冷的北风中走着。

    没有温室效应,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古时候的天气究竟有多么寒冷。

    双手插在袖子里,但袖子却只能给张百仁带来一点点温暖,怪不得古时候人们大冬天的都不会出门去玩,这般寒冷的天气,想想衣不蔽体的百姓,张百仁眼中忽然露出了一抹慈悲。

    就连周身杀机都散去不少。

    “都督,这里有冻死的人”张须驼大步上前,看到了七八个卧倒在雪地里的人影。

    张百仁面色凝重,眼中露出一抹严肃,过了一会才道:“可惜了!他们若去涿郡,绝不会被冻死,纵使是在饥饿、寒冷,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那雪地里的人影周身只是裹着一层薄薄的单衣,骨瘦如柴的脸上满是铁青之色,只是嘴角却露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他们死的倒安详,再也看不到痛苦磨难,只希望来生能投胎到好人家”感慨了一声,张百仁继续向前走。

    他能说什么?

    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能做的已经都做了,那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竭尽所能,在涿郡开辟出了一方净土,可那又如何?

    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他们不去涿郡,难道要自己求爷爷告奶奶的请他们过去?

    没有这个道理啊!

    走了半个时辰,马蹄声在逐渐逼近,张百仁与张须驼此时亦已经看到了前方一道道影影绰绰的人影。

    “那旗帜是什么?”张百仁瞧着前面的那一辆辆马车,眼中露出了好奇之色。

    与小说中的一般无二,马车上插着一杆杆旗帜,旗帜上绣着几个大字,只是在暴雪中看不真切。

    “是镖局!是天下镖局的队伍,大过年的不在家歇息,反而外出走镖,想来这一遭货物很重要、很急”张须驼目光好,而且长与江湖中人接触,只是看了个模糊,便已经瞧出对方的底细。

    “天下镖局?好大的口气,想来是很有名了!”张百仁诧异道。

    敢以天下为名,想来不是寻常之辈。

    “阁下如此孤陋寡闻,怕不是江湖中人,江湖中人哪里有不知我天下镖局的大名”一道浓厚的声音刺穿风雪,传入了张百仁耳中。

    瞧着空气中被话语震碎的雪花,张百仁露出一点点好奇之色:“有点意思。”

    “确实是有点意思!”张须驼眼中满是赞许:“在见神中,此人堪称是顶尖人物。”

    这两句话二人传音入密,是以那镖局中的高手并不曾听到。

    破空声响起,却见两道人影撞碎了满天雪花,来到二人身前立定,然后双手抱拳行了一礼:“天下镖局,镖行天下!在下镖师王五,见过二位。”

    王五是易骨境界修士,便已经能突破音爆,想来也是天下镖局中的种子选手。

    “王五?”

    张百仁打量着眼前的镖师,面容英俊英气勃勃,即便是在寒冷的北风中也依旧是一袭单衣,青色的单衣在北风中猎猎作响。

    王五身边的是一个女子,一个苗条纤细的女子,纵使是隔着风雪,张百仁也能窥视出那厚厚袍子里充满弹性的身躯。

    尽管这女子的面孔被一个毛茸茸的兔子面具遮住,但透漏出那完美的红唇,丰润的叫人忍不住想要上去咬一口。

    娇艳欲滴!

    张百仁觉得娇艳欲滴,便是形容这一双红唇的。

    袍子有些臃肿,但女子露出纤细圆润的手指,却显露出骨肉匀称,出卖了女主人。

    尤其是剪水一般的眸子,倒映着满天的冰雪,黑白分明的眼睛似乎比那冰雪更纯净三分。只是那纯白的眼睛里一丝丝血丝浮现,纵使是极力掩饰,却也难掩女子的疲惫。

    “有些意思!”没有理会王五的话,张百仁转身看向张须驼:“一个正常的普通男人,看到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该怎么办?”

    “自然是扑上去,就像蜜蜂遇到了花朵一般粘上去!”张须驼不紧不慢道。

    听了张须驼的话,张百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不去理会王五,而是上前对着那姑娘行了一礼:“这位姑娘,小生张百仁,这厢有礼了!”

    他竟然如真凡夫俗子,狂花浪蝶一般粘上了那女子。

    “噗嗤”

    瞧着张百仁兔皮帽子里的眼睛,不断哈气而出的寒霜已经在帽子周边凝结了一层,女子忽然笑了,疲惫的眼中露出一抹轻松:“你说你叫什么?”

    “小生张百仁”张百仁抱手说了一遍,只是似乎空气里的风太冷,报完之后便火烧火燎的塞入了袖子里。

    “看你文文弱弱,不像是武林中人,莫非你爹娘是武林中人?而且还是大都督的粉丝不成!”女子轻轻一笑,一边的王五也眼中露出一抹轻松。

    真正的武林中人,亦或者说只要是与江湖沾染上关系的,就万万不敢亵渎那三个字。

    谁要是敢给自己随便取一个‘张百仁’,那可是会出人命的!

    保证你今日名字传出去,明日便会有无数人来找你麻烦。

    对于有的人来说,虽然对那个名字恨之入骨,恨不能寝皮饮血,但对于那人的实力,对于人族做下的贡献,还是十分认同的。

    那三个字不容亵渎,除了涿郡的那个人,没有人能配得上那三个字。

    “他们不是江湖中人”瞧着张百仁兔皮帽子上的哈气、冰碴,王五对着女子道。

    女子点点头,清脆声音仿佛是这山间的清泉、白雪:“你还是改个名字吧。”

    “为什么?”张百仁一愣。

    “会死人的”姑娘黑白分明的眼睛瞪了张百仁一眼,然后转身向马车走去。

    “哎哎哎,姑娘……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张百仁花痴一般的追了上去。

    “去去去,哪里来的狂风浪碟,圣姑也是你这凡夫俗子能觊觎的!”王五一步上前,挡住张百仁的路,扯住了张百仁的衣袖,张百仁受力不稳,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

    感受着张百仁身上的劲道,王五将张百仁扶好:“确实不是练家子。”

    “你们走吧,不要跟在咱们后面”王五虎着脸,举起了砂玻大小的拳头:“小心将你揍成猪头。”

    “你们这镖局也太小气,这冰天雪地大家相遇也是缘分,咱们跟着你也能多几分安全不是?”张须驼嘀嘀咕咕面带不满道。

    “你这话可是错了,你若跟着我等,不但不安全,反而会极有可能平白丧了性命”那女子转过头道了一句。

    “王五,走了!”女子喊了一声。

    王五点点头,然后对着张百仁与张须驼道:“喏,你们看到了吗?前面有一条岔路,你们赶紧从哪里穿过去,走的越远越好。”

    说完话王五转身离去。

    “人还不错!”瞧着继续前行的镖局,张百仁嘀咕了一声。

    “确实是不错,天下镖局的名声还是很好的!”张须驼道了一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