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一品道门

1917.第1858章 李世民的泪

    第1858章 李世民的泪

    自己不是派遣李神通的前往北地暗中算计突厥了吗?怎么现在李神通的侍卫独自一个人面带绝望的跑回来?

    “咯噔~”

    李世民的心忽然悬在了半空,眼中露出一抹凝重之色,一把攥住了扑倒在地武士的衣领,贴近对方面孔,声音急切道:“怎么回事?”

    “陛下,王爷宾天了!王爷被那仆骨怀恩杀死了!”侍卫哭嚎着道。

    “什么?”李世民只觉得气血冲头,刹那间天旋地转:“你说什么!!!”

    暴怒中夹杂着不敢置信,李世民只期盼自己听到的一切皆是幻觉,这一切都是假的!

    “下毒可曾成功?吉利可汗的百万大军可曾被毒死?”没有去问李神通怎么死,李世民先问的是突厥大军如何。

    “陛下,不知为何,那突厥似乎早有准备,已经先一步知道咱们下毒了!王爷尚未来得及遁逃,便已经被那仆骨怀恩盯上!”武士连忙道。

    ‘轰隆~~~’

    仿佛晴天霹雳,瞬间炸响于李世民脑袋上,打的李世民眼中冒着金星,失魂落魄的站在风雨中,眼睛里全是茫然。

    过了一会,才见李世民收回目光,然后看向了地上武士,犹若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般,猛然间将那武士抓起来,一双眼睛猩红的看着那武士:“你可曾亲眼看到王爷身死?”

    若这武士没有看到李神通身死,李神通没有死呢?那一切还有希望。

    瞧着李世民眼中的希翼、期盼,武士咽了一口口水,只觉得话语艰难,喉咙重若千斤。他很怀疑自己若说一个‘是’字,李世民会不会将他给撕了!

    李世民会不会将他给撕了,他不知道,但他却知道欺君之罪绝不是闹着玩的。

    尽管心中不愿意,但士卒还是硬着头皮说出了答案:

    “小人亲眼所见,那仆骨怀恩眉心处飞出一道金光,王爷面对着那金光毫无反抗之力,刹那间已经被斩首!”

    “砰!”

    李世民双手无力,松开士卒的衣领,任由那士卒坠落在地,对于砸在头上的冰雹视若不见。

    “完了!一切全完了!怎么会,朕的计划天衣无缝,怎么会泄露出去!”李世民喃呢自语,眼中满是不解。

    天空中雷音阵阵,李世民只觉得天旋地转,强自稳定心神,低下头道:“毒药呢?王爷身上的毒药呢?”

    “被那仆骨怀恩抢走了!”侍卫的眼中满是无辜、畏惧。

    “该死!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李世民强行打起精神,将轩辕剑插入剑鞘内。

    “七日之前”侍卫道。

    李世民默然,过了一会才道:“雁门关怕是完了!不知突厥百万大军直袭长安还是进攻阴山;他若进攻阴山,朕还有一线机会。他若进攻中土,马踏长安,我李家江山覆灭就在今朝!”

    城头

    张须驼瞧着失魂落魄的李世民,转身对亲信道:“传信罗艺,收兵吧!”

    “铛”

    “铛”

    “铛”

    一声钟声响起,正在冲阵的罗艺自杀戮中抬起头,眼中露出一抹诧异:“收兵?”

    罗艺退走,程咬金、尉迟敬德等人没有阻拦,想要留住两位至道强者,十八位见神强者太难。

    风停雨歇

    群臣目光俱都汇聚在了李世民身上,瞧着失魂落魄仿佛落汤鸡一般站在那里的李世民,眼中露出一抹诧异,不知是什么事情,竟然叫李世民这幅样子。

    “陛下”魏征试探着走上前来。

    “完了!完了!李唐亡国了!李唐亡国了!”李世民眼角两行血泪滑落:“是朕鬼迷心窍,对不住中原那些乡亲父老!”

    “陛下,发生了什么事情?”尉迟敬德走上前来,眼中露出一抹沉稳。

    “朕阻止突厥南下的手段失效了,只怕此时突厥百万铁骑已经屠了雁门关,中土、江南沦为人间炼狱,是朕的错!朕对不起天下苍生,对不住黎民百姓!”说完话李世民竟然直接跪倒在地,对着长安方向不断叩首。

    “陛下!”

    听了李世民的话,群臣顿时一片哀嚎,纷纷跟着跪倒在地,不断向长安方向叩首。

    一边杜如晦闻言睁开法眼,看向了长安城方向,然后对着李世民道:“陛下何必如此惊慌,事情或许没有陛下想的那般遭。”

    “嗯?”李世民闻言哭声顿时戛然而止,脑袋自泥土里钻出来,一双眼睛猩红的看向杜如晦:“怎么说?”

    “陛下,雁门关血光冲天,说明突厥确实是打入了雁门关,在雁门关造下杀虐。但是如今七日过去,陛下天子龙气尚未有任何波动,这说明什么?”房玄龄在一边插话。

    “长安若灭,中土若遭受屠戮,陛下天子龙气必然会遭受重创,岂会依旧如此鼎盛?”长孙无忌不紧不慢道。

    “爱卿的意思是说?”李世民顿时来了精神,猛然站起身,双目精光灼灼的盯着长孙无忌与房玄龄、杜如晦。

    “只怕发生的并非是陛下想象的那般最坏情况,现如今陛下有八十万大军再此,亡羊补牢犹自未晚,有这八十万大军在,一切皆有希望!”长孙无忌笑眯眯道。

    此言一出,群臣俱都是松了一口气,纷纷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之前听李世民说灭国,群臣可都是松了一口气,那股悲怆并非虚假,而是真真切切的悲怆,群臣妻儿老小皆在长安城中,若长安城破只怕自家老小性命不保,想到此处群臣岂能不悲从中来?

    此时听闻长孙无忌等人的话,俱都是纷纷松一口气,跌坐在地喘着粗气。

    “咕噜”

    却见李世民猛然翻身上马:“来人,调拨大军,返回中土,朕要前往阴山与那突厥做一了断。”

    至于说眼下涿郡城,还是算了吧,有江山社稷图在,自己想要凭实力压制住涿郡高手不太现实。

    既然压制不住,一时半刻又攻打不下,李世民之前受到惊吓,此时眼中满是庆幸,劫后余生的喜悦、兴奋:“天不亡我!朕这次定要与突厥做一了断。”

    李唐大军浩浩荡荡的来,浩浩荡荡的离去,除了赔上人族河道之外,什么便宜都没有捞到,简直是亏得裤衩都要没了。

    雁门关

    血流成河,浮尸遍地,乌鸦在天空中叽里呱啦的不断鸣叫。

    突厥南下,必取雁门关,在突厥百万大军的铁蹄下,即便是雁门关天险,此时也不值一提,成为了一片废墟。

    雁门关内在无声息,唯有冤魂在风中哭啼。

    一袭紫色衣袍的人影站在雁门关城头,扫视着战死诸将士,临死前也不肯退后一步的坚毅犹自写在脸上。

    没有怨恨,有的只是不甘、愧疚,挡不住突厥铁骑,身后雁门内的百姓如何?自己如何去面对雁门关内的家乡父老?如何面对雁门关内的妻儿、父母?

    张百仁想到了几十年前的惨案,当年突厥围困雁门关,当着朝廷的面屠尽雁门关几十座城池,今日一幕与当年何其相似?

    都是决策者的失误,仅此而已!

    “李世民!”张百仁恨得咬牙切齿,他亲眼看着雁门关被屠戮,亲眼看着汉家女子被侮辱,但他却没有任何办法。

    风中绝望的哀嚎在耳边响起,他未尝没有想过将诛仙剑阵在雁门关内铺开,但是雁门关内的十几万百姓怎么办?

    诛仙阵图铺开,百姓必死无疑!若单纯面对着突厥铁骑,或许还有机会逃得性命。

    张百仁能怎么办?

    一个人去单挑突厥百万大军?别天真了好不好!

    除了看着,什么也做不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老幼被屠杀,女子在绝望中被一群突厥士兵拖走,就像是一个普通凡人一般,什么也做不了。

    这一刻张百仁终于知道,自己不是神!一直以来他自诩高高在上无所不能,可现实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不是你的错,人道压制了你的修为,你冲出去只是送死而已”少阳老祖来到了张百仁身边。

    张百仁一言不发走下城池,瞧着那一双双绝望的眼睛,女子紫青的肌肤上上满是污秽,一双眼睛瞪着天空中的白云,似乎在质问着张百仁,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这是无解的因果,人道压制你,你无法出手!若百姓对你感恩戴德,你可以施展道法神通,或许有机会逆改局势!”少阳老祖不断劝慰着张百仁。

    “有的时候,我宁愿自己是一个瞎子、哑巴,看不到这人世间的疾苦!”张百仁缓缓将那女子破烂的衣衫整理好,然后拿起火把缓缓点燃两侧的街道:“可惜我不是!”

    “因果而已!种善因德善果,种恶因得恶果,百姓自己的抉择,自己种下的因果!”少阳老祖周身太阳神火飞出,整个城池在悄无声息中化作了灰灰。

    “他们去了哪里?”张百仁瞧着那火苗,呆呆的问了一句。

    “果如你所料,他们去了阴山!”少阳老祖道。

    “还好,他们没有去中土,不然只怕人族就要灭族了!”张百仁幽幽一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