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我要做门阀

1167.第1146章 猎人与猎物(2)

    第1146章 猎人与猎物(2)

    延和三年秋九月十五,贵山城西北八十里。

    经过长达十余日的行军后,乌孙骑兵的先锋终于抵达此地,然后按照命令,在山峡之中隐蔽起来,接应后续兵马。

    十六,乌孙昆莫翁归靡亲将其本部抵达。

    十七日,康居骑兵数千,在副王屠郅的率领下抵达。

    十八、十九,乌孙骑兵主力陆续抵达。

    至此,乌孙人在贵山城西北组成了一支拥有至少两万可战骑兵的突击集群。

    翁归靡豪情万丈,于是亲自登上山峦,眺望远方的贵山城。

    视线之外,山峦的远方,贵山城的轮廓隐隐约约,若隐若现。

    眺望着那远方的雄城,翁归靡回头问曾经去过贵山城的原安糜:“格里当,你来说说,这贵山城有何特点?”

    “昆莫……”原安糜道:“以臣之见,贵山城在雄壮与规模上,当不下汉之坚城大都!”

    他想起了数年前,自己曾以汉天子使者的身份,抵达贵山城时的见闻。

    那是一座庞大而坚固的城市,且城市构造,有别于汉城、西域城邦,更与大宛本国的其他要塞,有着明显的差异。

    其中,最明显,最让他印象深刻的莫过于,那座雄城独特的防御系统!

    “贵山城城高数丈,城周足有二三十里,其城墙以青石筑成,厚而坚固,城墙内侧,分为上下两层,上层列以弓手、步卒,而在下层则开其城墙孔洞,装有类似汉人弩车一类的武器……以匈奴人之能,怕是轻易难以攻下!”原安糜感慨万分的说道:“故而,当年汉贰师将军亲帅汉军精锐数万,围攻数月而不能下!”

    “若我是大宛守军,一定不会让匈奴人知道,我在城墙下层,还有射击孔,可以发射重型弩箭的事情!”

    翁归靡听着点点头,道:“难怪当年宛王蝉封敢夸口,哪怕贵山守军仅有一万,也能在十万敌军围攻下支撑一年!这确实有些门道!”

    “既然,贵山城坚固,那我们不妨再等等,等马力恢复,精力充足,时机成熟,再与匈奴人论高低!”

    “您的意志!”原安糜深深鞠躬。

    “派出瓯脱骑士吧!”翁归靡下令道:“清扫我军附近三十里,一定不能让匈奴人发现我军抵达的事情!”

    “您的意志!”原安糜领命而去。

    ……………………………………

    贵山城中,如今的情况,已经出现了巨大变化。

    在数日前,有人悄悄的趁着夜色,将有援军的消息,投递进城中后。

    对宛王银蔡忍无可忍的大宛贵族们,发动了政变,杀进王宫之中,毫不费力的废黜了银蔡,并将其软禁起来。

    然后,这些大宛贵族们拥立已故的宛王蝉封之子纤寡为摄政官,同时遥尊远在汉朝长安的质子素银为王。

    做完这个事情后,本来一盘散沙,各自为政的大宛贵族们,一下子就找到了主心骨,振作了起来。

    他们在其副王牵祭的指挥下,重整了守城力量。

    面对匈奴人日益紧迫的攻城态势,牵祭直接使出了举世无敌的金弹神功!

    他宣布——凡是愿意上城防御的人,每人每天可以拿到三镑小麦与一镑马肉;所有正规军的军饷,全部翻番,同时他还宣布,任何人,无论是谁,只要能杀死一个敌人,那么就可以到他这里领取一个金币的奖赏!

    为了取信于人,这位副王直接将银蔡藏在王宫里的金库搬了出来。

    大宛王国数百年来积攒的财富,堆磊如山,数十万枚金币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这立刻振奋了守军,刺激了士气。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于是,就连奴隶也纷纷开始主动报名,愿意参与防御。

    整个城市,无论男女老幼都动员起来,参与到各种战争活动之中。

    而贵族们,则不遗余力的向每一个居民宣传着城外敌人的恐怖与贪婪、残忍与暴虐。

    使得城中居民都确信了——一旦敌人入城,那么所有人,包括奴隶、平民、商人,都将无一幸免!

    当然,为了给人们希望,贵族们同时保证,援军已至,只要坚持几天,就能解围。

    在这个情况下,贵山城中低落的士气,迅速提升。

    整个城市的防御系统,更是立刻高效运作起来。

    于是,在当天就给了来势汹汹,欲要登城的疏勒军队一个迎头痛击!

    疏勒人在贵山城下,至少丢下一千具尸体,仓皇撤退。

    这创造了自围城以来,匈奴攻城部队最大的一次损失!

    而李陵,亲眼目睹了疏勒军队败亡的整个过程。

    “宛之先,果有遗泽于其子孙也!”李陵看着那忽然在城墙中上部张开的孔洞,以及从其中激射而出,射程多达两百步的重型弩箭,忍不住感慨道:“疏勒人败的不冤!”

    “左大将!”李陵对身旁的王远吩咐:“汝去亲自犒赏疏勒人,告诉疏勒王,此番他们立大功了!”

    能用疏勒人的生命,换到大宛人的这张底牌,对李陵而言,无疑是超值的。

    这样,他的本部精锐就有了防备,不会轻易的落入对方重型弩箭的射程。

    “另外……”李陵又道:“告诉砲车都尉,给我继续轰击!”

    “诺!”王远领命而去。

    李陵则转过身,将视线投向远方。

    “瓯脱骑兵派了多少出去了?”李陵问道。

    “回禀主公,末将按照您的命令,在西北、西南、东南三个方向,各派出了三百最有经验的瓯脱骑士,命他们沿着药杀水与山脉,向各自方向搜索两百里,一有情况立刻回报!”一个中年将官道:“只是,暂时还未得到回报……”

    李陵点点头,想了想,问道:“到现在为止,可有瓯脱骑士未按照正常频率回报情报?!”

    匈奴人乃是马背上的民族,本就非常重视搜索区域、侦测敌情,建立警戒线。

    早在百年前的冒顿时代,匈奴就在王庭立瓯脱王,以孪鞮氏出任,专责搜索、警戒、驱逐之任务。

    等到赵信、卫律、李陵等先后降匈奴,他们又带来了汉家先进的斥候骑兵建设制度与搜索、回报制度。

    其瓯脱骑兵(斥候)的搜索范围与搜索、侦测、隐蔽能力大增!

    毕竟,这是事关生死的头等大事!

    在过去数十年的战争中,匈奴人唯一能与汉军相提并论的兵种,就是其瓯脱骑士。

    每一次的汉匈会战,都是这些匈奴精锐,用生命来侦查汉军的进军路线与速度,从而给其主力提供了足够的预警时间。

    可惜的是,如今匈奴分裂,依赖于王庭存在的瓯脱骑兵们四散。

    李陵手里,只有不过数百名精锐瓯脱骑士,其余都是些训练与经验不足的新手,未必靠得住。

    所以,李陵不得不时刻关注各种细节,以确定瓯脱骑兵的搜索网没有遗漏的死角或被忽视的至关重要的消息。

    “主公……”那中年将官想了想,道:“西南方向似乎有十几位瓯脱骑士已经有两天没有传回消息了……”

    “为什么不早说?!”李陵闻言,立刻打断对方的话,问道:“他们是在什么地方失去了消息?按照原定计划,他们现在应该在那个地方?”

    后者闻言,唯唯诺诺的道:“臣……臣……起初以为他们只是迷路,很快就能回来的……哪成想两天了都没有传回消息……”

    “不要解释了!”李陵看向西南方向,忽然道:“你马上亲自带人,沿着这些瓯脱骑兵失踪的方向搜索,早召集其他在这个方向的瓯脱骑兵,向药杀水的西南与乌孙交界的草原搜索过去,若是发现大量马蹄印,则不用再前进,立刻回来告诉我!”

    在李陵看来,乌孙人的干预与撕破脸,不是可能,而是必然的结果!

    他在私渠比鞮海的几个月中,仔细思量过、考虑过了。

    所以他知道,那位在居延的鹰杨将军的战略,用一个成语来概括,便是——借刀杀人!

    所以,匈奴内战各方都能看到汉人的影子。

    特别是他这边,汉朝边塞各地,为了让他和漠北各部打的更惨烈一些,连过去根本不卖的兵甲,现在也敞开供应——只要给足价钱,汉朝人没有不卖的。

    而在漠北,其他三位单于,相信也是差不多,得到了汉人相应的支持。

    对那位来说,匈奴人死的越多越好!

    而偏偏各方身在局中,身不由己,只能任由其揉捏、操纵。

    而在西域地区,其更是打算借乌孙与他之手,来杀忤逆他的大宛。

    现在,恐怕又反过来,欲借乌孙以及其他势力,来杀他的匈奴。

    让李陵恐惧的是——所有有关各方,身在局中,都是身不由己,只能被迫按照其意图来行事——不愿意走他安排的方向都不行!

    就拿那乌孙来说吧。

    李陵能猜到,乌孙君臣的想法,也明白他们内心的恐惧——匈奴若灭大宛,下一个对象必是乌孙。

    因为,他要打内战,要角逐单于之位,更要为他的势力争取更大更多的战略腾挪空间。

    而南边是庞大而强盛的汉朝,西则是高耸险峻的葱岭。

    唯一能有效扩张的方向,就是大宛与乌孙。

    大宛既亡,乌孙就不能避免。

    唇亡齿寒的道理,乌孙人是知道的。

    而反过来,对乌孙而言,全吞大宛,便可以在西域地区获得一个绝佳的战略位置,进可以角逐西域,问鼎于天山,退可以坐拥丝绸之利,以大宛之肥沃土地与城市,只要休养生息,以待时变,迟早可以君临天下。

    而这个道理,李陵明白,他的大臣贵族们也明白。

    所以必不可能让乌孙人得到这个机会!

    哪怕是死,也会阻止和挫败乌孙的这个企图——他们可不想,在未来在汉朝之外,还要面对一个强大、咄咄逼人的乌孙帝国!

    这个世界,有两个强权已经够麻烦了。

    容不下第三国崛起来搅乱局势!

    哪怕现在的匈奴帝国,实际上已经因为内战而分崩离析,但帝国的自觉,还是让李陵与他的大臣们不由自主的维护自身的地位,不惜代价想方设法的打压后起之秀。

    所以,匈奴与乌孙的盟约在一开始签订,就是为了有机会撕毁的。

    双方高层只要不笨,都会有这个觉悟。

    这就像两头潜伏在灌木丛之中的饥饿难耐的虎豹,他们都发现了对方,都看到了对方,都有要吃对方的血肉的想法。

    这怎么可能不打起来呢?

    “古者,晏子二桃杀三士,初读史,吾还不以为然,如今才知,此乃用兵之道的至高之理,因势利导,使敌自斗,从而坐收渔翁之利!”

    “便是被人发觉,被人知晓,也无所谓……盖这便是人性!”李陵悠悠念着这些话,心里面只觉得毛骨悚然:“其人未见,只在万里之外,便可搅动风云……若其出手……恐怕必是一击毙命!”

    想到这里,李陵猛然的回头,看向在自己身后的诸将,下令道:“传我命令,立刻集合坚昆、焉奢、危须三万骑!”

    他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必须要冒些风险了。

    若是坐着不动,等于被那位在万里之外,牵着鼻子走。

    等到他准备就绪,出手之时,恐怕便是神仙下凡也难救时局!

    李陵知道,自己不能再和当年在浚稽山中时一般,不敢冒险,不敢赌博,最终被匈奴大军团团合围,插翅难飞。

    现在,他必须赌!

    赌乌孙人已经到来,并且就在那些瓯脱骑兵失踪的地方。

    趁他们立足未稳,立刻发起攻击!

    打乱、打散乌孙人的部署与兵力,然后将他们消灭在这苍茫的草原与河流之间。

    反正,大不了不过是浪费一些马力与粮草。

    而若赌对了!

    这大宛战争就能迅速结束,届时,木已成舟,大局已定,汉朝人即使强行干涉,也难以奈何。

    大不了,送些钱财,拿些奴婢,堵住他们的嘴。

    能以钱财、奴婢解决问题,那是再好不过的!

    这样想着,李陵就翻身上马,再顾不得隐蔽与保密了,他直接打出自己的旗帜与名号,带着部将们向着匈奴大营而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