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1162.第1141章 天命难违

    第1141章 天命难违

    第二天一早,刘进便带着人,提着许多礼物,专程来到石渠阁前。

    老太史司马迁,早已率人在门口等候。

    “老臣……”已是白发苍苍,垂垂老矣的太史令,来到刘进面前,躬身下拜:“拜见太孙殿下……”

    “老太史快快请起……”刘进立刻上前,扶起这位德高望重的太史令:“孤安敢当老太史之拜?!”

    说着刘进就搀扶着司马迁,一起走入这石渠阁内。

    “老臣这里简陋,还望太孙殿下莫要嫌弃……”司马迁弯着腰,将刘进请到上首,坚持让其坐下来,然后问道:“不知道太孙殿下,今日忽然登门,可是有什么事情用的上老臣的……”

    刘进闻言,连忙稽首作揖,道:“不瞒老太史,孤今日冒昧登门,确有事情想向老太史求助……”

    “殿下请说……”司马迁道:“能帮到殿下,这是老臣的福气啊……”

    刘进于是长身而拜,道:“孤曾闻: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近来朝政多变,国家多事,孤心有戚戚然,故此来求助老太史,求教古今之事,还望老太史不吝赐教!”

    司马迁听着刘进的话,忽然呵呵的笑了起来:“此言,必是英候所出吧……”

    “老太史也知道张卿?”刘进奇了。

    “老臣虽然在这石渠阁之中修史,闭门不出,但修史之事,怎么能闭门造车呢?必引各方之说,问内外之言也……”司马迁笑着道:“似英候这等英雄,老臣岂能不知?”

    刘进听着,微微点头,便听司马迁道:“古者君子不镜于水,而镜于人。镜于水,见面之容罢了,镜于人,则知吉与凶……英候……果大丈夫也!”

    刘进听着,眼前一亮,拜道:“老太史之言,亦不差分毫!”

    “君子不镜于水,非老臣所言也……”司马迁笑着摇头:“此子墨子之言也!”

    “故老臣才言,英候,大丈夫也!”

    刘进闻言,若有所思,然后长身拜道:“老太史高风亮节,孤深敬之也!”

    司马迁却仿佛没有听到刘进的话一样,只是自顾自的道:“墨家之德,别于百家,其以堂高三尺,土阶三等,茅茨不翦,采椽不刮,故其尊卑无别,尚义而轻死,所以其道衰,凋零至今,已是回天无术……英候能采墨家之术而用之于儒者,也算是给子墨子留下了一丝希望吧……”

    刘进听着司马迁的话,自然知道,这位老太史似有所指。

    司马迁看着刘进,忽然笑道:“老臣老朽,总是喜欢絮叨,望殿下海涵……”

    刘进连忙拜道:“岂敢,愿听老太史之言!”

    司马迁和他的家族,可是汉家最著名的史家,其家族历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宗周的周宣王时期,在那个时候,司马迁的祖先就已是宣王的史官。

    宗周倾覆后,司马氏散落天下,其中一支流落到秦国,成为司马迁这一支的先祖。

    秦国名将司马错,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司马错之子司马靳,乃秦武安君白起之心腹,是在长平坑杀四十万赵卒的直接指挥者。

    眼前这位太史令,就是司马靳的五世孙。

    其与乃父已故太史令司马谈,为汉史官加起来将近七十年之久,横跨了自太宗迄今的岁月。

    所以,面对司马迁,这位白发苍苍,腰背皆弯,满脸皱纹,牙齿都快掉光了的老太史。

    刘进感觉,就像历史活了过来一样。

    厚重的沧桑与恢弘的史诗,仿佛在眼前展开。

    他隐约有种感觉,自宗周迄今的历史典故与人物,若司马迁都不知道,那么这个世界就没有人能清楚了。

    于是,刘进长身再拜:“愿听老太史良言!”

    司马迁于是临襟正坐,对刘进道:“殿下想知道什么呢?”

    刘进没有急着发问,而是先对左右吩咐了一声:“尔等皆退下,屏蔽左右,勿使人来扰孤与老太史!”

    “诺!”忠心耿耿的太孙侍从们于是立刻尽数退出,顺便将在这石渠阁内的文吏与宦官统统赶了出去,接着将门窗全部关上。

    到这时,刘进才问道:“敢问老太史,以您之见,今之国家,史书之上可有相似之时?”

    司马迁听着,呵呵的笑了笑,问道:“殿下欲问君?还是欲问臣?”

    刘进问道:“君如何?!”

    “齐恒、祖龙……”司马迁毫不避讳的道:“自高帝以来,汉受匈奴之辱,诸夏为夷狄所制,此与齐恒之前之中国何其相似?齐恒之尊王攘夷,当今之大复仇,亦相似颇多……”

    “而祖龙统六合,车同轨,书同文,一度量,当今御六合,废诸侯之权,自设内朝,政令决于壹心……”

    刘进听着这话,只觉心惊胆战,毛骨悚然。

    齐恒、祖龙,自然都是不世之雄主。

    然而下场却都很凄惨。

    齐恒死而齐衰,祖龙死而地分。

    他祖父做下了这等伟业,做出了这么多事情。

    岂是没有代价的?

    只是,从前没有人敢这么直白的将这些事情说出来。

    刘进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拜道:“那臣如何呢?”

    “臣啊……”司马迁闭上眼睛,仔细想了想,然后道:“自大将军、大司马、平津献候与张汤、汲黯等先后死,后起之人,营营苟且,再无国家之材,社稷之用,老臣曾以为世将若危卵……”

    “然……”司马迁微微长叹:“仲尼曰:生而知之者上,学则亚之,多闻博识知之次也……老臣曾以为,生而知之者,乃故老之说,却不想,这风烛残年之际,还能见到一位……”

    “此天不亡汉也!”他竟有些唏嘘、遗憾的说道:“二三十年后,世之周公、伊尹,舍英候外,无人能承!”

    “即使如今,亦是负天下之望,集万民之心于己身!”

    说到这里,司马迁忽然对刘进问道:“殿下,假齐恒、祖龙之晚年,而遇伊尹、周公之壮,齐恒、祖龙何以取舍?!”

    刘进听着,整个人都呆滞了。

    齐恒公、祖龙始皇帝,自然是一等一的雄主,胸襟开口,气吞万里如虎。

    于是,齐恒可以接纳管仲,并以国家社稷委之,言听计从,由之尊王攘夷,霸春秋,为天子方伯,礼乐征伐自齐恒出。

    于是,祖龙能用蒙恬、王翦,也用的了赵高李斯,更用的了无数关东人才。

    由之,大秦虎狼之师,横扫六合,并吞万里,一统天下。

    但……

    那是在他们的壮年,那时候壮士之心,志在万里,所以能容人所不能容,能用他人所不能用之人,能做他人所不能做之事。

    对敌人残忍,对自己更残忍!

    然而,齐恒、祖龙之晚年呢?

    那时,英雄迟暮,壮士末路,再遇伊尹、周公般的人物,还能放心吗?

    刘进不知道。

    但朝政的诡异,与他祖父的那些意味深长的动作与安排,却似乎已经揭晓了一些答案。

    只是他不敢去想,也没办法去想。

    而且,更重要的是,刘进的思维,偏转到了另外一个事情上面。

    他心中的疑问,犹如夏日的萤火虫一样,飞舞于脑海中,萦绕在思维里。

    齐恒晚年做了什么?刘进清清楚楚,祖龙晚年又做了什么,刘进同样清清楚楚。

    而因此引发的后果,刘进一样明明白白。

    于是,这位大汉太孙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努力的咽着口水,想说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良久良久,刘进对着司马迁长身一拜,再拜,接着起身道:“叨扰老太史良久,孤委实过意不去,就此辞别,还请老太史保重!”

    然后,他就在司马迁的笑容中,转身推开房门,带着侍从们踉踉跄跄的离去。

    因他,发现一个被他一直以来忽视的问题。

    那就是——当今之后,谁主沉浮?

    这个天下,到底谁说了算?!

    这是一个残酷的问题,更是一个残忍的问题!

    而他知道,自己迟早要面对这个问题!

    齐恒晚年,五子争位,赵武灵王被困沙丘,太子章被杀,祖龙晚年,蒙恬、扶苏被赵高李斯冤杀,二世所行勃乱,于是二世而亡之。

    当初,祖龙盛年时,有‘祖龙死而地分’之谶语。

    而如今,汉家也有‘代汉者当涂高’之语。

    他的祖父,当今天子,就曾公开说过:汉有六七之厄,法应再受命,宗室子孙谁当应此者?六七四十二代汉者,当涂高也!

    虽然,这是当年为了和主张‘尊新王’的古文、今文学派的学者争夺话语权而说的话。

    但此言,影响极大。

    如今,刘进听完太史令司马迁的话,不可避免的就联想到了这一节。

    再将当前朝政怪局与种种不寻常之事联系在一起,刘进想不多想都不可能!

    “孤听说,水满则溢,月满则亏,凡事过犹不及,故有大者不可以盈,当受之以谦……”他喃喃自语:“然而,孤又闻,天授不取,必遭天谴……”

    一时间,他内心慌乱至极,已是不知如何取舍。

    想要找人商量,可这长安之大,却无人能与他商量,也没有人可以给他提供意见。

    “若张子重在就好了……”刘进叹息着。

    忽然他想到了一个事情,猛然觉悟,于是对左右道:“走,与孤去求见皇祖父大人!”

    因为,他想起了自己名字的由来。

    他的名字是他祖父,当今天子所取。

    进者巽也,巽者木也,为八卦之一,其像风,故君子以申命行事。

    其卦有六象,最后一象正与他现在的情况非常相似——初六,进退,利武人之贞。

    进退失据,是因为自己没有主见,所以应当和武士一样,坚定自己的决心,坚强自己的意志,一往无前,无所后悔。

    盖风之所吹,是没有定数的。

    不坚定决心,必受其咎!

    ……………………

    司马迁站在石渠阁的门口,已经浑浊的眼睛,倒映着刘进远去的背影。

    他微微笑了起来,随手打了一个卦。

    正是巽卦,卦为六四。

    他轻笑起来:“田获三品……为何不是上九之征?!”

    良久,这位老太史仰天大笑:“天意如此啊,天意如此啊!”

    巽之六四,悔亡,田获三品,有功也。

    打猎打到了一个大家伙,今年过年有肉吃了!

    巽之上九,巽在床下,穷也,丧其资斧,凶也!

    上天入地,无路可逃,穷途暮路,死于刀斧,或亡尽家财、祖德。

    自蚕室之刑后,他已心存死志。

    若非父祖的使命没有完成,他已自裁谢罪。

    如今,《史记》差不多该完成了。

    他也准备给自己找一个死法了。

    最佳的死法,莫过于让当政者处死他。

    如此,他就可以和董狐一样,名留青史,而让那位被万世所唾!

    可惜……

    可惜……

    天意如此啊,天意如此啊!

    这让这位太史令,笑着笑着,流出了眼泪。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

    当你想当忠臣时,却成为了阶下囚,受到了最耻辱的刑罚,受到了士人一生最痛苦的惩罚。

    曾经的忠心,顿时化作滔天愤怒与仇恨。

    连文字都带上了恨与不忿。

    连本心都开始偏移,连使命都被蒙蔽。

    但,在这垂暮之年,当他欲行鬼祟之事的时候,老天爷和他开了这样一个玩笑。

    “吾这一生……”看着那卦象,老太史叹道:“年少时不知轻重,壮志激烈,胸怀抱负,至于中年,依然不改此心,不信天命……”

    “及至老年方知人力有时穷,天命终究难违!”

    杵着拐杖,白发苍苍,垂垂老矣的老太史,走入石渠阁之中,叫来他的弟子门徒,让他们取来自己花费一生心血所编著的那部史书。

    将此书推到这些门徒弟子面前,老太史道:“吾老矣,命不久也,此书,吾一生之心血,尔等各自抄录一部吧……”

    “我死之后,待新君即位,既以此书献之,或能换到些功名利禄,此我为尔等所能做的唯一事情了……”

    弟子们听着,纷纷哭泣起来。

    司马迁看着,摇了摇头,道:“生老病死,物之自然,天地之理也,奚甚可哀!?”

    “况我如今,心结已了,使命已成,无所遗憾也!”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