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1159.第1138章 大宛战局

    第1138章 大宛战局

    河西地方行政权力,一落到手中,张越旋即就徇私、渎职、贪污等罪名,定点清除了数百名不怎么听话的地方官吏。

    其中,包括两位太守与一位郡尉。

    当然了,他本身是没有权力处置这些人的。

    所以,只能以天子节,召他们来黑城塞,变相的软禁起来。

    同时,派人快马往长安,呈递弹章。

    做完这些事情,整个河西,立刻噤若寒蝉。

    张越的威权,于是彻底在河西地区沉淀下去。

    只是,张越却觉得还不够!

    因为,这只是虚假的权威,不过是名头上好听罢了。

    地方官与地方机构,依然不是他的人马,若想搞鬼,随时都可以!

    所以,张越立刻就着手准备,在河西推行公考,以选拔人才,充实地方。

    同时,命人回长安,请见太学祭酒董越,请求董越尽快的发动一批士子,前来支援边疆。

    就在张越准备离开居延,前往河湟,并顺便处置河西内附藩部问题时,田水派人送回了他在大宛战场上的第一份观察报告。

    张越将这份报告看完,合起来,交给方炜,嘱托道:“收起来,命人复刻一份,送回长安,转石渠阁归档!”

    “诺!”方炜领命而去。

    张越则有些感慨的叹道:“宛人的祖先,恐怕做梦都不会想到有今天!”

    曾几何时,马其顿帝国横扫欧亚,兵临印度河,鞭笞着婆罗门,

    其先锋更是越过葱岭,横渡药杀水,于大宛腹地建立起了为夸耀其武功的亚历山大极东之城。

    便是在百余年前,安条克三世东征,也差点重写了亚历山大的征服史。

    然而,在现在,大宛,这个马其顿-希腊人的后裔所建立的王冠,已经沦为多国混战的战场。

    匈奴、乌恒骑兵,在其境内肆虐。

    一座座历史悠久的邬堡,在战火之中焚毁。

    数不清的百姓,被匈奴、乌孙骑兵所捕,然后在贵族的清点、分理下,依照性别、年纪、外貌分级。

    就像牧民们将牛羊按照雌雄、大小、毛发分圈一般。

    战败者与被俘者毫无尊严的被一根根绳子串着,驱赶着向着匈奴的西域押送。

    沿途,哭泣声响彻天地。

    按照田水的描述是‘泪如雨,延绵不绝,药杀水为之哀戚’。

    但,这已经是这些人最好的下场了。

    而且,还是汉家介入后才得到的待遇。

    不然,这些俘虏起码会死掉大半!

    如今,有了田水领衔的汉家战场观察团,最起码,匈奴人不敢随意下死手了。

    若是仅仅是这样,张越还不会感叹。

    关键是,田水报告说,在大宛军队里,发现了明显非大宛的军队。

    匈奴人更捕获不少俘虏,审讯后得知,他们乃是来自康居的骑兵。

    这让匈奴人暴怒不已,已经决意,灭亡大宛后,就将康居提上下一个攻击目标的日程。

    而康居战俘们,还同时向匈奴人揭露了另外一个事实——他们是受月氏人的邀请,才能介入大宛战争的。

    于是,匈奴贵族闻之,如饮烈酒。

    当场就亢奋起来,据田水观察和探知的情报,匈奴人正在加紧审讯战俘,搜集有关月氏的情报。

    有匈奴贵族,甚至在私底下说出了一句让张越胆战心惊的话:“何必与汉死战?不如西求月氏击之,获其土地、人民、牲畜,岂不乐哉?!”

    若此人的言论,变成匈奴人的主流想法。

    张越知道,匈奴人的西迁,恐怕迟早到来!

    而匈奴一旦开始西迁,沩水流域的月氏大和尚能否挡住这些家伙呢?

    答案恐怕是不能。

    毕竟,匈奴,哪怕在汉军面前,屡败屡战,看上去已经不足以威胁到汉室的东亚霸权了。

    然而,匈奴到底是在东亚怪物房里,被养蛊百年的怪物。

    其战力之强,可以说除汉之外,无人能敌!

    反观月氏人呢?

    当年他们就是匈奴人的手下败将。

    如今,距离月氏西迁,已去将近百年。

    他们在沩水流域,建立起了自己的统治,但他们周围的敌人,实在是太孱弱了。

    唯一一个可与之争锋的大夏王国,在月氏人抵达时,便已经在内乱与政变之中,混乱了数十年。

    其他所谓对手,都是些像三哥、康居这样的敌人,连给月氏人练手的能力都不足。

    张越就记得,历史上,东汉初年,全盛时期的贵霜帝国,以七万大军挑衅东汉,然后被班定远带着两千不到的汉军,按在地上反复摩擦。

    所以,真不是张越看不起月氏人。

    实在是,他们在东亚这个怪物房里的怪物们眼中看起来,就像是一群小学生玩农药,纯属菜鸡互啄。

    恐怕连列阵对决的资格都欠奉,直接会被打到六分投。

    故而,张越不得不暂缓行程,留在居延,密切关注局势变化。

    果不其然,只过了数日,田水的第二封报告,就送抵了居延。

    虽然这两份报告,相隔只有数日,但其日期却间隔了半月。

    在这份新的报告中,田水向张越汇报了匈奴人的最新进展:秋八月辛卯,匈奴克贰师城,杀其城守,得降卒七千,捕虏士民百姓两万余,于是搜罗贰师城附近三百里,求得大宛马三千余匹。

    “八月辛卯?”张越换算了一下:“是二十日前,八月二十三啊……”

    换而言之,匈奴人的动作非常快,快到让张越惊讶!

    自下郁成城,到下贰师城,只隔了不到两个月!

    这中间,还有大半个月是被张越喊停的。

    看样子大宛人的坚城要塞,在匈奴人从汉家学走的砲车、盾车与云梯面前,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固。

    而贰师既下,大宛人在整个药杀水流域的统治已然宣告瓦解。

    现在,匈奴军队可以肆无忌惮的逼近贵山城——这座亚历山大东征留在东亚的最后遗产。

    老实说,张越对大宛人能不能坚持下去,深表怀疑。

    “贰师城既失,贵山城在药杀水的北岸就失去了支点……”张越找来大宛地图,仔细研究了后,想着:“恐怕,如今大宛国中的投降主义气氛会不断高涨……”

    十余年前,大宛人就已经对远征的汉军跪下来过一次。

    现在,若匈奴人施加足够大的压力,张越觉得,大宛人没有理由不跪第二次。

    哪怕康居人给了他们援军,而且看上去月氏人也向提供了某种承诺。

    然而,若大宛人对战争前途绝望,那么投降是不可避免的。

    且,有着郁成城的例子在前面,张越觉得,贵山城的大宛贵族,恐怕没有那个决心抵抗到底!

    而若匈奴人在今年内完成灭亡大宛的战略,这对张越来说,是极为不利的。

    所以,只是思索片刻,张越便有了决断。

    他立刻派人出发,赶往大宛,向田水传达他的指令——是时候,对匈奴人的战争行动,做出更加严格的约束了。

    以仁义之名,以道德之名,尽可能的拖住匈奴人的进军速度。

    但这只能拖,而无法在根本上纾解大宛人的压力。

    所以,使者还带去了张越的第二道指使——命令田水与乌孙昆莫翁归靡取得联系。

    暗示汉家将支持作为‘亲戚’与‘盟友’的乌孙。

    并暗示乌孙人,汉家将从经济、军械与物资方面,全力支持乌孙在大宛的‘正义事业’。

    必要时刻,汉室当局,将授予乌孙昆莫全权处置大宛的权责。

    毋庸置疑,这是挑拨离间。

    是赤裸裸的战争怂恿!

    乃是要叫乌孙与匈奴联盟破裂,并大打出手的计谋。

    乌孙人会不会咬钩呢?

    张越判断,只要乌孙人不傻,这个钩子,他们必咬无疑。

    原因很简单——若大宛灭亡,吸取整个大宛王国的人口财富与数百年积累的技术精华的匈奴,将在国力上对乌孙形成碾压。

    一旦贵山城陷落,匈奴是必然对乌孙下手的。

    这是人的本性,也是匈奴人必然的战略选择——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匈奴人那里会坐视乌孙人占据半壁大宛?

    如何会忍受乌孙人将他们的疆域,扩充到大宛东部,与康居相连?

    故而,张越知道,即使他不去怂恿,乌孙人也必定有与匈奴撕破脸的预案。

    这就好比二战初期,莫洛托夫与里宾特洛甫签订的那个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一样。

    这个条约的签订,就是为了撕毁的。

    且双方,都有撕毁条约的决心与准备。

    故而,张越的暗示与怂恿,只是在加快和加速这一进程,只是让乌孙人更快更坚定的下定决心而已!

    当然了,张越同时也做好了,万一乌孙人蠢到愿意坐以待毙的准备。

    他已经命令,在西域的西域都护府,立刻准备好供给六千以上骑兵在冬季远征的物资准备。

    包括御寒的毛衣、手套,防冻的蛇油、鲸油,以及大批可以在马上就地食用的湩乳、马奶酒、奶酪、肉干、酱料。

    当然,若无必要,张越不愿意在冬季出兵。

    因为,那太考验汉军的运气了。

    一旦陷入暴风雪中,准备再充分,也可能损失惨重。

    …………………………………………

    九月初的大宛东部草原,草场已经在消亡。

    对乌孙骑兵来说,最适合他们作战的季节,正在渐渐远去。

    一旦草原的青草不再生长,那么,他们就需要从后方运输大批补给来维持大军的作战。

    而这对一个游牧王国而言,乃是沉重的负担。

    所以,乌孙军队开始收缩活动范围。

    同时,他们开始整理自己在这数月战争中所得的财富、牲畜。

    这一战,乌孙人是赚了个盘满钵满。

    不过三个月,他们就征服了大宛的千里草原,甚至还越过大宛边境,占领了一块康居牧场。

    比起土地,他们缴获的战利品,同样丰盛。

    在牲畜方面,他们缴获了大宛王国数十万头牲畜。

    仅仅是马匹就多达数万匹,其中,大宛马及有大宛马血统的战马就多达五千匹之巨!

    更俘虏、捕获了四万多战俘,这其中女子超过一万。

    这使得作为昆莫的翁归靡,可以在战后,多任命一个翕候,从而能打破过去乌孙的平衡,使得他的力量超过泥靡的支持者。

    但……

    翁归靡脸上却没有丝毫笑容。

    他甚至愁容满面,双眼血红,望着南方,那匈奴人攻略的地区,这位昆莫忧心忡忡。

    “匈奴人现在距离贵山城还有多远?”翁归靡问着身侧的堂弟原安糜。

    “回禀昆莫,已经只剩下不足百里了……”原安糜有些担忧的道:“以现在的速度,若匈奴人抓紧时间,可能在暴风雪之前,就攻陷那贵山城……”

    “是啊……”翁归靡点点头:“我们都低估了匈奴人,也高估了大宛人的战力……”

    原以为,郁成城、贰师城这两座坚城就足够将匈奴人拖在药杀水。

    哪成想,大宛人的战力竟已如此不堪。

    若郁成城之陷,还可以推给内应,那么贰师城的迅速陷落,就彻底震惊了翁归靡与他的贵族们。

    号称仅次于郁成城与贵山城的大宛第三坚城,在匈奴人的砲车与大军面前,连一个月都未能坚持就宣告陷落。

    而通过郁成城与贰师城的战役,匈奴人的攻城能力与经验,已然积累起来。

    贵山城,这座号称汉塞之外最坚固的雄城,恐怕也未必能挡住匈奴骑兵的进攻步伐。

    “当年,大宛人到底是怎么拖住汉家四年的?”原安糜忍不住发问:“到底是大宛人弱了,还是匈奴人变强了?”

    翁归靡想了想,道:“恐怕两者皆有吧……”

    “十余年前那一战,大宛人的脊梁已经被打断了,他们在过去的十余年中全赖汉人的庇护,方能自立……”

    “而匈奴又在这十余年中,与汉合战数次,天山会战、匈河会战、余吾水会战……每次都能逼退汉军,只在去年为那位鹰杨将军所败……”说到这里,翁归靡忽然问道:“格里当,以你之见,若匈奴与我乌孙战,谁胜谁败?”

    原安糜听着,沉默起来。

    因为他知道,以匈奴人目前表现出来的战力,再看乌孙军队的表现。

    十之八九,被吊起来锤的一定是乌孙!

    与匈奴的百战之师相比,乌孙人,终究还是嫩了些!

    “派人去康居吧……”翁归靡忽然道:“我们是时候和康居人商量商量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