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1074.第1053章 备战(1)

    第1053章 备战(1)

    出了建章宫,张越马不停蹄,赶往城外军营。

    自班师回朝以来,凯旋的大军,就分别屯于长安城外的棘门、章城门、横门之外的北军大营。

    小日子别提过的多潇洒了!

    特别是乌恒、匈奴义从们,第一次进入中原花花世界,第一次知道了何为荣华富贵。

    早已经全体放飞了自我。

    每日,这些家伙都流连于花街柳巷,忙于斗鸡走狗。

    不过半个月,朝廷发下来的赏赐,就花的干干净净。

    甚至有很多人,还欠下了自己的上官与朋友一大笔帐!

    于是,只好典卖那些实物来还债。

    好在,他们手里的战利品,还挺值钱的。

    牛羊、皮毛、珍宝,都能在市面上卖一个不错的价钱。

    此外,爵位也可以换钱。

    但,就算是这样,也是入不敷出。

    不止胡人义从如此,很多汉军将士也是这样。

    长安半个月,花销过五万、十万的人,比比皆是。

    在过去的二十多天,凯旋大军在长安消费高达数万万之巨!

    平均每人的花费超过了三万!

    实在是恐怖!

    长安商贾因此笑的合不拢嘴,数钱数到手抽筋。

    不过,在军营内的话,秩序和组织还算可以。

    毕竟,有军法管着,要是出了差错,可是要挨军棍,甚至掉脑袋的!

    纵然如此,张越进入军营后也明显的发现了,军营内部有些的秩序有些松散,士兵们看着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这让他心中一惊,知道若是这样持续下去,整支军队就要完蛋了!

    更明白,这种旧式军队靠不住。

    他不由得想起了新丰的保安曲,这次回新丰的时候,他特意去看过,观摩过保安曲的训练。

    总的来说,一切都符合他的预想。

    只是人数太少了。

    想到这里,张越不由得灵机一动。

    此番天子让他暗中将长水校尉与飞狐军,向北地郡集结。

    其实也可以拉上保安曲,让保安曲去上上战场,见见血。

    即使不能,一场长途拉练,也是难得的经验!

    这样想着,张越便在续相如等人的簇拥下,走入中军大营。

    此时,中军大帐内,已坐满了校尉以上的军官。

    见到张越进来,数十人立刻哗啦啦的起身,恭身拜道:“末将等恭迎鹰扬将军!”

    “诸公免礼!”张越看了他们一眼,摆手道:“都坐下来吧!”

    众人各自落座,而张越则径直走到帅位,坐了下来,问道:“各军近日来,可都还安逸?”

    诸将听着,都呵呵的笑了起来。

    并没有多少人将士兵们在长安在这些日子的作为,看成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甚至有许多人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当兵吃粮,就是为了富贵,有享受机会不享受,难得要等到战死才后悔?

    再说,士兵们要是将钱都攒下来了,哪里还有拼死作战的勇气?

    对很多将官而言,部下的士兵,有钱最好马上花光,因为只有享受过富贵的穷人,才会舍得拼死作战!

    张越看着这些人,在心里微微摇头。

    他知道,真的得把新军提上日程了。

    表面上却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轻声道:“吾方陛辞而来,陛下命吾语诸公:国家有事,社稷有难,公等可愿死战?”

    诸将听着,小心脏立刻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漠北一战,他们是得利最多,获益最大的群体!

    这些人里的大多数,在漠北战前,不过队率、军候而已。

    靠着漠北的军功,回朝后立刻升迁为校尉、都尉,秩比从四百石一跃而成为千石、两千石,并接替了他们已经升迁为两千石、列侯的上司,成为各自军队的大人物。

    却不想,又有战事来临了!

    顿时,人人激动,纷纷起身拜道:“末将等誓死效忠陛下,誓死追随将军!夙兴夜寐,死不旋踵!”

    “善!”张越点点头,道:“那就立刻开始整顿军营,点兵集将,听候命令!”

    “诺!”所有人高声应诺。

    于是,整个鹰扬大军,旋即进入了紧张的整顿、集合之中。

    在军官们的督促下,原本散漫的秩序,迅速重建。

    而士兵们,也重新恢复了原本的精气神。

    甲胄被擦的雪亮,刀枪剑戟被重新保养起来,训练也开始恢复。

    军营的变化,立刻传遍整个长安城,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鹰扬将军可能会加入战争的事情。

    这让长安城自轮台陷落后,略显低迷的气氛,重新活跃起来。

    八卦党和公羊学派的口嗨青年们重新活跃起来。

    在人们眼中,张蚩尤既出,那么什么匈奴、羌胡,肯定得被鹰扬大军按在地上摩擦!

    但张越却不敢有半分放松,离开军营后,他立刻联系少府卿公孙遗,然后从少府的将作署、左戈署里,抽调了大匠上千人,然后带着这些人回到新丰。

    立刻就开始了马刀的铸造。

    本来,他原先打算是花半年时间,建立起一套成熟的水利锻锤作坊,好大规模的生产马刀。

    但现在,军情紧急,他也顾不得许多了。

    以鹰杨将军的身份,他从少府内库,拿走了少府库存的几乎所有百炼钢,又命令新丰暂停民用钢铁、精铁供应,将全部精力与资源,转投到马刀生产之中。

    带着少府的一千多名大匠,再征调整个新丰冶炼作坊的所有匠人以及整个新丰工坊园里的所有工人。

    用了三天时间,张越带着他们,铸造出了精钢马刀一千五百多柄。

    这是不惜成本的结果!

    亦是汉室当前国力的体现!

    仅仅是成本,这些马刀就贵的吓死人——平均每把马刀,用料价值数万钱!

    这还未计算人工、报废和其他成本。

    不过,看着这些马刀,张越知道,这个代价值得付出!

    轻轻拿起一柄,将其抽出刀鞘,雪亮的刀身,在阳光下烨烨生辉,伸手弹了弹刀刃,锋利的几乎可以吹发断毛,轻轻的挥舞了一下,劈砍效果非常优异!

    唯一的缺点,可能是因为生产铸造工艺不足,所以若是劈砍频繁,很容易将刀刃砍卷。

    不过……

    拿着马刀,张越确信,它就是为骑兵而生的武器!

    有了它,汉军骑兵,将再次确立对四夷骑兵在装备上的绝对优势!

    因为,在现在这个地球上,除了大汉帝国,再无第二个国家,可以拥有如此的钢铁和如此多的工匠来打制这样的利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