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931.第915章 女神

    第915章 女神

    一天之后,张越拿到了司马玄送来的有关呼奢部的初步统计报告。

    看完之后,张越忍不住沉默了起来。

    呼奢部在战前,大约拥有五千左右的邑落。

    人口约为六万到七万左右。

    拥有各类马匹、橐他约十一万匹,牛羊牲畜大约八十万左右。

    而现在……

    呼奢部已经只剩下三千多个邑落。

    几乎被腰斩。

    更可怕的是,有超过三十二个氏族,被整体毁灭。

    青壮男丁人口数量,直接跌落到了不足一万!

    剩下的全是妇孺老弱。

    战前,呼奢人拥有大约两千五百左右的骑兵,现在,只剩下不到五百。

    在呼揭人的进攻中,至少有一万三千人被杀或者失踪。

    两万多妇孺被俘虏。

    比起人口损失,呼揭人的财产损失同样严重。

    马匹橐他数量,现在只剩下了不到六万。

    牛羊数量,跌落到了不足五十万。

    就这还是因为汉军及时赶到,若续相如的长水校尉再晚来一天,损失规模可能会放大百分之二十以上!

    毫不夸张的说,呼奢部的整个组织、结构,都已经在战争被摧毁。

    特别是大量青壮男子的损失,使得在事实上,呼奢部现在成为了一个寡妇和孩童的集中营。

    有超过七成的妇女,在战争中失去了自己的丈夫、父亲、兄弟。

    超过五成的孩子,失去了父亲。

    战争的残忍与破坏性,展现的淋漓尽致。

    让张越感慨不已,唏嘘不已,庆幸不已。

    感慨生命的脆弱,唏嘘呼奢人的惨状,庆幸汉家在这个丛林世界,不是呼奢这样的羔羊,而是一头咆哮山林与草原的猛兽。

    是主宰者,而非被狩猎的对象。

    故而,这样的情况,已经不可能在发生在汉家疆域。

    司马玄却凑到张越面前,恭身问道:“侍中公,这一两日来,南池、诸水以及塞下氏族的义从们,常常借机靠近呼奢营地,似乎是有所想法……”

    “末将要不要干预?”

    张越闻言,微微一楞。

    旋即就明白了过来,想了想,张越道:“司马将军,请将军去传本使的命令:非有功不得近呼奢营地!”

    “只有曾斩下过匈奴首级,有战功之人,方可接近,且最多只能带一个可以证明直系血缘关系的亲人同入!”

    “除此之外,便独有汉军外家成员,可以接近,如有功之士!”

    司马玄听着,连忙恭身领命:“诺!”

    他虽然不是很理解张越这个决定的用意。

    但身为军人,服从命令是他的天职。

    而他是一个职业军人。

    送走司马玄,张越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我却是忘记了,汉与乌恒的文化、风俗与审美差异……”

    “更忘记了,这草原上,真正的财富到底是什么?!”

    对内郡的汉家将士,或者生于汉地,成长在汉郡的长水士兵们来说。

    或许,在他们眼中的美女,是那种温婉典雅,肤白貌美,身材婀娜,知书达理,贤惠持家之人。

    受到汉家影响,内迁氏族的贵族和中上层,也都有着这样的审美与习惯。

    但是……

    在草原上,却不是这样的!

    逐水草而居,必须与天争,与人争,与气候抢跑的游牧民。

    根本就不在乎这些!

    他们看重的女性,姿色、身材,都不是关键标准。

    他们看重的,概括起来,用通俗的话说就是——屁股大,能生养。

    而且,生过孩子的,更受欢迎。

    生育次数越多,受欢迎程度越高。

    而这其中,最受欢迎的是,带着孩子死了丈夫,失去了父兄与夫家兄弟的寡妇。

    这就像是后世股市中业绩优良,前景看涨的蓝筹股一般。

    是极为宝贵和珍惜的资源。

    一般情况下,想要遇到一个这样的寡妇,就和买彩票中头奖一样,几率是无限接近于零的。

    为什么?

    因为寡妇好啊!

    首先,她已经证明过自己的生育能力了。(有盈利前景和空间)

    其次,她还证明过自己带孩子的能力了(管理、结构优良)

    最最重要的是,她还带了孩子!(有优良资产,相当于某个科技公司,却在浦东啊曼哈顿啊,有几千亩的用地——在游牧民眼里,孩子还真的是这样的优质资产,因为,游牧民很少在乎什么血统啊、绿帽子啊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不管是谁的孩子,只要有人能继承自己的家业就可以了,这就好比后世成吉思汗的妻子被人抢走,夺回来后,生了仇人的孩子,成吉思汗照样视若己出一样。)

    而现在,呼奢部却拥有着至少数千个这样的蓝筹股。

    尤其是那些被呼揭俘虏的一万多妇孺,几乎都具备了这样的潜质。

    所以,醒悟过来后的张越,立刻就知道,应该牢牢攥住这些优质资产。

    并将她们视为最重要的筹码!

    ………………………………

    随着张越的命令一下。

    几乎所有的义从骑兵都是哀鸿遍野。

    但天使的命令,却像是天规一样。

    命令宣布后,没有任何人敢触犯。

    因为现在,天使的种种传说,已经深入人心。

    无论他是塞下氏族,还是南池、诸水义从,都知道和明白,天使是何等伟大的人物。

    而汉军在战场上摧枯拉朽的表现,更使得他们深受震撼。

    在这样的情况下,谁敢违背伟大的天使的命令?

    谁又敢在天兵天将一般的汉军面前造次?

    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曾经在战场上,斩获过军功的人,或者那些家庭有女子嫁给了汉军将士为妾的人,兴高采烈,趾高气昂的走入那些呼奢营地,在他们的女神周围炫耀、撩拨和夸耀自己。

    每一个人都是羡慕嫉妒恨。

    南池草就是这样的一个羡慕之人。

    他趴在一个小草堆上,远远的看着自己的女神,在别的男人面前,露出了笑容。

    内心就和毒蛇一样疯狂的悸动着。

    他眼中的那个女神,是那么的完美。

    她宽大的骨盆,迷人而绚烂,被风沙吹的粗糙黝黑的皮肤,泛着迷人的光泽。

    就连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浓厚体味,都是那么的诱人。

    更让南池草心动的是,她还有着三个孩子!

    最大的那个,已经七岁了,最小的也有四岁了!

    没有比她更完美的择偶对象了。

    只要娶了她……

    南池草知道,自己至少可以少奋斗二十年!

    首先,他不必再排队,等候父兄死去,再继承他们的妻子。

    其次,他甚至都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就可以得到三个孩子。

    三个可能在将来继承了他的名字的孩子。

    而且,这三个孩子,还能马上就帮上忙,最起码可以替他照看羊群、捡拾柴禾。

    还有比这更好的选择吗?

    没有了!

    “唉,为什么我就没能砍下一个呼揭贼子的头颅呢?”南池草悔恨万分。

    他想起了前夜的战斗。

    本来他是有机会的。

    可就是因为害怕、畏惧和胆怯,不敢上前,结果那个呼揭人的脑袋被一个他不认识的塞下人割走了。

    现在……

    那个人肯定就在那营地里,追逐着他的目标。

    甚至说不定,可以得到好几个寡妇的亲睐!

    想到这里,南池草的心就和刀割一样的疼。

    他恨自己,当初为何要胆小!

    “阿草!”忽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南池草回过头去,就看到了自己的玩伴和他出自同一个氏族的南池胡走了过来。

    “阿胡,什么事情?”南池草问道。

    “阿草,你不是有一个妹妹,今年十五岁了吗?”南池胡问道。

    “嗯?”南池草不是很明白,他的那个妹妹,是他家的大问题。

    十五岁了,都还嫁不出去!

    主要缘故,都要怪他父亲。

    太宠溺了!

    以至于,她生得根本不像草原上的女儿。

    身子柔柔弱弱的,皮肤白的都能掐出水来。

    这样的女子,确实很讨人欢喜。

    但,却很少人敢娶。

    因为……

    身子柔柔弱弱,等于生育风险剧增。

    皮肤白嫩,等于不擅长放牧、熬煮鲜奶,甚至可能缺乏家务能力。

    这样的女子,无论是在匈奴还是乌恒,除非是生在部族首领之家,或者贵姓之氏,不然,就很难嫁出去!

    因为,游牧民娶妻,是为了生育子嗣,帮助照料和处理一些家务。

    长的漂亮,生得好看,并不能当饭吃。

    除非,她能美的让上层的贵族动心。

    而显然,南池草的妹妹并没有达到这个标准。

    至少,南池部的贵族们,就看不上这个小氏族族长的女儿。

    “我打听过了,王师的很多军人,都喜欢像你妹妹那样的女子……”南池胡却是急切的凑到南池草身边,对他道:“你快些去军营里,现在,王师的很多大人物,都在为他们的部下甄选适配的女子……”

    “你去报名,将自己的妹妹推荐上去,这样,王师就会派人去南池,接你妹妹来这里,万一有人看上了,那阿草你就成为了王师的亲戚了啊!”

    “有了这个身份,就可以去那营地里……”

    南池草一听,感觉不可思议。

    他不明白,王师这样的大英雄,大人物聚集之军,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的妹妹那样的身子纤细,娇生惯养,甚至都没有嫁过人的女子?

    但……

    想着前方营地里住着的成千上万的女神。

    南池草一咬牙,就跟着南池胡,向着汉军的军营方向而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