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悬疑惊悚 > 我要做门阀

862.第847章 蚩尤化胡(1)

    第847章 蚩尤化胡(1)

    长水校尉大营,与张家庄园相距不远。

    渡过长水河,向南走上三百余步,就能看见那座肃杀的军营。

    旌旗飞舞,战旗飘扬。

    策马从寨墙下走过,张越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寨墙的材质,啧啧称奇。

    因为,长水校尉大营的寨墙,不是想象中的夯土墙壁。

    而是用泥沙、卢苇、秸秆等混合起来,以竹木为骨架搭建起来的。

    续相如在旁看着,见张越好奇这寨墙,就解释道:“长水校尉虽然常年屯驻内郡,然而,历年有事,皆需援边,而边塞战事的胜败,有些时候,取决于筑墙速度……”

    “故而,包括长水校尉在内的北军六校尉及其他内郡精锐之军营、塞城,皆以边塞筑墙法而筑,且是一年一换新……”

    “如此以确保,若能决胜,可迅速在当地筑墙,乃至于筑城!”

    张越听着,也是想了起来,后世人们常说万里长城万里长城。

    但那却一般都是代指明长城。

    很少有人知道,有一个明长城规模要大数倍之多的汉长城。

    汉长城与后世长城,最大的不同,就是多了一条从河套向西,一直深入到西域,长达数千里的长城段。

    张越曾经一直很好奇,汉家是如何在西元前的技术条件下,做到仅仅几十年,就把长城从河套的秦长城旧址上,一路延伸到居延,甚至还有空在河西走廊,构筑一条面向羌人的城塞防御系统的?

    现在,听续相如一说,他才知道。

    原来,汉军也会兼职基建狂魔啊!

    这长城是大军打到哪修到哪?

    仔细回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元朔二年,卫青收复河南地,当年便‘复缮秦故时蒙恬所塞,因河而固’,连九原城这样废弃百年的要塞,都被汉人从无到有,以闪电般的速度修葺。

    更夸张的还是高阙要塞。

    作为秦长城曾经的核心与坚城,高阙塞在匈奴手里一百五十年,经历风吹日晒,卫青奇袭河南,收复之时,这座曾经的坚城已经摇摇欲坠。

    所以,连匈奴人也没有想过凭借高阙之险固守待援,而是亡命狂奔。

    结果,一年后,匈奴右贤王率领其王庭主力十万骑兵来攻河南,妄图重夺河套这一战略要地。

    然后……

    十万匈奴骑兵,在高阙塞下碰了个头破血流……

    从此以后,匈奴人再没有出现在河套。

    因为,矗立北河之畔的高阙塞,是他们不可能攻陷的坚城!

    一年时间,就修复高阙要塞,使之重现光荣!

    这在西元前,堪称非人!

    修复完秦故长城防御系统后,汉家就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朔方开发计划。

    在十年间,移民三十万,将整个河套全部吞进肚子里,彻底消化。

    刚刚消化河套,饱嗝都没有来得及打。

    太初三年,又命令光禄勋徐自为,沿着阴山向北,修建新的长城,这条长城从五原塞向北,呈四十二度展开,一直延伸至庐駒(今阿尔泰山南麓)。

    而在同时,汉军已经在河西,筑城修墙十余年。

    当这条长城竣工,于是河西防御系统也被纳入了长城防御。

    这还不算什么!

    关键是,汉军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大宛战争后,汉室又在轮台屯田,修建了又一个城塞防御系统。

    若有朝一日,可以解决侧翼威胁,将匈奴人逐出天山以南的话。

    说不定,轮台也会修建一道与居延相连的长城,将汉家的疆域延伸到西域。

    如今,看着这长水校尉的寨墙,张越算是明白了,为何汉家能在西元前,当起这基建狂魔的角色了。

    盖因,这种用秸秆芦苇沙石夯筑的塞防工程,修建起来,速度会非常快!

    而且,原料可以就地取材。

    甚至,其坚固性能可能不比明清长城差。

    只是这种性质的长城,很难抵御风沙侵袭。

    故而,在后世汉长城能找到的,只是一些残垣断埂。

    续相如却是非常骄傲,对张越推销了起来:“侍中若欲经营漠南,最好也在漠南筑城……”

    “像居延塞那样的障塞,三月就可建成,虽然卖相差一点,但绝对好用!”

    “若配上壕沟、箭楼、储备足够的羊头石、渠答,只需五百人坚守,就足可抵御三千匈奴骑兵一月之围!”

    “像那范夫人城,十余年来易手七八次次,匈奴人毁之,我军收复后再重建,始终不改其固……”

    张越听着,看了看眼前的寨墙与防御体系,点了点头。

    这种简单、易建的城塞防御,明摆着就是在欺负匈奴人没有攻坚手段。

    匈奴人要攻克一座这样的营寨,怕是得拿命去填。

    然而,就算填下一座又有什么用呢?

    汉家仅仅是围绕居延塞,就有大型障塞五座,中小烽燧、障塞百余座。

    填完一座,还有上百个硬骨头!

    况且,李广利兵团虎视眈眈在外,只要匈奴人敢去,一旦被某个障塞缠住,那就都不要走了!

    除非匈奴人能想办法,在野战中歼灭汉军最大机动兵团——李广利兵团。

    不然,他就不可能啃的动居延防御。

    不过,漠南就算了……

    漠南地广人稀,不可能建得起类似长城这样的严密防御系统。

    但是……

    可以考虑在漠南草原上,选择几个战略要地,兴建坚城要塞,作为经营和开发漠南的基地。

    当然,嘴上张越兴致勃勃的道:“续公所言,颇有道理,待吾仔细研究一番!”

    续相如听着,立刻兴高采烈了起来。

    历来军功之中,最重得土!

    若能在漠南,建立起一个规模不亚于居延、五原的防御系统。

    那么……

    他这个首倡者的功劳,怕是起码可以为自己增加食邑两千户以上了!

    还可以福泽子孙,懋衍后世!

    ……………………

    从寨墙下,来到辕门。

    早就等候在此的长水校尉上下军官们,立刻在校尉丞与军司马的率领下,迎了上来。

    “末将等恭迎侍中!”数十名将佐身穿甲胄,微微鞠躬,一时间,甲胄的叶片叮叮当当的响成一片。

    张越立刻翻身下马,还礼道:“诸将免礼!”

    如今,他已经是天子钦命的正使,拥有了指挥、节制、处置长水校尉的权力。

    只差天子宣布,任命他为长水将军,成为名正言顺的将主了。

    但其实也相差不大。

    在续相如的引荐下,张越很快就基本将长水校尉的主要将官都认识了一遍,同时在脑海里调出这些将官的资料,给他们重新建了个档。

    于是,这长水校尉的军候以上军官的过往、性格、姓氏、籍贯,张越就了然于胸了。

    作为一个以乌恒义从为主要兵源的汉军禁卫野战骑兵部队。

    长水校尉的军官分布很有意思。

    在军候(曲)以上的军官里,只有三个是乌恒义从出身的军官,且这三人还都是担任副职为主。

    譬如,长水校尉的军司马叶破胡,以及左曲军候丞黄破奴。

    仅仅是从名字上,就能发现,这些乌恒义从出身的军官们的父辈,对他们曾经的出身,是多么的鄙夷与不齿。

    以至于,其子嗣名字,基本都是破奴、破胡、屠胡、杀奴一类。

    然而……

    即使如此,在正常情况下,这些人也要面临天花板。

    没有足够战功,是不可能担任正职的——除非他们愿意下放去郡国,去郡兵部队任职,不然在野战部队,尤其是北军这样的禁卫中,很难担任正职。

    当然,有战功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汉家对于有功之士,素来一视同仁。

    只要战功足够多,别说乌恒人,匈奴人封侯拜将的,都有十几个!

    故而,这三个乌恒义从之中的精英,如今都是摩拳擦掌。

    与张越会面后,更是立刻拍着胸膛保证‘愿从侍中驱策,狗马先填沟壑,以报天子圣恩’。

    生怕张越嫌弃他们的出身,不愿带他们去立功。

    至于乌恒亲戚们?

    好吧……

    那是谁?

    谁他妈和这些夷狄是亲戚啊?

    这些人早在其父祖时,就已经内附,甚至定居到关中了。

    与在草原上的所谓‘乌恒人’真的不熟!

    就算是张越让他们去屠杀乌恒部族,鸡犬不留,恐怕他们都抢着去做。

    当然,张越是不会去做这种事情的。

    太low了,太掉逼格了!

    而除了这三个乌恒义从之后外,剩下的军官,基本全部都是根正苗红的汉家贵族子弟。

    不过,也有一个意外。

    担任长水校尉丞的刘诩,是匈奴人。

    而且是匈奴王族,孪鞮氏之后!

    这可就稀奇了!

    活着的孪鞮氏?还是在汉军禁军担任高阶军官的孪鞮氏?

    比后世的滚滚还让人好奇啊。

    刘珝也知如此,见着张越的神色,立刻就表明态度,道:“侍中,末将乃是汉长水校尉丞,非是匈奴夷狄也!”

    “末将生父,为汉公主之后,明晓大义,于元狩六年,归义中国,天子钦赐刘氏,还望侍中明察!”

    “将军不要激动……”张越连忙安抚刘珝:“本官没有半分看轻将军之意,甚至对将军满怀敬意!”

    刘珝这才平静下来,但嘴上依然道:“侍中明鉴,末将此生早已立志,愿为天子,诛灭匈奴,剪除稽粥氏暴政!”

    张越道:“将军之志,吾必上禀天子!”

    刘珝终于露出笑容,拜道:“侍中大恩,末将无以为报,愿为侍中爪牙、鹰犬!”

    张越立刻扶起他,道:“皆是为国效命,谈不上报效不报效……”

    心里面对刘珝却是有了些好感了。

    因为,脑海中的档案告诉他,刘珝确实是一个人才。

    他在担任长水校尉丞以前,曾经在多支汉家禁军任职。

    出任过射声校尉的左军候军正(军法官)、越骑校尉的后军候丞、屯骑校尉的军司马,历任各职都得称赞,一直以来兢兢业业,在北军之中也算很有名了。

    只是,因为没有军功,所以突破不了汉家给归义胡人设置的天花板(不能担任正职)。

    不然,北军六校尉里,肯定有他一席之地!

    对于胡人不能担任正职这个潜规则,张越虽然不是很支持,但也不反对。

    存在即合理嘛。

    毕竟,汉家也吃过二五仔的亏了。

    赵信、卫律,都是汉家培养的归义胡人。

    结果呢。

    一个教了匈奴龟缩神功,让匈奴人收缩漠北,与汉消耗的战略。

    一个则将汉家的兵法、文化与其他先进制度带去了匈奴,让匈奴人学会了战略、战术,甚至还懂得招降纳叛。

    所以,对胡人有所警惕,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作为穿越者,张越知道,这样排挤和人为制造障碍,其实很不利于民族融合的。

    就像这刘珝等人,虽然看似让他们表现的很忠顺。

    但心里面呢?

    他们会不会在心里告诉自己——其实我与汉人不一样呢?

    这很不利于同化,更不利于团结。

    在张越看来,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不要强调和告诉这些人他们的身世,更不要主动去提醒他们。

    诸夏民族与中国文明足够强大!

    只要不去人为制造隔阂,人为的提醒和强调。

    那么,今天还会有虽然居于长安,但依然胡服异装的胡商吗?

    当然了,现在张越不主政,不在其位不谋其职。

    与众人都寒暄、认识了一遍后,张越就在他们的簇拥下,进入长水大营。

    大营校场内,已经站满了将士,人人甲胄齐备,等待张越检视

    续相如则在一旁介绍了起来:“侍中公,长水校尉,下辖有左右乌恒义从曲与前后宣曲胡骑曲,如今皆已在,整戈待发,等候侍中训话!”

    张越听着点点头,长水校尉,虽然是以乌恒义从为主,但也掺杂了大量其他各族义从军人。

    屯长在长水乡的,就是长水乌恒义从。

    而在距离长水乡百里外的宣曲河,还屯驻了宣曲胡骑。

    宣曲胡骑,主要是以匈奴、义渠、月氏、林胡等族义从构成。

    战斗力也很强悍,只是没有乌恒义从那么有名而已。

    张越打量着校场中的汉家精锐。

    虽然名为乌恒义从、宣曲胡骑。

    但实则,这支军队身上,已经看不到半分胡气。

    人人都是冠带蓄发,衣襟右祍,裹腿连衣。

    若不是别人告诉张越,他说不定都不知道,这支军队是以各族义从为主构成的胡骑部队。

    微微出了一口气,张越在续相如等人的簇拥下,登上将台,然后回过头来,正视着在自己眼前,以密集队列,严整列队的汉家精锐。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