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710.第697章 怪兽(3)

    第697章 怪兽(3)

    张越一行,来到工坊园前的时候,甚至有些认不出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了。

    巨大的围墙,高达三丈,几乎就像一座小型要塞,将工坊园笼罩于其中。

    但……

    即使如此,工坊园内的建筑,也遮挡不住。

    巨大的烟囱,直耸如云,细细数了数,起码有十几个类似的烟囱。

    这种用青砖堆砌起来的巨大人造物,拥有着让人望而生畏的能力。

    至少,乌孙人就被吓得够呛了。

    他们在汉人腹地,见过庞大的冶铁中心,也看过流水线生产弓弩的巨大作坊,更看到了汉人一次性将数万支弩箭堆磊在一起的壮观景象。

    然而,高达四五丈,大如水桶的烟囱,谁见过?

    特别是,这些怪物,还在吞吐着滚滚浓烟!

    “传说,康居人信奉善恶双神,其恶神有爪牙,以硫磺为食,吞吐酸液,喜食人心……”泥靡抬头看着这些巨大的怪物,心里想着:“汉朝人的这些东西,几有康居人传说中的这种恶神爪牙的模样!”

    至于其他使团成员,更是吓得双腿发抖,连路都有些走不动了。

    便是刘进,也是微微皱眉,对张越问道:“张卿,此是何故?”

    “那是烟囱……”张越笑着介绍道:“其原理,类似村亭百姓家中的导烟管,用于排放烟雾……”

    “为何如此巨大?”刘进不太理解。

    他见过少府的竖炉导烟管,并不大,更没有这么高!

    “为了炼焦……”张越凝视着这些巨大烟囱,缓缓说道:“殿下有所不知,欲炼百炼钢,必用焦炭……”

    “为了炼焦,只好建造这些烟囱来排烟……”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若不建造这些烟囱,炼焦产生的烟雾,就可能弥漫全城。

    “炼焦?”刘进疑惑着。

    “殿下,这是一种基于过去人们烧炭的技术,发展而来的手段……”张越耐心的解释道:“其技术原理,就如过去鬼薪之徒烧炭,以高温碳化燃料,得到可用于冶金的焦化炭……”

    “而这炼焦,乃是将泥炭这种燃料,在封闭的燃烧室以高温焦化而来……”

    “哦……”技术上的事情,刘进不是很懂。

    但既然是张越说的,那就肯定没错了。

    最近刘进在潜心研究和学习已故的太宗皇帝的故事,从中得到了许多启发。

    其中一条,也是最让他信服的就是——为政者,不需要什么都懂。

    只需要任用懂的大臣去做事,给与支持和帮助就行了。

    便如太宗,其实不懂数学,也不懂经济。

    但他干脆放权给张苍,将政策和法律的修改、制定,全权托付。

    自己只把持关键的权力,于是,天下大治,国力迅速强盛起来。

    张越却是看着那些巨大的烟囱,嘴角微微翘起。

    其他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

    炼焦产业的出现,意味着近代冶金业在萌芽。

    其潜力在这个时代来说,甚至比蒸汽机还要强大!

    因为,蒸汽机就算能制造出来,也没有足够的钢铁,但炼焦产业则不同,它的规模大小,直接和钢铁产量挂钩。

    当然,现在的炼焦产业,只是刚刚跨出了一只脚,算是进入了这个全新的产业领域。

    说话间,一行人便从工坊园的东门,直入内部。

    一入工坊园内,整个世界,便与外界,截然不同。

    与刘进最初看到的情况,更是有天壤之别。

    一座座作坊,林立在道路两侧,延绵向前,伸展上千步。

    叮叮当当的铁锤之声,更是不绝于耳。

    官府为了给工坊配套修建的排水明渠之中,流淌着浑浊、恶臭的污水。

    数不清的铁器,堆磊在一个个作坊之前,赤膊散发的年轻工人,在监工的催促下,手忙脚乱的将这些产品码放整齐。

    更让刘进惊奇的是,在工坊的道路两侧,来来往往的马车。

    这些马车,与刘进从前所见的任何马车都要不同。

    它有四个轮子,车体更是远超刘进见过的任何民用马车,几乎都要赶上汉军用的武刚车了。

    宽大的车体,给与了它更大的载货量和载重能力。

    所以,这种马车需要两匹挽马才能拉动。

    更让人奇怪的是,这些马车在这拥挤、狭窄的工坊园之中,居然可以灵活转向,自由的活动。

    “张卿……这些马车是?”刘进看着这些载具,轻声问着。

    “哦……”张越恭身道:“殿下,此乃臣命人制造的载重车,专门用于在工坊园之中转运物资和零件……”

    “原来如此……”刘进点点头,既然是张卿所做,那么就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了。

    “殿下这边请……”张越拱手道:“如今工坊园中的事务,皆由工坊令丁缓所主持……”

    “殿下要了解详情,非得找丁君带路不可!”

    “嗯……”

    向前直行五百步,设置在工坊园正中心的工坊官署就在眼前了。

    而早已经得到消息的丁缓,带着全体工坊署的官吏,整整齐齐的列队出来迎接。

    和他们一起的,还有整个工坊园里的大部分作坊主事。

    见了刘进一行出现,丁缓立刻带人上前,恭身一拜:“臣缓恭迎殿下、侍中……及诸位明公!”

    其他人紧随其后,纷纷问礼。

    而那些作坊主事们,更是谄媚不已的争相上前。

    “卿请起……”

    “诸公免礼……”

    刘进微笑着上前,将他们一一扶起。

    自大朝议上殿旁听后,不管刘进是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他都被动的承担起了国家储君的部分责任。

    而在广大军功贵族眼中,毋庸置疑的,这位长孙殿下才是他们的希望。

    至于太子?

    早已经没了什么指望了!

    哪怕是最看好太子的将领,也只是指望这位殿下将来不要捣乱,不要破坏既定的政策。

    而受到如此多期待和希望之后,刘进已是被动的向着人们希望的方向去发展。

    旁的不说,就这最近二十多天,就每日都有大将派子弟,向他问安。

    虽然通常都只是见他一面,顿首再拜,就告辞而去,没有说什么话。

    但四方贵族的聚集,还是令他成长了起来,渐渐褪去稚嫩,向着君王方向演化。

    别看他现在看上去似乎和和气气,没有任何架子。

    但举手投足,言语之间,已经有了威势。

    所以,尽管只是一个接触,但整个工坊园内的官吏和商贾,都已经被他镇住了。

    很多人都在心里说:“贤长孙也!”

    没办法,这年头天下人对于国家储君的要求底线,已经是一降再降!

    特别是,在经过了广陵王刘胥和太子刘据的表演后,在舆论中,大家对于储君的要求,已经是只求合格,不敢再挑肥拣瘦了。

    所以,刘进是幸运的。

    他只要表现出水准以上的能力和胸怀,就有的是人投效和效忠。

    此刻,他便仿佛拥有了王八之气,有着让人纳头就拜的特异功能!

    他每扶起一人,那人必定泪花湿润,一副受宠若惊,三生有幸的样子,而且看样子,似乎不像作假,是真的感动不已,觉得非常幸运。

    张越在旁边看的有些稍微蛋疼。

    只能怪投胎技术不好,没能生在天家!

    这是羡慕不来的。

    当刘进扶起最后一位作坊主时,这位作坊主甚至泪流满面的拜道:“小人何德何能,竟得殿下礼遇?唯粉身碎骨,方能报殿下之恩于万一啊……”

    这下子,连跟着来的泥靡,也是眼热不已,一副羡慕嫉妒恨的样子。

    在乌孙,哪有这种忠臣?

    他这个小昆莫,也就在自己的部族里,能被那些小王、小翕候和贵人尊重。

    但,要说有人能像如今的这些汉朝人般尊敬、崇拜和效忠,那就是做梦了。

    事实上,他能掌握和控制的力量,也就本部的嫡系三万部众。

    剩下的五万部众,属于那种摇旗呐喊可以,冲锋陷阵就免了的边缘部众。

    就摇旗呐喊这种事情,都是靠了拉拢、收买。

    他的叔叔翁归靡也是一样,能掌握的就是本部,其他什么翕候,都是听调不听宣。

    相对来说,匈奴人的控制力度要强一些,但也强不到那里去。

    孪鞮氏单于的命令,在兰氏、须卜氏等大氏族面前,有利就听,不利就当成擦屁股的草。

    “难怪匈奴人,也要学汉朝,也要让其贵族读汉朝的诗书……”泥靡在心里暗暗想着:“汉朝人的道理,真乃是真理也!”

    “人不知忠孝,则无良心,不懂君臣之别,则为禽兽……”

    “乌孙也得要知忠孝廉耻!”

    “也得学习圣人之教啊……”

    在长安这二十多天,泥靡凭借着自己出色的学习能力,不仅仅能听懂大部分的汉朝日常用语,还能简单的交流,最重要的是,他甚至能认一百个汉字了!

    这简直是恐怖的学习能力,哪怕是大鸿胪分配教他学习的官员,也不得不郑重的承认:“贵使真是可惜了啊,若生于中国,或可为君子啊……”

    而滇王太子和夜郎王太子,也都说:“贵使太可惜了,竟生于夷狄……不过如今幡然醒悟,仰慕王化,沐浴天子之恩,却也为时未晚……”

    一开始,泥靡听到这些话,心里面是拒绝的。

    但现在,他却发现,似乎好像,这些人说的有些道理啊。

    自己难道真的生错了地方?

    就像那夜郎王太子所言:“宁为中国一蔷夫,不为戎狄一国君!”

    “中国君子,远胜夷狄之主!”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