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710.第697章 怪兽(2)

    第697章 怪兽(2)

    胡建回过神来,连忙道:“殿下,所谓销售日,乃是工坊园中各位坊主,这两月约定俗成的一个日子……”

    “每隔五日,便交付一批货物给县衙官署,由桑令吏发卖……”

    “按照桑令吏的规矩,此时购入新丰商品,有所优惠,一般满一万钱减两百钱,十万钱再减两千,百万再减两万……”

    “各地商贾闻之,纷纷而来……”

    这是张越从后世电商销售模式借鉴而来的促销手段,还别说,真的很有效!

    特别是那些小商贩,为了能得到这一万钱减两百的优惠,通常会购满一万!

    以张越所知,随着这些活动的开展,整个关中的小商贩都被吸引过来!

    两百钱,可能对于一些大贾,不值一提。

    但对这些小商贩来说,却是可以付出徒步跋涉数百里的辛苦而来的诱惑!

    毕竟,只是走走路而已,卖些力气罢了。

    在很多人眼中,这是纯赚的。

    于是,各地商贾滚滚而来,每到销售日,新丰城里都能聚集数百甚至上千的商贩。

    他们的到来,令新丰的产品,彻底在整个关中铺开了渠道。

    如今,新丰生产的各色大小农具,以不可阻挡之势,占据了关中的大半市场,并不断挤压和蚕食其他地方作坊的生存空间。

    也正是靠着这些,舍得走村入山的商贩,新丰制造,才能在关中迅速打响名头。

    现在,就连偏僻的岐山原的乡村,也知道了,新丰生产的农具,价格便宜,质量上乘!

    而这一切,小商贩们功不可没。

    他们是新丰工坊园产业的延伸,是自带干粮的宣传者和鼓吹人。

    现在,这些小商贩们的利益,已经被工坊园绑架了起来。

    彼此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生态初步建立。

    刘进听着,却是好奇了起来,道:“竟有此事?孤正好许久未去工坊园看看了……不如……”他回头看向张越,道:“张卿,孤与卿现在就去工坊园仔细看看……”

    张越听着,连忙拜道:“臣谨奉命!”

    但张越心里面知道,刘进根本不是好奇。

    他是不放心!

    这是诸夏统治者与生俱来的本能。

    对于资本的恐惧和担忧在作祟!

    这亦是诸夏文明的特征!

    在中国资本的力量,不可能在统治集团的警惕和提防之中发展壮大。

    像大英帝国的东印度公司这种怪物,在中国永远没有生存的土壤。

    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张越才会将新丰工坊园,向着重工业方向发展。

    朝着冶炼、锻造和农具生产、加工方向发展。

    而不是去生产那样利润高,收益大,见效快的什么香水、蒸馏酒、肥皂、玻璃。

    这些,张越当然是可以让人研发和制造出来的。

    但然后呢?

    工坊园就会陷入众矢之的,成为人人喊打的对象。

    万一,这些作坊主里,出现几个不懂事的,到处炫富。

    那就立刻会迎来灭顶之灾。

    只有走重工业,从农业器械上起步,才能勉强安全,并得到统治集团的支持。

    才能赢得一线生机!

    不过就算这样,张越也依然如履薄冰。

    甚至可以称得上,战战兢兢!

    好在,刘进如今只是本能的忌惮和提防,没有表现出什么敌意。

    而且,张越还能施加影响,让其慢慢改变看法。

    …………………………………………

    众人穿过拥挤的新丰县邑街道,在卫兵的开道下,来到了县衙东侧的工商署。

    如今,这个工商署官邸,已经经过了多次扩建。

    总面积比最初大了十倍还要多!

    官署的大门,更是被装饰的富丽堂皇,连大门都是鎏金的。

    更夸张的,还是这座官署,居然拥有十一道旁门。

    比长安的京兆尹官邸还要多三道!

    而官邸内外,挤满了前来订货和提货的商人。

    张越一行,还未到工商署时,桑钧就已经得到了消息,赶忙出来迎接。

    “殿下、侍中公……”作为工商署的负责人,桑钧如今春风得意,红光满面,甚至还胖了好几斤,连肚子都在朝着达官贵人的标配方向发展。

    “这两个多月以来,新丰工商署,前后售出各类商品价值超过三万万……”桑钧骄傲的道:“工商署利润,几近两千万,扣除上缴大司农的利润,剩余一千多万,足可负担全县官员的薪俸了……”

    这让刘进听了,一下子就振奋了起来,赞道:“辛苦卿和工商署诸位臣工了,孤必定要为卿等向皇祖父请功!”

    当初,成立和组建工商署的目的,就是要以工商之税,养新丰官吏。

    让工商收入,取代农业税收。

    现在看来,成绩斐然,效果显著,刘进如何不开心?

    只是……

    看着官邸内外的商贾,刘进多少还是有些担忧,问道:“桑卿,这许多的商贾,猬集新丰,会不会有治安问题?”

    “不会……”桑钧笑着道:“新丰治安良好,民风淳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外乡人岂敢生乱?”

    张越听着,微微皱眉,打断桑钧的话,道:“桑令吏,殿下的意思是——士林舆论,对于工商署贩卖铁器,是否有所议论?”

    这才是刘进关心的问题!

    治安什么的?

    是胡建的职责,刘进怎么会问桑钧呢?

    就算要问,也该问陈万年的。

    桑钧听着,回过神来,禀报道:“殿下,这世道总归有些酸儒爱议论的……”

    他爹桑弘羊当初为了充实国库,带着大司农的官吏,在长安东市公开叫卖、摆摊,于是被儒生们喷到现在。

    但这有什么关系?

    天大地大,那几个酸儒还能大的过五铢钱?

    就凭着新丰工商署,三个月赚进两千多万,上缴大司农一千多万的成绩。

    谁敢质疑?谁敢指责?

    刘进听着,点点头,道:“如此便好!”

    他最怕和最担心的,就是自己和张卿离开了新丰后,新丰没有人弹压,下面的人乱来!

    尤其是工坊园的商人,做出些混账事情。

    那样的话,就可能影响到新丰现在来之不易的大好情况了!

    这些天在长安,刘进可没有闲着。

    不止专心读书学习,还派人调阅了大量国家档案和文牍研究。

    托少府的白纸量产之福,如今宫廷档案和关键文牍,都开始以白纸抄录。

    大部分公文和报告,也开始以白纸记录。

    这使得他能以比过去快的多、轻松得多的速度,充实自己的知识储备和见识。

    加上,他在新丰,经常和张越走基层,下亭里。

    甚至去百姓家里串门,到地主家做客。

    故而,他已经可以透过那些档案中的繁文缛节和堆砌的词汇,洞见到很多被人用语言和技巧隐藏的国家现状!

    毋庸置疑的,刘进清楚,现在国家的问题,就在于农民负担太重,而上层贵族官员豪强却几乎没有负担什么义务和责任。

    这使得刘进心里,忧心忡忡。

    好在新丰的变化和情况,让他欣慰无比。

    而越是如此,他就越容不得任何人来破坏、干扰现在的良好势头。

    这自然不能怪他。

    事实上,假如张越不是穿越者,不知道资本和技术的能量的话,他也会选择一根子将商贾全部打死。

    因为,在封建社会,商人和资本,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好事!

    他们积累财富,兼并土地,蓄养奴婢,破坏法律,走私商品,偷税漏税,甚至卖国求财,几乎无恶不作!

    与这些人相比,地主士绅,几乎是白莲花一样善良可爱的存在!

    最起码,地主士绅,会忠君爱国,会维护秩序,甚至还会接济乡党,修桥铺路。

    可惜,张越知道,小农经济,再怎么搞,也有天花板。

    而工商业对生产力的提振,永无止境。

    所以,他只能咬着牙,坚持推动技术进步。

    甚至为此,不惜将新丰工坊园,向着一个怪物方向设计。

    看看这个工坊园现在的构架和体制吧?

    这分明就是一个可怕的垄断集团的雏形。

    而且是一个变异的垄断组织!

    它不止有资本,还有权力参与其中。

    “桑卿,孤欲去工坊园看看……”刘进说道:“还请卿带路……”

    桑钧听着,却是看向刘进身后的那些乌孙人,轻声问道:“殿下……贵客们也要去?”

    刘进听着,看向张越,欲言又止。

    这个事情,他不好做决定。

    张越见到这个情况,立刻笑道:“远来是客,也该让客人们见见中国的强盛!”

    刘进一听,点点头,道:“既然如此,客人们也跟着来看看吧……”

    “多谢殿下……”泥靡立刻上前,恭身答谢。

    在长安待了差不多二十天了,泥靡早就没有了最初的狂妄和自大。

    无论是谁,面对汉朝这样的强国,都不得不低下自己的头颅。

    如今的泥靡也不例外。

    事实上,泥靡已经打算在朝觐汉天子时,向汉天子提出求婚,请求伟大的汉天子,下嫁公主与其为妻。

    更将请求,汉天子赐给可怜的乌孙人民一些工匠和书籍,以让乌孙人能够和汉一样,掌握冶炼和锻造,也能拥有像伟大的汉朝人民一样的生活条件。

    为此,泥靡甚至命人重写了国书。

    言辞谦卑,态度恭敬,远比他去匈奴时,递交给匈奴单于的国书还要尊敬。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