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651.第639章 东南问题(3)

    第639章 东南问题(3)

    作为皇帝,当今天子当然很了解他的臣民。

    闭着眼睛,他都能说出各地士大夫贵族们的习性与特征。

    所以,只是听着张越的意见,他就知道不可能。

    因为,姑且不能这个建议可不可行。

    单单就是让齐鲁吴楚的士大夫贵族们,自愿吐出他们嘴里的肉,那就无异于天方夜谭,痴人说梦!

    “齐人宽缓,楚人轻慢,而鲁人吝啬……”天子缓缓的道:“卿恐怕不能令其等服也!”

    张越听着,嘴角微微抽搐。

    毫无疑问,这位天子在开地图炮。

    但,这种地图炮,还真不是偏见。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确实是齐鲁吴楚之地的贵族士大夫们的普遍精神面貌。

    所谓齐人宽缓,这其实说的好听。

    齐地自古富饶,自管仲以轻重之权,用鱼盐之利,辅佐恒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尊王攘夷后齐国的经济、社会和技术发展,都是位居诸夏之首。

    齐都临淄甚至已经是地球上唯一一个人口突破百万的超级城市。

    与之相比,长安城作为帝都,人口不过将将二十来万。

    雒阳作为三河之中枢,周之故都,天下通汇之地,人口也不过三十万。

    睢阳位于梁邹必经之地,与南阳相邻,为南北交通中枢,人口也才十来万。

    而临淄城一座城市,人口就几乎百万之众!

    一城之人口,顶的上别人一个郡!

    当初还有齐王的时候,齐王每年仅仅是从临淄城里,就能从工商业和手工业之中获得租税五千金!

    也是靠着齐国的富饶和发达,齐地的读书人与知识分子位居全国之首!

    在齐国,因为经济发达,文化昌盛。

    所以,历史上走出了无数不同流派的学派与思想。

    仅仅是战国时期,齐国就有齐法家、齐黄老、齐儒和齐墨。

    哪怕是现在,齐地也是汉室最主要的商品产地。

    齐地的刺绣与丝绸,畅销天下。

    齐国的妇女,撑起了齐国经济的半壁江山!

    但也正因为如此,齐地士大夫贵族的精神面貌很不堪。

    太史公司马迁和班固在著史的时候,就不止一次吐槽过齐人糟糕的学风和社会风气。

    按照史记的说法是‘齐人宽缓豁达,足智、好议论,怯于公斗,勇于持刺’。

    几乎是一竿子就把齐国人全部打死了。

    但,这不能怪人们的偏见。

    实在是齐国人,特别是齐国的士大夫贵族们,做过太多好事了。

    自齐威王后,齐国对外屡战屡败,甚至差点被燕国亡国,靠着田单的火牛阵才续命成功。

    秦灭六国的时候,其他五国都进行了英勇抵抗。

    只有齐国是秦人几乎没有流血就吞并的国家。

    汉季,因为某些人所共知的缘故,长安对齐地的看法和宣传,理所当然的带了很多偏见。

    反正,关中父老们,吐槽齐人的缺点和给齐人编排笑话,这是有着相当久的传统的。

    在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宣传下,齐国人在关中人脑海中的印象,早就已经变得刻板了。

    说起齐人,所有人都会下意识的在自己脑海形成一个虽然穿着华丽,嘴上大道理一套接一套,但实则眼高手低,非常无能的儒生形象。

    而少数曾来长安的齐国人,在长安的行为,加深了人们对齐国人的印象。

    所以就形成了恶性循环。

    在长安,齐国人就像后世的河南人民、东北人民一样,常常躺枪。

    而鲁人……

    好吧,因为鲁地人保守排外,所以,长安和天下普罗大众,对鲁人的影响,一般都是来自那些行走天下的鲁地商贾。

    那么鲁地商贾在什么事情上最擅长?

    答案是精打细算,斤斤计较。

    当初,鲁地的邴氏,富甲天下,其起家就是靠着的邴家三代如一日的节省和勤俭。

    所以,跟鲁人做生意,经常要做好与之讨价还价的准备。

    至于楚国人?

    好吧!

    托庄子和韩非子的福,什么亡羊补牢、守株待兔、掩耳盗铃之类的寓言故事里那个担当丑角的主人公一般都是楚人。

    所以,楚国人在如今的汉室,不是后世的‘惟楚有才’。

    而是‘楚人都很固执’。

    加上当初,楚庄王那一句‘我蛮夷也’,让诸夏士大夫们耿耿于怀。

    于是,楚人和齐人一样,在汉季被黑的惨不忍睹。

    当然,这也有楚人自身的缘故。

    楚国靠近吴越,与南越相邻。

    楚地多山,气候潮湿,产出有限。

    所以,楚国的男人,最喜欢干的就是在荒郊野外,做些无本买卖……

    但张越很清楚,这些都只是一小部分人,一小撮人所为。

    只是长久的刻板印象而已。

    旁的不说,齐国没有英雄豪杰吗?

    那田横的三百义士是亡灵不成?

    鲁地就没有慷慨之士了吗?

    那颜异和鲁申公难不成不是鲁人?

    还有楚人,英布、项羽,固一时之雄也,后世更是‘惟楚有才’‘无湘不成军’。

    所以说啊,这地图炮和地域歧视,要不得。

    按后世的说法是,应该将X国人民和X国政府区别对待。

    齐鲁吴楚,烂的是贵族地主和官僚。

    齐鲁吴楚的人民,是勤劳的,是勇敢的,也是智慧的。

    这一点,张越确信无疑。

    但,他相信没有用,因为无法说服天子和朝臣。

    更没有办法,让这青、徐、杨三州的官僚们同意和支持张越提出来的计划。

    “陛下之言,固然有道理……”张越恭身拜道:“只是,陛下,青州、徐州和扬州,情况不同,诉求也不同,局势恶化程度也不尽相同!”

    “且孔子曰:夫十室之邑必有忠信,三人并行,厥有我师!臣以为,青州、扬州、徐州,大部分官员,本质上应该还是好的,还是忠于陛下的!”

    就连**和日本***里,都有着同情被侵略国家的人。

    徐州、青州、扬州的官员难道就真的全部烂透了,洪洞县里没好人了?

    不可能!

    肯定还有有良知和责任感的官员。

    青州刺史隽不疑就是很好的例子!

    找到这些人,争取他们的支持和帮助,非常关键!

    再说,一棒子全打死了,太过分,也没有必要。

    政治的原则,永远都是争取最大团结与支持,而不是相反,去破坏团结、挑起问题。

    天子听着,脸色也终于有了些缓和。

    张越见了,赶忙拜道:“若陛下授权,臣愿意去做这三州部大臣的工作,尽可能让他们发出声音,表明立场!”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