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515.第508章 诸夏(2)

    第508章 诸夏(2)

    常闻听着张越的话,却忽然莫名的流下了眼泪。

    在他来之前,他设想过无数种对话的方式。

    有对方高傲的神态的对话模式,也有对方假作亲近的谈话方法。

    但他从未料想过这样的局面!

    一开始就认了他和他的家族的血脉!

    甚至责备他‘数典忘祖’!

    这让常闻哽咽了起来。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祖……

    祖父常盛服侍唐翁,先父常满服侍司马相如,做牛做马,奔前走后,就是希望能让汉人承认滇国和滇国周围人民不是蛮夷夷狄,而是诸夏,是汉人。

    可惜……

    傲慢的汉朝人,从来不正眼瞧一下自己这些穷亲戚。

    他们虽然承认,滇国王室是楚国王室后裔。

    但……

    “诸夏入夷狄则夷狄之,庄蹻入滇,迄今已近两百年,其俗蛮夷,其发椎鬓,无诗书礼乐之教化,自非中国!”这是某位有名的博士,在朝堂上公开反驳司马相如请求在益州设立郡县,派遣官吏时说的话。

    很多汉朝的贵族,甚至一直固执的认定,所有不在禹贡之上记录的地区,都属于夷狄之土!

    天子压根就不需要关心这些地方!

    他们认为,汉家只需要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其他地方的夷狄,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这种思路,相当的有市场!

    以至于连他的父亲,一直服侍和追随司马相如鞍前马后的常满,也经常被汉朝士大夫们嘲讽和蔑视。

    这种傲慢的蔑视和打击,让他父亲晚年,深以为恨。

    常闻就记得很清楚,他父亲临终时,拉着他的手,告诫他:“切勿再存入夏之心,自取其辱而已!”

    但在现在,常闻却不知道怎么了。

    内心砰砰砰的跳动着,来自血脉的召唤,在他心底呐喊。

    自从楚顷襄王二十二年,秦楚鄢之战后,滇国遗民已经与母国失散两百余年。

    他们甚至一度都不知道,楚国已经灭亡,汉朝已经建立的事实。

    他们更加不知道,母国出了一个大文豪,屈原的离骚,唱响了整个世界。

    直到二十多年前,他们才第一次遇到了来自汉朝的使者,得到了对于这个世界的消息。

    于是,故老相传的传说与故事,再次在他们心中响起。

    滇人跟着汉使来到长安,目睹了中原故国的变化与繁盛。

    内心之中,对于故乡的思念之情,一发不可收拾的泛滥了起来。

    在最乐观的时候,滇王甚至已经收拾好行装,打算内附长安,做一个安乐王。

    可惜……一切都毁了!

    然而……

    在现在,这个希望的曙光似乎再一次出现了。

    常闻不知道,自己是该去拥抱它?还是远离它,以避免再一次受伤!

    张越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忽然就抽泣起来的商人,微微走上前去,从怀中掏出一块手帕递给他。

    后世的人,是无论怎样也无法想象,在古代的诸夏民族的凝聚力究竟有多大?

    他们甚至连写在历史书上的事实,也已经遗忘的差不多了。

    在晚清,海外的华人华侨,曾经将自己辛苦积攒的所有积蓄捐献给革命党,支持革命。

    在军阀混战的时候,同样是这些来自海外的华人华侨,在列强的压迫和歧视之中,省吃俭用,来支持他们觉得是希望的势力。

    抗日战争时期,大批大批华人华侨归国参加抗战,将生命与热血献给他们脚下的热土。

    在整个人类历史上来看,能有诸夏民族这样强大凝聚力的民族,也不过一两个而已。

    毕竟,这是一延续了五千年,固执的认定自己是炎黄子孙,三王五帝后人的民族!

    这是一个由血脉、文化、祖先、宗族为纽带联系在一起的民族!

    漫长的历史上,涌现了无数可歌可泣的史诗。

    无论是神州陆沉的黑暗岁月,还是中原强盛的帝国时代。

    这个民族和它传承的文化,从未断绝!

    像滇人这样,哪怕沦落异域,与中国断绝联系,也依然能记得自己祖先来历的事情,也不止发生过一两次。

    只是很多时候,这些努力的想要与母国和母文化联系的群体,最终得到的是背叛和冷落。

    于是,终于让他们心灰意冷。

    譬如唐代的沙洲军民……

    当然,滇人的情况和孤立无援,只能背水一战的沙洲军民不同。

    他们现在还有机会和希望。

    汉家也还有机会来改正错误。

    什么禹贡无其图就不是中国之人?中国之土?

    张越真的很想去找到第一个发明这种言论的渣渣,将他吊起来打屁股!

    胡说八道!

    根本就是胡言乱语!

    这种人学术不精,道德败坏,三观不正,完全可以被开除出士大夫的行列!

    应该被送去给杨教授治疗,好好矫正矫正!

    中国,自古以来,难道不是那里有中国人,那里就是中国吗?

    诸夏民族什么时候有地域限制了?

    若真按照这些渣渣的说法,子孙后代还怎么玩自古以来啊?

    “阁下莫要悲戚……”张越轻声劝慰着:“楚之先,文王之师也,在周为诸侯,周衰并地五千里……”

    “滇人在本官看来,自是当为诸夏苗裔……”

    “所以,本官希望阁下往后要自爱自重啊!”

    常闻接过张越的手帕,拿起来擦了擦,然后,猛的就跪下来,问道:“贵人果真欲要承认滇人的地位?”

    “当然!”张越理所当然的答道:“只要滇人及滇国君臣,认为自己是诸夏苗裔,难道还有谁能否定?”

    常闻听着,激动无比的红着眼睛,望着张越。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但,有一个事情他清楚——这样一个汉朝大人物,假如铁了心,要推动滇人入汉,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因为,他不仅仅是汉朝的大官,在政坛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他还是汉朝文坛的领袖之一。

    他是有能力说服士大夫们的!

    “小人代滇国上下数万人民,叩谢贵人大恩!”常闻立刻就叩首道:“若此事能成,滇国上下都将感恩不尽!”

    何止是感恩不尽?

    若能得到汉朝承认,发给身份竹符,纳入汉朝体系,编户齐民。

    整个滇国一下子就能跑步进入发达封建社会!

    然后,源源不断的资源和财富将涌入这个西南的群山之国。

    要不了十年,当地的经济和生活水平就能赶上键为郡和武都郡。

    这样的恩德,足以令绝大多数滇人永生不忘!

    张越看着常闻,将他扶起来,道:“滇国臣民,无须感谢我,要谢就谢天子圣恩吧……”

    解决滇人的身份问题,在张越看来,小事一桩!

    不过……

    张越眨巴了一下眼睛,对常闻道:“不过,滇国要获得天子册封和认可,还需要滇王和滇国臣民上一封请愿书……”

    这是必须的条件!

    因为……

    哪怕是最激进的公羊学派的学者,也不会赞同任何形式的师出无名的战争。

    汉打匈奴,那是为了复仇。

    灭朝鲜,是为了正义,伐南越是为了维护爱与和平,灭东越是为了维护秩序。

    侵略战争什么的,堂堂中国是不会去做的。

    若有一封滇国君王和人民的请愿书,由张越递给天子,这个事情就会立刻变得毫无阻力。

    当今这位陛下可是出了名的好大喜功!

    他根本拒绝不了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至于舆论界?

    若有渣渣敢跳出来,张越不介意搞个大新闻!

    正好,他现在也感觉有些不是很安全。

    得学习一下前辈萧何,做点出格的事情来‘自污’。

    常闻一听,心里面有些疑惑:就这么简单?

    但他看着张越的神色,也只好恭身道:“多谢贵人,小人回去后,一定将贵人的意思告知滇王和周围诸王……”

    微微直了直腰杆,他望着张越,终于想起了此番来见这个贵人的事情,问道:“贵人此番唤小人来此,只是为了此事吗?”

    “当然不是了……”张越拉着他的手,亲切的将他请到席位上,亲自为他满上一杯酒,举起酒杯,道:“此番,其实本官也不知道能遇到阁下这样的诸夏同胞……”

    “不过,既然是手足同胞,诸夏苗裔,那本官也就不瞒阁下了……”

    “本官受命天子,将在新丰建小康,而欲建小康,则六府之事(注2)尤为重要!”

    “只是新丰地小人少,很多事情都缺乏人手……所以呢……本官打算从域外,雇佣一批工人来做这些事情……”

    “这工钱嘛……暂定岁给五千钱或者价值相当的盐铁布帛之物……”

    “工人工钱,则由新丰官衙,按年度与域外有关方面交割……绝对童叟无欺!”

    常闻听着,心脏就不受控制的跳动了起来。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汉朝贵人,为什么要绕这么远给他一个这么好的买卖。

    但有一点,毋庸置疑——这个事情利润大的吓死人!

    西南诸国之中,夜郎与滇,努力向汉靠拢,渐渐脱离奴隶制。

    但僰莋、白马氐还有其他大大小小的部族王国,基本都是原始社会和奴隶社会。

    贩奴贸易,甚至就是僰人的生命线!

    只是长期以来,僰人能销售到汉朝的只有少数漂亮年轻的僰奴。

    其他数量更大的男奴与女奴,则很少有人问津。

    价格低到令人发指!

    使劲了咽了咽口水,常闻小心的问道:“不知道贵人打算要雇佣多少工人?”

    “现在啊……暂时先准备个几千吧……”张越轻描淡写的说道:“以后可能每年都需要数万……”

    常闻立刻感觉,自己的舌头都有些打结了。

    几千?

    他数学不好,但也知道,几千乘以五千,一年下来就是千万规模。

    若放大到几万的规模,那就是以万万来计算的市场!

    但别说是几万,就是几千,他也吃不下,也不敢吃下去啊!

    “贵人……”常闻小心翼翼的问道:“小人能不能找人合伙?”

    “这是阁下的事情……”张越神秘的说道:“本官是不会干涉的!”

    对于立志要做学霸的张越来说,他是不可能将自己的手弄脏的。

    无论如何,他也得表明自己的高雅志向。

    更必须与万恶的蓄奴制度做殊死斗争!

    他必须与蓄奴制度和蓄奴者划清界限,猛烈抨击他们的无道行径!

    以人为奴,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罪恶!

    特别是以同胞手足为奴,十恶不赦!

    新丰境内或者其他以后他可能治理的地区,更是应该严格控制蓄奴者!

    尽可能的减少奴婢数量,让人民都能有尊严的自由生活!

    这也是他向天子和天下人做出的承诺——小康之治,有一个阶段,将会消灭蓄奴制度。

    当然,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汉家天下现在处于,且很可能将长期处于小康之治的初级阶段。

    所以呢,假如有人啊,譬如说夷狄之中的不法商人和中国的奸商勾结,将很多夷狄奴婢,伪装成雇工进入汉家工作。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对吗?

    国家资源有限,官府能力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

    能够做到尽量保护诸夏臣民,已经很给力了。

    当然,这些奸商的行为,一定会受到惩罚和唾弃!

    发现一个就处罚一个,绝不姑息!

    罚他个倾家荡产!

    一次就要罚他……一千钱!

    要是事情闹得比较大,当局还会成立调查小组,严肃查处和处罚一批,警告一批。

    还会安排一批士大夫、太学生代表去工坊视察视察,询问那些夷狄雇工——你们是否被奴役?

    答案张越相信肯定会和苹果公司的劳工保护代表在富士康得到的答案一样的!

    总之,汉室官府和学术界,一定会和万恶的蓄奴者、贩奴者做殊死斗争!

    这种事情看上去确实是虚伪无比,甚至让张越自己都感觉有些恶心。

    但,走上了政治这条路,张越早就有觉悟了。

    这种恶心的事情,这种虚伪的事情,他不做,难道能躺在家里指望别人去做?

    再说了,说不定未来那些可怜人的子孙后代,还会对他感恩戴德呢!

    没有张越,他们能进入中国,成为一个光荣的诸夏臣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