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157.第157章 回家(1)

    第157章 回家(1)

    长安城的八卦党们,最喜欢的就是故事了。

    各种稀奇古怪,甚至犯忌讳的故事。

    想当年,某个作大死的家伙,就将宫廷里的绝密消息,当成八卦满世界宣扬。

    搞得整个长安都知道了,粟妃在宫里骂了皇帝‘老狗’。

    也譬如,当初,当今天子刚刚被立为太子,瞬间,整个长安都流传了这位储君殿下的种种不凡之事。

    什么王夫人日梦太阳入怀,什么梦到一个白头翁在跟自己说话,于是醒而有孕,诞下皇子。

    而与这些故事相比,张越在灞桥所讲的那个故事,无疑就更有震撼性,也更具传播性。

    孔子与少正卯的故事?

    多稀奇?

    更别提故事里蕴含的哲学思想,让很多人心里面痒痒的难受,不把这个故事说给其他人听就浑身不舒服。

    于是,转瞬之间,这个故事在长安传得街知巷闻。

    就连三岁的孩童们,也都知道了。

    许多熊孩子,开始玩起了角色扮演。

    太子太傅石德回家休沐,就恰巧看见了自己的两个孙子,在庭院里玩cos。

    他的长孙趴在地上,看着他的一个孙子,似模似样的说着:“到那个时候,我就叫我的门徒们,入你的门下,穿你的儒袍,着你的儒冠,篡改你的经典,修改你的文字,破坏你定下的法度,叫这世间所有的人都来信奉我的道理,读我的书,做我今日想做而做不成的事情,而所有的罪孽都将归于你身……”

    小小的人儿,说起话来,也是抑扬顿挫,感情丰富。

    石德看的,眼皮子乱跳。

    “怎么回事?”他随手召来一个下人问道。

    “回禀主公,这是今日侍中领新丰令张子重回南陵省亲前,在灞桥讲的一个故事,说的是孔子诛少正卯,少正卯临刑前与孔子说的话……”

    说着这个下人就绘声绘色的将他所听到的故事原原本本的告知石德。

    石德听完,整个脸都拉了下来。

    “太狠了!”石德握着拳头,脸都有些抽搐。

    他知道,这个张侍中这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其意岂非不就是公开说:有些人是少正卯的门徒,现在混入了儒门,穿着儒袍,着了儒冠,篡改孔子的经典,修改孔子的文字,曲解孔子的道理,破坏孔子定下的法度,做少正卯当年想做而没有做成的事情?

    但偏偏,没有人能反驳,也没有人敢反驳。

    谁反驳,谁就等于做贼心虚,对号入座。

    更麻烦的是……

    这个故事的传播性太强了!

    石德保证,要不了几年,全天下都将知道这个故事。

    然后呢……

    有心人只要查一查这位张侍中在讲故事之前做过的事情,就都会知道,其剑锋所指。

    换而言之,谷梁学派,现在是躺着也中枪,站着也是个靶子。

    就算没有人煽风点火,舆论也会很被动。

    而公羊学派,不会煽风点火?

    开什么玩笑?

    哪怕是董仲舒这样的君子,在当官十几年后,不也学会了许多手段?

    石德已经能预料到未来,配合这个故事,公羊学派的学者们会不断的爆谷梁的黑材料。

    这可如何是好?

    他也一时有些慌乱了起来。

    …………………………………………

    而在太学中,董越现在已经笑得肚子都疼了起来。

    “叫人多传点……不要怕浪费钱……”董越对着自己的管家吩咐着:“再多雇点人,造造声势,争取让宫里面也有这个故事……”

    那个故事一传到他耳朵里,董越马上就明白,这是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

    正是抓住谷梁学派痛揍的最佳时机!

    他马上就让自己的家奴和家臣们,装扮成市井之人,到处宣扬。

    又拿了钱出来,雇佣了上百个游侠,鼓噪声势。

    目的就是要搞臭谷梁。

    最好激怒谷梁学派的那几个巨头出面反驳。

    只要他们没有忍住,站出来反驳,那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王二不曾偷。

    即使谷梁能忍住,但这个故事,也将严重挫败他们的名声。

    而作为一个在野学派,名声就是谷梁的生命。

    若没有名声,他们恐怕就要沦为鲁儒一般的衰亡学派了。

    事实上,在历史上,公羊学派曾有一次绝佳的绝杀谷梁学派的机会。

    那一次,谷梁学派的巨头,博士狄山君前狂言,激怒了当今,被丢去一个障塞当守吏,不过一个月就被匈奴人斩下了头颅。

    谷梁学派的主张和迂腐的形象,瞬间溢满天下。

    更彻底的激怒了汉军的高层。

    可惜,当时,他的父亲董仲舒认为,杀人不过头点地,没有乘胜追击,落井下石,让谷梁学派得以喘过气来,最终竟然搭上了储君的船。

    从此成为了公羊学派的心腹大患!

    如今,董越可是吸取了乃父的教训。

    敌人落难,就要往死里踩!

    绝不能有妇人之仁!

    更不能学宋襄公,纵敌害己!

    ………………………………

    在长安城里,到处都在流传着张越的故事的时候,他已经进入了南陵县的范围。

    一别多日,霸上的风景依旧。

    道路两侧,都是翠翠葱葱的松柏。

    远方的乡村,鸡犬之声相闻。

    一入南陵境内,就有一支长水骑兵,加入了护送张越的队列。

    这支百人规模的骑兵小队的加入,使得张越的回家之旅,变得无比隆重。

    所过之处,所有乡亭百姓,都被惊动了。

    无数人纷纷出门,在路边、田间和山坡上围观。

    “甲亭的张家,如今可真是发达了啊……”许多人议论纷纷,年轻人更是满脸憧憬和骄傲。

    张越的成功,对于整个南陵县来说都是荣誉。

    这些日子来,有关他的传说,在整个南陵县,都传的无比神奇。

    事实也佐证了这位南陵子弟本身的威权。

    就在他入京后不久,南陵县县令薄容被执金吾逮捕,县尉杨望之被诏去执金吾衙门问事。

    太常卿亲自来到南陵县,召集了全县官吏训示。

    同时,从太常卿之中空间了一整套全新的南陵县县令、县尉、县丞官吏班子,一副要搞大清洗的模样。

    面对父老乡亲的热情,张越自然不能摆架子。

    一进南陵境内,他就站到了马车外,对着一路上的围观群众不断拱手致谢。

    等进入长水乡境内后,情况又是不同。

    长水乡乡三老,带着全乡乡绅和士大夫,亲自在长水乡的路口迎接张越。

    这让张越受宠若惊,立刻下车步行,走上前去,深深一拜:“小子何德何能,竟劳父老如此关爱?”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