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9.第2669章 幸福的最终章

    第2669章 幸福的最终章

    站在宴会厅大门外的男人不是别人。

    他是厉君廷。

    是从欧洲雷丁顿医疗中心的手术台上抵死拼着30%成功率,完成手术的厉君廷。

    是那个在手术后的恢复期,就开始拼着命的训练复健,不浪费一分一秒,忍受着腿骨和腿骨之间摩擦疼痛,也要坚决站起来练习行走的厉君廷。

    据康复中心的人说,他的复健速度是整个中心从建成以来至今最快,也最接近奇迹的一个。

    但是那些人不知道,他之所以那么着急那么快那么坚定,是因为他有必须要挽回的人。

    他的女人,他的凌西小可爱。

    他厉君廷,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他的女人,带着他的孩子嫁人。

    男人修长的指尖轻触在外门门缘上,随后宽阔的掌心贴上,渐渐用力推动——

    厚重的宴会厅漆白雕金的大门,便一点一点在厉君廷眼前打开。

    他早已预计会看到怎样的景象。

    或许是高朋满座的盛景,或许是那个叫卫洛的男人牵着他的凌西的景象,又或者,他会看到凌西错愕中带着恨意的眼神。

    然而……

    当大门被一点一点打开,厉君廷预料中的繁华盛景并未出现。

    订婚宴现场应该有的高朋满座、衣香鬓影、华灯喜庆的景象一个也没出现。

    整个宴会厅中,别说华灯笙歌,就连一丝灯光都没有……

    黑漆漆的宴会大厅,只隐隐约约可见最靠里的舞台上,有一束银色的光芒散落。

    银色光束笼罩下,似乎站着一抹熟悉的倩影。

    门外的厉君廷微眯起黑色深眸。

    大门离宴会厅的主舞台还有很远一段距离,他看不清,不敢肯定舞台上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是不是他以为的女人。

    不再犹豫,厉君廷推门而入,将沉重的宴会厅大门关在自己身后。

    他一步步往前,一步步接近,步履沉稳而急迫。

    越是靠近,男人胸腔里心脏跳动的速度就越来越快。

    扑通、扑通……前所未有的清晰。

    他看见了什么!

    他看见了他的凌西。

    批一身白纱,着一袭鱼尾婚裙,站在整个宴会厅中唯一有银色光芒洒落的舞台上。

    她双手捧着新娘花束,就那样站在舞台上,从上而下,以前所未有温柔如水的目光凝视着他。

    仿佛一切,都在等着他到来。

    厉君廷的呼吸微乱。

    他不明白媒体们宣扬震天的订婚宴,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整个宴会厅内没有任何宾客,没有那个卫洛的身影,甚至连灯光布置一样都没有。

    唯独只有,他的凌西,孤零零、孤单单的站在那漆黑的舞台上。

    “凌西……”没来由的,厉君廷心间一紧。

    他加快步伐,轻唤心爱人的名,只想立刻上台给凌西一个拥抱。

    他太怕了,也太慌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样孤零零站在舞台上的凌西会那么怕那么慌。

    就好像下一刻,她就要消失一样。

    厉君廷不知道是谁安排的这场该死的订婚宴,居然扔凌西一人在台上。

    这一刻,他顾不上细想,顾不上其他,只想立刻抱紧他的女人。

    大步流星走近舞台,男人修长的双腿轻易垮上舞台,然后一把扯过站在灯光下的凌西,将她抱个满怀。

    厉君廷将怀中的小女人抱得紧紧的,双臂用力,就像害怕自己会失去她一般。

    他的下颚抵在她颈窝,贪恋的嗅着她发间熟悉的香气。

    “凌西,你怎么……”

    “二少爷,你终于来了……”

    厉君廷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凌西清澈中带着感动的声音打断。

    他的凌西好像哭了。

    他听出她鼻腔里的酸楚。

    “凌西,你……”

    “我在等你啊,二少爷,我在这里等你……”

    如果你不来,我就会一直一直一个人站在这里等你。

    凌西的小脸紧紧贴在厉君廷胸膛,她低低的诉说:“在此之前,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出现……虽然他们都说,你一定会来,但我被你丢惯了,我没有信心。

    我一直站在这里,等一个人推开宴会厅的门。我希望那个人是你,而不是通知我,你不会来的其他人。

    幸好,我等到了……二少爷,你看,我身上的婚纱好看吗?你还愿意娶我吗?

    你出现,是不是代表,你的腿好了、身体好了,不再需要我了以后,依旧愿意选择我?”

    什么……

    凌西小可爱在说什么?

    厉君廷瞳孔微缩,一时怔愣。

    几秒后,他才从凌西那信息量巨大的话里理清思绪。

    男人蓦地松开怀抱,抓住凌西两条藕臂:“凌西……小可爱……你说娶你?你……你不喜欢那个卫洛了,你还愿意嫁我?

    你穿婚纱站在这里,不是为了那个卫洛,而是为了我……你在等我!?”

    厉二少风流了一辈子,也不敢相信眼前看见的,耳里听见的一切。

    他以为自己秘密回国,要面对的是全家族的反对,是所有人的不看好,是必须要破坏的一场订婚宴。

    却没想到……等着他的没有旁人,只有……只有穿着婚纱,站在这里,等他出现的凌西。

    厉君廷,何德何能,你做了那么多任性的事后,竟还能这样幸运?

    “嗯……除了你,没有别人。”凌西轻哼了一声,红着脸点头,“我和卫洛先生,他只是受了大少夫人的要求,配合我演戏。

    我一直,都在等你,离婚协议是假,离婚证也是假,那些媒体的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故意散布出去的假消息。

    我只是不知道,你还会不会要我……当听到赵叔说,你连夜出国的时候,我以为你就那样走了再也不肯回来……我……”

    凌西的声音哽噎住。

    她当时是真的乱了心神,以为厉君廷被刺激过度,就要那样放下她。

    她差点以为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都是自欺欺人。

    幸好,不是的……

    她的二少爷只是倔强又傲娇,他心里是有她的,他好好的回来了,走到她面前抱着了她。

    她的感情没有错付。

    没有空等。

    “你……你们……”厉君廷是多么聪明的人,不过几个瞬息,便明白了这所有的一切。

    没想到这背后,还有他家那位大嫂的手笔。

    厉君廷笑、低笑、深深的笑。

    他一把拥住凌西,用力的,几乎要将她揉进自己骨血中。

    许多许多的话,千言万语在此刻都汇聚成了这个无声的、用力的拥抱。

    他们之间,走了那么久,绕了那么久,终于在这一刻,拥有彼此。

    “等、等一下……”凌西的小手,却在这时,抵在厉君廷胸膛,不客气的推开了他。

    厉君廷眸色微沉凝视凌西,英俊的脸孔露出不满。

    他才刚好好抱了她两秒不到,就被嫌弃了?

    凌西抬起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他,满脸绯红,“虽然一切都是假的,但是……但是我怀孕是真的。你……你小心点,挤到宝宝了……”

    厉君廷:“……”

    什么,他还以为连怀孕都是一场骗局。

    大哥大嫂应该知道他绝不会让自己的女人怀着孩子嫁人,他还以为这也是骗局,只是为了激他去做手术,激他回来。

    没想到,原来都是……都是真的……

    下一秒,狂喜的厉君廷再次抱住凌西,还将她拦腰抱起来在空中转圈。

    白色的鱼尾婚纱,划出美好的弧线。

    整个静谧而黑暗的宴会厅,银色光束下,是幸福的新人。

    以及,凌西娇嗔而慌乱的叫声。

    “二少爷……别这样……快、快停下……”

    “还叫什么二少爷,改叫老公……”

    幸福的声音,在宴会厅内,久久不散。

    【本章完结章2500多字,全文加番外到这正式结束了~新书关于诗诗和薄寒渊的故事,目前定在6月25日开文】

    5月的时候会偶尔更1000字2000字的小短片,写一点厉君廷和凌西婚后的小短片,写一点摸车CP的小故事,再写一点暴君和萌萌家小公主出生的片段。

    但是不再是每天固定更新了,就是什么时候写了就更出来,大家偶尔可以来刷刷看有没有惊喜掉落。

    我们新书6月25日见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