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2.第581章 有客到访

2019-11-01 作者: 颜若昕
  第581章 有客到访

  “娘娘,山庄外有客到访。”缓缓还没有回答秦淮的话,就有暗卫上前禀道。

  缓缓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紧紧蹙起眉头。

  这个时候有客到访,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啊!

  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澈儿出了事,不管是他还是墨昱珩,都正忙着寻找澈儿。

  何况知道她在这里的人并不多,谁会在这个时候到访。

  “知道是谁吗?”缓缓想不出所以然来,问道。

  “……不知。”暗卫回答完,似乎又担心缓缓责怪他们渎职,立刻补充到,“来人脸上带了一个笑脸面具,披了一件褐色大氅,武功高强,我们的人试图阻拦,可是不是他的对手……”

  暗卫沉默一念,又道:“不过他似乎没有想过要伤害我们的人。”

  他们发现有人靠近就已经开始阻拦了,可是却都被对方轻而易举的闯过,他们越是阻拦越是心惊。

  对方实在是太强了,何况他们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一人前来还是暗处还有帮手。

  若是只有他一个人,就算他武功再高,他们想要护娘娘和陛下周全还是可以的,可若是他不是一个人呢?

  很快他们就推翻了这个想法,因为对方并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一切点到即止,很直接的说出了要见他们主子。

  “嗯???”缓缓看了一眼暗卫,大概猜到了什么。

  “让他进来吧!”既然想不出所以然来,缓缓干脆不想了,是敌是友见一见不就知道了。

  既然对方并没有伤害她护卫的意思,那就说对方并目前不会伤害她。

  很快一个褐色的身影跟在护卫身后进来。

  “娘娘。”护卫朝缓缓拱了拱手,侧身让开,但并没有离开。

  这人虽然没有伤害他们,但是谁能保证那不是一个计谋,他同样不会伤害娘娘。

  闻言,缓缓转过身,确如暗卫所言,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笑脸面具,褐色的大氅遮掩了他原本的身躯,但是就那么往那里一站,还是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感。

  缓缓看着那张面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两人就这样忘了很久,最后戴面具的男子缓缓抬起手,伸向脸上的面具。

  护卫手一直放在腰间的佩刀上,注视面具男子的动静,见他稍微抬起收,原本放在刀柄上的手紧紧握住刀柄,只要他感动,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拔刀相向,心中暗暗估测,要在怎样的情况下,即能阻止面具男子,又能让娘娘安全撤退。

  护卫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缓缓身后的秦淮。

  若是真的动起手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尽全力拖住对方,保证娘娘能安全离开。

  缓缓将护卫细微的动作看在眼里,忍不住轻笑,抬手给护卫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道:“来者是客,不宜舞刀弄枪,是吧,君右相。”

  后面一句话是对着面具男子说的。

  缓缓话音刚落,君慕寒脸上的面具被摘下来,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出现在眼前。

  即使缓缓看惯了墨昱珩和风信的那两张脸,可是每次看到君慕寒的脸还是忍不住心中暗叹。

  好一个红颜祸水,长得一点都不比那两人差。

  “太子妃真是慧眼如炬。”君慕寒答非所问。

  他本来以为这样是不会有人认出他的,可是没想到,在他摘下面具之前,尽然有人将他认出。

  心中小小惊诧之时,也有些小小的失落。

  这个能一眼将她认出的女子却是别人的夫人。

  “君公子请慢用。”危机解除,半夏麻利的上了一盏茶。

  虽然很矛盾,但是她也知道,君右相是不会伤害他们娘娘的。

  她也说不出她怎么就那么坚定的相信。

  君慕寒看了一眼石桌上的茶盏,将目光落到缓缓身上,他就是有些奇怪,这个女子是怎么认出他的。

  “感觉。”缓缓像是知道君慕寒心里想什么一样,抬手朝他做了一个请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哪种确定是你的感觉很强烈。”

  缓缓其实没有说实话,她之所以认出君慕寒,并不是什么感觉,而是他身上的香味。

  这个香味曾在她遇险的时候一直萦绕在她的鼻间。

  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特长,唯一可取的一点就是鼻子特别灵,她能闻出各种香料。

  只是她作为一个有夫之妇,不可能说是因为他身上的香味将他认出来的。

  一个女人,对另一个男人身上的味道记得这么清楚,这算怎么回事。

  “看来我下次要注意收敛一下这种能让人一眼就认出的感觉了。”君慕寒大大方方的坐下,端起茶盏呷了一口。

  “你找我。”原本一句疑问缓缓说成了肯定。

  君慕寒来这里,她唯一想出的就是他是来找她的,只是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

  他知道那件事是她和墨昱珩的计谋吗?

  若是别人,缓缓可以肯定别人想不到,可若换作君慕寒,缓缓就不敢保证了。

  毕竟君慕寒的聪明,远比他表现出来的还要胜。

  “嗯。”君慕寒点头,不置可否。

  就算他想否认,她也不会相信。

  “听说你没回东宫,我猜想,你在这里。”君慕寒看着缓缓,回答得一片坦然。

  缓缓愣了一下,她怎么有种错觉,一种君慕寒和她一样,重活一世的错觉。

  可是,怎么可能,若是人人都可以重来一世,那时间那会有那么多的遗憾。

  不过一瞬间,缓缓眼中就已经恢复了原有的沉静。

  “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缓缓不知道怎么说,哪种被人掌控一切的感觉真的很可怕。

  若对方是朋友也就算了,可若是敌人,那就真的太可怕了。

  她想,那些事或许真的瞒不住君慕寒吧!

  他是禹王一党中难得清明的那一个。

  那些看似诬陷墨昱珩的证据,相信他看得出来,那些是最铁证无私的证据。

  “你什么时候回去。”君慕寒确实猜到那些事,但是他也没有过问的意思。

  就算他说了,禹王也不会相信,只当他和那些人一样愚蠢。

  对他们来说,那是最明显的污蔑。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