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7.第1063章 比做梦还要做梦(1更)

    第1063章 比做梦还要做梦(1更)

    “什么?”随着暗黑寂灭的黑色光束宛若黑色幽灵一般荡漾在眼前,无声无息中却透露着极尽的湮灭和危险气息,云剑宗宗主只觉得浑身冰冷。

    他已经有数十万年没有感受到过这种死亡似乎要来临的气息了,他那原本朝着大长老张祈波动而去的身影,戛然而止。

    体内,宛若一个精密的机器,疯狂运转,瞬息之间所有的玄气都涌入双脚,早已经熟练到巅峰乃至超越巅峰的身法施展出。

    他整个人好似融入了虚空和实空中,一下子消失,准确的说,是施展身法后躲避开暗黑寂灭的黑色光束。

    而他这么一个躲避,虽然避免了自己受到死亡的威胁,但,也失去了营救大长老张祈的最好时间点。

    清晰可见。

    那三道无所畏惧、无尽坚定、携带着绝荡死亡意志的亿万分凌厉剑芒,到了张祈的身前!

    “不!!!”张祈的脸色一下子惨白起来,他把自己的牙齿都要咬断了,玄气波动到最沸腾点,双手抬起,一瞬万次的缭绕,构建防御的玄气罡罩,炫彩闪烁,倒是有七分厚重,那玄气罡罩一下子挡在眼前,妄图挡住三道绝天剑剑芒。

    可惜。

    张祈想多了。

    噗……

    第一道剑芒掠过,就直接让那防御罡罩一分两半,清晰而又整齐的切割边缘凸显出那剑芒的极致锋利,恐怖的是,劈开那玄气罡罩防御后,那第一道剑芒依旧没有消失,依旧刺眼十万分,依旧朝着前方扑去。

    嘶!

    在张祈那绝望的眼神下,第一道剑芒直接没入他的胸口。

    而这仅仅是开始。

    接下来,第二道、第三道剑芒也都掠过张祈的胸口。

    时间、空间,在那么一刻,仿佛精致了。

    万众瞩目中,张祈先是完好无损一般,然后……

    嗤嗤!!!

    鲜血狂攒,宛若血色瀑布一般的灼目。

    猩红刺鼻中,张祈整个人,直接炸裂成为虚无。

    包括肉身和神魂,都死的不能再死。

    同一时间,苏尘安静的转身,眼神看向远处刚刚停下身子的云剑宗宗主:“不知道宗主接下来要怎么做呢?是举整个云剑宗之力诛杀我,还是看着我大摇大摆的离开云剑宗?”

    张狂。

    更张狂了。

    这一刻的苏尘,是一种难以形容张狂。

    杀了云剑宗大长老,不但没有一丝丝的畏惧,反而这样问云剑宗宗主,而且,这种张狂,不是装出来的,有心人能感受到,苏尘的气息没有一丝丝的变化,依旧如此如此的平静、自信。

    “…………”云剑宗宗主沉默,心底,却是滔天的海啸。

    大长老这就死了啊!

    实话说,他作为云剑宗宗主,都不一定能够杀的了大长老,即使能,也远远达不到苏尘这样的轻松。

    更恐怖的是,苏尘只有二十四岁啊!

    二十四岁就无敌于整个宁天大陆了吗?

    云剑宗尚且震撼到不会说话了,修武场上的其他修武者可想而知了,死寂到真空的感觉。

    陈星雯、季雨更是有种幻境中的幻境的感觉。

    “咕噜!”都炽吞了一口口水,他的额头上是冷汗。

    幸好,幸好他当时和苏尘交战的时候,没有杀意,只是交流,但凡他有一点杀意,或者为了苏尘身上的宝贝动了贪婪之心,可能他已经死了吧?

    甚至,就算他都炽死了,千妖宗都不能拿苏尘怎么样的吧?

    苏尘到底妖孽到了何种地步?他已经无法想象了,本来,他以为自己不如苏尘,可能差了一丝丝。

    现在的话,他只能苦笑,何止一丝丝?而是差了一大截啊!

    “苏公子,何某人道歉,也代表云剑宗道歉。”云剑宗宗主深吸一口气,终于开口了,一开口,就是郑重的道歉,甚至,还鞠躬了。

    认栽!

    作为云剑宗宗主,何守道认栽!

    怎么不认栽?难道还有第二种办法?

    在刚才他沉默的十来个呼吸中,他已经在脑海中思考了许许多多。

    难道,他不想诛杀苏尘?不想为大长老报仇?不想挽回云剑宗的面子?想。

    但,他做不到。

    大长老张祈被苏尘轻松击杀,说明了什么?说明苏尘的正真战斗力,至少能达到永生主宰境七层,还是中期乃至后期那种级别。

    如果他现在召集整个云剑宗所有明面上和隐藏起来的强者,不顾一切的对苏尘出手,或许,能够真的诛杀苏尘。

    但,整个云剑宗的顶级强者,也得死至少五成以上,以后,云剑宗基本就是一个二流势力了。

    而且,更可怕的是,就算召集所有的云剑宗的强者一起诛杀苏尘,何守道也不敢说就一定能杀死苏尘,不敢百分百确定。

    因为,苏尘表现的太妖孽,太自信了,这种妖孽,一般都身怀大气运,很不容易真的死的,而太自信说明苏尘有足够的后手。

    一旦苏尘真的没有死,给予苏尘三年或者五年,以他的天赋,云剑宗就会被他覆灭了吧?

    所以,思考来思考去,只能认栽!!!

    随着何守道道歉,修武场上更寂静了。

    比做梦还要做梦。

    作为宁天大陆上的最强的十大势力之一,云剑宗何曾认错、道歉过?而且,是整个宗门和一个人,一个年轻人,道歉。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有人会相信这一幕。

    都炽再次吞咽口水,他有种这三十年来都活到了狗身上的身上,枉他之前还自认为是整个宁天大陆第一天才,真是可笑到了极点。

    “何宗主倒是好气魄。”苏尘微微有些惊讶,作为云剑宗宗主,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不得不说,有些出乎苏尘的意料了,他深深的看了一眼何守道。

    “苏公子过奖。”何守道笑了笑:“苏公子和小雨是朋友吧?”

    “准确的说,季雨之于我有恩。”苏尘点头。

    “哈哈,那就是自己人,小雨是我的徒弟,也是下一任宗主的有力竞争者。”何守道哈哈大笑。

    “好一个何守道。”远处,都炽眼神大亮,非常震惊,震惊何守道的聪明和能屈能伸。

    苏尘刚刚重伤云剑宗年青一代第一人,有诛杀了云剑宗大长老,这种生死仇恨,何守道都能放下,不管是真放下还是假放下,但,的确此刻面子上放下了,转而来和苏尘拉关系。

    换做是都炽自己,做不到,绝对做不到。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