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轮回乐园 > 第3780章 梦境

第3780章 梦境

2022-06-03 作者: 那一只蚊子
  第3780章 梦境
  酒店的客房内,窗帘被拉上,一层触发型结界攀附在客房内部,犹如一个被吹到最大,紧贴在墙壁、天棚、地毯等位置的巨大泡泡。

  首次目睹苏晓与凯撒联手操作的瑟琳与阿兰娜,都离的比较远,似是已经准备好,随时冲破这感知结界,破窗而出。

  其实也难怪两人如此,位于会客厅内,一张圆桌摆放在中心处,各类物品放在上面,一些深渊、噩梦、畸变特性的材料暂且不提,摆在上面的原罪之书以及深渊之罐,无不让人感到眼晕。

  凯撒正在摆弄一个形状奇特的圆盘,这圆盘约有脸盆大小,是由一个个环圈构成,逐渐向中心堆叠,但因凯撒‘精湛’的技艺,这圆盘被雕刻的就像一坨巨大的排泄物。

  不知为何,哪怕周边摆放很多东西,可这造型奇异,立在那的圆盘,会第一时间吸引到人的注意力,那感觉就像是,不去看一眼这东西,心中就像少了点什么般难受。

  可在看了之后,又是一阵后悔,心中会不适几秒,更奇妙的是,等过了不适感,又想去看看这圆盘,非常的上头。

  咔哒、咔哒~
  细小的齿轮转动,苏晓正调试一台看起来很杂乱,整体结构繁琐到让人头疼的器械,这东西的每个零件上,都刻印着一种暗紫色术式,这是代表了噩梦的暗紫。

  想要逮住神速违规者,寻常的方法行不通,以对方的能力类型,肯定有不少人尝试过逮住他,可这家伙到今天还活得好好的,说明此人的确有这方面的天赋。

  试问,一个这样的人,什么时候最容易放松警惕?答案是,进行日常习惯时,就好像没人会防范自己的手,突然给自己一耳光一样,同样也不会防备自己的梦。

  实际上,梦的种类可以分为三种,1.梦境/美梦,2.噩梦,3.炼狱噩梦。

  首先是梦境/美梦,这绝对是属于自己的梦境,哪怕有时在梦中打人使不出力气,逃跑时脚底软的和踩棉花一样,可这些梦境都是专属于自己,是自身精神力的衍生品。

  而第二种噩梦,这已经开始不完全属于自身,这是精神力受到负面能量侵蚀,才会出现的现象,不过从本质上来讲,噩梦其实也是自身精神力的衍生品,只是存在着被入侵的风险,不像梦境/美梦那样,是绝对封闭领域。

  到了第三种炼狱噩梦,这就是另一回事,属于是,自身的梦境精神体,被拖入到一个完全不属于自己,且对自身有着强烈恶意的噩梦区域内。

  苏晓所持有的【造梦石】,就能制造这三种梦境。

  「造梦石(不朽级道具):使用后,可创造出一处持续3~5小时的美梦/噩梦/炼狱噩梦,并将1~3个目标的精神体拖入到此梦境内。」

  此物是暴食族所赠,可单凭不朽级的【造梦石】,还不足以收拾神速违规者,但如果将此物极端增益下,就是另一回事了。

  苏晓组装的这些机器,别看其结构繁琐,往简单了说,这就是个噩梦信号增幅器。

  调试好增幅装置,苏晓拿起一颗【造梦石】,这东西只有三颗,强化时要谨慎些,他将其中一颗卡在圆桌的节点上,上面的阵图启动,各类噩梦特性材料化为半流体能量,汇聚到【造梦石】内。

  从阵图上剥离【造梦石】,苏晓将其抛给凯撒,戴着【欺诈者头裹】的凯撒取来各类粉末,往【造梦石】上倒,最后让这晶石看起来格外粗糙后,凯撒将其丢入深渊之罐内。

  嘭~
  一股黑雾后,晶碎从里面飞溅出,代表提升失败了。

  苏晓拿起第二颗【造梦石】,重复方才的步骤后,将其都给凯撒,凯撒也重复刚才的流程,最后将【造梦石】丢入深渊之罐。

  又是砰的一声,第二颗也失败,见此,苏晓的眉头皱起几分,倘若三颗都失败,就只能用流程更繁琐的备用计划,虽说结果是一样的,可消耗的成本飙升。

  再次重复方才的流程,当第三颗【造梦石】被丢入深渊之罐,暗紫色烟雾从里面飘散,过了片刻,凯撒从深渊之罐内,倒出了【造梦石】。

  此时的【造梦石】透出神秘的幽紫色,苏晓刚接过强化后的【造梦石】,他就感觉周边有异动,狩猎视野开启后,他看到,位于周边的噩梦间隙中,梦魇、漂游污秽等噩梦怪物,都已来到周边,这是被强化后的【造梦石】所吸引。

  血烟涌现,构成一只巨大兽爪,抓上一只漂游污秽,啪的一声将其捏爆,这让其他的噩梦怪物尽数退走。

  面对空间间隙中的古老漂游生物们,要保持淡定,如果感兴趣,还可以坐在它们身上在空间间隙内漂游一会,那感觉特别奇妙,而面对噩梦生物,一定要展现的足够强势,这些家伙就像被血腥味吸引来的鲨鱼,只要稍显弱势,它们会一拥而上。

  苏晓是故意引来这些噩梦生物,可惜的是,这次没引来特定目标,他只能取出一瓶暗紫色液体,这是古神·梦魇之神的神血提取物,现在只剩这一小瓶了,他将其倒出一部分,一股噩梦独有的糜腐香气飘散开。

  咔嚓、咔嚓~
  细微的啃食声传来,听到这声响,苏晓右手上缓慢又无声的攀附晶体层,他的食指与中指忽然前探,夹住一条看不见的秽虫。

  吱!!

  爆出层层黑色气浪的虫嘶传开,一条十多公分长,尾指粗的怪虫被他捏在食指与中指间,这怪虫头部尖长,为骨质结构,头部的外骨骼,就像一个骷髅般,口颚是一对凶狠的颚钳,在这怪虫身上,满是牛毛粗细的黑色触须,正肆意的扭动着,单是看到这玩意,就感觉理智值狂掉。

  这噩梦生物名为「吸髓者」,居于噩梦之中,喜食生灵的精神力,在有人陷入噩梦中后,「吸髓者」会悄然跟随,通过噩梦的气息余存,追寻到这个生灵的肉体附近,在其清醒前,从耳部钻入大脑,随后分泌一种精神液质,让宿主的痛觉减弱,并变得昏昏欲睡,直到被其吸干精神力,「吸髓者」才会去寻找下个宿主。

  叮!叮!叮!
  吸髓者用口颚啃咬苏晓的右手,却无法破开晶体层防御,发现无法挣脱后,又对苏晓虫嘶一声。

  咔咔咔~
  晶体层攀附上吸髓者,将其暂时封困,苏晓拿起桌上的【造梦石】,待布布汪把各类装置固定在他的左臂上之后,他将【造梦石】塞入「噩梦信号增幅器」,在这机器运转前,他打开原罪之书,将第八页,对准「噩梦信号增幅器」的感应装置,不仅如此,他还从第八页内抽出一根神速违规者的因果线,缠绕在【造梦石】上。

  嗡~
  「噩梦信号增幅器」启动,【造梦石】内的紫色气雾中,逐渐浮现一道身影,正是神速违规者,只是形象有些模糊。

  与此同时,29号城区,屠宰街的后巷,一家旅馆三楼的房间内,这房间很宽敞,约有七十多平米,可神速对这种暂居条件并不满意,作为违规者,他当然把各类享受放大到极致。

  神速很嚣张没错,可他并不蠢,对于猎杀者·白夜,他还是很忌惮的,所以他准备最近低调些。

  “这次赚翻了。”

  神速在木椅上落座,取出100万面额的灵魂钱币储蓄卡,单是看到这张灵魂晶石材质的储蓄卡,他就感觉心中舒坦。

  就在这时,神速忽然留意到,侧面窗口旁的墙壁上,挂着个脸盆大小的土黄色圆盘,此物看起来,就像一坨排泄物般,单是看到就让人感到脏了眼睛,他顺势移开视线,可过了几秒,他又忍不住去看了眼,然后再次被污了眼睛,口中低骂一声。

  神速靠坐着长舒了口,他身下的座椅发出嘎吱一声,他单手按在木椅的右扶手,拇指摩擦着上面的木纹,可忽然间,扶手上凸起的一根木刺,刺进他的拇指肚,他惊呼一声卧槽,立即抬手要拔刺,结果动作太大,刺在拇指上的木刺断开,半截留在血肉中,这疼到他嘶的一声。

  忽然,神速的瞳孔紧缩了些,以他现在的实力,哪怕是专注于发展速度,可身体防御力也不会这么弱,别说木刺,就算是金属刺,也刺不穿他的皮膜。

  神速环顾四周,没发现什么异常,他看向自己拇指肚内的木刺,生根发芽声传来,他拇指肚内的木刺,竟然茁壮生长为一根小树,并且这小树骤然缠向他的脖颈,这根小树像有弹力般,用树根攀住他的右手,让他握拳,右手腕与脖颈间的树干拉伸。

  嘭、嘭、嘭……

  神速竟以这种奇妙的姿势,给了自己一顿老拳,打的自己鼻孔窜血,当停下时,他大口喘气,被鼻血染红大片的脸上,满是心有余悸。

  “噩…噩梦吗。”

  神速咔吧一声扯断树干,幽绿的液态金属蔓延,攀附到他的右手上,让他的右手化为手爪,毒液顺着爪尖滴落,落地后将地板侵蚀穿。

  破风声从上方出来,轰的一声,上边几层楼板被击穿,一名手持长刀,带着骨质面具的身影落在前方,看到此人的第一眼,神速就有种毛骨悚然感。

  铮!
  斩击脆鸣,身形低俯到双手撑地的神速,成功躲过这道斩芒,可他能感知到,只需一刀,他就会死在这噩梦中,绝对不能死在这,否则后果严重,至于是什么后果,神速不知道,也一点都不想去尝试。

  嘭的一声,房间的窗口破碎,神速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在0.5秒后,他的身影逐渐变淡,最终消失,这是速度太快,导致在原地留下了残像。

  周边一切都因急速被拉成条状,神速纵跃在一栋栋建筑间,此等急速中,他的思维速度也开始飙升,他想到,这等程度的噩梦,必定不会被单方面支配,实在太完善与坚固了,以他的速度,竟冲破不了这噩梦,因此,这里一定有属于此地的规则,那强大的面具人,也需要遵守这规则。

  神速很快发现,这空无一人的城市上空,有着一个巨型计时器,上面显示30:20,似乎代表30分20秒,后面的秒时正在倒计时。

  看到这情景,神速想到一点,只要不被后面的面具人,在30分钟内杀死或逮住,他就能脱离这噩梦,敌人是要在噩梦中,把他的精神体击杀,然后趁他精神力衰弱这段空档,在外面的真实物质世界对付他的本体。

  想到这点,神速脸上浮现几分的笑意,比拼速度,他从没怕过谁,感知后面逐渐逼近的面具人,神速的速度骤然提升了99%,眼下的速度,只是他的1%而已。

  在神速速度全开的瞬间,这处噩梦世界骤然缩小,神速猜的没错,这处噩梦世界的规则,就算作为猎手的苏晓,也无法改变,只不过,这里的有条规则是,速度越快,猎场越小,神速在速度全开后,他的速度,让这处猎场小到直接把苏晓排除出去,然后裹到神速身上。

  被噩梦包裹的神速,感到前所未有的窒息感,好在这感觉没持续多久,包裹他的噩梦就像气球般嘭的一声爆开。

  神速忽然睁开眼,昏暗的房间,轻微的治疗仪器声音,他全身无法动弹的躺在一张手术床上,而在一旁,是名戴着连有几根导管的面罩,一手拿着高科技粒子切割锯,一手拿着固定器械的身影。

  神速的目光先是疑惑,五分钟后开始惊恐,十分钟越发绝望,直到最后,他口中既像呻吟,也像怒吼了声。

  “不!!”

  !

  神速双目骤然睁开,下一瞬,他回到了旅馆房间内,并看到侧面墙壁上的那圆盘饰物,看到这污了眼睛的饰物,神速的脸色难看到极点,他还在噩梦中,没能出来。

  窗外传来摩擦声,紫黑色液质汹涌而过,就像奔涌的江河,发出轰隆隆的闷响。

  吱嘎~

  房门被推开,一道手持长刀,戴着骨质面具的身影走进来。

  坐在木椅上的神速脸色很难看,他悍然扑上去,右手爪袭出。

  当!
  长刀与手爪交击,让神速诧异的是,灭法者·白夜在这噩梦中,并没想象中那么强大。

  当当当!
  金铁接连交击,约十分钟后,神速轰的一声撞在墙面上,满身斩痕的他,笑着露出满嘴沾血的牙齿,对面的猎杀者身上有不少爪痕,只能险胜。

  神速感觉到自己开始沉入地板,随后落入水中,漆黑的水中,他不断溺亡又复生,重复了很多次后,他骤然惊醒。

  熟悉的旅馆房间,身下熟悉的木椅,侧面墙壁上熟悉的一坨翔圆盘,这次不同的是,窗口外奔涌而过的暗紫色液质,不再淹没整个窗口,而是半淹,除此之外,猎杀者·白夜不再是推门而出,而是已经站在门口。

  十分钟后,神速再次落败,只是这次,他成功斩断猎杀者·白夜的一条左臂。

  当神速又一次睁开双眼时,旅馆的房间外已经不再奔涌而过暗紫色液质,窗外的天色漆黑,而猎杀者·白夜,已经位于五米外。

  十分钟后,神速又一次落败。

  神速开始在这噩梦之境中一次次被杀,一次次醒来,不过神速的心情却越来越好,他知道,这猎杀者失算了,对方没想到,他的意志力会这么强韧,这么多次的死亡,依旧能重聚精神力,而非在现实中虚弱的醒来。

  不仅如此,神速还发现一点,就是他正在噩梦中不断累积战斗经验,除此之外,他每次醒来时的旅馆房间,外面的环境越来越好,从黑天逐渐变成阴天,从阴天化为黄昏,眼下,看起来是要进入清早十分。

  第1165次醒来,神速确定了一点,就是噩梦中的时间概念被模糊了,外界过去的时间应该不长。

  再一次醒来的神速依旧坐在木椅上,他的目光瞟了眼侧面墙壁上的一坨翔圆盘后,右手化为手爪抓向对面的猎杀者·白夜,这么多次之后,猎杀者·白夜已不是出现在门口,而是就坐在神速对面。

  近一小时的搏杀后,神速被一刀斩断喉咙,而对面的猎杀者·白夜,则险些落败。

  看到这一幕,眼前逐渐陷入漆黑的神速目光亢奋,只差一点,只差一点他就能战胜这强敌了,战胜对方就是脱离这噩梦的方法。

  短暂的黑暗后,神速再一次睁开双眼,他用余光瞟了眼侧面墙壁上的一坨翔圆盘,窗外的初阳明媚,怎奈,强敌就坐在对面,神速先下手为强,一记直拳,轰向作为三技法宗师的苏晓。

  啪!
  神速的拳头被苏晓单手捏住,之后咔吧一声,神速的拳头被捏成奇妙的形状,位于苏晓手心的封印术式,顷刻攀附到神速的手臂、躯干等位置。

  神速目露错愕,他的第一想法是,猎杀者·白夜这次为何这么强?下一瞬间,一个惊骇到让他瞳孔剧烈紧缩,脸上神情扭曲的猜想,浮现在他脑中,那就是:
  这里,已经不是在噩梦中!
  神速的气息爆发,他准备以最快速度逃离此地,可他刚冲出一步,全身就犹如火焰灼烧,数之不清的封印纹攀附,他噗通一声倒地,随后接到提示。

  【警告:你已承受10680种封印术式。】

  看到这警告,神速险些眼睛一黑昏过去,只是一瞬间而已,为何会有这么恐怖的封印数量?

  为何会如此?原因是,苏晓平常用封印学所对付的都是原罪物,眼下用封印学对付违规者,属实是有些降维打击了。

  神速挣扎着想要起身,他的目光再次看到墙壁上的一坨翔圆盘,就是这玩意,把他给忽悠了,之前1166次在噩梦中醒来,他都看到墙壁上挂着这圆盘,外加这圆盘太上头了,属于是越看越想看,因此每次醒来,他都下意识看一眼这圆盘。

  这也让神速有了种,只要看到这圆盘,就是身处噩梦之中的潜意识。

  至于苏晓是怎么知道神速的藏身地,这就是他之前用噩梦之血,吸引来一只噩梦异虫·吸髓者的原因。

  苏晓先是在噩梦中伤到神速的精神体,取得对方的部分精神力,将其喂给噩梦异虫·吸髓者,被伤到濒死的噩梦异虫·吸髓者,会想尽办法,找到神速的位置,因为它险些被苏晓捏死,到了即将死亡的程度,急需吸收精神力才能恢复。

  苏晓凭借噩梦异虫·吸髓者,一路找到神速的藏身地,至于神速后续在噩梦中是与谁对战,那当然不是苏晓,其实那是神速想象中的灭法者·白夜,手持长刀,难以战胜。

  当苏晓抵达神速的藏身地时,他看到了坐在座椅上,全身攀附着噩梦液质的神速,此等状态下,绝不能触碰神速,否则对方的身躯会被吸入到噩梦中,到时对方的肉身+精神体在噩梦之境内会合,恢复到完全体,神速只需逃出那噩梦,就会随机出现在本世界的某处。

  因此这不算是抓住了神速,必须要让对方从噩梦中醒来,意识返回身体后,并将其逮住,才算是成功活捉,问题是,倘若在对方周边布设封困结界一类,让对方醒来后无处可逃,这看似可行,其实风险很高。

  首先要知晓的一点是,神速的精神体是已经离开了身体,去往了噩梦中,对方精神体回来的过程中,大概率会感知到肉身周边区域有结界、陷阱一类,这会导致神速察觉到,他即将返回真实世界,并在睁开眼的瞬间,使用保命道具逃脱,不要怀疑神速的保命道具品级,大概率是在天启乐园那边买的。

  而在对方醒来前,提前束缚对方的身体,这更不可行,对方的身体被噩梦之力笼罩,靠近对方半米内,这些噩梦之力都会有波动。

  让神速陷入噩梦、以及找到对方的肉身,其实都不难,难的是,让对方醒来后,浪费掉最佳的瞬间逃跑时间。

  经过苏晓与凯撒的布设,神速从噩梦中醒来后,依然认为这里是噩梦中,并且用仅有的瞬间逃跑时间,朝苏晓一拳打来,只能说,不愧是作死大师。

  “动手吧,猎杀者。”

  神速长舒了口气,已准备好迎接死亡。

  苏晓坐在木椅上,看着倒地被束的神速,说道:“很遗憾,出于我个人的收益,我并不能杀你。”

  听闻苏晓此言,神速心中咯噔一声,他一路闯荡到今天的实力,当然知道有些情况比死亡更可怕。

  “你对我叫嚣过几次,夺了我100万灵魂钱币,我们只算是有仇,不算是深仇大恨,不应该这么对伱,但我不能宰了你爆猩红宝箱,所以,这是最方便,最快捷的方式。”

  苏晓言罢,单手抓着神速的头发,将对方从倒地状态拎起,让对方呈双手被束的坐姿,这样看起来更体面几分。

  “的确不应该这么对你,如果你怨愤难平,趁现在多咒骂几句也没什么。”

  苏晓的语气平静,这番话到了神速耳中,越听越瘆得慌,他强撑着最后几分脸面,说道:“怎么,你准备折磨我?”

  “在以前,我的确会这么做,但人总是会不断成长,把一些事交给更专业的人去做,是更好的选择。”

  苏晓看了眼时间,海族那边的人从夜城出发到落星城,昨晚乘坐最快的列车,现在应该快到了。

  “哦?你让那些巫师对付我?无论怎么说,我们都来自轮回乐园,你真的认为,那些巫师能对付得了我?”

  说完,神速笑了笑。

  “我和风海大陆的海王有些交情,刚好,夜城的地下市场,有几名海族。”

  听闻苏晓此言,神速的目光开始凝重,他并不怀疑苏晓所说的真实性。

  面对巫师公会或是其他势力的酷刑折磨,神速有信心抗住,可面对风海大陆的海族,神速心中忽然有点慌了,他竟有些期盼,苏晓方才的话只是威胁而已。

  咚、咚。

  房门被敲响,阿姆开门后,两名穿着体面的海族走进房间内,其中一名海族满脸堆笑,与苏晓客套了几句后,就来到神速身旁,开始记录他的身长、体重、能量波动类型、灵魂特征等。

  “白夜,我看,就没这必要了吧,我听说,海族收费很贵。”

  听闻此言,满脸堆笑的海族赶紧封上神速的嘴,还对苏晓热情的笑了笑。

  “呜!呜!”

  神速开始猛烈挣扎,随后啪嗒一声,一张灵魂钱币储蓄卡被他放出,掉落在地上。

  巴哈飞上前捡起灵魂钱币储蓄卡,并解除神速的言语封禁,神速赶紧说道:
  “服了,完全服了,咱们就跳过这不必要的流程吧,白夜兄你花这钱,我都替你心疼。”

  听到这话,两名海族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他们是很远赶来,见此,神速又放出张6000面额的灵魂钱币储蓄卡,两名海族捡起灵魂钱币储蓄卡后,目光向苏晓看来。

  苏晓摆了摆手,两名海族心满意足的离开,见这两名海族离开,神速算是松了口气。

  “你昨天,从我这夺了100万灵魂钱币,对吧。”

  “对。”

  “……”

  苏晓目光平静,一言不发的看着神速,神速脸颊抽搐了下,说道:

  “不对,我记错了,明明是150万灵魂钱币,肯定是我们记错了。”

  “哦,那应该是我记错了。”

  苏晓话音刚落,巴哈飞上前,解开神速的双手束缚,现在神速满身封印,必定逃不了,这是应对原罪物级别的封印规格。

  神速凑了半天,终于凑出50万灵魂钱币。

  【提示:违规者10***58号请求与你交易(此为违规者,交易过程需谨慎)。】

  【你获得50万枚灵魂钱币。】

  不仅之前丢的100万灵魂钱币找回来,还额外收益50万灵魂钱币,三颗【造梦石】用的显然不亏。

  “白夜,不如我们的恩怨就到此为止……”

  神速的话还没说完,三根「仁慈之刺」没入到他的手臂、躯干、大腿内,这让神速犹如上岸的鱼般,开始胡乱挣扎。

  苏晓单手抬起,三根仁慈之刺飞出,没入到他手中,他说道:“给你个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我知道个秘密,事关一颗「原初之核」。”

  神速满脸冷汗的开口,口中还喘着粗气。

  “这倒是还有几分诚意,不过我只是个战力孱弱的近战系,因为某些原因,我不能杀你灭口。”

  “?”

  神速目光迷茫,倒不是因为后一句的不杀他,而是前一句「我只是个战力孱弱的近战系」,听到这句话,他胸膛内一阵郁结。

  “作为战力孱弱的近战,我很担心你报复我。”

  “??”

  神速彻底懵逼了,他很想吐槽一句:‘哥,你和奥术永恒星结仇到那种程度,你居然说,担心我这种独狼违规者报复你?’

  “为了表现你的诚意,我准备给你个机会。”

  “你的意思是。”

  “给你个机会,和我签个契约。”

  “!”

  神速的脸颊狠狠抽动了下,这次他目光格外坚决,说道:“绝对不可能。”

  “好,有骨气。”

  苏晓口中说着赞赏的话,实则已经拿出原罪之书,刚好第四页空着,他打开原罪之书后,由封印术构成的触须,把神速向里面拖。

  “等!等等啊!我们有事好商量……”

  神速还没说完,他就被拖入到原罪之书的第四页内,这张书页上,神速的资料逐渐浮现,更上面是他的头像,可以看出,神速逐渐戴上了痛苦面具,而且这痛苦面具格外生动。

  简单而言就是,神速是作最花样的死,戴最生动的痛苦面具。

  而此刻,天空之城·顶城,古老斗技场上。

  一道扎着马尾辫,身着黑色背心,气息强悍的女人,站在圆形斗技场的中心处,她的身材并不强壮,可她的背影却有种野性的力量感,从周边的尸骸痕迹来看,都是被她徒手所杀,其中的一只巨兽,被抱摔到整根脊骨断裂,巨大头颅扭转着。

  “还不够,我还可以……承受更多。”

  话音刚落,上方的黑暗倾泻而下,这赫然是初始特性的深渊能量,沐浴在这些深渊能量中,此人开始变得更强,但却没有忽然获得力量的虚浮感,因为,她一直被自身的上限所束缚,其实她的技法能力,早已达到很顶尖的程度。

  可以确定的是,天空城阵营并未与黑暗神教勾结,或者说是看不上黑暗神教,这里所使用的深渊能量要更纯粹,更强大,也更危险。

  就在这时,前方的黑暗漩涡中传出一道声音,这声音如同把男女老幼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它说道:
  “星象塔的前任双子守卫被杀,他们虽投身黑暗神教,但终究作为星象塔的守卫,你来追求力量,我们给了你机会,现在你得到了力量,按照约定,你要替我们做一件事,你要去……替双子复仇。”

  听闻此言,身处深渊能量中的莎,睁开双眼。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