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空间 > 轮回乐园 > 第3779章 圆月

第3779章 圆月

2022-06-02 作者: 那一只蚊子
  第3779章 圆月
  飘飞在周边的空间余烬逐渐熄灭,可苏晓的长皮衣上,依然飘散着余烬,这是此装备内的「余烬之火」被引燃,亦如他心中的怒火般。

  无论是对苏晓冷嘲热讽,还是算计他、想要杀他,再或是伏击偷袭他,他都不会因此而滋生怒火,因为这就是敌对,不至于因此而愤怒,想办法让敌人付出代价即可。

  可眼下的情况是,有人趁着他被爆炸波及,竟然夺走了他100万灵魂钱币的储蓄卡,并且这灵魂钱币储蓄卡,是已经从大贵族·席奥手中递出来,苏晓刚要抬手去拿。

  这100万灵魂钱币的损失,让一名三技法宗师本就不富余的钱包,更加雪上加霜。

  本世界内,能制造出这种爆炸物的人并不多,自从瑟琳加入小队,苏晓在本世界的情报渠道,有了质变,瑟琳所在的家族,就是巫师阵营的最强情报机构。

  苏晓之所以将布布汪、阿姆、巴哈、阿兰娜留在落星城,调查昨天落星城的爆炸案,就是因为他通过瑟琳家族的情报渠道,得知一件事。

  本世界有三名顶尖的爆炸物制造者,分别是「永冬之城·隆卢」的一名王室成员,「巨铠城」的疯狂女巫·莉莉丝·薇儿,还有就是黑暗神教的狂徒。

  这三人中,先排除北境的那名王室成员,现阶段,苏晓与冬之王关系密切,而巨铠城的疯狂女巫·莉莉丝·薇儿,这是个彻头彻尾的神经病,不太可能按照计划行动,并且对方很少离开巨铠城。

  如此一来,就只能是黑暗神教的狂徒了,还没等苏晓去找他,这就家伙就主动送上门,并且宝石炸弹也符合狂徒的一贯风格。

  苏晓取出瓶恢复药剂,偏头将其倒在侧脸上,剩余的小半瓶倒在右臂上,这马上激活了他身体的恢复力,侧脸、脖颈、右臂上的大面积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片刻后,他抬手触碰左侧脸颊,皮肤虽还有些刺痛,但至少触碰不到颚骨。

  这爆炸物的威力相当出色,而且隐秘性很强,在这方面,苏晓自认不如。

  眼下这件事,绝非狂徒自己能完成,就在爆炸结束的瞬间,有一道速度极快的身影,进入了这片区域,就是这家伙,夺走了那100万灵魂钱币面额的储蓄卡。

  苏晓查看提示列表,无视各类伤害提示后,找到了一条其他提示,为:
  【追猎功能已开启。】

  【因追猎目标脱离追猎最大范围,追猎功能已自动关闭。】

  没错,正是神速违规者夺走了那100万灵魂钱币,苏晓早就怀疑,这家伙与黑暗神教有勾结,现在看来,这家伙是已经和狂徒一同行动了。

  原本苏晓就没打算弄死这神速违规者,原因是:
  「悬赏2,神速:抓捕违规者10***58号,当此违规者距离你10公里内,追猎权限将激活(已支付1000盎司时空之力激活此项悬赏)。」

  生擒神速违规者,等于5000盎司时空之力,现在对方自行提高了身价,也就是5000盎司时空之力+100万灵魂钱币+能让苏晓满意的精神损失费。

  可想要逮住这神速违规者,绝非易事,对方应该是把所得的资源,都用于提升速度与生存力,比例大概是七比三,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没有足够强韧的身体,承受不了此等速度。

  无论是围追堵截,还是布设陷阱,逮住这家伙的概率都很低,从一阶闯荡到现在,这神速违规者什么样的抓捕方式都经历过,也是这无敌的逃跑能力,才让他敢来找作为猎杀者的苏晓挑衅。

  可再狡猾的狐狸,终究是猎物而已,这场博弈中,苏晓可以犯错很多次,可神速违规者只要犯错一次,等待他的就将是万劫不复。

  苏晓取出原罪之书,将其抓在右手中,随后开启狩猎视野,入目之处,皆是格外活跃的火系元素,可在这些元素间,几根逐渐飘散的半透明丝线,映入他的眼帘。

  单凭狩猎视野,看不到这些因果线,手持原罪之书就不同,与之相对的问题是,哪怕能看到这些因果线,他也没可能借此追踪,这么虚无缥缈的存在,算不上是追猎的媒介。

  苏晓打开原罪之书,翻到第八页,因之前原罪之书吸收了大量「原罪之核」,原罪之书的第八页,已生长出大半。

  他尝试激活这半页书页,一股吸力涌现,将半空中几根因果线吸入其中,无论是谁,在经历任何事后,都会产生因果,而神速违规者获得100万灵魂钱币,这无疑是个不小的因果,因此才留下这些因果线。

  苏晓观察片刻第八页,发现书页内的因果线已经停止消散,见此,他合上书页,目光看向瑟琳。

  “给我半小时,我应该能找出是谁袭击了我们。”

  耳中还有些嗡鸣作响的瑟琳开口,从那没有半点害怕,只想着报仇的眼神就能推断出,她为何是格林·吉莉安的仰慕者。

  “不用。”

  苏晓来到大贵族·席奥身旁,看着这血肉模糊,飘散着焦糊黑烟的尸骸,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大贵族·席奥在古王城的地位,与此地的城主和星辰巫师相同,三人彼此牵制,才有了古王城眼下的局面。

  这样的人物,竟被如此草率的炸死,苏晓是不怎么相信的,倘若这是五阶、六阶世界,还可能发生这种事,但这里可是超脱·原生世界,能在这等世界,爬上此等高位的人,会这么简单就暴毙?

  苏晓环顾周边,发现全速赶来的治安官们还有段距离后,他抽出根「仁慈之刺」,单手一甩,仁慈之刺没入到大贵族·席奥的大腿部位。

  苏晓清楚的看到,大贵族·席奥的‘尸体’哆嗦了下,在仁慈之刺起效后,大贵族·席奥哆嗦的更剧烈,见此,他单手虚握,仁慈之刺被吸附出,没入到他手中。

  苏晓未戳穿大贵族·席奥的假死,这等关头,选择假死无疑是置身事外的最佳方式,眼下顺水推舟送大贵族·席奥个人情,其实挺不错,古王城和巫师阵营敌对没错,可苏晓,从不是巫师阵营的成员,他是被雇佣来。

  只因被雇佣来就完全相信雇主,那在这件事中,最后肯定会惨淡收场,甚至把命丢在这,因此,苏晓才联合了冬之王,此时如果能与大贵族·席奥有所交集,无疑是最佳选择。

  从进入本世界开始到现在,苏晓始终不理解一件事,就是巫师阵营的局面,真的糟糕到,需要雇佣他人来对付黑暗神教的程度了吗?苏晓可不会因为巫师阵营夸赞他几句,说他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就忽略了这最为重要的一点。

  苏晓不准备与大贵族·席奥合作,这些权贵太不可靠,但密切关注巫师阵营怎么对付这些权贵,这点很重要。

  周边陆续赶来古王城的治安官,有瑟琳这月女巫候选人在,自然不会有什么麻烦,所以没一会,苏晓就抵达古王城的传送塔。

  传送塔的正门紧闭,苏晓取出神秘之眼,将其吸附到锁孔,门扇开启,刚进传送塔,一名安保人员先是一愣,随后带着几分警惕走来,并严词让苏晓两人出去。

  “停步。”

  瑟琳的瞳孔透出紫色微光,迎面走来的安保人员立即停下脚步。

  “睡去。”

  瑟琳言罢,安保人员当即倒地,只是几秒就睡到开始打鼾。

  瑟琳这并非是言灵能力,而是以独有的精神冲击,临时改变他人的精神力波动,这也代表,瑟琳能够感察到他人的精神波动,也就是俗称的洞察人心。

  当然,这得是面对实力与她相近者,就比如在面对苏晓时,瑟琳就无法感察到苏晓的精神力波动,刀术宗师的感知圈虽范围小,却很克制精神系。

  此等能力代表一点,倘若再给瑟琳一段时间成长,外加有月女巫·瑟希莉丝的教导,这将来肯定是玩弄人心的高手。

  传送阵启动,苏晓与瑟琳消失在传送台上。

  ……

  落星城,29号城区,屠宰街。

  在强者为尊的世界,无论表面怎样的光鲜,都有隐藏在黑暗中的地下世界,女巫界的每座大城都有这样的区域,只不过,不像夜城那样明目张胆,而屠宰街,就是落星城这座大城的阴暗面。

  倘若说月环城是让科技有了生活气息,贴近自然,那么落星城就像赛博朋克般的科技感爆发,各类飞行区在街道上方呼啸而过,发型奇异的年轻人,在街道上骑着老式机车呼啸而过。

  而在此刻的屠宰巷,一把剁肉刀砰的一声劈下,骨头被劈断的同时,几块肉渣飞溅到污水沟旁,一条骨瘦嶙峋的流浪狗舔舐这些肉渣。

  不远处的小巷内,一群少年正合力按着名全身刺青的青年,刀刀深入要害,几秒后,这帮派成员就倒下,鲜血蔓延的同时,引来了更多流浪狗。

  一名身着贴身黑色战斗服,扎着单马尾,右耳上打着耳钉的男人,正看着这一幕,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如同一名看客,置身事外。

  男人名叫神速,他原本也有自己的名字,但后来,所有人都称他为神速,他也就舍弃了那个曾经带给他无尽伤痛的名字。

  最初时,神速想成为一名暗杀者,他喜欢身处阴影中观察他人的感觉,可有时,最终成为什么体系的能力者,并非自己说了算,一个人的经历,会直接影响到其能力体系,神速就是如此。

  对面餐馆的门被推开,一名身材健硕,赤膊上身,满头乱发向后狂野披散的男人,从餐馆内走出,没人会相信,巫师阵营重金通缉的黑暗神教主要成员,会光明正大的在此现身,这正是黑暗神教的狂徒。

  说是黑洞·阿兹勒的心腹,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两人实力不分伯仲,黑洞·阿兹勒只相信狂徒与深渊大主教,而狂徒,也只听从于黑洞·阿兹勒与深渊大主教。

  或者说,黑洞·阿兹勒与狂徒,其实都是深渊大主教一具化身的养子,那是另一个世界的深渊主教,在其临死之时,终于发现了自身与深渊大主教的联系,也坦诚的告诉黑洞·阿兹勒与狂徒,收养两人,其实是被远在永光世界的深渊大主教所影响,才下的这个决定。

  狂徒路过街边的肉摊时,顺手拿起一条生肉,他抬手的同时,仰头张嘴,露出满嘴交错的尖牙,犹如野兽般的一颗颗利齿,浸出血水的肉条抛入口中,狂徒面带笑意的咀嚼着。

  “难以想象,你这种粗鲁的野兽,居然能制作出那么精密的爆炸物。”

  神速声音带着几分阴柔感的开口,配合他的气息,让他感觉,他犹如毒蛇般。

  实际上,神速的战斗风格,真的如同毒蛇般,以让人来不及的反应,用他的专属成长装备剧毒之牙伤到敌人,随后等待敌人毒发。

  至于神速为何不用剧毒之牙攻击苏晓,神速只是嚣张,他不是蠢,想让一名药剂大师死于剧毒,实在是太蠢了。

  “你一直都这么嚣张吗?”

  狂徒目光不善的看着神速,神速戏谑的笑了声,算是回应了狂徒。

  “不过伱的确有嚣张的本钱,走了,神父找你。”

  “这才几天,你就这么听他的了?我也是违规者,没看你对我这么有敬意。”

  神速并未站起身,而是带着几分讥讽的语气开口。

  “那老家伙,简直像是人形古神,不,他就是古神。”

  狂徒说话间,眼中浮现几分忌惮,不再理会神速,他抬步向屠宰街深处走去,片刻后,两人来到一间废弃许久的教堂前,推开门后,看到坐在长椅上的神父,见此,狂徒说道:
  “神父,人来了。”

  神速坐在倒下的神像上,翘着二郎腿问道:“找我有事?话说回来,你要是找我,通过烙印不行?还要让狂徒帮忙传话。”

  神父没回答神速的疑问,而是直奔主题的问道:“你和狂徒一同袭击白夜了?”

  “对。”

  “得手了吗?”

  “只是试探,怎么可能得手。”

  “你们炸死了他的从者?”

  问出此言时,神父的左手抚过「慈悲之书」的封皮,还从怀中拿出绒布擦拭着。

  “没,他的从者们那时不在他附近,可惜啊。”

  双手抱肩的神速,语气中暗感惋惜。

  “那就好,在你们成功杀掉他之前,最好别杀他的从者。”

  “呵~”

  神速讪笑着耸了耸肩。

  “也就是说,你们这次袭击毫无用途,还暴露了狂徒的踪迹。”

  “当然不是,我这边有点小收获,从他那夺了100万灵魂钱币,不过事先说明,这是我的个人收益,没你们的份。”

  听闻此言,神父仔细擦拭「慈悲之书」的手,忽然停下,他看着对面的神速,表情严肃的问道:
  “你是说,你抢走了原本属于白夜的100万灵魂钱币?到了什么程度?是别人的预付款项,还是……”

  听到这问话,神速脸上笑意越来越浓的说道:“大概还差10公分,就递到他手里的100万灵魂钱币储蓄卡。”

  “你在没杀掉白夜的前提下,夺走了属于他的100万灵魂钱币,这真是……奇妙。”

  神父说完,看了眼神速,提醒道:“你最近小心行事。”

  “老家伙,废话了这么半天,你还没说,你找我来是什么事。”

  “现在没其他事了,你最近,别亏待了自己。”

  留下此言,神父离开了废弃教堂,坐在倒下神像上的神速皱眉思索了一会,随后嗤笑了声。

  ……

  一处温暖又干燥的传送塔内,此地驻守的都是治安官,还有些是「巨铠城」的宪兵,这些宪兵目光锐利,被他们盯上的人,如果是作奸犯科之人,会下意识避开目光,不敢与他们对视。

  长椅上,苏晓正靠坐着闭目养神,没一会,瑟琳返回,已办理好了来到「巨铠城」后,出城时所需的相关证件。

  没错,此地就是距离「永冬之城·隆卢」只有几十公里的「巨铠城」,因临靠北境,苏晓刚出传送塔,就是漫天的风雪,寒风呼呼吹来,刺骨的寒冷犹如刀子抹过,街道上空无一人,积雪都没过脚踝。

  苏晓走在雪地上,脚下积雪踩得嘎吱、嘎吱作响,他看了眼天空,只是一眼,他就移不开视线,现在的巨铠城是夜间,漫天风雪没遮住天空中的圆月,只是圆月太诡异了,青白色的月亮看起来寒冷刺骨,位于中心处,有着一个黑色破洞,并且这个破洞内的黑色液质,还有向周边蔓延的趋势,已经蔓延出黑色丝线,分布在周边的月亮上。

  苏晓取出布布汪的摄像装置,准备给圆月照一张,却发现,刚才圆月中心处的黑色破洞消失了,仿佛方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看到了吗。”

  苏晓收起布布汪的摄像装置,听闻此言,一旁已经披上冬衣的瑟琳疑惑道:“白夜先生,你没见过月蚀吗?”

  “见过。”

  “这就是月蚀啊,每次持续的时间都不长,属于正常现象。”

  “……”

  苏晓没说话,只是仰头看着天空中的圆月,这女巫界的月蚀,还真是特殊,那感觉,就像这圆月中封印了什么,方才就将要漏出来一样。

  他取出之前击杀双生领主所得的「星象圆盘」,咔哒哒的拧动,最终将其调节成中间是个空洞的模样,双手将其抬起,对准上空的圆月。

  嗡~
  「星象圆盘」上浮现微光,上面浮现几个由微光构成的文字,苏晓并不认得这些字符,他让瑟琳将其记录下来,之后问问精通神秘学的阿兰娜。

  一小时后,城外十几公里处的一间护林小屋内,木柴燃烧的噼啪作响,会长·珀.耶恩坐在火炉旁,端着杯热饮,他脸上没什么血色,身上还有股血腥味,外加很淡的药味。

  “这东西真是强的离谱,差点就把我给吞了。”

  珀.耶恩说话间,拍了拍坐在屁股下的一个大封箱,他继续问道:“白夜,你要怎么消灭这东西?”

  “吞噬掉。”

  “嗯?”

  珀.耶恩有点瞪眼睛了,他上下打量苏晓后,问道:“你确定没问题,不会被反噬?”

  “没问题。”

  苏晓单手按在刀柄上,黑蓝色烟气从斩龙闪内涌现,攀附在他右臂,他当然不是亲自吞噬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而是让魔灵吞噬。

  见苏晓已做好准备,珀.耶恩从封箱上起身,并将其打开,下一刻,一根根尾指粗的黑色触须从里面蔓延出。

  苏晓单手抓向这些黑色触须,凡是触碰到他手臂上黑蓝色烟气的触须,全部化为能量被吸收,这让他最终抓住一团不断变换形态的黑色半流体,也就是几秒钟,这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就被魔灵吞噬。

  【提示:你已消灭深渊滋生物(畸变种)。】

  【你获得黄金技能点×15点。】

  【你获得原罪之核×3颗(深渊级物品)。】

  【你获得源质宝箱(击杀强敌,有概率获得)。】

  【你获得深渊宝箱(开启后,有高概率获得深渊产物)。】

  ……

  看到最后一条收益提示,苏晓的心情难免有几分复杂,他的五件原罪物,有三件是从【深渊宝箱】里开出来的,而眼下这枚深渊宝箱,无疑是他所得过含金量最高的一枚。

  不过在想到原罪之书内封印的原罪物后,他心中安稳了几分,已经持有五件原罪物,这【深渊宝箱】内,不可能再开出原罪物了,说不准会开出大量的灵魂晶魄。

  将各类所得物品收起,苏晓单手按着斩龙闪的刀柄,他能感受到,刀内的魔灵,正逐渐吞噬不灭特性·深渊滋生物的本源能量,并将其转化为魔灵能量,暂时不急着收获魔灵能量,等斩龙闪内攒够一份魔灵能量再说。

  “很顺利嘛,接着。”

  会长·珀.耶恩抛来一个精致的木盒,继续说道:“我们存着这东西没用,况且这也不属于我们,现在这是物归原主,女巫界的所有这东西,都在里面了。”

  闻言,苏晓打开手中的木盒,提示出现。

  【你获得唤醒石×5。】

  看到这些【唤醒石】,苏晓下意识感觉全身疼,只不过,他有种能力的确需要大量【唤醒石】,此能力为:

  【魔灵觉醒,Lv.MAX(被动)】

  技能效果1:刃之魔灵强度+15点。

  技能效果2:可外放出「刃之魔灵」,单次的放出时间,根据刃之魔灵强度而定。

  ……

  自从掌握这能力,苏晓一次都没提升过,因为这能力不是用黄金技能点硬怼,而是凭一次次使用【唤醒石】,才能将其提升到Lv.EX,问题是,他不清楚这能力唤醒后到底是用来提升魔灵,还是提升自身。

  告别会长·珀.耶恩后,苏晓向「巨铠城」的方向走去,没走出多远,他忽感到窥探,这让他的手下意识按在刀柄上。

  “白夜先生,我是北境之王的忠诚仆从,您一直在巫师的地盘,我不方便踏入其中,已经恭候您多时。”

  漫天风雪中,一名身穿兽皮衣着,脸上有涂鸦的男人略躬身施礼,并将一个沉重的金属盒递上,亲眼看着苏晓打开后,来人才隐于风雪中。

  打开金属盒,苏晓发现里面是一块拳头大小的琥珀,这琥珀透出金色微光,触碰后,竟是本世界·世界树的树脂,所凝成的琥珀,而在这其中,封着一种混沌般的源质,凝视这源质,仿佛看着慢慢搅动的满天星辰,世间的万物,似乎都在其中。

  【你获得初始源质×1份。】

  虽猜到了这是什么,但看到提示内容后,依然不禁有些感慨,冬之王的气魄过人,这等晋升至强所需的顶尖资源,竟舍得送出。

  不过想来也是,冬之王当了一生的北境之王,晚年之际,竟被吞噬了命运,险些成为一枚死的不明不白的棋子,现在有了复仇的机会,这倒是其次,关键是冬之王有了时间安排好继承人,以免永冬城陷入混乱,更是避免了十几代冬之王的累积最终土崩瓦解,这么想来,答谢一份【初始源质】,实属正常。

  苏晓还没到晋升至强的时候,就得到一份【初始源质】,这让他不禁想到,这玩意能不能多吸收几份?就像晋升绝强时,多吸收「原初碎片」一样,后续可谓是受益无穷。

  顶着漫天的风雪,苏晓回到「巨铠城」,之后抵达传送塔内,在此与瑟琳会合后,两人一同前往落星城。

  当空间波动平息时,传送塔窗外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与虫鸣声,传送就是如此的奇妙,前一刻外面还漫天风雪,下一秒就是盛夏。

  刚出传送塔,低沉劲爆的音乐声传入耳中,一辆改装后的机车在前方呼啸而过,路过的行人则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飞艇从上空慢慢飞过,不少私人小型飞船停泊在几米高处,有些甚至在揽客,长途旅行一次要价5枚灵魂钱币。

  苏晓去过的众多世界中,女巫界是其中灵魂钱币最通用的地方,只要是有些实力的中型势力,就认可灵魂钱币。

  苏晓以30枚灵魂钱币的价格,乘上一辆豪华私人小型飞船,至于为何这么大方,这类支出女巫公会给报销。

  飞船内。

  “瑟琳,我们的这类费用,女巫公会都给报销?”

  “当然了,白夜先生要入住落星城最奢华的酒店吗?我这就安排。”

  拿着杯冰镇甜酒的瑟琳一饮而尽,取出终端就要订酒店。

  “这倒不用,就是说,如果我们在对付黑暗神教期间,所产生的消耗和损失,女巫公会都给报销?”

  “嗯,对,可以这么理解。”

  “我今天损失那100万灵魂钱币,也可以报销?”

  “额~,这~,嘶~”

  瑟琳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但还得说瑟琳机智,她十分诚恳的说道:“白夜先生,我一定会向公会的财务部门反馈。”

  “……”

  苏晓感觉希望不大后,他靠坐着开始冥想,当飞船停泊时,已到了提前订好的酒店。

  在门童的接引下,苏晓两人乘上电梯,可刚走进电梯,里面已经有四人准备上楼,只是一眼,苏晓就判断出,这四人是契约者,从烙印的波动判断,这是圣域乐园的契约者,随着电梯门关闭,空气紧张到近乎凝固。

  叮~
  电梯门打开,苏晓走出电梯,瑟琳在落后一个身位的位置,当电梯门关上时,里面的四人脸上同时浮现笑容。

  酒店的走廊内,苏晓的手从斩龙闪的刀柄上松开,方才电梯内的那四人很不对,那种犹如恶鬼的气息,在契约者中绝对罕有。

  当苏晓开门走进酒店的房间时,发现布布汪、阿姆、巴哈、阿兰娜,正并排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看起来眼神都有些怀疑人生,询问巴哈后得知,原来神父在落星城,因此布布汪、阿姆、巴哈、阿兰娜当天就被收拾到怀疑人生。

  苏晓在单人沙发上落座,他看了眼时间,开始等待,10分钟后,他取出枚灵魂钱币,将其弹飞而起,灵魂钱币旋转着落地,还未落地前,一只手将其抓住。

  “我亲爱的朋友,凯撒没来晚吧。”

  这突然出现的声音与气息,让三米外的瑟琳瞳孔剧烈紧缩,被悄无声息靠近到这种距离,对于绝强女巫而言,堪称毛骨悚然。

  “退后。”

  瑟琳下意识开口,闻言,凯撒奸笑着挠了挠头,没退哪怕分毫,瑟琳的能力完全失效。

  “?”

  瑟琳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小老头,随后看了眼苏晓后,选择什么都没问。

  “别紧张,自己人。”

  苏晓倒了杯枫茶,看到有这好东西,凯撒马上在对面落座。

  “我亲爱的朋友,这次找我来是?”

  “对付一名速度很快的违规者。”

  “那名自称神速的违规者吗?”

  凯撒作为裁决者,听说过神速违规者并不让人意外。

  “对。”

  “这~,抓捕方面,我不擅长啊。”

  “……”

  苏晓没说话,他取出一颗【造梦石(不朽级道具)】,没错,他就是要凭这不朽级道具,收拾了那自称速度最强的神速违规者,对面凯撒在看到这颗【造梦石】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脸上笑容越发的猥琐与奸诈。

  此刻,29号城区,屠宰街内的神速,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揉着鼻子低骂着,可他还不知道,他即将大难临头,经历人生中最难忘的一段时光。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