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轮回乐园

3486.第3463章 裁定之胜者,神父

    第3463章 裁定之胜者,神父
    贝城·后城区·王宫后庭。

    这是一片广阔的庭院,花团锦簇,绿树成荫,相比这些,后庭两侧的水潭更引人注目。

    缕缕水汽从两侧的水潭内飘散出,让后庭院内保持着充足的湿度。

    这是十几年前所改建,不仅如此,贝城后方山壁上飞流而下的瀑布,也是近年来开凿山石所引流而来,近年来,精灵族越来越喜欢湿度高的环境。

    水汽氤氲的后庭院内,耸立着座威严的建筑,这是王国议厅,除有重大要事,否则不会开启。

    早7点30分,陆续有人从王殿旁的侧面走出,向王国议厅走去,这些人无一不是精灵族的权贵。

    一大队的精锐士兵护送下,苏晓走进后庭院内,此地的水汽让人略感不适,并非有毒,他只是单纯的不想吸入这些水汽。

    穿过水汽弥散的甬路,苏晓走进王国议厅内,此时议厅内已有不少人,这些人站在议桌两旁,或是坐在两侧靠墙旁,高出地面一些的座椅上。

    议桌约有5米宽,近10米长,是由一整块厚重的木料所制,桌台被抛光出黑曜石般的黑亮度。

    议桌是顺着议厅的格局摆放,靠里侧的议桌前,只摆放着一把宽大的座椅,是精灵王的主位,而在议桌两侧,则有很多把座椅。

    王国议会8点才正式开始,但苏晓发现,精灵王与神父等人已落座。

    精灵王看起来有50岁出头,身穿做工精细的衣甲,这衣甲看起来像是金属制,有一定的柔韧性,更让人在意的,是他那灰黑掺杂的头发,以及略有皱纹的脸。

    看到精灵王第一眼,会给人种,并不羡慕这王者地位的感觉,只会感觉到这位强者发自内心的疲劳,以及为精灵族付出太多。

    坐在首位的精灵王闭目小憩,隐隐发出鼾声,他居然在这种场合下睡着了,由此可见他平常的日理万机。

    “陛下,库库林·白夜到了,陛下,醒醒。”

    精灵王身旁的心腹仆从低声唤着,片刻后,精灵王睁开双目,目光中的疲劳多了几分。

    看到这一幕,与苏晓同来的布布汪与巴哈都感觉,精灵王应该是个明君。

    不仅他们两个,坐在苏晓对面的仙姬、冥狼等人也是这种感觉。

    “一不小心睡着,失礼了,最近迎娶了195任妻子,难免身心疲劳。”

    精灵王开口,一开口就知道,老色|坯了。

    “我淦~”

    巴哈低声嘟哝,心中对精灵王的形象瞬间崩塌。

    “既然都到齐,王国议会正式开始。”

    首位的精灵王开口,他这次颇有担任法官的感觉。

    轰隆一声,议厅的两扇金属巨门关闭,所有人都落座,精灵王在议桌首位,两侧则是苏晓与神父等人。

    苏晓与神父相对而坐,苏晓右手边是布布汪、巴哈,而对面的神父阵营,则是神父、仙姬、冥狼、铁山四人。

    至于乌鸦女、兽豪,以及蜂三人,并未出席,想来这是神父的安排,分两伙行动的确更稳妥。

    更两侧,也就是两侧的墙壁前,各有三排座椅,王裔、高层官员们,都坐在此处旁听,禁卫军长·阿尔勒就在其中。

    “有关城中地下水投毒事件,你们两方各有说辞,但一切都要讲证据。”

    精灵王·克伦威的目光明锐了几分,他的意思很简单,苏晓与神父两人,无论是谁,只要拿出铁证,就可以指认对方,将对方搞死。

    这场裁定中,哪方能先发言,必然会占据绝对的优势,原因是,苏晓与神父都没在贝城的地下水内投毒,所以说,这是互相泼脏水。

    泼脏水的话,当然是先泼的那个更有胜算,一盆脏水泼出去,就算染不黑对手,对手身上也不干净了,通俗来讲,这一局,谁先手,谁的胜率会达到八成以上。

    这场裁定中,苏晓与神父不可以随意发言,其中一方陈述情况时,另一方只能静听,决定哪方先发言的,是精灵王。

    “鉴于你们双方提供的证据,以及从诸多方面考虑,我决定,由神父先提供证据。”

    精灵王的话,让两侧旁听席上的王族与官员们低声议论,他们之中有些点头表示赞同,有些则沉默不语。

    神父抢占了先机,让一旁的仙姬等人在心中松了口气,局势过于扑朔迷离,他们想借用精灵族的力量除掉苏晓,当然也要承担对应的风险,精灵族就是把双刃剑,不是斩向苏晓,就是斩向神父、仙姬等人。

    神父没站起身,他轻咳了声,语气平缓的说道:

    “库库林·白夜,我有三个问题想问你。其一,你和阳光湿地的蘑菇先知是什么关系?第二,你和丛林猎人·莱戈又有什么关系?第三,你治疗浊血症的药剂配方是从哪来。”

    神父在问出这三个问题后,苏晓身旁的巴哈心中咯噔一声。

    不仅是巴哈,位于苏晓后方旁听席上的禁卫军长·阿尔勒,以及王裔·埃里顿,都是心中一惊。

    现在他们与苏晓同在一条贼船,只要击败神父,以苏晓掌握的「生命秘药」配方,他们的地位必定再上一步。

    王裔·埃里顿的地位,看似已是精灵王之下,可他自己清楚,相比其他四位王裔,他无论是在实权,还是在威望上,都要逊色很多,王裔·埃里顿不求其他,只要能与其他四名王裔平起平坐,就可以,避免在危急时刻,那四人用他顶雷。

    神父简单的几句话,就让埃里顿的心高悬,对方所说的三点,可谓是刀刀暴击,刚好砍在这次他们的准备上。

    神父没在意众人的反应,他依旧语气平缓的说道:
    “据我了解,白夜,你和蘑菇先知早在几个月前就相识,也是在那时,你们商定了贝城地下投毒的计划,四个月前你来到此地,并没亲自进入贝城。

    四月前,你和尼古拉斯·凯撒来到此地,尼古拉斯·凯撒负责打探情报,你负责布置投毒相关的事,不过那也不能算是投毒,确切的说,你是通过一种装置,把深渊之力溶到地下水中,污染了整个贝城的地下水源。”

    神父说到这顿了下,留出短暂的时间,让众人理顺思路,随着他的诱导,逐渐相信他所创建的‘事实’。

    “你们两个很聪明,都没亲自动手布设那装置,你们需要一些当地人,怎么去找适合的当地人,成了问题,最终,你们查到了15年前的渔村事件。”

    神父此言一出,两侧旁听席上的王族与高层们哗然,他们都知道15年前渔村的惨剧,从根本上来讲,那是他们这些贝城决策者所导致。

    “白夜,你需要一些痛恨王族的人,来帮你做那丧心病狂的事,所以在四月前,你找上渔村的四名无赖,他们虽是村中的无赖,可他们常年与海怪搏杀,生吃海怪血肉,有常人难以想象的强大。

    你就是借助他们四个对王族的仇恨,以及生活在海边的水性,还有常人没有的胆量,让渔村四人深潜到贝城的地下河,完成了深渊之力释放装置的布设,污染整个贝城的地下水。”

    说到此处,神父看向精灵王,道:“陛下,渔村四人就在王宫的地下监牢,你可以派人把他们押上来。”

    此言一出,旁听席上的王族与高层们鸦雀无声,选择站在苏晓阵营的王裔·埃里顿与禁卫军长·阿尔勒,更是心中翻起滔天巨浪。

    尤其是禁卫军长·阿尔勒,他此时都有那么些怀疑,真的是苏晓在贝城的地下水中投毒,渔村四人是他亲手抓的,他知道那四人有多残忍。

    没一会,渔村四人被压上来,精灵王问道:“你们四人的雇主是谁?”

    还没等渔村四人说话,站在他们身后的红衣兜帽女抬起手,她食指的指环上,闪过一缕异彩。

    当渔村四人回过神时,发现自己的手指都齐齐指向苏晓。

    红衣女的能力就是如此,能让人在措不及防之下,做出本能反应,不过对苏晓、神父、精灵王这类人,她的能力基本没用。

    “下去吧。”

    精灵王命人把渔村四人压下去,渔村四人可能是感觉到自己无意间‘出卖’了苏晓,他们无比愤怒,其中的老四,甚至怒骂精灵王,以及提及15年前的渔村事件。

    “神说,憎恨就像破壳的种子,会扎根在人们心中,憎恨会让人面目全非,憎恨会滋生出更多憎恨。”

    神父的目光,带上些悲悯,仿佛在为15年前的渔村事件感到痛惜。

    “诸位,这些虽然已经能证明库库林·白夜、尼格拉斯·凯撒,以及蘑菇先知合谋坑害整个贝城,但在我看来,证据还不够。”

    神父的话,让众人略感意外,不再交头接耳,继续听神父发言。

    “任何骇人听闻的犯罪,都是有目的的,无论是为了满足心理上的快|感,还是物质上的获取,库库林·白夜在本次事件中,目的就是为了获得物质上的利益。

    各位,你们或许不懂药剂的调配,以浊血症的麻烦程度,没人能在抵达贝城的1天内,调配处对应的特效药,所以,这是库库林·白夜早就计划好的,他早在几月前,甚至更久之前,就已经先开发出「生命秘药」,他是先有了治疗药物,才让浊血症出现,这种事,他和蘑菇先知早就不是第一次做。

    并非是我捏造,各位请看,这是几分药剂配方,最初的生命秘药,名叫「净血秘药」,根据这些配方的记载,库库林·白夜完善四次,才有了现在的「生命秘药」,根据精灵族的各位医师讨论,这绝不是两天内能完成的。”

    神父将手中的一沓配方丢在桌上,他目露温和笑意的看着苏晓。

    神父是如何弄到这些配方不得而知,他为何不凭这些配方也搞出「生命秘药」?其实能搞出来的话,他早就搞了,问题是根本调配不出来。

    神父拿出这配方的目的有二,1.证实他方才所说的话,2.给精灵王族们吃颗定心丸,隐晦的告诉他们,配方搞到了,弄死苏晓也没事。

    只能说,这老东西太稳了,这特么已经不是在第五层了,而是在大气层上飘着。

    “让我来为各位梳理一下,4个月前,库库林·白夜偶遇了蘑菇先知,两人以灵魂钱币进行了正常的物品买卖后,建立了初步的信任,之后通过蘑菇先知,库库林·白夜得知精灵族的存在,以及在这个世界蔓延的深渊之力,各位不用这么惊讶,深渊之力并不是只在这个世界内存在。

    两人为了谋求,不对,应该是压榨精灵族,所以他们选择以制造灾祸后挽救的方式,从精灵族勒索走海量的资源,这期间,两人为了让计划更完美,找上了尼古拉斯凯撒。

    八天前,库库林·白夜抵达本世界,他凭预先留下的印记,前往黑森林,追踪蘑菇先知的方位。”

    神父说话间,指向蘑菇先知蘑菇头上的刻印,这是马文·华尔兹所刻,蘑菇先知想说话,可按照裁定的规则,它此刻不能发言,否则等于挑衅整个精灵族。

    “据我们调查,这是灭法者的印记,但这不重要,关键在于这印记的作用。

    库库林·白夜在抵达黑森林后,他没能找到蘑菇先知,但因他贪图大树洞之下的秘宝,所以他弑杀北境女王……”

    神父话说到此,议厅内已是一片骇然,北境女王已死的消息,足矣让南北大陆的格局出现剧变,蘑菇先知则愕然的看着苏晓,它也是才知道这件事。

    “你弑杀了北境女王,却没能找到与你合谋的蘑菇先知,所以你凭坐标继续追踪,最终抵达南大陆的阳光湿地,和蘑菇先知见面。

    除了蘑菇先知,你们还有个眼线,他名叫莱戈,一事无成的他被利益诱|惑,背叛精灵族,成为你和蘑菇先知的眼线,幸好贝城完善的驻守力量,发现了莱戈的异常,三天前,莱戈被贝城的士兵所伤,落荒而逃,他命好,刚好遇到自己的头领,库库林·白夜,各位也清楚,库库林·白夜是名医师,所以救了莱戈一命……”

    “你说谎!”

    与苏晓坐在一排座位,原本应该作为证人的莱戈站起身,他已是声嘶力竭。

    “放肆!”

    门口的几名监卫大步上前,准备把擅自发言的莱戈拿下,坐在首位的精灵王略抬手,几名身穿黑甲的监卫赶忙躬身退下。

    “陛下,他撒谎啊!我没有做!”

    莱戈的声音都带上哭腔。

    “你没有?你敢脱下上衣,让所有人看看你身上的伤疤吗?你敢说那不是三天前的伤?你敢说那不是被城卫军伤的?”

    神父声音不高的质问,让双手紧抓着上衣衣缝的莱戈瘫坐在座椅上,马上,众人闻到一股骚|味弥漫开,莱戈吓尿了。

    “带下去。”

    在精灵王的命令下,莱戈被两名黑甲监卫拖下去,顺便还拖了地,以及带走那把座椅。

    神父的目光向苏晓看来,眼中没有胜利者的得意,有的只是平稳,以及应对强敌时的警惕。

    其实此时神父心中是松了口气的,莱戈这颗棋子布设的很精妙,若非他技高一筹,这颗棋子,极有可能成为击败他的关键,鼠克象、蚁蛀坝,那些被忽略的小人物,有时却是最致命的。

    神父的证据,几乎将苏晓最近三天内接触的所有人,都包含在其中,这些人身份不同,所做的事也不同,却都被神父安排到合情合理,滴水不漏。

    “各位,是时候让你们看到,库库林·白夜与蘑菇先知当初是怎么密谋的。”

    神父说话间,从怀中掏出一只甲虫,这甲虫爆开,一副半透明的影像出现。

    影像中甚至不是本世界内的情景,而是魔海·永生岛的真菌湿地,苏晓与蘑菇先知最初见面的树屋内。

    看到这画面,蘑菇先知目露茫然,它虽不知道神父是从哪里获得的这段影像,但它很疑惑,对方放这段影像做什么,这只是它与苏晓之间的正常交易。

    很快,影像内的蘑菇先知开口:“灭法者先生,决定了吗,要不要和我合作。”

    “可以合作,但我要七成。”

    “这当然没问题,污染贝城地下水源的装置要你布设,解药方面也是你负责,我只是个领路人。”

    听到影像内的这句话,蘑菇先知的老眼瞪圆,这应了那句话,只有冤枉你的人,才知道你有多冤枉,你怎么证明,你只吃了一碗粉呢?
    影像内的对话继续。

    “这件事我们要做得隐秘些,布置那装置的人我想好了,就在渔村找人,15年前的渔村事件,让那里的村民,恨透了精灵王族。”

    “嗯,我准备好之后会通知你,遏制性药剂开发得还不够全面。”

    “那好,等你好消息。”

    影像内,蘑菇先知的表情定格,而现实中,蘑菇先知的表情也定格,它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也不顾这是裁定,他说道:
    “精灵王,我们的关系虽然不和睦,但是,我……”

    蘑菇先知的话说到一半,发现精灵王调转视线看来,这让它只能闭嘴。

    “处死库库林·白夜。”

    “那个叫凯撒的也不能放过。”

    “王,你要为我们做主啊,我女儿也患上了浊血症,她才10岁,10岁就离开了。”

    “处死他。”

    铁证在前,部分精灵族的中高层感觉,裁定已经没必要继续,无论如何,他们需要一个背锅的,没有比这更适合的时机。

    苏晓看向对面,对面的神父不再言语,仙姬微笑的靠坐在座椅上,冥狼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铁山则一副大仇得报的模样。

    “肃静!”

    精灵王威仪的声音落下,议厅内恢复安静,他说道:

    “库库林·白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现在是你的发言时间。”

    “……”

    苏晓没说话,他略抬起双手。

    啪、啪、啪~

    苏晓以不算快的速度鼓掌,旁听的众人都目露疑惑。

    啪、啪、啪~

    紧随苏晓之后,精灵王也跟着抬手慢慢鼓掌,之后是五位手握重权的王裔,也一起鼓起掌来。

    稀落落的鼓掌声在议厅内传开,旁听的其他王族与高层虽感到蒙圈,可精灵王与五王裔都鼓掌了,他们也立即鼓掌。

    一时间,议厅内掌声雷动,只有神父、仙姬、冥狼、铁山四人没鼓掌。

    仙姬显然是懵逼了,没搞清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故事情节过于复杂,外加没字幕,她是真的没看懂。

    可能是被气氛所感染,铁山也跟着鼓起掌来,这让神父彻底无语。

    为何会如此?就算是称赞神父的取证精彩,也不应该先由苏晓鼓掌才对。

    实际上,今天的这事,根本就不是裁定,而是公开处刑,对神父、仙姬、冥狼、铁山四人的公开处刑。

    早在两天前,苏晓就在思考一个问题,他与精灵族,真的是敌对关系吗?

    精灵族的初代王发现了「天赋唤醒装置」,之后用其活化深渊之力,最终酿成恶果。

    时至今日,只要精灵王·克伦威与五位王裔不是傻|子,他们就能得知,眼下的「浊血症」是因为错误使用「天赋唤醒装置」所导致的恶果,本质上来讲,与灭法者无关。

    与之相反,到了今天的地步,精灵族不仅不会担心灭法者夺走「天赋唤醒装置」,反而希望找到一名灭法者,问问有没有解救之法。

    之前蘑菇先知提供的情报是错误的,精灵族早就不贪图「天赋唤醒装置」,他们都要灭族了,多年前就不敢再用这东西,以免加速精灵族的灭亡。

    神父等人所知晓的情报,与蘑菇先知类似,因为神父知晓的一切,都是通过监听莱戈与禁卫军长·阿尔勒两人。

    准确的说,流浪精灵·莱戈,是神父早就准备好的一手,当初莱戈受重伤,就是他派人安排,神父知道,苏晓来到贝城后,必然需要一个当地人,一名重伤,后被苏晓所救的精灵族,必定成为优先扶持对象。

    神父很谨慎,他是随意选择的人,唯有如此才不会惹起苏晓的怀疑,例如救一名警卫军队长或是精灵族官员等,难免让苏晓猜测,这是不是有人下了圈套。

    神父的布局虽成功,可随机选择的弊病也凸显,苏晓的确没发现莱戈是神父所安排,莱戈自己也不知道自身被利用,可莱戈的能力,属实让人……一言难尽。

    之后神父也发现了这点,他承认自己失算了,没想到竟然随机选到这种没有任何闪光点的‘天选之人’。

    神父所拿出的证据,有些是通过夺取他人记忆,有些是通过窥探过去,有些则是通过捏造。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苏晓在估测出精灵族对灭法者的态度后,就秘密联络了精灵王,通过布布汪为‘信使’,与精灵王挑明自己灭法者的身份,以及把「生命秘药」合理化。

    苏晓对精灵王谎称,早有人用「天赋唤醒装置」活化过深渊之力,而「生命秘药」,就是为此而开发。

    苏晓把「生命秘药」的配方,早在两天前就秘密给了精灵王,精灵王召集医师与药剂师们一番研究,他其实不相信苏晓,只要精灵族的药师与医师能调配出「生命秘药」,他会立即与苏晓和神父翻脸。

    苏晓一点都不担心这点,就像不担心小学生解开了「连续统假设」一样。

    果不其然,在王国议会召开的三小时前,也就是今早5点,精灵王与五位王裔,和苏晓正式达成合作关系。

    所以说,这场所谓的裁定,根本就是公开处刑,苏晓的布设中,有一点是无解的,就是,无论神父怎样栽赃,拿出什么铁证,精灵王与五位王裔都不会相信。

    地下水有问题这件事,就是他们六个秘密商讨后,所决定散播的消息,作为谣言的发起者,地下水有没有问题,他们六个心里能没有哔数吗?哪怕神父说的舌绽莲花,精灵王与五位王裔也不会信。

    这是其一,其二为,苏晓最近两天的表现,无论怎么看,都是要在王国议会的裁定中,和神父一决胜负,苏晓先是找来蘑菇先知,之后又在商业区把莱戈拎出来,送到王宫内,并且还通过很冒险的方式,把禁卫军长·庞·凯鳞除掉,换上自己扶持的阿尔勒。

    种种迹象表明,苏晓是要与神父对弈,下一盘决定对方生死的「棋局」。

    可眼下的情况是,神父的‘棋术’最起码是Lv.70以上,苏晓也就是Lv.65左右,这盘棋的确下不过神父,从方才的取证环节也能看出这点。

    问题是,苏晓不仅和裁判·精灵王是一伙的,周边五名观棋的王裔,也和苏晓是一伙的。

    就在神父落子,导致苏晓输掉这盘棋时,棋手·苏晓与裁判·精灵王,同时从棋桌底下抽出把榔头,对准棋手·神父就是一顿锤。

    神父之前误认为这是脑力竞技,实际上,这是体能竞技,下棋嘛,带把榔头很正常。

    下棋赢了又怎样?锤不锤死你就完事了,就好比此刻,精灵王与五位王裔都在看着神父,那目光仿佛在说:‘你分析的可真好,但我们就是不信,你死不死?’

    此刻,掌声雷动的议厅内,神父凝视对面苏晓片刻后,神父的手肘抵在身前的桌面上,他单手按向额头,仿佛在说:‘年轻人,你不讲武德。’

    神父知道这次他败了,且知道,以苏晓与精灵王的周密布设,此时鲁莽出手,只会更危险。

    热烈的掌声中,仙姬依然略感懵逼,她侧身,低声问神父:“神父,我们这是赢了。”

    听闻此言,神父叹了口气,他突然感觉,这次输的其实不冤。

    咔哒!

    很短促的机关运转声后,议厅内的所有座椅都缩入地下,露出的方形洞口被金属层封死,前一秒还掌声雷动,下一瞬,议厅内只剩四张座椅,坐着神父、仙姬、冥狼、铁山。

    轰隆一声,议厅的门被撞开,密集的铠甲碰撞声中,一名名黑甲卫冲进议厅内,在门外的后庭院中,密密麻麻挤满了黑甲卫,十几层结界,把此地的空间等全部封禁,神父等人,插翅难逃。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