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轮回乐园

3484.第3462章 议会与裁定

    第3462章 议会与裁定

    后城区,王宫正前方一公里处的大道上。

    喊声与奔跑所发出的铠甲碰撞声连成一片,大群精灵战士围着一辆铁黑色马车,保持警惕。

    这马车略有倾斜,拉车的三匹独角马已被炸成血肉浆糊,破碎的毛皮与血肉粘在车厢前半截上,在夏末微凉的清早冒着热气,以及散发出血腥味。

    车厢的斜上方是一道直径半米粗的破洞,把厚度超过10公分的金属车厢贯穿,地上散落着大片卷曲的金属碎屑,以及变形的齿轮与弹簧圈等。

    倾斜的马车内,原本这里面有三人,此时一人惨死,一人重伤,唯一没有大碍的是精灵女战士·焚薇。

    “白夜先生,白夜先生!还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已扭曲变形的车厢内,女战士·焚薇挡在苏晓身前,确定没有其他攻击袭来后,她的右小臂上汇聚翡绿色能量,只见她一拳侧挥,轰的一声巨响,车厢一侧被砸出破洞,车厢的防御阵式方才已被破,徒手打破10公分厚度的金属层,对女战士·焚薇而言轻而易举。

    “白夜先生,你可千万别有事,你有事我也完了。”

    女战士·焚薇低声嘟哝,说话间已是咬牙切齿,恨透了进行暗杀之人。

    没一会,女战士·焚薇背上‘昏迷’中的苏晓,在大群士兵的围送下向王宫跑去。

    一小时后,王宫后偏殿,寝厅内。

    赤膊着上身,胸膛缠束着绷带的苏晓坐在床榻上,这床榻偏低,高度约半米,女战士·焚薇站在左侧,鬼影·迪尤克站在右侧,就在半小时前,精灵王下令,让焚薇与迪尤克务必保护好苏晓的个人安全。

    这两人都不是小角色,鬼影·迪尤克原是暗杀部队的大头目,因其优秀的表现,后被提拔到王宫内,主要负责反暗杀、潜入等,有句话说得好,唯有了解才知道怎么防范。

    鬼影·迪尤克的年龄在三十岁出头,他戴着黑红色的面巾遮住下半边脸,看似强壮,实则不然,他其实有些瘦,只是骨架大,才看起来强壮,那双瞳孔惨白的眼睛,与他对视一眼都让人不寒而栗,鬼影、剥皮者、红手,这些都是他的绰号。

    鬼影·迪尤克虽沉默、残酷,但他也是有爱好的,比如收集眼球。

    而女战士·焚薇,这也不是小角色,她曾在女性精灵族的比斗中,获得过贝城最强女战士的头衔,之后因其看着顺眼的容貌,以及气质,被选为王后的随身护卫。

    这次精灵王派女战士·焚薇去做迎接苏晓的安保人员,就是在表现重视的态度,奈何,女战士·焚薇关键时刻拉胯,没帮苏晓挡住袭来的黑色长枪。

    其实这也不怪焚薇,她也很难的,身处同一个车厢,不知不觉间被保护者给安排,吸入了神经抑制性气雾,否则的话,焚薇绝不会慢一拍才扑出。

    此时,站在床榻的女战士·焚薇,很想抽自己一耳光,那么关键的时刻,她怎么就打了个哈气呢?
    苏晓姿势随意的坐在床|上,打量女战士·焚薇后,将其划分到低威胁行列,焚薇的战力虽顶,但只是护卫。

    反观鬼影·迪尤克,这对苏晓而言是个麻烦,对方虽能防暗杀,但从侦测到的资料看,这家伙十之八九曾是暗杀部队或情报部队的大头目,想在这种人的保护下进行操作,难如登天。

    苏晓从不会小看任何人,尤其是鬼影·迪尤克这种人,一旦被对方察觉到蛛丝马迹,自己就可能满盘皆输,想必,精灵王派鬼影·迪尤克来的目的之一,就是针对这方面。

    这样才正常,哪怕苏晓是受邀而来,精灵王要是对他没一点怀疑与警惕,他反而感觉不正常。

    鬼影·迪尤克虽是个隐患,但苏晓并不在意,对方现在是他的护卫,他有很多办法收拾对方。

    “你叫……”

    苏晓看向女战士·焚薇。

    “我叫焚薇。”

    “去给我弄些吃的,我还没吃早饭。”

    “可是白夜先生,你的伤势……”

    焚薇的话说到一半,发现苏晓已经一圈圈解下胸腹间的绷带,方才还看着很恐怖的贯穿伤,此时只剩不算明显的疤痕。

    “额~”

    焚薇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她转念一想后,关切的说道:“白夜先生,医师临走特意嘱咐过,你最近几天都不能吃正常食物。”

    “……”

    苏晓没说话,一旁的鬼影·迪尤克偏过头,他感觉自己这次的同僚,脑袋多少是有点问题。

    “现在医师告诉你,去弄些吃的。”

    “这~”

    焚薇心中权衡了下,由衷感觉身前这位医师的医术更高超后,下去准备吃食。

    “白夜先生,关于暗杀者的身份,您有什么猜测?”

    鬼影·迪尤克开口询问。

    “那是我的老对手,我没想到他们也到了这世界。”

    “这样说,白夜先生真的是来自其他世界?能具体说明吗,这有助于我们确定暗杀者。”

    “我去过很多世界,偶尔会买些纪念品……”

    苏晓说话间,从储存空间内取出很多工艺品与货币等,这些东西虽没什么用,但属于古董或奇物,处于天然公证状态。

    苏晓去过很多世界,证明这点不要太简单,没一会,鬼影·迪尤克就已经确信,苏晓的确去过很多世界,尤其是在看到一些超时代的科技造物后,他更坚信这点。

    眼下的情况为,布布汪就在苏晓附近,正处于融入环境状态,巴哈在寝殿外,苏晓交代后,护卫们放巴哈进来,护卫们在确定布布与巴哈的身份后,不再警惕它们两个。

    艾朵儿就比较惨了,苏晓遇刺后,艾朵儿作为与苏晓一起的同行者,也被保护起来,但经过询问后,精灵族们发现艾朵儿并不是特别了解苏晓,当即把她扣押,此时正关押在王宫的地下监狱内,那地下监狱还关着些特别危险的东西,防御级别很高。

    如此安全的地方,苏晓暂不准备去捞艾朵儿,先在那关着吧,反正这一路上,已经刷了六次杀戮声望,也就是说,苏晓现在手中总计有七张面值为100点的杀戮功勋卡。

    从原理上来讲,杀戮功勋还能刷最后一次,原因是,特殊霸主身份并非一直随机生成,极限次数为八次,这并非是虚空之树临时修改,而是杀戮竞技早就有的规则。

    也就是说,现在的艾朵儿还能最后一次转让霸主身份,没刷最后一次,是苏晓与凯撒在研究,能不能想些其他办法继续操作。

    苏晓拿出支烟点燃,落在他肩膀上的巴哈悄然吸入些烟气,这是解药。

    几分钟后,目光阴沉,脸上戴着暗红色面巾的鬼影·迪尤克逐渐眉头紧锁,他腹中开始翻江倒海,疼的宛如有人在用他的肠子跳绳,这种屎来如山崩地裂的感觉,让他脸色逐渐发青,他剥皮者、鬼影·迪尤克,居然闹肚子了?
    鬼影·迪尤克不敢放松,这时要发出点可疑的声响,他当场回老家,原因是没颜面继续在贝城混了。

    鬼影·迪尤克的神情越发凝重,没一会,他脸上全是汗。

    吩咐完仆人的焚薇返回寝厅内,她刚回来,就看到满脑门是汗,眉心快皱成川字的鬼影·迪尤克。

    “迪尤克,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没…事。”

    鬼影·迪尤克说话间,眼神都发直了,他感觉快到极限时,勉力说道:“白夜先生,我出去巡逻一圈。”

    “嗯,去吧。”

    听苏晓这么说,鬼影·迪尤克如获大赦,他以夹着腿,迈着小碎步的姿势向外走,把焚薇看的一脸懵逼。

    方才与鬼影·迪尤克的交谈,看似只是询问暗杀相关的事,但苏晓分析出了很多情报。

    首先,精灵王·克伦威要比自己想象中难对付很多,这是名很稳的老阴哔。

    和预估中的不同,精灵王没立即派人围攻神父等人,而是把本次暗杀事件暂压下去,并且没急着来苏晓这边寻药。

    这种模棱两可的态度,让苏晓想到一种可能,就是神父也有遏制「浊血症」的方法,但产量与效果,没有「生命秘药」这么强。

    正因如此,精灵王才选择相对中立的态度,苏晓与神父两方,都来贝城时间不长,与其盲目的选择一个相信,还不如把双方都稳住,眼下对于精灵族来讲,苏晓与神父都是爹级人物,苏晓是典型的大爹,神父则比较倾斜于野爹。

    大爹与野爹,精灵族都不能得罪,他们最理想的方式是一同供着,问题是,他们这大爹与野爹水火不容,没来这世界前就是死敌。

    这导致,精灵族现在有点受夹板气,既不能得罪早认识些的野爹,更不敢怠慢新来的大爹。

    想到这些,苏晓知道,自己之前的那些布设没白费。

    这次暗杀,让精灵族对神父的态度,从暧昧直接滑落到「我和此人不熟的程度」。

    如若没有本次暗杀,苏晓估测,神父那边会始终占据先机,乃至于与精灵王密切合作,一同警惕自己这边,那是最糟糕的情况。

    现在变成,精灵王与诸多精灵族高层,对神父等人的态度一落千丈,若非神父等人有遏制「浊血症」的方法,此刻精灵族已经围攻神父等人。

    苏晓的计划中,暗杀只是开胃菜,通过这场暗杀,苏晓在贝城的地位,正式追平早来很多的神父等人,并且还有压出一头的趋势。

    现在局面在苏晓看来,需要的不是继续宣扬「生命秘药」的效果。

    苏晓眼下最需要的是一个矛盾点,一个足以让神父等人彻底吃不了兜着走的矛盾点,关于矛盾点,苏晓立即想起一件事,几个月前,精灵王族宣称地下水出了问题,这是最好的矛盾点了。

    到时就说,几个月前,神父等人以深渊之力污染了贝城的地下水,这口锅足够大,要是真扣到神父等人头上,那些人必死无疑。

    “焚薇。”

    苏晓示意焚薇上前来,之后低声开口,焚薇在床榻前探身静听,听到一半时,她已是脸色大变。

    “快去。”

    “是!”

    焚薇快步跑出寝厅,去面见精灵王,她作为精灵王亲调给苏晓的贴身护卫,当然有资格直接面见精灵王。

    焚薇走后的十几分钟,寝厅外传来士兵们的脚步声,寝厅的门被一名魁梧老人推开,他身穿银黑色半身甲,整个人不怒自威,是禁卫军长·庞·凯鳞。

    庞·凯鳞环视寝厅,看到苏晓后,低喝道:“拿下这恶医。”

    庞·凯鳞的话音刚落,一名名士兵冲入寝厅内,看他们的目光,这哪里是要擒获,而是要趁机灭口,这些都是死士。

    “谁敢再上前一步,死。”

    鬼影·迪尤克的声音传来,身体半化为暗绿色烟气的他从墙壁内走出。

    鬼影·迪尤克刚现身,一名冲在最前的士兵马上停下,他做出无声哀嚎状,全身血肉枯萎,骨骼化为粉渣,转眼他就化为一缕暗绿色烟丝,没入到鬼影·迪尤克的手臂内。

    冲入寝厅内的士兵们停下脚步,看向禁卫军长·庞·凯鳞。

    禁卫军长·庞·凯鳞示意继续动手,他现在已经没得选,或者说,之前已经选择站在神父那边的他,现在必须这么做。

    原本庞·凯鳞认为,能在一定程度上治疗「浊血症」的神父,是上天派来的救星,他自然要与其搞好关系。

    庞·凯鳞的示好,以及神父那边的布设,导致这位禁卫军长不知不觉间,彻底站队在神父那边。

    其实这没什么,庞·凯鳞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凭盟友在贝城内堪称救世主的表现,地位再度拔升一梯队。

    可惜,苏晓的出现,打乱了庞·凯鳞的计划,一夜而已,他从天堂到地狱。

    庞·凯鳞与神父合作的时间虽短,但神父是什么人,上了那艘贼船后,庞·凯鳞也是身不由己。

    今早的暗杀事件,神父那边被动到了极点,这让神父用出了荤招,他不认为庞·凯鳞能解决掉苏晓,他忽悠庞·凯鳞来,是让对方把事情闹大,然后死在这寝殿内。

    “动手!”

    庞·凯鳞暴喝一声,寝殿外接到命令的士兵们,作势要冲进来。

    “庞·凯鳞大人,你捉拿白夜医师可以,但要有个理由。”

    鬼影·迪尤克开口,常年做脏活的他,很清楚怎么在这种情况下保住自身。

    “理由?库库林·白夜早在几个月前就来了贝城,他用深渊之力污染贝城的地下水,导致贝城居民患上浊血症,现在他又假装成医师,以治疗浊血症的名义勒索我族,这理由,够吗!”

    庞·凯鳞的语气掷地有声,那愤怒的目光,仿佛真就有这么回事般。

    神父不是好对付的,那边也甩了同样的锅。

    苏晓与神父之所以都甩出这锅,既是因为这锅够大,能把对方拍死,其次是,这是精灵王族最愿意接受的局面,地下水有问题,最初就是他们所编造出。

    有时,并非是真相赢得一切,当谎言足够被需要时,也可以成为真相。

    要是公布「浊血症」是因他们的先祖头铁,才有今天的恶疾,精灵族的民众难免会自暴自弃,可如果说是外敌所导致的这一切,他们绝对会拥护王族,让王族帮他们讨个公道。

    如果说苏晓刚来贝城时,他这边是大逆风局面,那现在,他和神父基本平局,就看后续谁的手段更多。

    寝厅内剑拔弩张,庞·凯鳞已经豁出去,决定强行动手,可就在此时,一名面罩男停步在他身旁,在他耳旁低声说了些什么。

    庞·凯鳞先是错愕了下,转而面色略有变化,他的心腹告诉他,神父等人已被控制起来,理由是疑似对贝城的地下水下毒。

    庞·凯鳞没做任何停留,带人转身就走,至于去哪,那还用问吗,他决定带上自己的两个儿子跑路。

    这位在贝城待了大半辈子的禁卫军长,敏锐的判断出,今天的这事不对,即将有可怕的事要发生,现在不逃出贝城,他很可能是要死在这。

    只要挺过这件事,哪怕事后回到贝城被追究责任,庞·凯鳞估计自己也不会被处死,以他在权制内的人脉,他最多是被革除禁卫军长的身份,回去养老,这可比身死好多了。

    眼下的局面已经很明朗,苏晓与神父都知道,想将对方弄死,必须有一个矛盾点,双方的眼光相同,都选择了栽赃对方在贝城地下水中下毒。

    如果说杀人、放火会结仇,那在人家城市的地下水里下毒,就是绝户的勾当,是绝对的血仇,比夺妻之恨、杀父之仇等还高一级。

    很快,苏晓通过布布汪的窃听,得到一条情报,两天后,他与神父等人,会在精灵王亲自裁定下,自证来意,以及说出对方的罪证。

    裁定地点在王国大厅,届时会有众多精灵王族与上层官员在场。

    王国大厅的裁定,不是精灵王的一言堂,而是苏晓与神父的对决。

    不过在这裁定开始前,就已经是不公平的,布布汪亲耳听精灵王说,要是苏晓输了,当场拿下,然后‘关押’起来。

    如果神父等人输了,呵~,当场叉出去砍了。

    为何会如此?精灵王看苏晓更顺眼?并不是,因为苏晓提供的治疗手段比神父那边强出一筹,「生命秘药」虽达不到根治的程度,但也是立即见效,神父那边的治疗就比较慢了,而且必须他亲自出手,不是像「生命秘药」这样,哪怕新手医师都能用其给患者治疗。

    此等差距下,有这种差别对待是当然的,外加神父那边的队友,偶尔会来一下迷之操作,把神父与精灵王都秀到头皮发麻。

    精灵王选择两天后开始裁定,是很高明的决定,这两天内,精灵族能以交易的方式,逐步在苏晓这买到「生命秘药」,有了一定存量的「生命秘药」,精灵王就能把局面稳下来。

    神父是个老阴哔没错,可精灵王也是个老阴哔。

    苏晓猜测,精灵王那边,必然是已经想到,自己与神父来此是另有图谋。

    可就算知道,精灵王也没办法,他需要苏晓或神父能治疗「浊血症」的手段。

    从很多地方能看出,精灵王面对现在的情况,也是脑仁隐隐作痛,他在尽力避免同时对上苏晓与神父两人,纵使以精灵王的沉稳、老练,也顶不住苏晓与神父两人。

    所以精灵王的态度是,苏晓与神父必须先出局一个,他再与剩下的那个勾心斗角,否则的话,就算是精灵王,也是顶不住的。

    一切看似扑朔迷离,实际上又简单明了,两天后的裁定会议上,苏晓与神父之间,必定有一人出局。

    与此同时,禁卫军长·庞·凯鳞出了「后偏殿」,直奔「前庭」而去。

    上午明媚的阳光散落,可庞·凯鳞已经没心情欣赏王宫前庭的景色,他带着两名心腹,脚步匆忙的向王宫正门走去。

    出了戒备森严的正门,庞·凯鳞直奔自己位于后城区的家中,因心中有事,他的步伐很快,外加这是要带上家眷逃离贝城,不能大张旗鼓,带上两名最信任的心腹,是最稳妥的。

    因早上的暗杀事件,后城区已经半戒严,庞·凯鳞作为禁卫军长,掌管全城城卫军的他,当然不会受到阻拦。

    说是掌管城内所有城卫军,但庞·凯鳞的权利其实很有限,贝城作为精灵王国的首都,此地的城卫军,不单能护卫这座城,一旦其掌控权落入到别有用心之人手中,用其颠覆现有政权,是很有可能做到的。

    所以真正掌控贝城·城卫军部队的人,其实是那些王族权贵,庞·凯鳞最多算是那些大人物的代表,负责日常调度等,真正说了算的,还得是那几名王族。

    也正因如此,庞·凯鳞才急切的想往上爬,爬到更高位上,而不是担任禁卫军长这看似风光,实际上是空壳子的官职。

    门可罗雀的街道上,只有三五行人偶尔匆忙路过,络腮胡有些花白的庞·凯鳞放缓了些脚步,他无意间一瞥,看到四名穿着既正式又土气的乡下人。

    这四人可能是很多天没洗脸了,脸色发黑还油乎乎的,‘天然发胶’让他们头型整齐,其中为首的人梳着油亮的大背头。

    看到这四人,庞·凯鳞并没理会,这种乡下的土鳖,贝城内有很多,他不会藐视这种人,而是直接无视。

    让庞·凯鳞疑惑的是,迎面走来的那四名土鳖之一,也就是为首的那名大背头,手中拿着张画像,目光在他脸上与画像间来回看。

    渔村老大停步在庞·凯鳞身旁,他无视对方眼中的疑惑,以及对方身后侍卫的喝骂,他抬起拿着画片的右手,把画片放在对面之人的脸旁,进行了近距离对比后,他咧嘴笑了,露出几颗金属牙。

    嘭!嘭!
    两声炸响,庞·凯鳞身旁的两名心腹,被渔村老三与老四砸碎了头颅。

    在庞·凯鳞惊骇的目光下,渔村老大手中的杀鱼刀,从他的下巴刺入,从天灵盖刺出。

    庞·凯鳞的眼睛瞪大,口中涌血的他,抓住渔村老大的领口,庞·凯鳞眼中都没有多少恐惧,更多的是错愕与不敢置信,刚才渔村老大挡住他,他还认为这土鳖是要问路。

    其实也不怪庞·凯鳞,任谁都想不到,一名杀手居然会拿着目标的画像,把画像放在目标脸旁进行比对,这野蛮、平静的举动,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渔村四人围住庞·凯鳞,人手一把杀鱼刀,对着庞·凯鳞一顿乱捅,没一会,庞·凯鳞脚下就满是血迹。

    割开庞·凯鳞的喉咙后,渔村四人若无其事的走向附近的小巷,只留下扑倒在地,单手捂着喷血喉咙的庞·凯鳞。

    庞·凯鳞根本没想到,有人敢在贝城动他,更何况是四个一看就是土包子的家伙。

    庞·凯鳞大意了,他万万没想到,这次遇到的四名土包子是如此之狠与如此之强。

    一股城卫军走来,这是股几十人规模的巡逻大队,为首之人名叫阿尔勒,前中心街区的巡查队长,现任后城区的巡查大队长。

    中心街区和后城区有本质区别,前者只是商业繁荣,后者则是富人区与王宫所在的重地。

    距离老远,阿尔勒就留意到街道上躺着三人,他马上警惕起来,命人封锁现场。

    “你,你,还有你,去封锁那边,其余人……”

    阿尔勒有条不紊的安排着,他的顶头上司庞·凯鳞当街遇刺,且暴毙,刺客的气焰未免也太嚣张,这让阿尔勒‘愤怒至极’,决定要为自己的老上司‘报仇雪恨’。

    当天中午,在巡查大队长·阿尔勒的细致排查,以及缜密分析后,他成功锁定犯人,下午一点时,他仅带领10名部下,就把渔村四人拿下。

    因此事关系重大,渔村四人被转交到特殊部门,关押到王宫下的地牢内,择日处死。

    具体的处刑时间嘛,因最近贝城的局势动荡,以及还没查明渔村四人暗杀禁卫军长·庞·凯鳞的原因,且,巡查大队长·阿尔勒多次要求,他要为自己的老上司庞·凯鳞报仇,也就是亲手处决渔村四人。

    多种情况堆在一起,外加苏晓与神父那边的裁定,比这件事要大太多,所以处刑部门决定,先把渔村四人收押,等王国议会的裁定出结果了,再处理渔村四人。

    ……

    后城区,银花庄园,古堡书房内。

    一名身材偏胖的中年人靠坐在书桌后,他名叫埃里顿,嫡系王族。

    精灵王的位置虽不是血脉传承,但王族却是,这其中的秘密不得而知。

    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埃里顿则是出生就在‘罗马’的精灵族,此时他用食指与拇指捏着根卷烟,大肚腩前的木纹书桌上,放着杯烈酒。

    埃里顿是首个与苏晓接触的王族,昨晚他患上「浊血症」的女儿得到了医治,今天已经能吃东西和下床走动,这让埃里顿的心情大好。

    “凯撒先生,我听过你的大名,不知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埃里顿放下手中完全用烟叶卷成的香烟,这东西有些像比较细的雪茄。

    “埃里顿大人,我来向你引荐个人。”

    凯撒露出标志性的奸笑,见此,埃里顿笑了笑,道:“引荐谁?”

    “后城区·巡查大队长·阿尔勒,我觉得他这个人很有能力,禁卫军长·庞·凯鳞当街遇刺,就是这位巡查大队长最先站出来,当天就捉拿凶手,这是多强的办事能力!”

    凯撒毫不吝啬对阿尔勒的夸奖,对面的王裔·埃里顿只是笑着,道:

    “嗯~,我也听说了这个人,不知道凯撒先生准备怎么引荐他?又想要把他引荐到哪个位置上?”

    “引荐到……贝城的禁卫军长。”

    “!”

    王裔·埃里顿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他目露冷意的看着凯撒。

    “你们这些外乡人,好大的胆,才来两天,就弄死我们几个人选出的禁卫军长,庞·凯鳞给我们当狗几十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等着给他偿命吧。”

    王裔·埃里顿不是简单人物,已洞察事情的大概,或者说,这件事明眼人都能看出端倪。

    “嘿嘿嘿。”

    凯撒搓手笑着,他拿出五枚长条形水晶盒,放在书桌上,见到这水晶盒,王裔·埃里顿有些犹豫。

    “埃里顿大人,你知道吗,「生命秘药」是有纯度之分的,其实你也应该察觉到,昨晚你女儿用的「生命秘药」,和今天你在王宫看到的,不是一个成色。”

    听闻这话,王裔·埃里顿的面色接连变化,最后点了点头,的确,他女儿用的「生命秘药」效果更好。

    “埃里顿大人,这五支「生命秘药」,就是最高纯度,谁能保证您的其他家人,今后不患上「浊血症」。”

    “呵~,库库林·白夜就在王宫,他在,我们要多少生命秘药都能弄到。”

    “不不不,两天后的裁定还没出结果,万一,我说万一出了什么意外呢?埃里顿大人,为你和你家人的今后想想。”

    听闻凯撒的话,王裔·埃里顿沉默了,片刻后,他说道:
    “想把巡查大队长·阿尔勒直接推上禁卫军长职位,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贝城最近的局面太乱,我们准备今晚就推上去新的禁卫军长,陛下很忙,不会参加今晚的秘密会议,不算陛下的话,还要有另外四个人的同意,巡查大队长·阿尔勒才能坐上那个位子。”

    “这好办。”

    凯撒拿出个木箱,打开后,里面码放着20个水晶盒,也就是20支「生命秘药」。

    “埃里顿大人,我们用这些,把其他人也拉进来不就可以了吗。”

    “这个嘛。”

    王裔·埃里顿笑着抬手,肥胖的大手按在木盒上,他说道:“总要给年轻人个机会,我看阿尔勒他的确不错。”

    王裔·埃里顿把木箱移到自己身前,胖脸上堆满笑容,眼中却若有所思,他的眼睛很亮,亮到摄人心魄。

    当晚十点,银花庄园的古堡宴厅内。

    宴会已到了尾声,客人们陆续离开,这些客人基本都是五位王裔大人物的直系亲属,其实说这是一次家庭聚会也没错。

    宴厅里侧的一间小屋内,一张圆桌与六把座椅是这里的一切,座椅都快挨着墙,既拥挤,又给人种安全感。

    在座的五人中,王裔·埃里顿坐在次位,首位空着,那是精灵王的位置。

    其余四人,因光线偏暗,只能看清他们的大致穿着,其中一人是法官打扮,他邻座的人是银行家模样,另外两人因光线过暗,无法看清。

    这五人都是王裔,他们不是每天只知道享受,而是各负责不同的领域,以保证作为精灵族权利中心的贝城能够稳定。

    “这么说来,埃里顿你看好现在的巡查大队长·阿尔勒?你们三个的意思是?”

    “我随意,最近我在忙王国议会那边,那才是让我头疼的事。”

    “白夜和神父都不是好惹的,这些来自外世界的人,说不准有什么手段。”

    “陛下也在担心这点,话说回来,埃里顿,你推荐的那个人,你调查过?”

    “调查过,阿尔勒出生在贝城,从他祖父那一辈就给我们效命,他父亲是死于15年前的渔村事件。”

    “嗯,这个人的确不错,特殊时局,特殊提拔,几位,就这样决定了?”

    “别烦我,王国议会那边的事,就够我头疼。”

    “那就这样决定了,一会我让阿尔勒来见我们。”

    王裔·埃里顿正式敲定,破格提拔阿尔勒为贝城·禁卫军长。

    ……

    王宫后区,地下百米深度,幽暗、潮湿的地牢内。

    一间牢房内,渔村四人围着十几个餐盘而坐,一口肉一口酒,很是爽快。

    斜对面的地牢内,艾朵儿双手抓着铁栏,看着大快朵颐渔村四人。

    “汪。”

    布布汪的叫声从一旁传来,闻声,艾朵儿转头看去,看到布布时,她差点脱口而出一句:‘你们是不是把我忘了?’

    “你是来救我出去的?”

    “汪~”

    布布表示不是,这让艾朵儿倍感郁闷,经交流后,她知道,布布是找她来串供的。

    ……

    清晨的初阳升起,沉睡了一晚的贝城重新苏醒,城内炊烟渺渺。

    后城区的主街上,一道戴着超大号斗笠的身影走在街道上,它蘑菇人的身份,吸引了街边行人与小贩们的视线,一直到它走进王宫的正门,人们的视线才移开。

    这是从阳光湿地赶来的蘑菇先知,并非它想来,而是不得不来。

    可以说,蘑菇先知的到场,苏晓在王国议会的对决,最起码能打个平手。

    苏晓还需要另一张手牌,一张能夺得胜局的手牌。

    ……

    城东,工业区。

    街边的污水宛如小溪般流淌,石板被踩到高低不平,下水沟的臭味、汗味、乃至死老鼠的臭味弥漫,这些味道与早餐的香气混合,再加上工业雾霾,这就是贫民窟独有的气味。

    街边摆着排小桌,一名名穿着朴素的食客,坐在小桌前享用他们的早餐,在这其中,有名身穿老旧皮甲,腰间挂着精灵弯刀的男人,他的大长脸格外特别,他不是丑,而是长得比较随心随欲。

    这一身打扮,本不应出现在工业区,一般都是出去狩猎,才会有这幅打扮,此人之所以来这,是因为工业区低廉的物价。

    此人是流浪精灵·莱戈,苏晓都无法利用的‘狠人’。

    莱戈端着热气腾腾的早餐,看着过往的人流,对前路感到一片茫然。

    “莱戈。”

    一名城卫军坐在莱戈身旁,这让莱戈紧张起来,口中的瘦肉粥突然就不香了,他很怕城卫军,没其他原因,就是本能的紧张与畏惧。

    “有些事要和你调查。”

    “什…什么事。”

    “你认识库库林·白夜这个人吗。”

    “不认识。”

    听他这么说,大胡子城卫军一下就收敛了笑容。

    这把莱戈吓得连连点头,改口说道:“认识,认识。”

    “那就好,跟我走一趟。”

    大胡子城卫军起身,对房顶的同僚做了个手势,很快,周边就出现几十名城卫军,护送莱戈向后城区的王宫行进。

    不远处的面包店内,禁卫军长·阿尔勒透过玻璃门,看着街道上的一切,他放下手中的纸包装袋,对售货员说道:“算一下多少钱。”

    “大…大人,这些都不要钱。”

    “这不行。”

    阿尔勒放下一枚银币,单手抱着一袋面包出了门,穿上禁卫军长甲胄的他,相比以往平添几分威严。

    平静的一天在指尖流逝而过,天色不知不觉就黑了下来,今天的夜晚,对于精灵族的大人物们来讲,竟显得有些漫长,因为在明早八点,就是召开王国议会的时候,也是苏晓与神父分个生死的时候。

     一更万字,弱弱的求下月票。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