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轮回乐园

3483.第3461章 暗杀

    第3461章 暗杀
    贝城·城东,工业区。

    上空的雾霾与不停冒着黑烟的大烟囱,是城东最常见的景象,正值晚间,大部分工厂都仅亮着值夜灯,厂院内睡了一白天的垂耳犬精神起来。

    一栋栋亮着灯光的公寓楼,把工厂区环围在内,任何地方都有穷人,工业区就是穷人的栖身之地,这里的空气污浊,既没海口,又不是交通要道,反而因独特的环境,导致犯罪滋生。

    一栋寻常的廉租公寓,二楼,205号房间内。

    巡查队长·阿尔勒,与他打扮贵气但面容憔悴的妻子守在卧室门外,这名美妇人不时探头向里面张望,虽满心焦急,但又生怕弄出什么声响,打扰到卧室内的医师诊疗。

    几个月前,一种衰老症出现,那些被王族秘密召集起来的医师们认为,这种病症毫无传染性,确切地说,这根本算不上是种病症,患者只是遵循自然规律而老死,健康的老死。

    说起来有些矛盾,但就是这么回事,面对这种状况,精灵王族采取了措施,他们派人秘密接走各地的病患,将他们集中在王宫附近,或是干脆就安置在王宫内。

    无论是任何身份的病患,在死后的6小时内,必须完成焚烧工作。

    眼下巡查队长·阿尔勒私藏自己患上衰老症的儿子,如若被发现,就不是官职不保的问题,还会被处以死刑。

    阿尔勒冒这么大风险,把自己的儿子藏在平民窟,是因为最近几个月中,中心街区所有患上衰老症的人,都是他派人秘密送走,他清楚的知道,这些人去了后城区,就再也没出来。

    阿尔勒向卧室内看去,他之所以邀请苏晓来此,并让对方知道这足以让他掉脑袋的秘密,是因为对方外乡人的身份。

    阿尔勒不清楚自己的顶头上司为何让自己去中心公园试探这外乡人,不过他接到的命令是,如对方的身份可疑,他可以当场把对方格杀。

    巡查队长·阿尔勒就是看准了这点,一名来自外乡的医师,就算对方治不好他儿子,也不会有什么风险。

    卧室内,苏晓拿起床头柜上的血样查看,经「蜕质反应」后,他更加确信,精灵族的祖先们,不是自身进入「天赋唤醒装置」内启动装置,而是用「天赋唤醒装置」深度活化了深渊之力,然后吸收,或是直接饮用已经达到液态的深渊之力。

    根据苏晓一直以来的观察与研究,深渊之力是他见过适应性最强的能量,没有之一,这种能量的侵蚀力与同化性,强到不可思议。

    如深渊之力侵蚀了寒冰,寒冰即可冻结空间、时间、乃至思维,如深渊之力侵蚀了火焰,火焰则变得极为强悍,但也会出现缓慢焚烧世界这一副作用。

    简单理解就是,深渊之力是种危险到极点的增幅性能量,它自身没特性,被它增幅之物,在一方面特别突出后,也会有很强的副作用。

    精灵族出现的这种衰老症,做个简单的比喻就是,如果是一个瓶子漏了,苏晓无需付出太多精力就能将其修补,并在瓶子里重新注满水。

    精灵族衰老症是另一种情况,这不是瓶子漏了,而是从500毫升容量的瓶子,缩小成100毫升容量。

    治愈的方法有二,1.重制这瓶子,也就是返厂重造,以苏晓现今的炼金学水平,做不到这点,2.强行往这瓶子里灌水,硬灌进500毫升的水,把这瓶子硬撑成500毫升的容量。

    这样做的话,治疗期间的死亡率会很高,因为瓶子被吹爆的概率太高,治疗的死亡率大概在98%以上,也就是治100人活2人。

    有因即有果,这是精灵族们的先祖种下的因,眼下无论这果实有多可怕,他们也得吃。

    抛弃完全治愈这前提,苏晓就有不少办法,虽说‘瓶子’缩小成100毫升的容量,但只要把这100毫升的瓶子重新灌满,衰老症患者就能痊愈,治疗效率好到夸张。

    有些事道理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衰老症是本源生命力枯竭,初步表现为衰弱、嗜睡,最终死于生命力枯竭。

    精灵族的医师中,并非没有能人,他们早就确定了这点,问题是,无论他们以什么方法,都无法给病患补充本源生命力,哪怕凭药剂临时补充,这些生命力也会飘散。

    根本问题还是出在血脉畸变方面,不解决这问题,补充再多本源生命力也没用,就好比不把破了底的瓶子补上,往里面灌再多水也会漏出去。

    让苏晓有些想不通的是,蘑菇先知是在哪个世界内搞到的【净血秘药(药剂配方)】,这绝对是对症下药了。

    如果那位医师只是听了蘑菇先知的叙述,就诊断到此种程度,对方的医术之高超,让人惊叹。

    不过这和苏晓无关,【净血秘药(药剂配方)】提供的思路,大幅度节约了他的时间,他要尽快找个地方,把【净血秘药】完善下。

    “阿尔勒,你儿子的情况,比想象中更糟。”

    苏晓从衰老少年身上摘下电极片,言辞间透出几分惋惜之意。

    听苏晓这么说,刚升起些希望的美妇人掩面而泣,一旁的巡查队长·阿尔勒目露异彩。

    不要小看任何一个人,阿尔勒虽只是个巡查队长,但他也是当地的地头蛇,能成为精灵族首都地头蛇的人,绝不会是个蠢蛋。

    “白夜医师,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一定不推辞。”

    “不是这方面的问题,你儿子的情况很严重,尽早准备后事吧。”

    苏晓的话音刚落,巡查队长·阿尔勒急声说道:“白夜医师,我知道您一定有办法。”

    “……”

    苏晓重新落座,坐在床旁的座椅上,他侧头看着阿尔勒,说道:“我进这公寓前,在附近发现了眼线,看来王族已经知道你在做什么。”

    阿尔勒点了点头,他其实早就知道瞒不住,但作为父亲,他不会放弃自己的儿子,虽他这儿子好吃懒做,但优点也不少,比如孝顺、有商业头脑等。

    “你欺瞒王族,私藏病患,单是这一点,就足够你死透。”

    “我…知道?”

    阿尔勒重重的点头,他似是下定某种决心,说道:“白夜医师,用我的命换我儿子活下去吧,我准备好了。”

    “别误会,这不是死你一个的问题,如果你儿子突然痊愈,不仅是他,还有你全家也会跟着去世,放心吧,你全家会走得整整齐齐。”

    听苏晓这么说,阿尔勒眼中都快暴起血丝,他仔细一想,的确是这么回事。

    “不过,”

    苏晓戛然而止的不过二字,让阿尔勒本能的萌生些希望。

    “你如果和我合谋……咳~,如果和我合作,或许能解决这问题,我受蘑菇先知邀请,来此地赚取诊疗费,而你,巡查队长·阿尔勒,最先发现了在公园等人的我,你尽职尽责的询问后,知道了我的来意,以及我的敌人也来到了这世界。

    为了保证我不被仇家暗杀,你只能先隐瞒些消息,在得知我能治疗衰老症后,你带我见了名衰老症患者,最终,我治好了那衰老症患者,而对王族忠心耿耿的你,把此事上报给了王族,阿尔勒,你说,这故事美满吗?”

    苏晓侧头看向阿尔勒,脸上的笑容和善。

    阿尔勒的眼角抽动了下,他现在1000%确定,这身穿白袍,看起来懒散、随性的医师,绝不是好人,对方所表现出的,大概率都是伪装。

    “这…这是在越权。”

    阿尔勒在犹豫,按正常流程,他最高只能上报给自己的顶头上司,也就是城卫军的禁卫军长,庞·凯鳞,城内的所有城卫军,都是由此人调遣。

    在精灵族的体制内,越权汇报和作死没区别,十个越权九个死,最后一个被调去守热丛林的岗哨所。

    “阿尔勒,你可是为王族立下大功。”

    “可这……”

    阿尔勒依然犹豫。

    “谁说你在越权?你如果坐上你顶头上司的位置,你就不是越权,上面的位置就那些,你不踢下去一个,你能坐上那些位置?”

    听完苏晓这番话,阿尔勒低垂着眼帘思索,最终,他摇了摇头。

    “你不希望坐上那位置?”

    “我……还没那资格。”

    阿尔勒方才的确心动了,可他很快就冷静下来。

    “像你这么有自知之明的人不多了,我看好你。”

    苏晓说话间,袖口内的放逐逐渐剥离,他准备下杀手,就在此时,一直垂着头的阿尔勒抬头,道:
    “我干了,我看那老东西不爽很久了。”

    阿尔勒的态度180°大转弯,为何如此?这是因为阿尔勒有个秘密,他能感应到死亡的临近,就在方才的瞬间,他感受到了此生中,最强的一次死亡感,这比他曾带队与树精厮杀的死亡感,要强烈百倍、千倍。

    “这么说,你能联络上王族?”

    “能,也不能,要试试后才知道。”

    “祝你成功,过了午夜12点,来我新开的诊所替你儿子取药。”

    留下这句话,苏晓抬步向公寓外走去。

    出了公寓,清凉的夜风吹拂而来,鹰爪上染血的巴哈飞来,周边跟来的那几名暗哨,全被巴哈解决掉。

    苏晓现阶段虽不会与精灵族直接敌对,但也不会过度忍让,以他现在来自外世界医师的身份,完全没杀敌的手段,反而可疑,不展现出足够的强势,有时也可以理解为心虚。

    要给王族一种态度:‘我是来帮你们治疗衰老症的,不是来给你当苦力的,都给我客气点。’

    “老大,伍德那边说,神父他们都住在王宫的前庭,看来他们已经和精灵王·克伦威有些交情了,至于罪亚斯那边,给了那厮10颗灵魂结晶(完整)后,那厮终于同意,时间定在明早,不过老大,明早是不是有点太匆忙了?”

    巴哈的语气中带着些担忧。

    “神父不会给咱们太多时间,明早已经是极限。”

    苏晓对远处目送自己的巡查队长·阿尔勒抬了下手,示意对方可以回去了。

    之前苏晓就想找个地头蛇合作,他原本预定的人选是流浪精灵·莱戈。

    可莱戈用实际行动,告诉了苏晓一点,只要他足够废物,他就不会被苏晓利用。

    莱戈集贪财、好|色、怕死、懒惰、凉薄、见利忘义等诸多‘优点’为一身,除这些外,没有任何闪光点,苏晓从阳光湿地就开始观察此人,一直到抵达贝城,苏晓彻底确定,莱戈是个铁废物,无论怎么力挺他,都难成大事。

    走在路灯下,苏晓取出【净血秘药(药剂配方)】查看,没走出多远,一道倩影跟上他的步伐,作势要挽住他的手臂,对他眨了下左眼后,问道:“有时间吗。”

    “……”

    苏晓无视,继续前行,后面的精灵小妹轻嗤了一声,靠在路灯杆上寻找下一目标,当她留意到后面的艾朵儿后,眼睛一亮,作势要搭讪。

    艾朵儿赶紧加快脚步,她心中对精灵族的形象彻底崩塌。

    出了贫民窟,苏晓乘坐了五站地的公共列车后下车,这是条不算繁华的街区,街上有不少枯黄的落叶,不到4米宽的街道两侧,有些商铺没挂牌,代表没被租赁出去。

    苏晓停步在一栋二层小楼前,上半截镶着玻璃的对开木门开着,走进其中后发现,地面铺设着黑白两色的地砖。

    整栋建筑不算大,苏晓只打算开个小诊所而已,一楼接待病患,二楼居住。

    此时在一层内,金属手术床、输液架等已经摆放好,右侧的墙壁是一整面书架,上面放着书籍与标本瓶等,其中一个标本瓶内,赫然浸泡着颗人类心脏,不远处是一副略有发黄的骨架。

    无论怎么看,这都不是临时布设,而是原本就是个诊所。

    “我亲爱的朋友,你来了,对这里还算满意吗,看这崭新的用具,光滑的地砖。”

    “……”

    苏晓没说话,他有些好奇,凯撒是怎么买下这正在营业途中的诊所。

    “白夜,我为你隆重介绍下,这四位是我帮你请来的好手,都来自乡下的渔村,很淳朴。”

    在凯撒隆重的介绍下,渔村四人登场,这四位的穿着既正式又土气,因常年风吹日晒,他们的皮肤粗糙,脸不知道几天没洗,看起来发黑还油乎乎的,头发自带发胶,领头的以‘天然发胶’将头型倒竖,一笑时露出满嘴的金属牙,不是金的就是银的。

    渔村老大是笑中带着凶狠,老二满脸横肉,身高体壮,老三梳着马尾辫,打着双耳钉,下巴胡子拉碴,老四个子最矮,看起来狠呆呆。

    渔村四人的实力不弱,但他们的气息只能用扭曲与残忍来形容,天知道凯撒从哪找来的这四人。

    渔村老大脸上洋溢笑容,说道:“白夜先生您好。”

    说完,渔村老大对自己三名小弟做了个眼色,意思是赶紧问好。

    苏晓抬手示意不必,让四人先去对面的租住房内休息即可。

    渔村四人走后,苏晓看向凯撒:“我没那么多银币,雇佣四名这种实力的打手。”

    “我亲爱的朋友,你误会了,他们每天的酬金是这个价。”

    凯撒比出一根手指。

    “每天1000银币?”

    苏晓感觉,以渔村四人的实力,值这个价,这四人是打手+杀手+保洁+杂物工,如果需要的话,他们还可以修电路、修家具一类,也就是客串电工+木匠,要是有渔船的话,他们也会修渔船,以及出海捕鱼改善伙食。

    “不不不,他们四个人加一起,每天10银币的酬劳。”

    “我淦!”

    巴哈惊呼,也不怪他,这实在太便宜了。

    “不会有问题?”

    “绝对没问题,他们刚进大城市,而且他们听家里人说,大城市有多险恶,所以这四个没敢轻易接工作,来贝城四天,饿了七顿。”

    “……”

    苏晓示意巴哈去买些吃食,片刻后,二楼的餐厅内,餐桌上摆满各类吃食,渔村四人规矩的站在一旁,不时咽下唾液,以及瞟一眼桌上的美食。

    “今天我请客,别客气。”

    听苏晓这么说,渔村四人是真的没客气,开始大快朵颐,虽说吃的快,也没什么礼仪,但他们并不野蛮,都用餐具吃,狼吞虎咽,看着他们吃,都会感觉特别香。

    每天10银币雇佣这四人,性价比高到离谱,苏晓看了会渔村四人组的‘吃播’后,反身走进卧室对面的房屋内。

    一小时后,苏晓环顾房间内的情况,这间不到30平米大小的房间,已经被他布设成临时的炼金实验室。

    坐在实验台前,苏晓拿出【净血秘药(药剂配方)】,并非苏晓自夸,如果说医术方面,他不及这配方的主人,可如果说药剂方面的调配,他比对方强出太多。

    多数情况下,苏晓都是医术不够、药剂来凑,实在不行就大修。

    苏晓把所需材料列出一份清单,付给凯撒500枚灵魂钱币的材料与辛苦费后,凯撒带上渔村四人出门,只要给足灵魂钱币,凯撒之力可通神。

    初来精灵之都,苏晓要拿出一种足以让精灵王族炸毛的药剂,所以【净血秘药】绝对不行,这药剂最多是缓解衰老症。

    之前与巡查队长·阿尔勒的交涉,苏晓总算知晓这种症状的名字,其名为「浊血症」,这名字起得很贴切,因血脉污浊与畸变所出现的症状。

    想治疗「浊血症」,原始版本的【净血秘药】效果一般,而【净血秘药2.0】,则能起到缓慢的效果,【净血秘药3.0】则是比较理想的药剂了,而【净血秘药4.0】,这要保证饮下后,能让「浊血症」患者在短时间内恢复,而【净血秘药5.0】,则是终极加强版本,可以根治「浊血症」。

    短时间内想调配出【净血秘药5.0】,那是在做梦,苏晓的目标是先搞出【净血秘药4.0】,4.0版本药剂的立竿见影,就足以让王族瞪眼睛。

    苏晓会告诉精灵王族一个秘密,他们快要亡族灭种了。

    「浊血症」的出现代表了一件事,精灵族的血脉之力要枯竭了,这并非是哪一脉的精灵族,而是所有精灵族都是这情况。

    苏晓可以确定,精灵族当初有过一段很艰难的时期,或许是为了抵抗某种外敌,精灵族先祖们,近乎疯狂的大量饮下经深度活化的深渊之力,更可怕的是,那一整代的人都如此,那个时期,精灵族或许都全民皆兵。

    苏晓的这种猜想,吻合他之前看过的精灵族历史,有一段时间,精灵族与树精全面开战。

    树精是树木被深渊之力侵蚀后所诞生的生物,精灵族想打败它们,唯有同样化身深渊中的恶鬼,从树精部族那抢来土地、资源等。

    最终精灵族的先祖们获胜了,至于他们付出了什么代价,这就不得而知。

    天赋唤醒装置、畸变后的深渊之力,这两点相加,或许还不是「浊血症」的全部诱因。

    苏晓对「浊血症」的了解还不够多,他不清楚王族为何要烧掉那些病患的尸体,莫非是那些病患死后会异变成怪物?

    在苏晓思索间,渔村四人返回,他们拎着大包小裹,要是不知道,还认为他们是带着土特产来城里探亲。

    “等等。”

    要转身下楼的渔村四人停下,他们疑惑的向苏晓看来,眼中虽没忐忑,但也略有紧张,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供吃供住,每天给他们2银币50布马薪酬的雇主。

    “这是一星期的报酬。”

    苏晓把一个装有70枚银币的钱袋丢给渔村老大,杀人如杀鱼的渔村老大在这一刻紧张了,他此生中首次见到这么多钱。

    “嘟咕耶瑟(精灵族方言)。”

    苏晓没听懂渔村老大说什么,这不重要,渔村四人组能听懂他的话就可以。

    渔村老大想说什么,但又面露难色,似乎这些话不太好直接对雇主说。

    苏晓看向方才找来,在一旁等待的巡查队长·阿尔勒,让对方去和渔村四人谈,不用想,苏晓都知道渔村四人想要什么,渔村四人初来大城市,看到皮肤娇|嫩的精灵妹子后,外加他们刚获得一大笔报酬,此时当然要去潇洒下,见识下大城市的夜生活。

    巡查队长·阿尔勒虽也无法完全听懂四人的渔村方言,但通过其中两人的肢体表达后,阿尔勒理解了,渔村四人在问,哪里可以去嫖,这兄弟四人,除了把钱寄回到家里一部分外,要体验下大城市的夜生活。

    阿尔勒带着渔村四人离开,苏晓没理会这些人,他还要开发【净血秘药】。

    关好炼金实验室的门,苏晓开始调配初始版的【净血秘药】,五分钟后,一瓶【净血秘药】被他调配出。

    对苏晓而言,这种程度的药剂调配,简直不要太简单,他要做的,是在【净血秘药】的基础上,开发出第二代,也就是升级版。

    好消息是,【净血秘药】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坏消息是,这配方的思路是对的,但采用的调配方法与材料选择,实在不敢恭维。

    四小时后,苏晓放下手中的笔,开始观察自己设计的配比环图有没有问题,确定没问题后,将其烧毁。

    整理思绪后,苏晓发现一个问题,他所完善出的配方,从2.0版本之后,就和【净血秘药】无关了,3.0版本完全是新配方,4.0版本是新配方的升级版。

    花近4000灵魂钱币买【净血秘药】似乎有些不值,但在苏晓看来,这配方更重要的是所提供的情报,以及借用蘑菇先知的身份,再者说,羊毛出在羊身上。

    他调配【生命力补充与血脉逆遏性秘药】,简称【生命秘药】,不会白送给精灵王族,在诊疗期间,苏晓准备赚王族一大笔。

    将调配好的大半桶【生命秘药】分装到特制试管内,之后把特殊试管卡在金属注射枪的后部,这还不算完,他又取出内晶体盒,把一支支注射枪装入其中。

    这些【生命秘药】的特点为,使用方便,起效快,材料费用相较同级别药剂,要低一些,调配难度奇高。

    这是苏晓故意的,他确定,王族一定会想尽办法要配方,既然如此,那就等时机成熟后,把配方高价卖给他们。

    当精灵族买了配方,结果发现无法仿造后,事情就更好办。

    苏晓推门走出炼金实验室,刚出门,就看到巡查队长·阿尔勒正坐在那等待。

    “白夜先生。”

    阿尔勒投来期冀的目光,他的确是心狠手辣的地头蛇,但在这一刻,他只是个渴望拯救自己儿子的父亲。

    “……”

    苏晓取出个长条形晶制盒,单是这包装,就给人种此物甚贵的感觉,此时阿尔勒的感受就是如此。

    “白夜先生,我要怎么做?”

    “给你儿子注射这药剂,之后以最快速度,把这件事禀告给王族。”

    “明白了。”

    巡查队长·阿尔勒匆匆离开,其实他并不相信苏晓,但他没得选,死马当活马医。

    ……

    一小时后,公寓区,阿尔勒借租的公寓卧室内。

    卧室内的灯亮着,阿尔勒与他的妻子,呆呆的看着靠坐在床头,骨瘦形销的儿子。

    这少年的头发依旧花白,但松垮垮的皮肤,相较之前紧实了很多,更重要的是,他醒来了。

    “父亲,我渴~”

    少年声音干哑的开口,听到他这么说,床边的美妇人落下豆大的泪珠,但也马上到床头柜旁倒水。

    阿尔勒看着手中的注射枪,他在犹豫,是搏一下,还是带上妻儿连夜逃走。

    正在这时,阿尔勒突然感到如芒在背,他向窗口看去,看到窗外的巴哈,用那双透出红光的鹰眼看他,既然上了贼船,拿了好处,就休想逃。

    阿尔勒坐在床|上,和自己的儿子笑着说道:“饿了吧。”

    “嗯。”

    “我去些吃的,你一辈子都吃不尽的权位、财富。”

    留下这句话,深深看了眼自己的妻子后,阿尔勒向卧室外走去,刚出卧室,他的身体就忍不住发抖,他在怕,这不是懦弱与胆怯,而是正常情况,他即将涉及之事,只需踏错一步,他会立即人间蒸发。

    晚上11点的街道很安静,阿尔勒很快消失在一条小巷中。

    黑色触手在墙面上浮现,逐渐形成一扇门的形状,神父从里面走出,他看着阿尔勒的背影,单手抬起。

    “嗯咳!”

    渔村四兄弟堵在小巷前,人手一把杀鱼刀,后腰处是短斧或遍布黑锈的钩刃。

    看到这四人,神父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一分,这四兄弟虽看起来土里土气,一副乡巴佬的模样,但这四人彼此配合,实力不容小觑。

    “呸。”

    渔村老大一口粘痰吐地上,宣布开团,四人全部冲到小巷内。

    半小时后,全身血迹的渔村四兄弟坐在小巷的台阶上,渔村老大吐出口带着鲜血与金牙的唾液,一旁的老四用杀鱼刀割自己的耳朵,在这耳朵上,有条扭动的黑色细触手。

    “老板的敌人可真厉害。”

    渔村老二以渔村方言开口,他单手伸进自己腹部的伤口内,伴随着他的脸因疼痛而抽动,他从腹部内拔出一根黑色触手,之后他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把自己冒着热气的肠子塞回到腹中,单手按住腹部的伤口。

    “老板的敌人当然厉害,这可是大城市,是贝城,你当是在村里和海怪斗就行的啊?别一副土鳖样。”

    渔村老大一副他很懂的模样,初到大城市,他感觉自己见世面了,这里的人实力也强,第一笔工作就这么惊险。

    渔村四兄弟合计一番后,决定回诊所,他们的雇主就是医师,外加这明显属于工伤,回去医治肯定不要钱。

    如果神父知道,今天挡住他这四个玩意,是苏晓以每天10银币雇来的,定会很无语。

    下半夜一点,渔村四兄弟一瘸一拐的回了诊所,他们受伤虽重,但基本都是身体伤势,古神能量侵蚀方面,苏晓很有应对经验。

    一番治疗后,渔村四兄弟的伤势大致稳定,以他们的体质,外加苏晓的药剂与灵影线,明天就能恢复个大概。

    相比身体伤势,他们此时承受到了高额的心灵伤害,尤其是扎着马尾辫的渔村老三,他那飘忽的眼神仿佛在问:‘大城市的医生都这么可怕吗?’

    处理完伤势,渔村四人可能是知晓自己形象不好,因此他们一人端着份苏晓提供的夜宵,坐在街对面的台阶上吃。

    渔村四人的夜宵吃到一半,一辆车厢格外大的马车停下,这马车的结构精密,拉车的是三匹生有独角的白马,马车的主人绝对身份尊贵。

    一名体型偏胖的中年男人先下车,他身后几名部下,抬着个长条形大木箱,几人一同走进诊所。

    不到一小时,这几人又出来,其中穿着贵气的肥胖精灵族,脸上是掩不住的笑容,而后面几人抬的长条形箱子,则特意留了条缝隙。

    巡查队长·阿尔勒全程低着头,直到马车驶远,单膝跪地的他才起身。

    正在吃夜宵的渔村四人盯着阿尔勒,就在这时,巴哈飞来。

    “兄弟四个,今晚辛苦了,这是加班费。”

    巴哈放下一个钱袋,渔村老大赶紧打开,里面是近百枚银币,以及四瓶珍贵的抑制性药剂,这些药剂,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渔村四人为何有这等实力?是因为四人常年与海怪搏杀,生吃海怪的血肉,久而久之,他们被深渊之力侵蚀得越发严重。

    渔村四人来大城市,完全是被村长忽悠了,村长含泪送走这四个祸害。

    巡查队长·阿尔勒在诊所门前驻足片刻后,匆匆离开,去处理后续事宜。

    诊所内,苏晓坐在木椅上,点燃支烟,终于和精灵王族接触上,阿尔勒选择联络王族的方式很简单,对方近乎倾尽家财,才买下一条情报,哪位王族自身或子女患上了「浊血症」。

    搞到这情报后,事情就好办,阿尔勒在凯撒的暗中帮助下,联络上了那名王族。

    那名王族的态度是,让苏晓火速赶往后城。

    苏晓当然不理会,布布汪去‘问候’完之后,那王族带上女儿来诊所,毕竟大半夜的,一转头的功夫,身前的桌上钉上十几把刀,任谁都瘆得慌,以及桌上的纸条上写着:‘来诊所找我,等你一小时。’

    与王族首次的接触与治疗,以这种不算顺利的情况下完成,那名王族并不蠢,最初的态度虽有傲慢,但发现苏晓真的能治疗「浊血症」后,态度热情到宛如对待自家人。

    苏晓看了眼时间,已经快下半夜三点,他让巴哈去把早就准备好的牌子立在门口,之后关门毕业,门前的牌子上写着:‘早7点开门接诊,请勿提前打扰。’

    苏晓来到二楼的卧室睡下,这一觉睡得很踏实,毕竟诊所周边的城卫军越来越多,他确定,此时此刻,精灵王·克伦威已将他来到贝城后做的一切,大致上查清楚。

    果不其然,没人来打扰,时间到了次日早六点半时,苏晓起床洗漱,诊所的门刚开,几名精灵战士与一名气息温和的男人走进诊所内。

    “白夜医师,早上好。”

    长相很有亲和力的文职官员开口,在他身旁,是名气息锐利的精灵女战士,她始终警惕的看着渔村四人,感觉渔村四人不像好人。

    “是谁想见我?”

    苏晓开口,闻言,文职官员笑着答道:“是我们的陛下。”

    “精灵王·克伦威?”

    “是的,白夜医师,您或许还不知道,您的大名,已经在昨晚后半夜,在王宫传开,当然,现在仅限大人物们知道您的存在。”

    文职官员躬身施礼,并用手拍了下身旁的精灵女战士,意思是让对方说点什么,以打好关系。

    “带路吧。”

    苏晓早就想到精灵王·克伦威会见自己,他刚出诊所,看到不算宽的街道上,站着很多士兵,只留下一条能容纳一个人通过的通道。

    看到此等护送力度,苏晓没说什么,出了偏街,他上了一辆金属车厢的马车。

    车厢内很奢华,苏晓坐在真皮座椅上闭目养神。

    马车约行进了一个多小时,抵达后城区时,因前方的一阵喧哗而停下。

    正在此时,一道破风声袭来。

    嘭!
    一根由黑色触手盘结而成的黑色长枪刺入车厢内,坐在苏晓对面的精灵女战士,向苏晓扑抱而来,想用身体帮苏晓挡下这黑色长枪攻击,却晚了一步。

    噗嗤!

    由黑色触手盘结而成的黑色长枪,穿透苏晓的胸膛,乃至都刺穿他背后的车厢。

    苏晓当然不会躲避这黑色长枪。这可是他花了10颗灵魂结晶(完整)雇罪亚斯,所发起的暗杀。

    轰隆一声,黑色触手炸开,这些黑色触手碎片陡然聚拢,一条手臂探出,向苏晓抓来。

    锐利的短刀切过,将触手内探出的手臂切断,精灵女战士反手一刀,把这手臂钉在桌上。

    当一且都平息时,脸上溅有星星点点血迹的苏晓垂着头,汩汩鲜血从他胸膛的伤口内淌出。

    两公里外,一栋高楼顶,‘神父’咧嘴笑了,他被斩断的手臂超高速再生,确定没问题后,他跃到下方,嘟哝到:“终于,杀掉他。”

    留下这句话,‘神父’化为黑色触手,融入到墙壁内,角落处,一名极力收敛自身气息的城卫军缩在那,一动不敢动。

    试问,如果苏晓在展露出他能治疗「浊血症」后,刚到王宫附近就遭到暗杀,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一个嘴巴子抽在精灵族脸上那么简单,而是连捅几刀后,临走还吐口痰。

    暗杀苏晓的人,能力为黑色触手,古神系气息,与神父一模一样的容貌,以及目睹神父动手后撤离的城卫军,在这些铁证面前,神父还能说出什么?
    眼下的情况是,黄泥掉进裤兜子,不是shi,也是shi了。

    试问,在这种情况下,精灵族会放过神父等人吗?好不容易来个能治「浊血症」的医师,结果刚到王宫的正门前,就遭到了神父的暗杀,但凡精灵族有一点脾气,就会与神父等人不死不休。

     一更万字,抱歉,今天写的多,更新晚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