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5.第1665章 任性,真任性啊

    第1665章 任性,真任性啊

    共事一场,孟沉对韩雨柔的印象还算可以。

    不管韩运做出多么混账的事,客观点说,韩雨柔的工作能力很强,专业知识也够扎实,在乔氏工作一年多,和各部门的配合也很好。

    撇开其他的不谈,韩雨柔是个很不错的同事。

    而如今看上去,韩雨柔对她父亲和容锦承之间的宿仇,一无所知。

    “这个容锦承还真是下了狠手。”乔斯年淡淡道,“不给韩运活路,也不给韩家任何人活路。”

    “都是很卑鄙的手段,而且手段隐蔽,一般人还查不出。”

    “看来他是想把韩运慢慢玩死。”

    “估计不出半年,就能听到韩家破产的消息,只是可怜了韩小姐。”孟沉挺惋惜。

    挺好一姑娘,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整这么惨。

    被容锦承禁在自己身边不说,还被逼堕胎。

    不管对于哪个女人而言,都不是能忍受的事。

    乔斯年喝了一口酒,目光看向远处正在和自己人聊天的容锦承。

    少年清朗的脸上是溶溶笑意,丝毫没有半点阴鸷和卑鄙,看上去倒是阳光开朗。

    容锦承见乔斯年看向他,笑了一下,露出两排珍珠白的牙齿。

    容锦承过来给乔斯年敬酒:“不管怎么说,乔爷也是京城商界的前辈,我容锦承以后还是要多跟你学习。”

    乔斯年喝完杯中的红酒:“跟我学习就不用了,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容锦承又给孟沉和乔氏其他几个高层敬了酒,礼节倒是不差。

    一段饭快结束时,容锦承接到锦园佣人的电话。

    “容少,韩小姐要出院。”

    “不是说好明天吗?”

    “韩小姐说身体已经好了,不想呆医院了。”

    “任性,真任性啊。”

    “容少,这……是让还是不让?”锦园的人不敢拿主意。

    “我等会过去。”容锦承看了一眼手表。

    “好。”

    饭也吃得差不多了,酒也喝得差不多了。

    容锦承的脸颊上是微微泛起的红色,他起身跟乔斯年告别:“乔爷,我有点事,先走一步。”

    “嗯。”乔斯年也没多说,抽了一口烟,颔首。

    容锦承出了乔氏,没有回家,直接让司机将车开到了医院去。

    医院里,韩雨柔的身体已经好了,她正抱着丫丫,站在窗边。

    此时此刻,外面正飘着细雨,朦朦胧胧,密如牛毛。

    到处都是湿漉漉的一片,绿叶看上去被清洗过一样,格外清新。

    天色阴沉沉的,她倒不怎么喜欢这样的天气,一颗心都压着。

    兔子在她怀里动了动,大多数时候,这只兔子很懒,喜欢窝着,闭上眼睛睡觉。

    毛茸茸的宠物兔,摸上去很舒服,抱在怀里也是小小一团。

    韩雨柔穿着一身宽大的病号服,脸上还是没有太多血色,苍白如纸。

    容锦承带着寒意推门而入。

    韩雨柔怀里的丫丫惊了一下,睁开眼睛,不过十几秒后,又闭上眼睛。

    它对容锦承已经很熟悉,根本没啥反应。

    倒是容锦承笑嘻嘻:“哟,小肥兔怎么不欢迎我。”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