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1.第1631章 万镜殊御(2)

    灵池一如既往的烟雾袅绕,不过此时灵池四周,多了许多灵石。

    灵石摆放成阵法的模样,将整个灵池围绕起来。

    小兽在灵池里蹦来蹦去,袖欢将最后一颗灵石摆好固定。

    袖欢看一眼小兽,她可管不了这小主子,恭敬的退出去。

    明殊抱着祁御进来,先让他坐在灵池边上的椅子上。

    “别玩儿了,先出去。”

    小兽浮在水里,小爪子扒拉两下:“凭什么?铲屎的,你就是一个大猪蹄子!”

    说完小兽立即否定。

    “呸,大猪蹄子还能吃,你都不能吃。”

    “那我还真是没用。”

    “知道就好。”小兽又划拉两下:“要不我,你可不就是没用,你还不好好对我。”

    明殊下去,将它捞起来:“赶紧滚出去。”

    “铲屎的!”小兽炸毛,像个圆滚滚的河豚:“你这样对我,会失去我的。”

    “好的,明天见。”

    明殊推开窗户,抬手就将小兽扔了出去。

    惊羽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接住了小兽,艳丽的尾羽扫过地面,飞上天空。

    小兽气急败坏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最后消散在风里。

    -

    明殊将祁御放进灵池中间。

    她摸出那颗石头,手指放开,石头主动浮到祁御头顶。

    灵池四周的阵法同时启动,一块灵石一个点,点和点相连,最后靠近灵池的灵石,汇聚起来的光,连接到漂浮在祁御面前的石头中。

    明殊转到他后面,手心贴着他后背。

    金色石头汇聚起来的光,如流水一般,从祁御头顶,渗透进去。

    祁御面上渐渐出现痛苦的神色。

    明殊只能尽量减少他的痛苦。

    但灵魂融合和灵魂分离不是将一杯水分开,再倒进去那么简单。

    祁御脸色逐渐苍白,整个人绷紧了身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祁御痛苦的神色渐渐减轻,头顶的金色石头渐渐暗淡。

    明殊确定已经融合好,松开手,退出灵池。

    明殊在上面站一会儿,离开房间。

    “尊主。”

    “守着这里,不许任何人靠近。”

    “是。”

    祁御需要在灵池里待七七四十九天才能出来,明殊每天都在灵池陪他。

    袖欢不时给明殊汇报一下外面的情况。

    外面幽水已退,那些尸体也消失不见,其余人各自散了。

    不过关于天启塔的传闻,再次在三大陆传开。

    依然有不死心的人在天启塔外守着。

    这天明殊刚从灵池出来,袖欢急匆匆的过来:“尊主,骊阳国师派他的雪狮送来了一则消息。”

    “什么消息?”

    袖欢将一枚玉简交给明殊。

    明殊捏碎玉简,玉简里记录的东西,自动浮现在空气里。

    ——尊主,祭台有异。

    直到那几个字消失在空气中,明殊都没收回视线,袖欢小心的看一眼,发现她眼神飘忽,没有焦距。

    “尊主?”

    “尊主?”

    袖欢接连叫好几声,明殊才回过神,眸子渐渐有了焦距。

    她捏着已经碎了的玉简,问:“今天第几天了?”

    “第二十六天。”

    才二十六天,还有一半的时间小妖精才能离开灵池。

    明殊又沉默片刻,挥手:“你先下去吧。”

    袖欢觉得明殊不太对劲,但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垂首退了下去。

    尊主这是怎么了?

    “袖欢袖欢袖欢。”

    袖欢刚走到台阶处,就见小兽蹦着过来,一下子弹跳到她身上,袖欢赶紧接住这个小主子。

    “小主子,您吓着袖欢了。”

    “厨房为什么没人做吃的?”小兽气呼呼的。

    “刚才给尊主送过去了,还没来得及做呢。”

    “……又给她送。”小兽哼哼唧唧,袖欢也不知道它在哼唧什么,只能茫然的看着它。

    小兽哼唧完:“她在哪儿啊?”

    “尊主在灵池那边。”

    “又在那里,哼!”

    袖欢无奈,她想起刚才明殊不太对,赶紧道:“对了小主子,刚才尊主有点不对劲。”

    “她什么是对劲过?”小兽笃定:“肯定是因为那个两脚兽丑八怪!”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不能吃的大猪蹄子!

    铲屎的也是大猪蹄子!!

    袖欢摇头:“不是,是骊阳国师派雪狮送来了消息,尊主看过之后,就有点不对劲……”

    小兽黑宝石一般的眸子,滴溜溜的转两圈,问:“什么消息?”

    袖欢:“就几个字……祭台有异。”

    小兽愣了下。

    从袖欢手里蹦下去,一溜烟的消失在宫殿走廊间。

    袖欢:“……”

    尊主怪怪的,怎么连小主子都怪怪的。

    -

    小兽找到明殊的时候,明殊就坐在灵池房间外面的台阶上,手里捏着一块血红的古玉。

    “铲屎的铲屎的。”

    小兽咕噜噜的滚过来,抓着她衣服,爬上去,张口就往那血玉上咬。

    明殊一把按住它脑袋。

    小兽炸毛:“铲屎的,这玩意你留着干什么?”

    明殊将血玉拿高,阳光穿透而过,血玉里似有血在流动,瑰丽晶莹,光彩夺目。

    在阳光下,隐隐有两个字若隐若现——

    殊阳。

    “它很漂亮不是吗?”

    小兽跳着用小爪子扒拉她手腕:“你给我!”

    明殊手指一收,将血玉握紧在手里:“我要去骊阳一趟。”

    “你……”

    小兽全身的毛都炸开。

    “我不去!”

    “哦,我自己去。”明殊起身,看向房门:“你在这里看着他吧。”

    小兽:“……”

    小兽一蹦抓着明殊裙摆,掉在她身上:“我才不要在这里看着那丑八怪两脚兽。”

    明殊:“……”

    丑八怪两脚兽一会儿起来弄死你。

    -

    骊阳国,国都,云梦台。

    细雨绵绵,从云梦台看去,整个国都似都朦上一层轻纱,烟雨朦胧。

    月戈垂首立在丹旌身侧,两人皆未打伞,细雨落在他们头发、肩上,宛如洒落的银沙。

    两人表情肃穆的盯着前方的高台。

    白色如玉的高台,呈圆形,半人高,高台四周刻着繁复的图案,图案一直延伸到祭台上方。

    而此时祭坛正中央,正微微泛着黑色雾气,那黑雾约莫拳头大小。

    可是在三天前,那团黑雾,也不过手指头那么大。

    三天便已长到这般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