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0.第1470章 人鱼传说(16)

    明殊带着安潋,避开那些成群结队的小鱼,找了个地方待着。

    一边观察四周的环境,一边等着他醒过来。

    珊瑚林里的光线,将四周都照得透亮。

    峡谷的暗流将他们卷到哪里了,明殊也不清楚。

    不过这里除了她和安潋,没有看见别的人鱼。

    安潋闷哼一声,缓慢的苏醒过来。

    “你可算醒了。”明殊的脸闯进安潋瞳孔里,“这哪儿啊?哪个能吃?”

    安潋:“……”

    “傻了?”手指在他面前晃过。

    安潋视线跟着她手指移动,精致的眉眼微微蹙起,本就有些苍白的唇,此时更显苍白。

    他撑着身体坐起来,视线扫过四周,低咳一声,问:“这什么地方?”

    “这话应该我问你才对。”这又不是朕的主场,朕怎么会知道!

    这破地方,除了那种成群结队的银色小鱼,再也没有别的活的海鲜。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这不是你的地盘?”

    安潋撑着身体坐起来,明殊手放在他肩膀上,他没办法离开,只能半靠着她。

    他轻声解释:“被卷进峡谷的暗流中,谁也不知道会到什么地方。”

    这就是人鱼忌惮峡谷的原因。

    想到人鱼族,必须通过峡谷。

    峡谷暗流有规律,人鱼族都清楚,只要在暗流出现的时候,不在峡谷附近,就不会被暗流带走。

    但是不小心被暗流带走……

    据安潋所知,没有一只人鱼活着回来过。

    安潋和明殊说完,心情沉重。

    “也就是说我们现在要海底求生?”那朕吃啥?这里除了那塞牙缝的小鱼,就没别的海鲜了!!

    安潋望向珊瑚林的方向,苍白的唇瓣微启:“暗流不知道将我们带到什么地方,但既然能进来,一定能出去。”

    他侧头,目光落在明殊兜里发光的珠子上,“你那个……还能坚持多久?”

    这里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能不能到海面。

    如果她那颗奇怪的珠子不行了……

    安潋心中微微一紧。

    明殊将珠子摸出来,小兽抱着珠子,柱子的光似乎从它身上穿过,将它也照得透明。

    “还能坚持一阵吧。”

    “那我们先找出去的路。”安潋往上面看去,“我去看看能不能从上面出去。”

    说着安潋就要往上面去。

    明殊将他拉回来,“我去看过了,上面是礁石,很大一片,出不去。珊瑚林那边有群吃人的鱼……”

    从他们这里看,上面就是海水,当然因为光线和水流的原因,并不能完全看清。

    珊瑚林那边……

    安潋去看了看明殊说的鱼,告诉她这是一种食人鱼。

    不过是在深海里,很难见。

    只要不见血,它们没有攻击性。

    珊瑚林也不知道有多远,从这边根本就看不到尽头。

    安潋往另一个方向看去,给出自己的意见,“那我们往那边走。”

    安潋顺手从明殊怀中离开,他尾巴动了下,脸色顿时难看下来。

    明殊挑着唇,“你的伤好像恶化了。”

    安潋:“……”

    不是好像!

    鱼尾一动就疼。

    “我抱你呀。”明殊笑眯眯的道。

    “不需要。”

    安潋试着往前游,他仿佛能感觉到伤口被撕开的感觉。

    安潋余光扫向明殊,要不要让她抱自己?

    “求我,我就抱你。”

    “……”再见!

    安潋非常有骨气,一口气自己游出好几米,伤口隐隐要见血。

    刚才不觉得,此时随便一个动作,疼痛都十分清楚。

    就在安潋抽气的时候,腰间被人揽住,接着他就被抱了起来。

    安潋贴着明殊胸口,仿佛能听见她的心跳声。

    平缓有力。

    “看我干嘛?这里就你熟悉,你要是挂了,我怎么出去?”

    安潋有些乱的心绪,被明殊这一声直接给拍飞。

    “我会带你出去的。”

    “这种话还是你带我出去再说吧。”

    “……”

    安潋在海底比明殊要知道得多,四周虽然是陌生的环境,但他好歹也辨认出一些明殊完全不认识的东西,并指挥路线。

    明殊庆幸自己带着一个和谐号,不然肯定会被饿死在这里。

    一人一鱼,不知道走了多久。

    安潋的伤口恶化得严重,现在已经完全不能动。

    他坐在礁石上,盯着自己银白色的鱼尾。

    “这个还有用吗?”

    面前突然出现一抹绿色,那是最初他让明殊去找的海草……

    安潋目光上移,落在蹲在他身边的女孩身上。

    他微张唇瓣,“我……骗你的。”

    明殊抬起头:“什么?”

    “我那个时候骗你的。”安潋垂下眼睫,“这个对我没用。”

    他当时想的是,如果她真的会帮自己去找,那正好能骗她离开,自己想办法逃跑。

    她去了,也不可能再回来。

    可是他没想到,她真的将东西带回来了。

    骗她的?

    心情有点复杂。

    她看看少年苍白的样子,忍着火气,“之前不是能愈合吗?”

    “人鱼的自愈能力很强,那只是表面愈合,我的伤……”

    安潋欲言又止。

    明殊声音平缓,听不出喜怒,“这个时候了,你还不告诉我?你是真想死在这里?”

    安潋告诉明殊自己骗她,本来就心虚。

    他微微抓紧礁石边缘,垂着眸沉默。

    “行啊,你要死了,我就把你扔回珊瑚林喂鱼。”明殊威胁起来,也很顺手。

    “……”

    安潋松开抓着礁石的手,缓慢的移动到伤口的地方。

    他手指用力,指甲直接插进伤口。

    明殊一惊,握住他手腕,制止他的行为,“你干嘛!”

    有病啊!

    朕还没和你算账,你先自残?

    以为这样朕就会原谅你吗?

    不可能的!!

    “你不想知道吗?”安潋推开明殊,以极快的速度,将伤口撕裂开,鲜血在海水里洇开,顺着水流流动。

    他忍着痛,在伤口里摸索什么。

    苍白的唇瓣微张。

    “我的伤,人鱼族宝盒。”

    安潋将血淋淋的宝盒捧到明殊面前,“这就是你想知道的。”

    “满意了吗?”

    带着宝盒离开的时候,为了不让他们发现宝盒,他便将宝盒藏在自己鱼尾里。

    亚泽永远也不会想到。

    他想要的东西,就在这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