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8.第1228章 余音绕梁(25)

    小妖精真的很好哄,她随便说两句,他就没原则。

    比如在异能管理局,她答应他周末带他出去,他就什么都答应了。

    连之前的别扭似乎都忘了。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觉得心底软软的。

    明殊洗了澡,换上睡衣,然后继续翻窗上去。

    屋子里的灯关得差不多,只有一盏小灯开着,余深已经上了床,侧身躺着,背对着她。

    明殊将窗户关好,最后一盏灯也关上,朝着床边走过去。

    她钻进被窝,从后面搂住余深。

    余深身子明显僵了下,好一会儿才小心的握住明殊搭在他腰间的手。

    明殊亲了亲他脖子:“转过来。”

    余深好一会儿才动,翻身与明殊面对面。

    “你晚上做什么去了?”

    “为民除害吧。”明殊寻着他下巴亲。

    余深以为她要亲自己,可是她没有,余深等了片刻,她还是没动作。

    余深只能自己低头,蹭到她鼻梁,他往下,唇瓣落在她柔软的唇瓣上。

    余深先是僵了下,随后搂紧她,将这个吻由浅至深。

    空气里全是暧昧的因子。

    余深微微松开明殊,她伏在他怀里轻轻喘息,余深此时发现,她其实很小的一团。

    “音音。”

    他叫了明殊的小名。

    “嗯?”

    “做我女朋友吧。”

    余深放在明殊后背的手微微握紧,紧张的等着她的回答。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见她的声音。

    “好啊。”

    余深那一瞬间重重的松口气,旋即被喜悦淹没。

    原来告白并不困难。

    他搂着明殊:“我会对你好的,会一直对你好,只对你好。”

    “嗯。”

    -

    翌日。

    明殊先起来,翻回自己房间收拾一番,她下去的时候,余深也正好下来。

    他坐到餐桌上,嘴角弯了下:“音音早。”

    “早。”又下来跟朕抢早餐吗?

    周婶看到余深也吓一跳,这位少爷可很少下楼的。

    闻老爷子最后下来,看到两人坐在餐桌上,惊讶占多数。

    “小深今天精神不错,昨天休息得好吗?”昨天用了异能,按理说不应该这么精神啊。

    闻老爷子满头雾水。

    “嗯,不错。”余深回答。

    闻老爷子奇怪,询问几句他身体状况,余深都非常认真的回答完。

    两人说着话,明殊却一个人吃上了,闻老爷子带着宠溺的呵斥一声:“音音你怎么一个人先吃,没规矩。”

    “饿啊……”明殊无辜:“对了外公,跟你说件事。”

    “什么?昨天的事我不会答应你的,你想都别想,你给我好好念书,其余的事,不要多管!”

    “……”她都搞完了啊!“我想说的是……我和他交往的事。”

    明殊指着余深。

    闻老爷子:“……”

    什么?

    余深也有点懵,他压根就没想过,告诉闻老爷子这件事。

    至少现在没想告诉他。

    “哦……哦……”闻老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愣愣的哦了好几声。

    余深不知道闻老爷子是不是不喜欢自己,顿时有点忐忑起来。

    吃过早餐,明殊去上学,余深去药房做调理。

    闻老爷子明显有点心不在焉,简单的做完一遍梳理后,就让余深回去了。

    “小深。”

    余深站在门口,回身看向身后的老人。

    闻老爷子又摇摇头:“没事,回去吧。”

    余深想了想,认真的道:“我会对音音好的。”

    闻老爷子叹口气:“去吧。”

    -

    晚上,余深就忧心忡忡的跟明殊说:“我觉得闻爷爷不喜欢我。”

    “我也不喜欢你啊。”

    余深瞪着明殊一会儿,避开这个话题:“要是闻爷爷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怎么办?我身体……我……”

    是啊。

    他的身体才是闻爷爷担心的原因。

    他自己都不知道。

    还能活多久。

    他说得再好听的话,也没用。

    明殊将他扑倒在床上:“想那么多干什么,及时行乐啊少年。”

    少年被明殊堵住了嘴。

    余深推开明殊,他望进明殊眸底:“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

    明殊脑袋抵着他胸膛笑。

    余深不知道她笑什么。

    他刚才说的很搞笑吗?她难道不应该……难过吗?

    就算象征性的难过一下都不行吗?

    为什么要笑?

    有什么好笑的!!

    “我就是你的未来。”

    余深灵魂仿佛震了一下。

    各种各样的画面走马观灯一样从脑中掠过,他有些疑惑的撑着额头。

    那是什么东西?

    好陌生……

    又好熟悉……

    余深喃喃一声:“音音……我们是不是见过?”

    “天天见。”

    “不是……”

    明殊撑着身子瞧他:“嗯?”

    余深眉头微蹙,眸子里有些茫然:“我们很久很久以前,见过。”

    这是恢复记忆了还是没恢复?嗯……按照正常的步骤,应该处于模糊状态吧?

    明殊轻声道:“也许是上辈子吧。”

    “我上辈子一定很喜欢你。”

    “我现在也很喜欢你。”

    “我以后会更喜欢你。”

    余深目光认真而坚定。

    明殊搂着他脖子:“好啊,欢迎你喜欢我。”

    -

    周三。

    距离她干掉山海会的第三天。

    明殊拎着包子慢悠悠的晃到学校,学校门口停着一辆略熟悉的车。

    明殊看着易姣姣从傅云柏的车上下来。

    伪女主竟然没事人似的回来了!

    厉害厉害!

    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易姣姣笑了一下,随后易姣姣进了校门,

    等易姣姣进去,傅云柏启动车子准备离开。

    车窗突然被敲响。

    傅云柏看到站在外面的女生,拿着个包子,毫无形象的咬着。

    他落下车窗,礼貌的叫一声:“桑音小姐?”

    明殊眨眼:“你和易姣姣……背着我厨娘干什么呢?”

    傅云柏:“???”

    什么叫背着她厨娘干什么?

    她厨娘……

    庄濛濛?

    傅云柏问:“你认识易小姐?”

    “同一个学校,认识很奇怪吗?”明殊道:“你打算抛弃我厨娘?这个觉悟不错,我可以接手的哦!”

    傅云柏:“……”

    这都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桑音小姐,我和易小姐没有什么关系。只是送她来学校,她为山海会的事出力不少。”

    “等等,她跟山海会有什么关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