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第1220章 余音绕梁(17)

    余深洗了澡,穿着浴袍,坐在沙发上。

    她的手机留在了这里……

    代表她还会回来。

    想到这里,余深微微放心一下,右手拇指轻轻的摩擦左手拇指。

    咔嚓……

    房门传来轻微的声音。

    余深一惊,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他索性往沙发上一蜷,面朝里面,放缓呼吸,假装自己睡着了。

    余深突然有点讨厌酒店的地毯,因为他听不见脚步声。

    袋子摩擦轻微的声音响起。

    袋子放在桌子上,余深捏紧衣摆,想做出自己刚被吵醒的模样。

    然而他突然愣住。

    他为什么……

    要做这些多余的事?

    她回来看见自己坐在这里又如何?

    就在余深愣神的时候,有毯子搭在他身上,他感觉那个人坐在他旁边。

    “余深?”

    她的声音很好听,叫他名字的时候,更好听。

    想听她多叫几遍。

    余深装睡技能一直很好,都是家里那群保镖的功劳。

    所以他确信,身边的人没有发现。

    “余深……”明殊将人捞起来。

    余深微微睁开眼,一副睡眼朦胧的模样:“干什么?”

    他迷迷糊糊的看着她,脑袋还很配合的点了点,似乎很困的样子。

    “吃点东西。”

    袋子沙沙的响了几声,接着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带着粥香。

    “不吃……我想睡觉。”余深要往沙发上倒。

    “吃一点,听话。”

    余生发现她此时说话和之前微微不同,似乎带着轻哄的味道。

    余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我……不想吃。”

    明殊试了试粥,已经不烫了,她递到余深嘴边。

    余深依然半眯着眼,身体要倒不倒,明殊伸手搂着他肩膀,拿着勺子喂他。

    余深确定她此时对自己和白天是不同的。

    余深尝了一口,别开脸:“不好吃。”

    明殊也不恼,重新拿了一盒。

    余深接连试了好几种,最后的海鲜粥,他才慢慢的吃起来。

    余深其实挺饿的,只是没有人将就他,他也就不想说。

    一碗粥见底,明殊擦了擦他嘴角:“去床上睡?”

    “嗯……嗯……”

    余深胡乱的应着,脑子里乱糟糟的。

    躺到柔软的床上,他看着明殊将四周的灯关掉,然后走到他床边。

    余深立即闭上眼。

    他感觉她站了很久,久到他真的要睡着了。

    然而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唇瓣上突然一热,有东西覆盖过来。

    她身上的气息一瞬间侵袭过来。

    “唔……”

    余深下意识的唔了一声。

    然后她突然停下了,唇瓣相贴,带着奇异的触感,他浑身此时都有点酥麻。

    余深也不敢动。

    又过了好一阵,她才辗转的吻了他一遍,余深不敢再出声,等着唇瓣上那抹热度消失,她离开床边,余深微微张开嘴呼吸。

    刚才……

    他差点窒息了。

    黑暗里,他将自己埋进被子里,手指摸着被她亲过的唇瓣。

    心跳怦怦怦的。

    她亲他……

    接吻代表喜欢。

    所以她是喜欢自己吗?

    余深想到这里,有些雀跃。

    -

    闻家别墅。

    闻老爷子端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面前是肃穆以待,却隐隐带着焦急之色的保镖。

    他们少爷不见了。

    要是出什么事,死的就是他们!!

    当然急!

    “老爷子,桑音小姐到底将少爷带去哪里了?您知道的,少爷不能在外面……”

    闻老爷子睁开眼,看向保镖:“你们就是将他保护得太好了,音音有分寸,不会乱来,你们且安心。”

    “老爷子……”

    “既然余家将他交给我,我自会对他负责,出什么事,我会担着。”

    保镖顿时一噎。

    闻老爷子叹口气:“那个孩子,身体是有些问题,但是没必要这么时时刻刻,密不透风的保护着,换成任何一个人,都受不了。”

    “老先生,外面有一个自称傅云柏的先生要见您。”周婶在一堆高大威猛的保镖后面,弱弱的出声。

    “傅云柏?”闻老爷子念了两遍这个名字:“这么晚他来做什么。”

    周婶等着闻老爷子的回复。

    “请进来吧。”闻老爷子道。

    -

    翌日。

    余深观察明殊的表情,她依然是笑吟吟的模样,没看出任何异常的地方。

    酒店提供的早餐他不喜欢,她依然是昨天晚上那句话,不吃就饿着。

    明殊吃完早餐下去退房,然后赶车回去。

    期间余深再也没感受到,昨天晚上,那样的她……

    “少爷,您没事吧?”

    还没靠近别墅,就被候着外面的保镖发现。

    “没事。”余深看明殊。

    后者闲闲的望着别墅的方向,在他还被保镖包围的时候,已经抬脚往别墅走了。

    保镖也跟着看,这要不是闻老爷子的外孙女,现在他们可不知道会怎么对她。

    “少爷您吓死我们了。”

    “下次不要在这样出去,您要是出事,我们交不了差。”

    余深垂下头,一如既往的回答:“知道了。”

    保镖不敢多说,毕竟余深是他们的少爷,不是他们的儿子。

    余深落后几分钟,到别墅的时候,发现别墅里气氛不对。

    客厅里,老爷子一个人坐一方,旁边则坐着一个带眼镜的男人,男人对面是缩手缩脚的陌生女生。

    明殊站在客厅中间。

    “老爷子,既然桑音小姐回来了,那么请问,我能将濛濛带走了吗?”

    闻老爷子没应,反而看向明殊:“音音,这是你朋友?”

    “是啊,怎么了?”明殊道。

    傅云柏礼貌的微笑:“桑音小姐,濛濛之前承蒙你关照,我是来接濛濛的。”

    “哦。”明殊抓抓头发:“她同意跟你走吗?”

    “濛濛?”傅云柏看向庄濛濛。

    庄濛濛似乎有点不愿意,但是又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所以有些挣扎。

    “桑音……谢谢你,但是我还是跟傅先生走比较好,对你和……闻老先生都安全。”她磕磕绊绊的说。

    “嗯,既然你决定了,那我就不说什么。”明殊放下手,笑容依旧:“有困难找我,很乐意为你效劳。”

    顿了顿,她又道:“走之前,能为我再做一顿饭吗?”

    庄濛濛:“……”

    傅云柏:“……”

    闻老爷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