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3.第1193章 奸雄当道(23)

    沈言不知道自己离开京城,发生这么多事。

    不过……

    丞相变成奸臣是什么意思?

    丞相府一直是女皇的左膀右臂,从无二心。母皇也告诉她,谁都可以不信,但是丞相可以相信……

    怎么就变成奸臣了?!

    沈言再次见到明殊已经是三天后,丞相府什么好东西都给她用,伤已无大碍。

    “丞相,我想问……”沈言顿了顿:“阿书他怎么样?”

    这几天她最心焦的就这件事。

    可她没办法打听,明殊又神出鬼没,就算在府中,她也见不到人。

    “沈玉已经几天没上朝了,估计不太好吧。”明殊道:“听说已经张贴皇榜邀请天下名医。”

    “都怪我。”

    如果她那天将人救出来了……

    “你想救他?”

    沈言握紧双拳:“我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救他。”

    她可以不复仇,皇室本就是这样,沈玉对她赶尽杀绝,她也知道为什么。但是端木书……她不能放弃。

    明殊倾身过去:“造反吗?”

    沈言微微泛红的眸子猛地看向明殊。

    “也不算造反。”明殊改口:“是继承本来属于你的皇位。”

    沈言:“皇位是母皇传给沈玉的……”

    明殊语带笑意:“你这样觉得?”

    “不是吗?圣旨……”写得清清楚楚。

    “先皇死得不明不白,那圣旨是真是假还不一定呢。”

    “不明不白?”沈言一惊:“母皇不是因为劳累过度猝死的吗?”

    明殊:“这个只是沈玉的一面之词,先皇之前好好的,怎么会突然猝死?”

    最后见过先皇的,只有沈玉,虽有御医为证,可那御医万一被沈玉收买了呢?

    沈言迟疑:“可是圣旨……两位阁老都确定,是母皇下的。”

    明殊:“冯阁老本就是沈玉的人,张阁老这人……当时先皇都没了,以他的作风,不会贸然站出来。他话也没说死,就算最后闹起来,他也有话说。”

    沈言抬手撑着额头,思绪有点乱。

    她之前虽然觉得沈玉做得有点不近人情,但是她从来没想过,母皇的死有异。

    如果沈玉为了皇位……

    沈言不敢往下想,这样的事,沈玉怎么做得出来?

    明殊继续道:“沈玉不是明君,这几天你也听过不少传言吧?当然最近骂我的比较多……”

    沈言:“……”你还知道啊!

    现在满大街都是骂你的。

    不过沈玉之前打压不服她的大臣,也有一些传言。

    “丞相,我想静静。”

    明殊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沈言撑着身子站起来,她微微晃了下:“能请丞相帮我一个忙吗?”

    “什么忙?”

    沈言道:“帮我带口信给阿书,让他一定要活着,我会救他出来。”

    -

    沈言回到房间,她都不知道要从什么地方整理思绪。

    在房间坐立不安。

    沈玉和她母皇的身影不断的在面前晃动。

    她恨沈玉吗?

    说不恨也不可能,她将自己逼到这个的地步。

    她已经得到皇位,却还是要赶尽杀绝。

    但是这样的事,在历史上很常见,所以又不是特别恨。

    她为的不过是那个皇位。

    但是端木书……

    沈言闭了闭眼,她万万是不能放弃他的。

    就在沈言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推开。

    沈言这才惊觉,外面已是深夜。

    而进来的人……

    “丞相,你……”扛的什么?

    明殊将人塞过去。

    棉被滑开一些,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沈言心头狂跳:“阿书?”

    她……她她只是让带个信,为什么人都带出来了?

    沈玉追来怎么办?!

    沈言看向正倒茶喝的丞相大人。

    事情是这样的——

    明殊是外臣,不能随便出入后宫,只能晚上翻墙进去。

    玉华宫灯火通明。

    明殊避开那些守卫,让小兽引开房间的人,自己跳进去。

    端木书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迷。

    明殊摇好几下没弄醒。

    于是有点发愁。

    明殊坐在旁边吃蜜饯思考,留封信万一被这些人发现怎么办?

    而且端木书也不一定信。

    外面有脚步声响起。

    被小兽引来的守夜宫人似乎回来了。

    明殊将蜜饯一收,拽着被子,将端木书裹起来,直接打包扛走。

    反正能拉仇恨值,一箭双雕,完美!

    沈言听完明殊的演讲,表情格外复杂,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丞相。

    她拼死也带不出来的人,她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带出来了?

    “大人?您怎么在这儿?”景榆正好从外面路过,见门开着,明殊坐在里面,好奇的走了进来。

    “刚才属下好像看见殿下在找您,您这是……那是什么?”

    知道真相的景榆只想当自己没看见明殊,没进过房间。

    沈玉有多在乎这位皇夫,从张贴的皇榜都能看出来!

    她家大人竟然把人偷出来了!!

    偷别的男人,七殿下知道吗?

    景榆张了好几次嘴,愣是没说出一个字。

    任何词语都无法表达,她此时操蛋的心情。

    “大人,下次你做这种事的时候,能和属下商量一下吗?”她怕自己心脏承受不起。

    “我也没打算带他出来。”

    当事人一副‘我没做什么大事,我就是顺手’。

    “但是他不醒,我能怎么办?只能带出来了。”朕还没抱怨浪费零食呢。

    “好!”景榆喊停:“现在不说这个,现在的问题是,要是陛下那边知道了,怎么办?”

    人都偷出来了,宫里肯定发现他们的皇夫不见了,说不定现在正满皇宫的找呢。

    送回去不现实,那么问题就是——怎么解决接下来的麻烦。

    “大人您没让别人发现吧?”

    “没有。”明殊很自信,朕怎么可能会让人发现。

    “但是我留了信。”

    景榆听到前面松口气,结果这口气还没松下去,就听见明殊后面那句话。

    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什么叫留了信?

    留了什么信?

    为什么要留信?

    景榆看向同样懵逼的沈言。

    两人面面相觑,惊吓太大,她们有点反应不过来。

    景榆很快就知道明殊留的什么信,御林军带着大部队将丞相府包围起来了。

    景榆:“……”

    为什么今天大人不在房间里和七殿下做点什么,要出去乱晃!!

    温柔乡不好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