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0.第1190章 奸雄当道(20)

    送走宾客,明殊啃着不知从哪儿顺来的馒头,有气无力的往房间走。

    吱呀——

    房间里重新布置过,挂满红绸,大红的喜字随处可见。

    红烛燃烧,将整个房间照得暧昧不已。

    桌子上放着一些吃的和酒水。

    明殊将最后一口馒头塞进嘴里,转身关门。

    看看桌子上的食物,又看看屏风后面隐约的人影,最终倒了两杯酒往里面走。

    沈聘坐在喜床上,明殊进去,他抬头看过来,眸子里满是欢喜。

    明殊心底叹口气,应该多吃两个馒头再过来的。

    明殊将一杯酒递给他。

    直男殊是想就这么喝的,但是沈聘拉住了她,手穿过她臂弯。

    明殊站着,沈聘坐着,她需要稍微弯腰。

    沈聘身上的香气伴随着酒香袭来,他眨巴下眼:“大人,合卺酒是这么喝的。”

    明殊拍了他脑袋一下,就着他的姿势喝酒。

    “大人,我帮你宽衣?”

    反正迟早要做,明殊也不矫情。

    沈聘不太娴熟的脱掉她外套,牵着明殊到床榻上,伸手自己解衣服。

    这些宫里都是教过的。

    出嫁前,他还特意看过。

    沈聘可能是紧张,手有点抖,明殊等他半天,最后索性自己动手,将人拉过来,三两下就脱掉外套。

    沈聘的身体真的是软得不行,和以前的世界不一样,体验也完全不同。

    以前的小妖精,只要她不压制他发挥,基本全程都属于霸道总裁类型。

    但是现在的沈聘……

    属于那种绵软勾人,让人回味无穷。

    这大概是凤麒国男子的特性。

    “别了。”明殊拦住还想继续的沈聘:“第一次身体要紧。”

    沈聘脸色微红,眼底的迷离之色浓郁:“大人是担心我吗?”

    “嗯嗯嗯。”你说的都对。

    沈聘眨眼,偃旗息鼓,趴在明殊怀里慢慢的平复心跳和身体的余热。

    他某处依然嚣张的抵着明殊,一点鸣金收兵的意思都没有。

    明殊拽过被子将他盖起来:“你饿不饿?”

    沈聘晕乎乎的,反应慢半拍,好几秒后才点点头。

    “那……我们去吃东西?”明殊试探着提议,她真的快饿得不行了。

    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

    “嗯。”沈聘应一声。

    明殊先出去让人将菜热一下,然后拿衣服给他披上,就这么抱着他出去。

    明殊抱着沈聘吃东西,但沈聘没怎么吃,只是看着她,顺便偶尔投喂她。

    “喝汤吗?”明殊将汤匙抵在沈聘唇边。

    “大人喂我吗?”

    “我这不是在喂你那是在喂……”猪啊!

    沈聘脸上的红晕还在,此时看上去格外可爱,他舌尖舔了一下汤匙,又如小猫一样收回去。

    他看着明殊:“想……大人用嘴喂。”

    明殊:“……”

    明殊一口就将汤喝了。

    沈聘:“……”

    明殊将碗推开,倒了一杯酒,喝下后,朝着沈聘亲下去,酒水顺着她舌尖被推进沈聘嘴里。

    沈聘吞咽不及,顺着他嘴角溢出来。

    明殊微微退开,但唇瓣没有离开,她问:“还要吗?”

    沈聘小幅度的点头。

    明殊配合的将一壶酒,用这样暧昧的姿势喂给沈聘。

    “沈聘。”明殊搂着他。

    “大人?”

    “和我在一起你会后悔吗?”

    “为什么要后悔?”沈聘道:“从我见到大人那一刻,我就知道,这辈子,我只能是你的。”

    “很奇怪对不对?”

    沈聘手指绕着明殊垂在身前的青丝,他露在外面小腿轻晃:“我也觉得好奇怪,我从来没对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

    “以前我感觉自己遗忘了什么,这里空荡荡的。可是看到你,我觉得我遗忘的东西找到了……这里不再是空荡荡。”

    “我不会后悔,永远不会。”

    明殊按住他乱动的腿,用衣服盖住:“不管未来发生什么,你都不后悔吗?”

    “嗯!”沈聘坚定的点头:“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永不后悔。”

    良久,明殊吻了吻他额头。

    “我知道了。”

    -

    沈聘不太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他起来的时候,明殊依然在他身边,沈聘心底一阵熨贴。

    “醒了。”明殊放下手中的零食:“这都日上三竿了,你可真能睡。”

    沈聘笑了下,伸出手:“大人,想抱抱。”

    明殊看着被子滑落,露出沈聘的身体,几个暧昧的痕迹留在他身体上。

    明殊将衣服扔过去:“穿衣服。”

    索要抱抱不成功,沈聘也不恼,直接从被子里出来,给明殊一个热情的抱抱。

    你不抱我,我抱你总可以吧!!

    明殊:“……”

    小妖精好磨人啊。

    -

    关于七殿下是男子的传闻,很快成为新一轮的议题,所有人都猜测沈玉会治七殿下欺君之罪。

    可皇宫里一直没动静。

    既然沈聘是男子,那么之前那些言论就不符实,没办法成为攻击明殊的舆论。

    其余闹腾的各路人马,也老实起来。

    明殊成亲第三天,宫里突然传出端木书病危的消息。

    一时间沈玉顾不上明殊,整天围着端木书,御医砍了一批又一批,就是没人能治好端木书。

    明殊打听过,是端木书自己不想活了。

    一个自己不想活的人,就算你有一百种办法救他,他也有一百种办法去死。

    这几天沈玉连早朝都没上。

    沈玉这段时间表现得很宠芍药,实际上她最喜欢的还是端木书。

    可惜这位男主宁愿死,也不想和沈玉在一起。

    有志气啊!

    “你上次说沈言在大梁国,你怎么知道的?”

    沈聘给明殊捏着肩,闻言顿了顿:“因为是我送四皇姐离开的。”

    明殊微微挑眉:“你还有这本事?”

    “当然,大人,我很厉害的。”沈聘弯腰凑近明殊耳边:“大人不是见识过?”

    沈聘那句话没别的意思,就是说之前刺客的事。

    但是他凑得太近,明殊无端的想到某个不可描述的时候。

    明殊掩饰性咳嗽一声:“你为什么帮沈言?”

    沈聘不答反问:“大人为什么打听四皇姐?”

    “因为她才该是坐这个皇位的人。”

    “咦。”沈聘双手下滑,从后面搂住明殊,大半的力量压在明殊身上:“我还以为大人想坐那个位置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