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0.第1160章 老板不约(28)

    哗啦啦——

    “这雨都下三天了,咱们店里的生意都淡了不少。”蔡经理站在门口风骚的抽烟,满脸愁容。

    明殊站在旁边喝奶茶:“扩建的事谈得怎么样了?”

    说到这个蔡经理更愁:“不太顺利,这一段都是黄金地段,这种赚钱的地段没人愿意转,加钱都不行。”

    “那只是你加的钱不够多。”

    “预算只有这么多,我能有什么办法。”

    “……”明殊咬着吸管:“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

    “抢银行。”

    蔡经理:“……”我听你吹。

    两个女人就这么站在外面谈完最近的事。

    明殊看看时间,小妖精这个点怎么还没来?

    她打电话过去,一直没人接。

    明殊心底有点不好的预感,几乎是同时,龙哥派去跟着郁惊的人打来电话。

    “绮姐,有人追杀郁先生,我们派人拦截了一下,被堵住了。”

    那边声音很杂,混着雨声。

    -

    因为下雨,还赶上国庆假期,好几条路都堵上了。

    明殊到时候,一连片的车祸现场,郁惊坐在救护车边缘,披着一条毛巾,旁边来往的护士,似乎不敢靠近他。

    雨幕将他的身影隔得模糊,虚幻。

    明殊冲过去:“受伤没?”

    郁惊第一反应是抱明殊,明殊拍拍他的后背,这次是她大意了,不应该让他一个人。

    她忘了现在的祁御没有记忆,自然没有那些神秘莫测的手段。

    郁惊有些凉的手指按着明殊后脑勺,带着湿意的胳膊不断勒紧她,似乎想将她腹腔里的空气,全部挤压出去。

    明殊侧着脸,亲了亲他耳垂,然后往前移,温热的吻落在郁惊侧脸。郁惊慢慢的松开力道,直到明殊亲到他唇瓣。

    大庭广众之下,明殊不好太伤风化。

    明殊和那边交警问了几句,这是连环车祸,前面的车追尾,雨天看不清,几辆车撞到一起,后面又有大型货车,导致现在的局面。

    明殊问完,拉着郁惊上车。

    “把湿衣服脱掉。”明殊打开车里的暖气,最近几天一直下雨,天气有些凉。

    郁惊看着前方没动,半晌才蹦出一句:“他们想杀了我。”

    “我帮你杀了他们,乖,先脱衣服。”

    郁惊依然没反应。

    明殊亲自动手,解开他衬衣扣子,衬衣下的肌理线条十分漂亮,腹肌和人鱼线都有。

    明殊将衬衣放到一边,用毛巾擦了擦他的身体。

    “裤子。”

    郁惊扭头看明殊,眸子里似乎透着点迷茫。

    明殊也不多话了,直接动手,裤子被扒下来,只剩下一条四角裤。

    明殊手背不小心划过,郁惊身子颤了下,眸子里的迷茫褪去,似乎恢复了过来。

    此时自己光溜溜的坐在副驾驶上,心底有句MMP想说。

    明殊将后面的毯子拽过来,搭在他身上,细心的将下面整理好,压在他旁边。

    郁惊突然抓住她手腕。

    “还好……你来找我了。”不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他觉得自己身体有一头恶兽,有那么一瞬间想要冲体而出,占据他的身体。

    可是看到她,他就变得异常平静。

    没什么恩怨纠葛,没什么明争暗斗,没什么兄弟相残……

    他的世界只有她。

    “我不来找你就该给你收尸了。”明殊也没挣开手,单手启动车子。

    郁惊:“……”就不能说句好听的吗!

    老子才在鬼门关走一圈好吗!

    你差点就见不到如此帅气的男朋友了!

    哄哄老子要死吗!

    冷静!

    不能暴躁!

    对女朋友不能暴躁!

    明殊完全不知道郁惊的吐槽:“知道谁干的吗?”

    “不知道,撞我的人跑了。”郁惊顿了顿:“你是不是在我身边安排人了?”

    之前如果不是有人帮忙,他坐的车子可能会被直接撞翻。

    “郁家吗?”明殊低语了一声:“既然不知道是谁做的,那就一起端了好了。”

    郁惊突然道:“不用你帮忙,我自己能解决。”

    明殊笑:“你都被人追杀得没有还手的能力,怎么自己解决?”

    郁惊沉默几秒:“我手上有百分之三十五的股权书。”

    “百分之三十五?”明殊想了想:“这不是郁老爷子死的时候,拥有的全部股权吗?”

    “嗯。”

    “那些股权不是都已经分配完……”明殊顿住,明白了:“这样啊,你家老爷子还挺在乎你的嘛。”

    郁老爷子立有两份遗嘱,前面那一份是正常分配,后面这一份,则全部归郁惊所有。

    两份遗嘱都公证过,属于有效遗嘱。

    郁惊不将后面这份遗嘱拿出来,那么前面的遗嘱就有效,但是他拿出后面这一份,则后面这份遗嘱有效。

    郁惊想到之前去郁家给郁老爷子上香情景,他感触其实没多深刻,好像……是别人的人生。

    他不过是按照别人的人生轨迹去活。

    郁老爷子知道他对郁家的产业没什么心思,怕的就是有人迫害他,所以给他留了一手。

    以一个父亲的角度,对其它的孩子自然是不公平的,但……

    有的人生来就被偏爱。

    像郁惊。

    他虽然受尽外人的排挤,白眼,但是他有一个一直护着他的郁老爷子。

    像乔绮。

    她有疼她爱她的父母,不管做什么,他们都支持她。

    但是不管有什么样的家境,被如何偏爱,最后会走到哪一步,还是靠自己。

    出身良好,最后庸庸无为的大有人在。

    出身一般,最后大放光彩的也数不清。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就是因为你手上这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才有人想杀你。”明殊突然道:“郁二爷都只是想绑你,从你手上拿之前分配给你的股份,怎么这有个人千方百计的想杀掉你呢?”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凶手知道他手上有另外一份有效遗嘱,足够颠覆他们所有人的遗嘱。

    所以必须除掉他。

    只有他死了,这份遗嘱才永远不会见光。

    “这么说起来,我那位大哥的嫌疑最大了?”如果他死了,以现在的局面来看,确实是郁敬国最有利。

    “抓过来问问就知道了。”

    郁惊:“……”

    为什么媳妇儿这么凶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