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7.第1157章 老板不约(25)

    “绮姐,绮姐……”

    明殊刚进店,就被一群人围了过来。

    明殊抱紧自己刚买的小苹果,戒备的问:“干什么?”

    “绮姐,你来看这个。”

    他们簇拥着明殊往里面走,此时大厅开了大灯,光线充足,明殊一眼就看到被放在桌子上箱子。

    箱子里是死老鼠,血腥得像是被人碾压过。

    明殊:“……”

    其余人都不敢看,胆子小的小姑娘站得老远。

    “哪儿来的?”

    “就今天我开门的时候,看到放在门口,上面贴着快递单,收件人写店名,所以我就拿进来了。”蔡经理道:“谁知道打开是这么恶心的东西。”

    “还有别的什么吗?”

    “没……”

    明殊让人将东西扔出去,然后去调监控,东西是一个快递员打扮的人送到这里的,带着口罩和帽子,放下箱子就走了。

    接下来三天,都收到这样的东西。

    每次来送的时间都不一样,有时候会在他们营业的时候,直接让客人帮忙带进去。

    绮韵酒吧的员工担惊受怕,不知道谁给他们寄这种东西。

    第五天送来的箱子里多了一封信。

    明殊展开信拜读——

    哪个狗写的字?

    明殊觉得有点难度,交给旁边的蔡经理,帝王式挥手:“念!”

    蔡经理本就想看看这是哪个龟孙子整他们,结果看到信上字的,瞬间败退,写信的人怕是学医的哦!

    她传给旁边的一个青年:“冷气好像开太过,我头有点晕,你来给绮姐念。”

    信传了一圈,愣是没人认出来写的什么。

    这简直就是在挑战人类极限!

    众人讨论半天,也只觉得有几个字认识,但是压根连不成一句话,完全不懂写的什么。

    明殊最后决定将信展示到门口,谁要是认出来,奖一千块。

    并在下面写下一句话——这位不惧风雨给我们寄东西的大兄弟,麻烦你先给我们寄一个能说人话的小狗过来,恕我们人类看不懂。

    郁惊站在门口看了几眼,进去后就问:“门口那是什么?”

    “没什么,新游戏。”明殊随口答一声:“你今天来这么早?”

    郁惊将吉他放到旁边:“想你。”

    “你什么时候不想我?”

    “没有。”每时每刻都想她。

    郁惊和明殊隔着一张桌子,他撑着桌面,高难度的吻了明殊片刻:“上次我和你说的,你考虑得如何了?”

    “搬家?”

    “嗯。”

    “我家住得挺好的。”虽然乔诚先生老是偷吃她东西,但是乔诚先生有好东西,也会和她分享啊。

    明殊挺喜欢乔家的气氛,每天都很热闹,她不是很想搬。

    但是……

    郁惊道:“可是没有我。”

    是啊,没有他。

    明殊想了想:“我回去问问我爸,他们要是同意你搬进来,你就可以和我住。”

    郁惊:“……”所以我现在应该去讨好未来岳父岳母吗?岳父岳母喜欢什么?

    郁惊自个去琢磨,明殊在处理龙哥那边的事,一时间房间有些安静。

    那天晚上郁惊都有点心不在焉,所以演出一首歌就没继续了。

    酒吧里气氛很热闹,不少人都以为门外的那潦草的信是新游戏,虽然只有一千块,但还是不少人猜得不亦乐乎。

    游戏嘛,重在玩儿的过程。

    郁惊抓着彭湃:“你说送长辈送什么东西比较好?”

    彭湃挠头:“我没送过啊……脑白金?”

    郁惊:“……你还是滚吧。”

    彭湃:“……”

    “啊啊啊……我认出来了!!”

    人群中突然响起一声尖叫。

    -

    废弃的烂尾楼外面,突然陆续有车进来,一辆比一辆炫酷。

    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年轻男女的声音将这一片染上喧嚣。

    “什么情况?”烂尾楼里的小混混站在二楼,往下面看:“这些人哪里来的?”

    “搞什么飞机?”

    “妈的,怎么这么多人?”

    就在这些人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那群年轻男女已经群魔乱舞的踩着音乐上来了。

    “你们是NPC?”

    “线索是什么?”

    “一定是我先找到宝藏!哈哈哈你们这群白痴,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快快快,线索是什么?玩游戏,我就没输过!”

    被围起来的小混混:“……”这群人是嗑药嗑大了吧?

    不是,他们约的是绮韵酒吧的老板娘,为什么来的是这群莫名其妙的人。

    小混混好一会儿才弄明白,他们那封信被展览了,老板说那是一个游戏,线索就在这里。

    小混混:“……”

    这不对啊!!

    这剧本不对啊!!

    好不容易将这群嗑药嗑大了的妖魔鬼怪糊弄走,小混混们开始怀疑人生。

    为什么和想的有点不一样呢?

    “有车来了。”

    明殊一个人来的,她推开车门下去,站在车边,将手电照向二楼的方向,那里的几个人影来不及避开,被照个正着。

    明殊顺着楼梯上去。

    人还不少,足足十多人。

    “就是你们给我寄死耗子?”楼上用铁桶升了火,四周都是昏黄昏黄的。

    “乔绮……”其中一个小混混掏出一张照片:“是她。”

    有人问:“她一个人来的?”

    之前在边缘站着的人问答:“就一辆车,下面没人。”

    问话的那个小混混这才道:“乔老板,我们大哥有点事想和你谈。”

    “谈事直接来就行,我又不会拒绝,寄死耗子是什么毛病?”

    小混混:“……”那不是听说是个女的吗?先吓唬吓唬啊!

    “还有你们那字是谁写的?”明殊继续道:“整个酒吧,就一个人认出来了,你们该认真练练字啊,约个架都不知道去哪儿。”

    小混混:“……”他们只是随便让一个人办,谁知道办事的那个字能潦草成那样!

    小混混忍住吐槽,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乔老板,这边请。”

    明殊没动:“有吃的吗?”

    小混混:“??”

    “没有吃的,你们好意思请我?作为主人家的觉悟呢?”

    正常人遇见这样的事,是这样的反应吗?

    现在的情况就算没点紧张感,也该有点危机意识吧!

    这踏马是个女人吗!

    今天冲击有点大,让他缓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