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5.第1155章 老板不约(23)

    明殊最终没能将照片给郁霆看,因为在他们过去的时候,郁敬国突然出现,将他叫走了。

    郁敬国叫走郁霆的时候,特意看了郁惊一眼,也不知道是警告还是别的意思。

    郁惊是满不在乎的态度,甚至有点嘲讽。

    郁惊带明殊去旁边,也没人上前跟他说话,但是指指点点的人不在少数。

    婚礼开始的时候,郁霆才回来。

    司仪主持婚礼,颜雪被颜父挽着从红毯进来,将颜雪交给郁霆。

    进行仪式的时候,明殊看到之前那个和颜雪在一起的男人,站在郁霆身边,明显是伴郎。

    婚礼很快结束,新郎新娘开始挨个敬酒,场面看上去非常温馨美满。

    “绮姐。”

    泳池边上,阮小怜正挽着一个男人,见她和郁惊,伸手挥了挥。

    旁边的男人立即将她手按回去,似乎说了什么,阮小怜似乎不太适应的站着。

    阮小怜都打招呼了,封蘅只能带着她过来。

    封蘅冲郁惊点点头,态度恰到好处的礼貌又疏离。

    “绮姐。”阮小怜笑眯眯的叫她。

    明殊伸手摸她脑袋,阮小怜头发就这么披散下来,下面卷了小卷,看上去乖巧又可爱。

    礼服也非常适合她,走的乖巧可爱风。

    封蘅看着明殊落在阮小怜脑袋上的手:“乔小姐和小怜认识?”

    “我在绮姐店里工作。”阮小怜道。

    听见阮小怜在明殊店里工作,封蘅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反而举了举酒杯:“多谢乔小姐照顾小怜。”

    明殊瞅封蘅跟瞅女婿似的,顿了两秒举了举酒杯。

    “不客气,我愿意。”自己的厨娘自己照顾。

    郁惊放在明殊腰间的手微微用力。

    愿意什么?

    MMP怎么不见你愿意照顾老子!

    小婊砸又想抢老子媳妇儿!

    郁惊心路历程微微一顿,为什么要说又呢?

    封蘅也有点奇怪,但对方是个女孩子,又好像没什么不对。

    主要是阮小怜似乎挺喜欢她。

    “小绮,封总也在。”郑光明端着酒杯过来,先给明殊打招呼,随后看见封蘅。

    “郑先生。”封蘅微微颔首,阮小怜不认识,只能不失礼貌的……傻笑。

    郑光明面部十分温和,打过招呼后,转而问明殊:“小绮,你爸爸呢?”

    “不知道,在外面吧。”这一圈都是年轻人。

    “那我去找他。”郑光明视线落在郁惊身上,目光又下滑到明殊和他交握的手上,笑着摇摇头:“小绮,交男朋友了哦。”

    “嗯。”

    明殊没否认。

    郑光明也不知道为何叹气:“好啊,都长大了,我们老咯……哎,不说了,你们好好玩儿,我去找你爸。”

    就在郑光明走后,封蘅也被人叫走。

    阮小怜冲明殊挥手。

    这个插曲明殊没放在心上,但是没想到,不过一会儿不见,再见面,又是一出大戏。

    明殊内心只有一句话——跟着男主要遭殃!

    颜雪的一条价值百万项链不见了,因为今天要换好几套衣服,颜雪就将那条项链放在临时的化妆间。

    很不巧的是,有人看见阮小怜进过化妆间。

    所以现在颜雪怀疑是阮小怜偷了项链。

    不过这种剧情,也只适合放在阮小怜这个一穷二白的小可怜身上,换成其余人都有点勉强,毕竟一条百万的项链咬咬牙也不是买不起。

    除非那条项链有特殊的意义。

    非常狗血的套路剧情。

    如果这是女主的剧情,那肯定会反转成功,但这是颜雪这个伪女主的剧情,估计是会诬陷成功。

    颜雪也是敬业,结个婚都还不忘记栽赃陷害一下女主。

    “真是没看出来,看上去挺可爱的一姑娘,竟然偷东西。”

    “这是谁啊,圈子里没见过……”

    “我认识她,阮小怜,以前去玩儿的时候,看她在卖酒呢……”

    “真的假的?卖酒妹啊……”

    阮小怜的身份,很快就在四周传开,一个卖酒妹,偷价值百万的项链,完全成立。

    面对人证和监控,阮小怜百口莫辩。

    封蘅倒是护着她,可是这也没办法洗清阮小怜的嫌疑。

    “那是我母亲留给我,你把它还给我吧。”颜雪非常诚恳:“我可以用别的东西和你换,那条项链对我真的很重要。”

    “我没有……”

    “真的对我很重要,算我求你了。”

    阮小怜只要一想解释,颜雪就打断她,不然就是旁边的人打断,这是完全不给她辩解的机会。

    阮小怜除了说了几句‘我没有’‘不是我’‘我没拿’之外,压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明殊挤开人群进去:“颜小姐,你别打断人家说话,听听人家解释啊。”

    颜雪听见熟悉的声音,朝着明殊看过来,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恨意,似乎能凝成实质。

    颜雪极快将恨意压下去:“乔小姐,有佣人亲眼看见的,也有监控作证,我只是想拿回我的项链,也不想追求她的责任,如果她有困难,我也可以帮她……”

    颜雪这一番话说得多大度。

    你偷我东西,我非但不追究,还会帮你。

    颜雪身边的亲友团似乎想说话,但明殊含笑的眸子扫过去,她们嗫喏一声,没敢打断她。

    明殊就站在人群最前方,也不进那个战斗空白区,她半个身子几乎倚在郁惊身上,四周的人见她和郁惊站在一块,不敢出声。

    “佣人是亲眼看见她拿了你的项链,还是监控拍到了?”

    颜雪:“……”

    颜雪咬牙,暗自瞪明殊,警告她别来坏自己的事。

    “如果只是看见她进房间,那么请问颜小姐,你为何一口咬定就是她呢?”

    颜雪心中怒火蹭蹭的往上冒。

    “我换衣服的时候项链还在,我换完衣服出来后,只有她一个人进过房间,监控都拍到了。”

    “哦,也就是说,监控只能拍到外面,那保不住是有人从窗户翻进去了呢?楼层也不高,有点身手的小偷,轻易就能翻进去。或者说,是你贼喊捉贼呢?”

    “乔绮!”颜雪声音拔高:“那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别激动啊,我这不是合理推测吗?你心虚啊?”

    颜雪恨不得冲过去打死明殊,这叫合理推测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