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9.第1149章 老板不约(17)

    郁惊已经快一周没出现。

    明殊总算有点反应,她抓住跑来酒吧蹭喝的彭湃:“你们家老大呢?”

    “不知道啊,我也联系不上他。”

    “……联系不上他,就不担心吗?”

    彭湃挠挠头,不觉得哪里有问题:“额……有时候老大也会失踪这么久,正常。”

    明殊:“……”正常个鬼啊!

    “他住哪儿?”

    彭湃道:“大多时候和我们住一块,但有时候不和我们住一起,最近他都没回来。”

    “不和你们住一起的时候,住哪儿?”

    彭湃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

    明殊:“……”朕要是有这样的小弟,非得弄死不可,连自己老大住哪儿都不知道。

    彭湃像是想起什么:“二筒应该知道,之前有一次,二筒帮老大送过东西,我问问哈。”

    但是二筒说他只是送到一个公交车站,郁惊自己过去取的,所以他也不清楚郁惊住哪里。

    明殊:“……”

    明殊走出酒吧,摸出手机,点开微信。

    亿万酒吧继承者:在哪儿?

    郁惊:找我干什么

    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打,扑面而来的肃杀之气。

    明殊抖了抖,但还是继续作死。

    亿万酒吧继承者:按照合同,你一周必须有一次演出,不然就是违约,需要赔违约金,你有钱吗?

    郁惊:合同规定的是乐队找彭湃

    亿万酒吧继承者:……

    亿万酒吧继承者:在哪儿?不说你以后就不用来了!

    郁惊那边半晌‘不情不愿’的回了一个位置共享。

    明殊按照地址找到一个公寓,进去需要业主同意,但是郁惊没告诉她住哪户。

    保安拦着明殊不许她进。

    明殊给郁惊发消息,他也不回。

    厉害了我的小妖精。

    明殊最后……翻墙进去的。

    没有什么事,能难倒身为反派的大佬!!

    那么问题来了——

    郁惊住哪栋哪户?

    明殊有点烦了,她耐着性子发消息。

    亿万酒吧继承者:门牌号?

    郁惊:2-23-1

    2栋23楼1户?

    明殊发现这小区特有意思,2栋绕到最后面去了,距离正门最远,她转一圈才找到。

    好不容易找到门,明殊敲门。

    约莫十几秒房门咔的一声被人从里面打开。

    郁惊站在玄关,随便套着一件T恤,头发湿漉漉的,似乎刚洗完澡,脸上还透着被热气蒸出来的红晕。

    水珠从发梢滴下,砸在他锁骨上,滚落进衣领里。

    “你来干嘛?”郁惊将浑身的刺都露了出来。

    明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不想我来,为什么告诉我门牌号?”

    郁惊作势要关门,脸上的表情明显就是‘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组织语言’。

    明殊伸手挡住,果然重新组织语言:“我来看看你是不是挂了,作为老板,我可以帮忙联系一下火葬场。”

    “滚!”

    明殊最后还是在郁惊暴怒中进了门。

    郁惊和明殊面对面坐在沙发上:“找我干什么?”

    “确认一下你还活着。”

    “确认完了?”郁惊扯着嘴角:“我没死,你是不想很失望?”

    “是啊。”

    郁惊:“……”MMP。

    “既然确认完了,现在请你离开……咳咳咳……”郁惊突然捂着嘴一阵咳嗽。

    明殊抬眼看他,他脸上的红晕一直没消。

    明殊起身,伸手覆在他额头上,郁惊身体突然僵住。

    “发烧了?”

    湿漉漉的头发蹭过手背,明殊嘴角一抽:“吹风机呢?”

    温热的手掌还在额头上放着,郁惊没精力回答明殊的问题。

    明殊垂头看他,郁惊突然骂一声:“去他妈的。”

    明殊手腕一紧,郁惊非常用力的将她拉进怀中,他滚烫的身体拥住明殊:“我喜欢你。”

    他试过冷静,不去想这种奇怪的感觉。

    可是当他看到她发过来的消息,就十分不受控制。

    她一碰自己,浑身就开始发烫。

    他想要的……是她这个人。

    郁惊呼吸落在明殊耳畔,炽热无比:“乔绮,我喜欢你。”

    明殊沉默一阵:“所以,你家吹风机在哪儿?”

    郁惊:“……”

    他在表白啊!!

    你他妈是什么反应!

    这个时候是关心吹风机的时候吗?!

    一分钟后。

    郁惊乖巧的坐在沙发上,明殊拿着吹风给他吹头发。

    她的手指从他柔软的头发里穿过,贴着头皮,郁惊有些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嗡嗡嗡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着,郁惊突然伸手拉住明殊手指,但是下一秒又慌乱的松开,双手叠交在腿上,正襟危坐。

    明殊莫名其妙,又发什么神经。

    明殊吹干头发,将吹风机放回原处,郁惊又咳嗽几声。

    “有药吗?”

    郁惊可能是表白后遗症,此时有点不知道怎么言语,抬手指了指餐厅的桌子上。

    明殊看了看药的用法,倒好水递到他手中。

    郁惊接药的时候,指尖碰到明殊手背,两人就这么贴了片刻,明殊先挪开。

    “我刚才……你的答复呢?”郁惊拿着药没吃,反而看向明殊。

    “什么答复?”明殊噙着笑:“我又不喜欢你,能给你什么答复。”

    我又不喜欢你几个字,让郁惊手抖了一下。

    是啊,她要是喜欢自己,为什么亲了自己不承认。

    他将药全部放进嘴里,喝一口水咽下,可是有一片药卡在喉咙,苦味蔓延,仿佛苦到心里。

    “但是呢,我也没喜欢的人,可以和你在一起哦。”

    “咳咳咳……”正喝水的郁惊被呛到,刚才只是喉咙苦,现在舌尖都开始发苦。

    可他顾不上,抬头看向明殊:“你说什么?”

    明殊摊手:“好话不说第二遍。”

    可以和他在一起……也就是说她答应他表白了?

    虽然……

    她说不喜欢自己。

    但是没关系,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没人不喜欢,她迟早会喜欢老子的。

    郁惊嘴里的苦味此时似乎都开始变甜。

    他放下杯子,站起来,和明殊对视:“那天你是不是亲了我?”

    明殊一本正经的否认:“你喝醉记错了。”

    怎么还忘不了这茬。

    郁惊笑了下:“记错了啊。”

    他突然伸手,勾住明殊下巴,唇瓣压了下去,他贴着明殊唇瓣,好一会儿伸出舌尖碰了碰明殊唇瓣,那柔软的触感,让本想碰一下就离开的郁惊,继续深入。

    *

    #求杏仁豆腐味的票票#

    啊不管,我要求月票。

    嘤嘤嘤!!

    月票月票月票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